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六十一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02
    ,更新快,,免费读!

    这些日子,温度降得更厉害了。朱二背着一筐方砖,气喘吁吁向山脊方向走去。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新兵,也都手提肩扛,带着各式各样的木材砖料,大步向工地走去。

    在通往梁府的山坳里,一道寨门正在缓缓建起。这里将是梁府抵御外敌的第一道屏障,在更远处的山顶上,还有间木屋,每日都有哨探驻守,观察着周遭动向。因为天气寒冷,这些日子部曲已经不怎么进行日常操练了,而是跟农闲的庄户和那些新附流民一起,建造新的防御工事。

    梁府的外墙,主体部分早已加高了一丈,把四坊也田庄也包括在了防守范围,还在墙内搭建了数个角楼,战时能够陈兵于上。内宅的墙壁更是加高加厚,彻底修成了邬堡模样。别说是匪盗,就算是朝廷军队来了,恐怕一时半刻也攻不下这道坚壁。

    外围的栅栏和寨门,更多则是防护作用,新建的兵营就在庄子和寨门之间,一有异动,立刻就能举兵出战。

    这一道道防御措施,无不是保护梁府的依仗。身在这片乐土之中,所有人都把梁府当成自己的家园,因此就算被征做徭夫,也全无一人怨言。更何况,还有郎主的悉心安排。

    走到地头,一阵浓郁的香味飘了过来。朱二深深吸了口气,走到工地旁,把砖交了上去,然后转身来到一旁的棚子里。这里不但避风,还烧着两口大锅,已经有不少人围在了锅旁,喝着热气腾腾的鱼汤。朱二也走了过去,领了一份饭食。

    在梁府干活,可不像被官府拘去徭役,起早贪黑没个休息的时候,活活能把人累死。在这里,工事被分成了一块一块,每天都有什么“任务进度”,只要肯干,天不黑就能完工休息。那些超额完成进度的,还有奖励,一般都是些吃食,可以带回去给自家婆娘。所以流民和那些羯人的干劲最足,比他们这些当兵的还能吃苦。

    这还不算,只要每日上工,干足两个月,就能领到件冬衣。这东西干活的时候舍不得穿,但是再过些日子,天彻底冷下来,可就是救命的宝贝了。更别提工地上每日还有两顿热饭,寒风里劳作几个时辰,喝上碗热腾腾的鱼汤,简直神仙都不换!

    不过这些,对于朱二来说,可不算什么。在流民们羡慕的目光中,他走到了一旁的同袍身侧,颇为自得的坐了下来:“王五,你们伍可是快输了。”

    王五啧了一声:“不过就是几块砖头!哼!等兄弟们吃完饭,一下午就赶回来了!”

    “昨儿你也是这么说的,这次奖赏,还是老老实实让我们得了吧。”朱二吸溜了口热汤,嘿嘿笑道。

    “我就不信了!”王五咕嘟嘟把汤都灌进了肚里,“走,接着上工去!”

    “伍长,这才刚吃了饭……”他身边那几个新兵蛋子立刻哀嚎起来。

    然而王五正火大的要命,一个个拎起来就朝外赶去。朱二这下也有点坐不住了,赶紧对手下那几个道:“快快,吃完饭赶紧上工!只要能赶上王五那队,就多一天假呢,可以回家抱婆娘去!”

    “伍长,咱们几个中可只有你娶了婆娘啊。”一个人苦着脸道。

    “屁话!多当几天兵,你也能娶上!”朱二骂了一句,也顾不得废话,大口吃起饭来。

    不过这话,下面几个新兵倒是心服口服。有军田、有饱饭、有冬衣,只要是梁府部曲,谁家女娘不想嫁来?操练苦点累点又如何,上阵杀贼拼了性命又如何?能在梁府当兵,就是他们最大的福分了!

    “嘿!飘雪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连忙往外看去。只见一点点雪花从天而降。

    “难怪今儿这么冷。”“工地可怎么办?”“怕是要耽搁进度了……”

    根本没理会耳边七嘴八舌的议论,王五瞥了眼外面那些小雪花,哼了一声:“这点雪儿,等会儿就停了,不耽误干活。赶紧干完就能回营歇息了!”

