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五十三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一支运粮队缓缓行在不怎么宽绰的官道上,二十辆大车一字排开,宛若一条长龙。车上垒的全是米粮袋子,一车至少有十多石,放在那里让人垂涎。自去年大旱之后,盗匪层出,官道上已经罕少看到这样的粮队了。

    然而这么支队伍,竟然只有十来个护卫,对于那些穷凶极恶的山匪,根本谈不上威慑力,简直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如果是铜鞮以北,山匪们可能还会顾忌沿途的城池村庄,然而过了铜鞮之后,连绵数十里的山路,就成了最为可怖的猎场。

    看了眼远处的山林,车队最前方的领队人突然高高举起手臂:“停下,稍事休息”

    随着这声命令,车队很快便停了下来,大车撑上支架,护卫们取出水囊干粮,开始用饭。从晋阳出发,他们只花了两天就越过了铜鞮,一路上日夜兼程。因此每一次休息,众人都会争分夺秒补充体力,养精蓄锐,以支撑剩下的路程。

    这次休息的时间比往日更长,足足歇了半个时辰,领队才重新站起身,高声道:“检查牲畜辔头、车上绳索。都给我打起精神,就要过山了”

    那些护卫立刻跳了起来,检查牲口的绳辔以及身旁大车,一切都确认无误之后,车队继续前行。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山道又极为狭窄,非常便于埋伏,只要有一支山匪在侧,很容易就能攻击车队软肋。然而领队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点,依旧大步走在前面。

    就这么走了不到一刻钟,前方山林突然传来一阵哗哗响动,几十个面目狰狞,手持刀棒的山匪冲了出来。可能是埋伏的时间太长,他们竟然都等不及车队靠近,就这么窜了出来。不过人数比护卫足足多出了数倍,这些山匪无不面色狰狞,跑得飞快。这可是二十车米粮只要一波冲杀,就足以吃下这只肥羊了

    骤然遇敌,若是其他商队,必然会惊慌失措,乱了方寸。这是下面这支粮队并未有半分慌乱,为首的领导大喊一声:“两头打横围成圆阵”

    随着这声命令,队伍最前和最后四辆由健马拉着车架,飞快横转了过来,首尾相接,如同一堵环形高墙,拦在山匪面前。车架加粮垛足有一人多高,想要攻击护卫,就必须翻过屏障。

    对方变阵太快,山匪头目愣了一下,立刻吼道:“这群羊牯逃不掉了给我杀冲破车阵”

    这防御阵型有利有弊,虽然不好突破,但也阻挡了护卫后退的道路。自家儿郎的人数可是他们的数倍,只要冲杀上去,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山匪头目一边大声呼喝,一边领着手下冲阵,然而一支利箭破空而至,直直朝他面门扑来。

    弓手那头目劈头就闪,羽箭擦着耳根划了过去,带出一道血痕。他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由退后两步。车队里居然还有弓手怒火瞬间又烧了起来,他大声吼道:“给我冲,冲过去他们人少,抵挡不住”

    “啧。”一箭竟然射空,孙焦暗啧一声,继续弯弓搭箭,“瞄准冲在前面的,一个个杀”

    他身后,三位弓手齐齐拉开弓弦,向着冲在前面的山匪射去。都是练了几个月的好手,他们的准头相当不错,只听弦声嗡嗡,一个又一个山匪倒在了路上。然而几张弓毕竟挡不住数倍于己的敌军,那些山匪很快便冲过了长弓的射击范围,向着粮车扑去。

    冲是冲到了跟前,却没人能够登上粮车。“啊啊”几声惨嚎,为首数人就滚到在地,只见一排染血的槍尖出现在车墙之后。

    那个领队不知何时已经举起了丈余长槍,大声道:“露头的就刺不要放过一人”

    在他身侧,十五名兵士手持长槍,稳稳立在了车阵之后,宛若一道槍林,挡住了恶匪的脚步。他们之中,有人臂膀还在瑟瑟发抖,但是则是怒睁双目,挥槍刺向来犯的匪兵这可是梁府救命的粮秣,是他们自己糊口的粮饷若是被人抢去,家中妻儿如何得活:。:部曲又要如何度日这是主公交给他们的,容不得任何人染指

