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五十四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郎君,到家了。”

    摇晃不休的车轮终于停了下来,在绿竹的搀扶下,梁峰缓缓步下了牛车。这一路感觉比去时还要艰辛,不知是不是出门太久,熬干了精力。如今好不容易脚踏实地,梁峰依旧觉得脑袋里晕乎乎的,面上一片煞白。

    弈延已经下马,快步走了过来:“主公,让我来送你进去”

    “别”梁峰赶紧止住弈延的动作,公主抱这种事一次就够了。苦笑着把手搭在了弈延臂上,他道,“过些日子,还是教我怎么骑马吧,乘车实在要命。”

    弈延像是想到了什么,耳根一红,低声道:“让江倪买匹温驯母马,我教主公骑马。”

    这就对了。梁峰舒了口气,靠在弈延身上,缓缓走进了家门。一进门,一个小家伙就冲了过来,差点没扑到梁峰大腿上:“阿父,你回来了”

    梁峰伸手摸了摸小东西的脑袋:“荣儿乖~想阿父了吗”

    “想”梁荣答了之后,才想起有失礼仪,连忙站直了小身板,低声道,“父亲大人路途劳顿,一路辛苦了。”

    “你留下来看家,也辛苦了。”梁峰不由笑道,“这次为父带了不少字帖回来呢,正好给你练字。”

    梁荣的小脸立刻变的红扑扑的,父亲出门还惦念着他,怎能不让他喜出望外不过梁荣还是尽职尽责的说道:“启禀父亲大人,这些日子庄上又收留了五十口流民,阿良每日上报的事情,我都记了下来。”

    这是梁峰走之前交给梁荣的任务,每天听阿良禀报府上事宜。这次离家时间太久,又面临秋收,必须有人鞭策这些管事,以免主人不在就懈怠下来。梁荣只是个幌子,跟在他身后的朝雨才是监督之人。没想到小家伙还挺上心,专门记下了这些回禀的内容,也不知是不是朝雨教导的这乳母实在是用心良苦。

    笑着牵起梁荣的小手,梁峰道:“荣儿真是可靠。要快快长大,替为父分忧。”

    梁荣用力点了点头,牢牢抓住了父亲的大手。

    回府之后躺了半日,那难捱的晕车反应才退了下去。梁峰没有耽搁,立刻招来了阿良。

    “郎主,这次部曲扫平了几个山寨,可建了奇功”阿良一脸兴奋的禀道,“前几日,下槐、渭里两亭的亭长登门,说想投效梁府。这可是附近最大的两亭,若是收拢了这两亭,梁府立时会壮大不少”

    “什么亭长还能投效他们不是官府任命的吗”梁峰不由吃了一惊。当年汉高祖刘邦不就是亭长出身,怎么也得是个村官啊这种政府基层官员,也能投效豪门

    “郎主有所不知,如今并州大旱,不少百姓都逃往了幽州。咱们这边河流多些,情况稍好,但是匪患也更为严重。如今部曲剿灭了几个山头,那些亭长自然能听到消息。投靠梁府,非但能够保住性命,也更容易逃过兵役徭役。正因如此,不少村落都会依附于大族羽翼之下,以求活命。”

    “那县令不管吗”梁峰追问道。

    “县令非但不会管,说不定也想跟梁府搭上关系呢”阿良脸上满是自得,“如今税赋哪里还能收的上来洛阳打来打去,政令都不通了。与其指望那些泥腿子,不如走通豪门大姓的门路。县官都是些浊吏,:。:狡狯无比,最是擅长钻营”

    看着阿良那副得意模样,梁峰也渐渐明白了过来。说白了,就是中央政权已经无力掌控地方,豪族开始替代朝廷统御郡县,就像司马腾也绕不过太原王氏一般。如今梁府展现了一把武力,立刻让周边村落有了投靠之心。而当他的势力范围不断扩大,更高一级别的官僚也会纷纷示好献媚,只求能从他身上捞到好处。

    这简直就像个烟色幽默。自己之前还在发愁怎么扩大战略纵深,以及梁府不断壮大会不会引来朝廷的警惕和限制。谁料只是干掉了些山匪,就有官吏抢着来投奔。乱世能靠得住的,果真只有武力一途。

    缓缓颔首,梁峰道:“既然他们想要投效,就都收下吧。秋收之后派人过去清点田地,营造翻车,争取明年能恢复耕种。至于县里,看能否请县令到府上小叙。”

    这也是梁峰的试探。因为身负爵位,梁府本身是不受郡县辖制的。但是临近的高都城乃是县府,梁府的不少生意还要在城中交易。更别提高都附近就是鼎鼎大名的天井关,乃是太行八径之一,扼守着晋豫边界,向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若是战事一起,这里必然会成为战略要冲,他至少要摸清楚附近的情况才行。

    阿良可没多想,连连点头:“小的这就去郡城一遭,那县令定然要给郎主面子”

