簪缨问鼎 第六十五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06
    ,更新快,,免费读!

    一路从郡城回到梁府,短短两日时间,跟在车队后面的流民,就从两个变成了六十个。阿良看到这批流民,一脸头痛的抱怨道:“郎主,现在已经错过了冬麦播种,这些人要如何安置才好啊?”

    “错过冬麦还有春麦,先把他们安置在下槐村吧。口粮里多混些麸子,饿不死人就行。还有棚屋要自己搭建,不能一下子让人闲下来。周边的地也趁着天冷深耕一下,等到春天种麦收成会更好。”梁峰浑不在意,吩咐道。

    就算存粮再多,这么无限度的收容流民也不是个事情。然而阿良只是张了张嘴,还是应了下来。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这群明显就要饿死冻死的可怜人,又有谁真忍心把他们赶向死路呢?

    安排了流民,梁峰就被绿竹拉去泡药浴了。之前那次纵马狂奔,散心的效果不错,但是副作用也不少。猛地受风,这副虚弱无比的身体根本无福消受,当晚就有了热度。加上惊马时用力过度,整个后背和大腿也是一片酸痛。两厢叠加,泡个热水澡显然是个好主意。

    坐进热气蒸腾的浴盆,又把跟鸡妈妈一样的绿竹打发了出去,梁峰长长舒了口气,把头靠在浴桶上。舒舒服服躺了会儿,他突然开口问道:“弈延,营中有多少人了?”

    弈延并没有跟进浴房,而是像一个称职的卫兵一样守在门口。听到问话,他也未回身,就那么答道:“槍兵三十五人,刀盾兵十五人,骑兵十人,还有十个弓手。正兵一共七十人。还有辅兵一百二十人,都练的槍阵,还未见过血。”

    梁府如今差不多有一千人,只选出了七十个正兵。这些可都是实实在在的职业军人,虽然兵种稍有区分,但是身体条件和训练基础都很扎实,而且各个都见过血,算得上老兵。而那一百二十人的辅兵,是从农闲就开始锻炼的庄户,全都从槍阵练起,也有了些纪律性。

    梁峰微微颔首:“正兵先控制一下人数,辅兵可以增多些。已经到了农闲,那些青壮劳力都可以练起来,以免正兵外出时,庄子上的防守空虚。还有流民,适当选些条件好的,作为正兵备选。”

    反正现在没什么农活,都是要养人,不如挑些身体条件好的,作为兵种。

    “属下明白。”弈延答道。

    “再从辅兵里挑一些出来,安排哨岗,巡视田庄。如今流民多了,纪律一定要抓好,不能生出乱子。”梁峰又道。

    “属下明白。”

    “关于灭火的演练也要操办起来,给他们好好普及防火知识,万一有险情,营中要率先顶上。”

    “属下明白。”

    连着三个“属下明白”,让梁峰微微皱了皱眉。从浴盆中半坐起来,他扒在盆边,看着门口那个身形笔挺的青年,过了片刻才道:“怎么,还在生我的气吗?”

    这两天,弈延几乎没怎么说话,只是个影子似得贴在他身边。不论是在外掌车还是今天回府,都安静的要命。这是气他冒然骑马,差点闹出乱子?

    “属下不敢。”弈延答道,但是依旧没有回头。

    梁峰不由苦笑,放缓了声音:“那日是我鲁莽了,以后不会再如此了。”

    又是惊马又是发烧,绿竹都哭给他看了,亲手救下自己的弈延发点小脾气,也不是不能理解。不过梁峰哄小姑娘拿手,哄这种大小伙子,实在不怎么擅长。

    这次,弈延沉默了片刻,才答道:“属下只恨自己,无法替主公分忧。”

    这两天,弈延很难分辨自己的情绪。当那种天真的无畏退去之后,他发现自己并非原先所想的那样,能够张开双臂,彻底保护身侧这人。相反,他懂的太少,既不会赚钱,也不通诗书,更无法猜透主公忧虑的都是什么。