    “杀”一声声杀声响起,长槍毫不留情,向着来敌挥去

    山匪头目不由急红了眼睛。明明只有这么点人,怎么会如此难啃这可是他集结了两个山头才得来的人马,若是折损大半,岂不要被其他寨口吞并然而骑虎难下,不攻下车队,人可就白死了

    “围到后面一起攻上去”他大声呼喝道,指挥着手下围成一团,四面夹击,同时把手放在唇间打了个唿哨。

    山野中一阵疾行的沙沙声响起,这是他安排的后队,原本打算前后夹击,可是围着个乌龟壳子,必须并肩齐上了。

    敌人增多,车墙后的压力骤增,可是即便如此,那些护卫也丝毫未退。

    “见鬼怎么如此难缠”山匪头头大声咒骂,再也不顾暗箭,冲了上去。他就不信,凭自己纵横山野着的强兵,会被区区粮队困住

    然而正在此时,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响起。

    那头目悚然回首,只见五匹骏马从远处飞驰而来。为首的高头大马上,一个胡人手持长弓,锋利的箭尖正对着自己,他心头一冷,想要去躲,飞羽已经划破长空,直直钉入了目中。发出一声瘆人惨嚎,那山匪头目仰面倒在了地上。

    失了主帅,贼兵中起了一阵骚动。有些人心生胆怯,想要逃走,另一些人则舍不得眼前的粮车,阵型立刻乱了起来。那些纵马而来的骑士可不会给他们犹疑的时间,五匹骏马犹如离弦之箭,冲入了乱军之中。

    白刃翻飞,污血泼洒,在骑兵面前,根本没有一合之敌,山匪纷纷被斩与马下。有人再也熬不住心中恐惧,转身想逃。可是当他们转过身时,却发现背后多了一队人马。

    狭窄的山路上,五人一列,手持长槍的兵士已经封死了退路,槍尖闪闪,红缨如血。在他们之后,则是高举木盾和长刀的刀盾手,面孔遮掩在了盾牌之下,只露出杀气腾腾的双目。在一声低低的号角声中,他们迈开了脚步,那步履声整齐的吓人,宛若擎天巨人轰轰而行。

    被堵在了正中,山匪的凶性也被激了起来,不少人举起刀棒,向着那队兵士冲去。只要冲破了这道防线,就逃出升天

    面对鱼死网破般的进攻,那队兵士纹丝不乱,一声呼喝轰然炸响。

    “杀”

    长槍刺出,三排槍兵如同漫卷的波浪,碾碎了面前的敌军。跟在后面的刀盾手手起刀落,收割那些尚未了断的性命。只一接战,匪兵就如草茎般倒了下去。面对压倒性的战力差距,那群匪兵崩溃了,惨叫声、哀嚎声、求饶声不绝于耳。然而只持续了不到一刻钟,山道之上,就再也没了声响。

    一挥长刀上的血珠,弈延勒住了缰绳:“搬开尸体,继续上路。”

    这一战,本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这里是最适合设伏的几处之一,他早早就安排了后手,用车队作为诱饵,吸引贼兵注意。一冲一围,剿灭这些敌人简直轻松至极。

    “队正,前面十五里处,就有府上的兵卒接应。”一个什长上前禀道。

    “很好。”弈延眯了一下灰蓝的眸子,看向远方。之后每行一段路程,便会有兵卒接应,这样不但能轮番休息,还能出其不意,打的来敌措手不及。只要有勇锐营在,就没人能从他手里夺下这批粮草等到粮食安全运回府上,就是这些山匪的死期了

    道路很快清理干净,一群还沾染着血腥味的兵士,继续大踏步向前走去。

    “子熙,这都十余日了,你那部曲怎么还没回来”王汶面上有些忧虑,“如今世道太乱,还是应该多派些人才好。”