    一架牛车行在山道之间,天气逐渐热了起来,哪怕挑开竹帘,车上也闷的厉害。一个年约四旬的男子频频用布巾擦着脸上的汗珠,吩咐身侧仆从:“再快些中午之前务必要赶到梁府”

    这人正是高都县令郭郊,到任方才半年有余。这官缺来的并不容易,他身家平平,乃是寒门子弟,能够在五旬之前升任县令,完全是机缘巧合。不过高都可不是个好地方,乃是“剧县”,事务繁杂,又是战略要冲,经常会有大军途径。供粮供人就足够让人头痛,偏偏附近匪患甚多,原本还算有些薄利的商道几乎停运。没有收入只剩重任,如何不让人心焦

    谁料就是这半年,附近一直默默无名的梁府,突然有了重振的势头。郭郊怎么说也是个县令,消息算得上灵通,早早就听说了梁丰在晋阳传出的盛名。与太原王氏交好,又有佛子的响亮名头,还长得俊美无暇。这样的人物,放在洛阳也是一顶一的名士,何况穷乡僻壤的并州

    不过这些,都跟郭郊关系不大,前些日子死在山道附近的山匪,才更让他心惊。据说是贪图米粮,想要打劫梁府的车队,被梁家部曲杀了个干净。那可是百来悍匪啊一个不留,连山道都被血污染得通红。

    有如此名望,又有如此实力,这梁家家主,绝不是个可以轻忽的人物如今他尚未任官,不算真正发迹,但是提前烧烧冷炕,绝对是笔划算买卖。

    因此梁府家丁送上拜帖之后,郭郊就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别的不说,光是“佛子”的头衔,就让他不敢怠慢。万一能沾些佛光,少生灾病,也是好事啊

    牛车赶的颇急,不到半个时辰,就遥遥看到了梁府的影子。郭郊扒着车窗探头望去,心中不由啧啧称奇。只见一片又一片田地密密围住了梁府周遭,谷穗青黄,沉甸甸压弯了头,眼看一片丰收景象。这在并州可是数年未见了能在大旱之时还有如此收成,可见家主治理有方。

    再往前,则是连片的棚屋,模样粗糙,但是能看到不少衣衫褴褛的人影,显然是住满了流民。豪门广收流民并非奇事,但是大灾之年还能养这么多人丁,可就少见了。这梁丰实在是心善,难怪会传出佛名。

    一路上穿过了两道栅栏,:。:又在院前停了片刻,牛车才缓缓驶入梁府。这梁府看来比普通世家要强上不少,内墙高高,门户森严,屹然有了豪门气象。

    下了牛车,在仆役的带领下,郭郊走进了府中。梁府的下人比想象的要少些,不过庭院修的不错,很是有些雅致风韵。来到正堂,他的目光立刻被面前那人引了过去。只见一位极为俊美的青年端坐于席上,虽然面有病容,但是腰背挺挺,目光灼灼,芝兰玉树都不足以形容,让人见之难忘。

    看到来客的身影,梁峰站起身,迎了出来。郭郊简直受宠若惊,连忙快走两步,行礼道:“下官有幸,参加梁侯”

    梁峰身上并无官品,但是亭侯乃是列侯,等于五品官阶。而郭郊只是个六百石的县令,见了他称一声“下官”,虽显谄媚,却也无不可。

    梁峰扶起了对方:“明公多礼了,还请上座。”

    主家彬彬有礼,怎能不让郭郊受宠若惊。两人分主宾在席上落座之后,梁峰微微一笑:“这些日子,我沉疴在身,未及拜访明公,实在羞愧。”

    郭郊连忙摆手:“梁侯言重了。晋阳防疫之事,早就传遍并州。谁人不知梁侯心系百姓,传授妙法,方才解了晋阳之灾。下官能与梁侯比邻,才是三生幸事。”

    这马屁拍得都快震天响了,梁峰投桃报李:“不过是些微末小结,身在乡里,还要依仗明公,方能安居。”

    “哈哈哈~梁侯客气了。”郭郊摆出一副羡慕之情,“梁侯治家才是好手,下官都许久未曾见到如此气象的田庄了。若是能有一州一郡,不知多少百姓要受惠于君”

    此话似乎终于搔中了那位俊美病公子的痒处,只见那人微微一笑:“明公谬赞。绿竹,吩咐摆宴,与明公洗尘。”

    赶了小半天路,郭郊确实有些饿了,在侍女的服侍下净了手,不一会儿,面前就摆上了四样碗碟。菜品虽然不多,但是香气扑鼻,引人食指大动。他悄悄吞了口唾沫,梁峰已经举箸笑道:“粗茶淡饭,明公无需客气。”