    他只是像一只没晾干翅膀的小鸟,被主公护在羽翼之下。自己所知的,都是主公教的。自己所拥有的,也是主公给予的。他从里到外,其实早已刻上了主公的印记,却懵懂无知,以为是自己护住了这人。

    这突入起来的认知,让他有些失措,亦有些不甘。可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想守在这人身边。

    没想到弈延别扭的竟然是这个,是自己的焦虑影响到他了吗?梁峰笑了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就像我不会让阿良管账,让周勘经商,让江倪带兵。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位置,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若是没有你,也不会有现在的勇锐营。”

    那人的声音温和如昔。弈延微微闭了闭目:“属下当做得更好。”

    “你会的。”梁峰的声音里没有任何迟疑,笃定道,“你从未让我失望。”

    心又跳了起来,不过并非以往那种热血沸腾的搏动,而像是整个被泡进了温乎乎的水中,又酸又涩。这时,绿竹领着仆役走了回来:“郎君,该添热汤了。”

    “我来。”弈延伸手接过了仆人手中的拎着的木桶,走进了房中。

    那人毫无防备,慵懒的躺在木盆之中,白皙的手臂搭在盆边,几缕乌发滑脱了出来,散在水中。然而弈延并未抬头,只是垂首站在一旁,任凭绿竹一瓢一瓢取出热水,调整水温。水声哗哗,药香扑鼻,也带出让人心安的宁静。

    在浴盆里折腾了快半个时辰,梁峰才回到了房中。炭火早就点燃,绿竹细细擦干了他头上湿发,柔声道:“郎君,旅途疲惫,你该早些歇息了。”

    梁峰却没有答应,想了想,道:“带荣儿过来。”

    没想到这时候要叫小郎君过来,看来是有事情,绿竹立刻出门,吩咐了下人。不一会儿,小家伙就急急赶了过来。

    “阿父,你从郡城回来了。身子还好吗?”梁荣进门就问道。

    梁峰笑道:“为父无事,倒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你。来,这边坐。”

    梁荣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乖乖坐在了梁峰身边。犹豫了片刻,梁峰才道:“荣儿,你想去郡城进学吗?”

    没想到问的是这个,梁荣愣了一下:“阿父想送我去郡城?”

    看着小家伙有些受惊的小表情,梁峰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蛋:“我是问你,想不想去?”

    像是才反应过来,梁荣立刻牢牢抓住了梁峰的袖子:“我要跟阿父在一起!”

    “你当然会跟我在一起。不过再有一年,你就到进学的年龄了,是该上学的。”这也是最近几天,梁峰一直在思索的事情。

    梁荣快六岁了,这年龄的小朋友,是该上小学才对。甭管学些什么,总要跟其他小朋友接触,同时打下一些读书的根基。识字、算术朝雨或是周勘还能对付,但是经学呢?梁荣毕竟不是他,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孩子。若是完全没有经学根底,恐怕也有些愁人。

    更别提,这个完全没有同龄人的大宅子,会对他产生的影响。梁荣不是不乖,而是太乖了,少年老成,失去了孩童天性。若是进学,会不会好些呢?

    不作父母,不知父母心。梁峰如今也有些体会了,面对孩子,有些事情还真是伤脑筋。因此在渡过最初的惊讶,和那个经书明示之后,他也开始犹豫,是不是让梁荣去崔府进学,对他更有好处。崔游毕竟是个大儒啊!

    听梁峰这么说,梁荣的面色才缓了下来。小手攥着梁峰的长袖呆了片刻,他小声道:“不能在家里进学吗?郡城太远了……”

    看着小家伙怯怯的表情,梁峰不由笑道:“荣儿怕离开家吗?”

    梁荣摇了摇头:“荣儿不怕。但是阿父身体不好,荣儿要待在阿父身边才行。”

    这话简直戳到了梁峰的心窝里,他轻轻摸了摸梁荣的脑袋:“那为父努力恢复身体,荣儿也要努力进学。这样可好?”

