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六十四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06
    ,更新快,,免费读!

    炭火融融,狐裘轻软,马车里温暖如昔。然而梁峰看着面前那几卷书,面上全无表情。在崔府待的那两天,崔大儒没再找他,只有崔亮那个没什么心机的小子陪他谈谈佛,说说玄。然而临走的时候,他却收到了一份临别馈赠,是一卷由崔游亲自注疏的《春秋公羊传》。

    从木盒里取出这卷书时,实在让梁峰堵得心慌。再怎么不通经史,基本的知识,他还是知道些的,当然明白这是本什么样的书。

    《春秋》分三传,《左氏传》、《公羊传》、《谷梁传》。三传都是为了转授春秋经旨,其中左传详于记事,公羊谷梁详于诂经。作为经典史书,梁峰这些日子也看过一些左传,里面战争谋略写的尤为精彩。而公羊和谷梁实非他所爱了,只知道里面还牵扯一些“今文”、“古文”之争,后来郑玄统一“今古”,才让争斗告一段落。不过之后儒家研习,多以《春秋左氏传》为主。

    若是崔游送他春秋三传或是本左传,梁峰还只当是那老狐狸催他上进好好读书。可是单单一卷《公羊传》,实在不能简单了想。这玩意在汉代最出名的传承者,叫董仲舒,而支持他的人,叫刘彻。《公羊传》实实在在就是一部大一统的儒学经目,什么微言大义,什么尊王攘夷,什么华夷之辨,妥妥一本圣王之书!

    闲聊了几句话,就送他这么一,梁峰简直都不敢想,那老东西到底是怎么看他的,又对他抱了如何期许。可是说破了天,他连官都不是,只有一个小小庄子啊!

    然而崔游,又确确实实是大儒、名儒,那种不为权势,安心治书的儒生典范。平生只当过魏朝的小官,连晋武帝的征辟都没应,只是闭门读书。上党崔氏也并非汲汲钻营的豪门,家世平平,若是没有这个大儒,恐怕连士族的尾巴都搭不上。这样的人,就算了教出了刘渊,梁峰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他居心叵测,图谋不轨。

    那他在自己身上,又看到了什么呢?

    一趟应邀之行,非但没探出半点刘渊的底子,倒像是被人从里到外摸了个透。这种厚望,他能回应吗?

    手指拂过书上一句:“……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为无道者,臣弑君,子弑父,力能讨之,则讨之可也。”

    在这句话旁边,还有一行端庄小隶:“内乱不与焉,外患弗辟也。”

    车轮咯咯,北风呼啸。锦帘之后,方才是真正天地。梁峰突然放下经卷,掀开面前了厚厚车帘:“停车!牵马来,我要骑马!”

    绿竹惊道:“郎君,天寒,不能出去……”

    然而梁峰已经探出半身,亏得弈延掌车,眼明手快,拉住了缰绳。车子还没停稳,梁峰就跳下车,走到了一个骑着乌孙大马的骑士身边:“下来。”

    那骑士怎敢违抗他的命令,赶紧跳下马来。梁峰也不用人搀扶,抓着马鞍,翻身上马。弈延已经大步赶了过来:“主公!那马不行!”

    “怎么不行?!”梁峰双腿一夹,喝了一声,“驾!”

    身下骏马听令,撒开四蹄跑了起来。这一冲太猛,弈延根本无法阻拦,只得也翻身上马,对其他骑兵道:“尽快跟上!”

    说完,他头也不回追了上去。

    寒风呼啸,肩上狐裘再也无法包裹身体,冷风如同短刀,穿透衣衫,刺入肌理。那风是冷的,冷的人浑身瑟瑟颤栗。然而梁峰只觉得胸中烦闷难熬,有什么想要冲出喉腔,让他呼喝出声。可是他该喊些什么?他能喊些什么?一个庄子不够,当然不够!但是崔游期盼的,他能扛的起么?!

    “主公!”焦急的声音,随着马蹄声追了来。弈延面色惊惶,紧紧跟在梁峰身后。他从未见过主公这个模样,那人总是不疾不徐,温文有理。是什么让他如此愤怒,怒到必须策马狂奔?

    可是身前那人,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喊声。这马是真正良驹,如此放开了跑,不出片刻车队就会被甩在后面。这可是荒郊野外,若是遇到了流寇,如何是好?!

    一咬牙关,弈延身形前倾,催马提速。如同黑色旋风,身下骏马冲了出去,只是十余步就追到了梁峰身后。然而还未等他抓住身前那人,前面马匹突然一声嘶鸣,人立而起!

    “主公!”