    下面一伙人哪还敢耽搁,赶紧吃起饭来。

    ※

    “郎主。这些日子经书卖的渐渐少了,十日的量还不如之前一日。而且天气渐寒,再雕板子,怕也容易损伤。”朝雨禀道。

    “嗯,完成《丧服图》后,书坊就歇业吧,等到明年开春再说。”梁峰叹了口气。这时代,季节影响还是非常重要的。别说是书坊,纸坊也渐渐停止了生产,陶坊最多再坚持半个月,等到开始下雪后,家家都要关门闭户,开始窝冬,躲避漫长的冬日酷寒。

    “对了,冬衣制的如何了?”梁峰问道。

    织造房的活计也在朝雨的掌管之下,她不慌不忙的答道:“营中的冬衣都发了下去,每人还有一件羊皮坎。被褥也是加厚的,足够御寒。下面流民以工代赈,应该也人人都能穿上冬衣。”

    这也是朝雨最佩服郎主的地方。让那些流民女眷专心织麻,羯人那边则有不少妇孺会用羊毛和麻线混纺毛毡,这些麻布毛毡纺好了交到府上,再由织造房裁剪制成冬衣,发放下去。这样既不会让新依附的流民白吃饭食,也能给他们足够的御寒衣衫,不至于冻出人命。“以工代赈”四字,足见郎主仁心。

    “如此便好。今年的天气寒冷,莫要冻出人命来。”

    辛辛苦苦把一群流民养的有些人样子了,再一个冬天都冻死,那才是亏大发了。可惜这时代,中原还不产棉花,要是能从新疆那边弄来棉种,试着栽培一下就好了。还有冬天的防火演练也要抓起来,反正那些兵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兼职学学消防常识。

    梁峰正暗自思索过冬的各项事宜,朝雨犹豫了一下,突然开口:“郎主,今日午饭,能让小郎君过来共用吗?”

    “嗯?”梁峰不明所以的抬起了头。

    发现郎君确实没想起来,朝雨不知该欣慰还是该心酸,低声道:“今日是小郎君的生辰,他一人待着,必会伤心。”

    梁峰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今天是梁荣的生日。这时代没有给孩童过生日的习惯,怕折了寿养不大。但是梁荣不同于其他人,他的生辰,也是母亲的忌日。就凭原主那德行,小家伙恐怕自懂事以来,就沉浸在浓浓自责之中。一个孝道为先的社会,害母亲身死,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孝。可惜没人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

    梁峰立刻道:“你这就去带荣儿过来。对了,让厨房做些蒸饼,饼里包上饴糖,上面用胭脂点上红点。等用饭时送上来。”

    现在北方也不怎么吃面食,粥和饭更多一些,寿面现学肯定是来不及了。不过倒是有了馒头,被称作“蒸饼”。做个糖包儿给小家伙过生日,应该会让他开心一点。

    朝雨听懂了梁峰话里的意思,眼眶一红,伏了下去。虽然现在她身兼织造房和书坊两边的差事,但是梁荣才是她从小奶大的孩子,意义自然不同。郎主如此有心,怎能不让她喜不自胜。

    不一会儿,被裹得跟个小团子似的梁荣就被带到了书房。见到梁峰,小家伙不像以往那么开心,反而微微缩了缩,跪在书案前:“父亲大人近日繁忙,孩儿不敢打搅……”

    梁峰没等他说完,就起身走到了梁荣身边,拉起对方的小手:“走,我们出去转转。”

    这些天,梁荣其实一直在担惊受怕。马上就要到母亲的忌日了,他生怕父亲一不小心想起这事,好不容易得来的宠爱,就要烟消云散。都是他害得母亲身亡,这样的日子,梁荣怎么敢往梁峰面前凑。可是没想到,朝雨居然说父亲叫他过去,这下可让小家伙心里七上八下憋的难受。正强打精神,想熬过这一遭,谁料父亲根本没有责罚的意思,而是跟往日一样,拉着他向偏院走去。

    院里不知是那么时候飘起了雪,父子俩穿的都不薄,倒是不畏寒,就这么一路穿过回廊,登上了位于偏院的望楼。如今岗哨已经搬到了外面的新望台上,这个楼阁,就变成了梁峰登高望远的去处。

    拉着小家伙来到了台上,他扶着栏杆,向远方指去:“看到了吗?那里便是梁府未来的寨门,寨门内外,都是梁府要守卫的地方。”

    梁荣睁大眼睛看了过去,不由微微张开了嘴巴:“好远!”