    之前送米粮回府时,梁峰婉拒了他派遣王府部曲相送的建议,只让那队轻装打扮的部曲把粮食送了回去。这都十二三日,还不见回来,怎能不让王汶忧心

    “中正且宽心。是:。:福是祸,自由天定。若是佛祖垂怜,那些米粮就不会有碍。”梁峰淡淡答道,语气中不带丝毫烟火之气。

    王汶不由一哂:“子熙最近佛经读得多了,越发的出尘。无妨,要是真的被劫,我再补你一批粮秣。”

    王氏大族,还真不把那点米粮放在眼里,当然,人命同理。梁峰笑笑不答。这些天,他在王府整日只是弹弹瑶琴,抄写佛经,偶尔还会赴宴,与那些高门雅士品茗谈玄。

    不得不说,老和尚给的那批经书,确实有些用处。佛经本来就绕的厉害,思辨味道很强,又都是大乘般若一系,对于金刚经是相当不错的补充,也让他的行善理论更加完整。之前法会打下的基础,此刻得到了最好的巩固,让他在高门之中的名望越来越佳。

    “若是子熙肯出仕,想必能惊艳洛阳。”王汶看着梁峰那副笔挺身姿,不由叹道,“裴仲埔前两日也在感叹,如此良才失之于野,实乃朝廷大憾。”

    这几天,梁峰也从诸人闲谈中了解了不少朝中局势。王氏乃是顶级门阀,就连司马家都要尚公主给王汶的兄长,东赢公司马腾来到并州,也必须与王家和睦相处才能成事。可以说王家便是并州的无冕之主。而裴氏,则于东海王司马越关系密切,裴氏女也嫁于了东海王为妃。只要博得了王家和裴家人的好感,就等于攀上了两位亲王。不论是作为幕僚,还是出仕为官,都是小事一桩。

    然而梁峰并不愿到洛阳。如今政局波动,诸王争霸还未落下帷幕。若是去了洛阳,就等于放弃了梁府,置身于朝廷乱局之中。这可比身在战争第一线还要危险。梁峰绝不会容许自己落到一个无法自保的境地之中。

    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梁峰摇头道:“我身体还是太差,区区晋阳之行,就险些病倒在路上,何况洛阳”

    “这倒是了。”王汶笑道,“那就等子熙身体康复了,再说这些吧。来,看看我这帖字,是否更佳了”

    两人正在闲谈,一个侍女走了过来,柔声禀道:“郎君,梁府部曲回来了,正在暮雨庭候着。”

    “哦平安回来了子熙果真不愧佛子之称。”王汶立刻笑了。

    梁峰心中不由也定了下来,跟王汶告罪之后,便起身离席,回到了偏院。院落还是如此雅致,然而萧萧绿竹也压不住庭中那人浑身的血腥煞气,见到梁峰的身影,弈延快步走了过来,单膝跪下:“主公,属下来迟了。”

    “无妨。”梁峰伸手把他扶了起来,“路上遇到了贼兵吗”

    “一共三股,全部被勇锐营剿了个干净。我还率队拔了四个山寨,彻底荡平了一路匪患”弈延答道干脆,话语中,杀气浓浓。

    这可超乎了梁峰的预料,他忙问道:“可有伤患”

    “只伤了五人,其余皆是轻伤。”

    “想不到”梁峰是真的震惊了。就算是他,没料到弈延能打出如此战绩若是勇锐营正兵足够,是否能与匈奴人正面一战呢唇边不由绽出笑容,他用力拍了拍弈延的手臂:“不愧是吾家冠军侯”

    弈延的耳朵蹭的一下就红了,他最爱听的就是霍去病的故事,做梦到想成为那样的无双勇将。这一句夸赞,足以胜过恩赏无数

    梁峰没有注意到弈延的激动,深深吸了口气:“如此便好。这晋阳,也不用再待下去了,我们这就回府”

    只要有了粮,就有了兵,有了兵,他就能在这乱世中搏个活路。人家祖逖只带几千匹布就敢渡江北上光复故土,他有粮有兵有名望,还怕个什么

    看着主公神采奕奕的面孔,弈延的眼睛也亮了起来,用力点了点头。

    隔日,那架简素马车再次驶出了王府,带着比来时少了一半的护卫,和满满两大车王府馈赠,向着来路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