    郭郊连忙拾起了筷子,犹豫一下,先夹起了陶碗之中一丛白白嫩嫩的细芽,放入口中。这道菜似乎调了些香醋,轻轻一嚼,白芽便迸出汁水,鲜嫩可口,诱的人满嘴生津。清爽解暑,回味无穷。

    连吃了两口,他才咽下口中唾液,又伸筷去夹旁边碟里切得齐整,烤至金黄的肉块。那肉竟然是羊肉,然而入口焦香扑鼻,毫无腥膻。咸鲜中带有微辣,又蕴着酒香,最妙的是后味甘甜,似有蜜糖滋味。

    又吃了几口,他才举箸夹起深色陶碗中的白色圆丸。一尝之下,这才发现居然是用鱼蓉所制,胶弹可口,鲜中带香,连一根软刺都寻不到,让人恨不得连碗中白汤都一饮而尽。

    最后则是一碟山珍,云耳烟烟,鸡蛋嫩黄,还有些青蒜夹杂期间,色香俱全,爽口无比。

    只是四样菜,吃得郭郊停不下箸,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主家,不一会儿便把碗中麦饭一扫而空。抬头想要添饭,他这才发现主席上那人含笑目光,不由大窘,干咳一声:“梁侯府上饭菜实在味美,下官失礼了”

    “都是家常便饭。若是明公喜欢,我让厨下整出菜谱,赠与明公。”梁峰含笑答道。

    “如此甚好多谢梁侯”郭郊不由喜上眉梢。这些菜估计要花不少心思,若是拿来待客,可是极有面子的。梁府不愧是公卿之家,仅是家常饭菜便让人叹服。

    兴:。:高采烈又添了碗饭,把面前几盘菜都扫了个干净,郭郊才矜持的拿起布巾拭了拭唇角,舒心一叹:“若是能与梁侯这般,每日用些佳肴,坐享田园,才是人间乐事啊。”

    梁峰也没想到这位县尊居然是个吃货,微微一笑:“若是明公喜欢,大可常来府上做客。”

    “啊呀,那如何使得”怎么说也是一县之令,郭郊连连摆手,愧不敢当。

    梁峰笑了笑:“你我本为近邻,自然该多多走动才是。如今梁府多了些营生,也要常往县府,还望明公多多照料。”

    郭郊一听这话,立刻精神了起来。这恐怕才是梁丰邀他来府上的原因。他也听说过梁府最近出产了些藏经纸、白瓷之类的名贵事物,既然要卖,自然少不得通商之地。他连忙堆笑道:“这些梁侯自可放心,只要是梁府所出,我定会命人好生照看。”

    “有劳明公费心。”梁峰话题一转,又道,“还有一事,县府郊外不是有处隘口吗这些时日,我也在家中操练了些部曲,但是手中兵刃实在不够,不知明公能否通融一二”

    他的话没说明白,但是郭郊听懂了。这分明是想从他手里买些刀弓啊附近便是关隘,府库中当然存有不少兵器,可是这些东西都要登记在案,不好明目张胆的买卖。

    郭郊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这个怕是有些为难。不过说实在的,府库之中都是陈年旧物,未必堪用。与其花钱去买,不如寻几个匠户”

    “哦明公手下可有匠户”梁峰立刻来了精神。

    “县府中是有几户。这些年多灾多病,难免死伤。”郭郊笑眯眯答道。

    这是要把县城里的匠户报个伤亡,偷偷转卖给梁府了梁峰面上也浮起笑容:“天灾难免,实乃县府损失。”

    “哪里哪里这些匠户养来也是费钱,不如省些开销。”郭郊呵呵一笑,拍案定了下来。

    会打造兵器的匠户本就难得,更何况是县府辖下的熟手。弄些匠户回来,确实比花费钱粮买刀买弓省下不少。梁峰心情不由大好,轻轻一击掌,绿竹连忙捧着一个木匣走了过来,双手奉在郭郊面前。

    “这里是梁府新产的笺纸经纸,若是明公不弃,还请笑纳。”梁峰笑道。

    郭郊立刻睁大了双眼。这可是梁府新纸啊藏经纸晋阳都要五十石才能换得千张了,还一纸难求,更别提笺纸送他这些,要雅致有雅致,要实惠有实惠,端是大方

    谁料梁峰的话音不停:“过些日子,府上恐怕还要去晋阳一趟,若是明公有什么需要买卖的,也可随部曲同行。”

    哈这是梁府愿意借他护卫,同去晋阳了吗这可比那点纸更让人心动。若是能够重启商道,他的日子可就好过了这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看来自己并未选错

    郭郊不由拱手谢道:“梁侯仁厚,下官感恩不尽”

    “明公言重了。”梁峰笑笑,“你我表里,还当多多来往才是。”

    “哈哈这个自然”

    一派欢声笑语中,君子之盟便即落定。梁峰板直的脊背微不可查的松了一松,有了县尊的友谊,吞并附近几亭,就更轻松了些。只看何时,能够蚕食附近的关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