    “也不算太远。府中如今有邑户四百,流民三百,外面还有两个投效的村落,和两百羯人。这些都是我们治下的子们。要让他们吃饱穿暖,好好活下去,梁府的田地才有人耕种,桑园才有人照料,我们才能过上现在这样的日子。”

    梁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道:“可是这些不是都是梁府的奴仆、荫户吗?”

    难道不是父亲养活了这么多人?他还听过阿良和朝雨说过,为了这些流民,府上花了多少钱财。怎么会是他们养活了阿父呢?

    “你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若是没人种地纺纱,吃穿何来?”梁峰反问道。

    “朝廷赐给我们的?”梁荣想了想,犹犹豫豫的答道。

    “那朝廷的钱粮,又从何来?”梁峰反问。

    梁荣立刻就卡壳了,这显然还不在他的学习范畴。

    梁峰笑了笑:“自然是从税赋中来。你我拿到的每一份赏赐,同样也是这些人辛勤劳作出来的。”

    没料到父亲会突然给他讲这个,梁荣的注意力完全被引了过来,好奇的看向如同蚂蚁一样,奋力搭建寨门的人群,问道:“所以父亲才要为他们操劳?”

    “嗯。若是不用心牧民,又怎么对得起这些辛苦馈赠?这些,将来也会变成你的责任,亦如整个梁府。”梁峰淡淡道。

    然而梁荣却像惊到了似得,立刻道:“父亲身体康健!不会如此!”

    伸手揽住了梁荣的肩膀,梁峰柔声道:“生老病死,总归如此。就像你的祖父、祖母。但是梁府的骨血,却一代代传了下来。荣儿,你是你娘亲拼了性命诞下的骨肉,只要你在,你母亲,和梁府的血脉,就不会断绝。这庄子,还有这些人,才会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怔怔看着台下的那些人影,梁荣咬紧了嘴唇:“母亲因我亡故……”

    “那非你之过。怀上你,生下你,是她的选择和心愿。只有你好好活着,健健康康长大,才不辜负你母亲的深情。”

    眼泪吧嗒掉了下来,梁荣抓住了梁峰的衣摆:“那阿父呢?阿父会不会怪我?”

    如果自己的亲生儿子害妻子难产而死,他会痛恨这个孩子吗?梁峰轻叹一声,弯下腰,摸了摸梁荣的脑袋:“你是你母亲用性命换来的珍宝,若是恨你,岂不是辜负了她的深爱?”

    梁荣再也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梁峰这次没有哄他,只是把小家伙揽在了怀中,任他发泄情绪。这就像是一根陈年旧刺,若是不拔掉,恐怕会害梁荣一生。这个小家伙是他见过的最乖巧可人的孩子,也是他名至实归的膝下骨肉,若是他不教他、爱他,还有谁来?

    过了好半晌,梁荣才抽抽噎噎的停了下来。梁峰用袖子擦了擦他脸上还未干透的泪痕:“为父饿了,陪我吃午饭可好?”

    梁荣红着眼圈,用力点了点头。

    轻笑一声,梁峰拉着小家伙的手,慢慢走了回去。午饭已经备妥,这时代冬季可没多少菜蔬,大白菜似乎还没出现,只有一种叫菘菜的小白菜,恐怕吃完这茬,冬天就吃不上了。因此这些日子,厨房总是变着法子做些菘菜,亏得梁峰让下面那些人学会了炒菜,否则炖菜早晚要吃伤人的。

    梁荣倒是个不挑食的,乖乖洗了手脸,坐下准备吃饭。谁料朝雨又端了一盘饭食过来,摆在了他面前。那是盘蒸饼,饼子个头不大,每个上面都点了个小小红点,看起来红红白白,煞是可爱。梁荣眨了眨眼睛,抬头望向主位。

    梁峰笑道:“今日是荣儿生辰,我让下厨做了些糖饼。你尝尝可好?”

    “阿父……”梁荣的眼圈马上又红了。

    “吃这种糖饼,应该开心一点,多笑才是。”梁峰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趁热吃,不过不能吃的太多,小心坏了牙齿。”

    梁荣吸了吸鼻子,双手捧起了糖包,大口咬了上去,里面包裹的糖都顺着嘴角滴了下来。这动作可一点也不合礼仪,但是梁峰毫不介怀,轻笑一声,拿起筷子,也吃起饭来。

    看着父子二人的模样,朝雨偷偷用袖子拭了拭眼角,退了出去。

    院外,小雪已经停了下来。虽然雪来得太早,但是对于大旱两年的并州大地,似乎并非坏事。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六十一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