    梁峰听到了惊呼声,然而他来不及做其他反应了,只能死死抓着马鬃,伏在了马背上。刚刚路上突然窜出一只野兔,惊了马儿,他的骑术尚不足以对付突然情况,只能先稳住了身形再说。

    一只大手斜刺里劈了过来,手上青筋暴起,一把攥住缰绳。这力气极大,却也极巧,惊马挣了一下,未能挣脱,双蹄重重落在了地上。还未反应过来,梁峰只觉得身上一轻,被人捞下了马背,落在了一人怀中。

    “主公,你可安好?”

    那双灰蓝色眸子直勾勾望了过来,宛若寒潭。梁峰深深呼了口气:“没事,刚刚马惊了。”

    “这是野外!怎么能如策马!”弈延还要说些什么,梁峰却站稳了身形,迈步向着路边的草丛走去。

    弈延这才发现,草丛里有两个身影,正蜷着身体,瑟瑟发抖。刚刚平复的神经又炸了起来,他刷的一声抽出佩刀:“什么人?!”

    梁峰伸手虚虚一拦,挡住了弈延。草丛里,跪着的是两个流民,一男一女,都瘦的吓人,身上的衣服勉强只能蔽体。那女人怀中,还抱着个孩子,三四岁模样,两件大大的外衫裹在身上,应该是这家仅有的冬衣。那小家伙正被娘亲捂着嘴,牢牢抱在怀中,似乎怕他哭喊出声,惹来灾祸。

    发现躲不过了,那个汉子呜咽一声,拦在了妻儿面前:“不是他们的错,要杀便杀我吧。求求你们,饶了他们母子……”

    梁峰哪还猜不出?应该是这对夫妻逃荒路上发现了只野兔,想要捕兔为食,却不小心让兔子惊了快马。若是碰到真正的兵卒或是贵人,他们还能活命吗?

    “你是哪里人士?为何逃荒?”

    “我,我们是寮阳人。没……没吃的了,想,想去司州,投奔……舅兄。”那汉子结结巴巴答道。

    “司州正在打仗,乱兵围困洛阳。”梁峰道。

    那身后女子呜咽一声,竟然哭了出来。那汉子更慌了,连连道:“没事,没事。舅兄他一定没事……”

    看着这两人,那还吓得完全不敢出声的孩子,梁峰长叹一声:“你们要是有意,可以随我回府,在那里做工,度过寒冬。”

    没想到能听到这话,两人同时惊得失了声,却久久不敢回答。梁峰知道他们在顾虑什么,又道:“我姓梁。”

    听到这话,一直垂着头的女子突然抬头望了过来,当她看清梁峰容貌后,惊的像是痴了,一把抓住了丈夫的手臂:“梁,梁郎君!佛子!你是那个……”

    “我是那个梁郎君。”

    女子捂住了嘴,突然哇的声哭了出来,也不顾怀中孩子,重重叩在了地上:“佛子,求佛子救救我们……”

    那声音中,再无恐惧,再无彷徨,只有无比虔诚的祈求。这不是第一个叫梁峰佛子的人,也不是他第一次听到求救。然而这一次,那哭声就像穿透了胸中郁郁,直刺心扉。

    梁峰闭了闭眼睛:“回去吧。”

    他不知道崔游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即便是那样的期盼落在肩上,他也无法断然拒绝。面对这些鲜活的生命,他说不出那个“不”字。

    在恼人的哭喊中,弈延发现身侧那人的神色再次平静下来。胸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狠狠揉了一把,他深深吸了口气,垂下了头颅。

    ※

    “张方那蠢货又败了!”司马腾看着面前战报,腾身而起,“为何那人如此能战!”

    那个人,当然是说镇守着洛阳的长沙王司马乂。从河桥一战开始,司马乂战战皆胜,甚至亲自押送陛下前往战场,鼓舞士气。据说敌军已经死伤四五万人马,如果再多给他些兵马,岂不是要击溃两王联军?!

    司马越端坐在席上,面色也不好看。司马乂胜了,司马颖却并无退兵之意,大军把洛阳围的水泄不通。城里储粮本就不多,又被张方夺了城外粮仓,还掘了千金堨,害得洛阳城中水源枯竭。如果再拖个十天半月,城中岂不是要闹起粮荒?

    然而思索半天,司马越还是摇了摇头:“士度招了雍州兵马,想要勤王。现在胜负未分,不能妄动。”

    若是勤王兵马到了,击溃司马颖大军,他们这时反水,岂不折本?不过司马颖是个蠢货,司马乂却甚有祖上之风。若是这人胜了,朝中铁板一块,他还能有机会吗?

    冷哼一声,司马越吩咐道:“这些日子,不论士度有何吩咐,都要照做不误!切莫让他抓住把柄。马上就要进入寒冬,这仗,总该有个头的!”

    怎么说也是自家兄长,司马腾瞬间就听明白了司马越口中之意。用力颔首,他狠狠笑道:“一切都听阿兄的!”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六十四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