    咬了咬嘴唇,梁荣小声道:“好。”

    看着梁荣那副小模样,梁峰叹了口气:“荣儿莫怕,不论为父在哪里,都不会抛下荣儿的。”

    这话似乎终于安抚了梁荣,他点了点头,力道很轻,像个小猫崽儿蹭蹭人的手心一样。

    看来崔府的事情,还是暂时等等吧。反正还有一年,看看明年梁荣再长大些,会如何想吧。

    把小家伙哄好了,让朝雨领了出去,梁峰躺在了柔软的床榻上,闭上了双眼。

    ※

    “啊啊啊……死了!都死了!”

    棚子外,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哭嚎,一个骨瘦如柴的妇人哭倒在地,状似疯癫。在她身后,一个匈奴汉子盯着棚里的死马,面色铁青。这已经是他家饿死的第三匹马了,一户才能养几匹马?羊也没了,马也没了。明年的日子,要怎么熬下去?

    就这么傻愣愣的看了半晌,那汉子扭头,大步朝远处的山丘走去。冬日草木凋零,山上光秃秃一片,只有荒凉灰褐,西北风呼啸,刮透了他身上老旧皮袄。然而那汉子目不转睛,看着山下的某处宅子。几代之前,他们就不住帐篷了,改住汉人的宅子,可是谁能想到,还有这种宅子,可以奢华到如此地步!

    那是千骑长的宅子。千骑长说,今年的粮价涨了,羊皮换的米不如往年的一半。可是粮价涨了,皮价为何不涨?千骑长说,今年大帐有令,不准私卖皮货,只能卖给帐中。可是为何商队来往,运走了一车又一车皮料?千骑长还说了……说了一样又一样,可是他宅子里的灯火,从没有熄灭的时候!

    山上的草早就不够马吃了,他家婆娘从自己嘴里抠出了粮食,喂那马儿,却还是死了。没了马,没了羊,他一家人,明年要如何才能活下去?

    就像长在了山头上一样,那汉子死死盯着山下的大宅,双目几乎迸出血来。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葛,回去吧。赶紧杀了马,还能有些肉过冬……”

    那汉子没有接腔,反而幽幽道:“阿隆,你知道郝散吗?”

    身后那人一惊:“阿葛,你莫想偏了!郝散他们被人剿了!”

    几年前,谷远那边出过乱子,一个叫郝散的匈奴人不堪饥贫,起兵造反。举兵之后,他裹挟了羌人、卢水胡,足有数万大军。这些人攻破了上党郡城,又转到去了雍州,所过之处净是狼烟。晋人花了四年时间,才终于把他们全部剿了干净。

    这件事,他们都清楚这事,心知肚明。

    然而那汉子并没停下,仍是用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低语着:“他们死了,但是死之前,一定吃过饱饭,穿过暖衣,还在下面那种宅子里住过,快活过。我也要死了,我从未快活。”

    这话就像幽魂在低低呢喃。身后人突然闭上了嘴,不再言语。风呼呼在两人耳边刮过,像是鬼哭狼嚎,也像是桀桀狂笑。最终,那汉子也呵呵笑了起来:“阿隆,你想在死前,吃口饱饭吗?”

    当夜,山下那座宅子烧了起来,火光照亮了天际。一个匈奴汉子一手持着血淋淋的弯刀,另一手提着个人头,从火海中走了出来。

    “千骑长死了!分了他的家产!”

    在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后,有人狂呼了起来,有人惨叫了起来,更多人不惧大火,冲进了那栋大宅。

    “卢葛,你杀了千骑长,大帐里那些贵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知道。我们可以向东去。我听人说了,东边那个高都城,通了商路。城里一定有很多钱,很多粮,我们去抢来,再向西行!就像郝散那样,吃上饱饭,穿上暖衣!”

    在他嘶哑的吼声中,无数人也吼了起来。红光熊熊,照亮了他们狰狞而兴奋的面孔。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六十五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