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五十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看着寺外蜂拥而至的百姓,和身侧那些高门雅士惊诧的目光,念法只觉得一阵眩晕。他是听说过梁丰姿容甚佳的传闻,也深知师父邀他前来的意图,但是从未想过,这人居然能有如此大的魔力,让晋阳百姓如痴如狂

    他可不只有这张脸,还有个佛祖入梦的名头啊如此一来,辛苦举办的法会岂不成了为人作嫁

    念法忍不住扭头,望向师尊。谁料老僧面色不改,迈步上前,冲着率先登上台阶的王汶合十行礼:“王中正驾临,老衲甚幸。”

    王汶也没料到住持会出门相迎,连忙道:“住持多礼了。法会盛事,鄙人怎能不到”

    两人见过礼后,梁峰也登上了最后一阶,站在王汶身侧。

    老和尚转过脸,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突然深深一礼:“多谢梁施主。”

    这一谢,可远远超出寻常礼节,身侧众人一片哗然。梁峰也愣了一下,旋即双手作揖,一鞠到地:“多谢住持。”

    一行僧礼,一行俗礼,两句多谢,道尽一场磨砺,无数性命。不合情理,但情深意重。阶下,无数百姓含泪跪倒,口称“南无”,佛号响彻天地。

    老僧缓缓起身,做了“请”的手势:“诸位施主,请寺内观礼。”

    梁峰直起身,耳听那响亮佛号,眼看面前众人赞许目光,不由在心底一哂。这老和尚真是会把握局面,只是一礼,便把人们的注意力拉开,转到了佛祖和法会之上。不过他并不在意,今日前来,不就是为了法会吗

    跟在王汶身后,他踏入了怀恩寺内。

    这寺院建于东汉,距今时间并不很长,但是气势已是不小。虽然法会盛大,但是寺内寺外各有道场。寺外不过是些宝盖香烛,寺内却是经幡飘飘,香雾袅袅。众僧身着法衣,手持法器,说不出的庄严肃穆。

    在这样迫人心神的宗教氛围下,几人在正殿内的雅席内落座。最上手的是一位中年文士,其下是钟、裴两家的长辈,随后才是王汶。那些带着帷帽的妇人分席而坐。梁峰挨着王汶,在侧席落座,看了眼最上首那位文士,猜测这人是何来头。不过这时候,可没人为他引见。

    宾客落座之后,住持走到了正殿之中,端端正正跪在蒲团前,向大殿内的金身佛祖顶礼膜拜,随后他起身,走到法台之前,敲响了桌上金鼓。

    随着金鼓之声,寺院中的大钟响了起来,铙钹、木鱼、铜磬递次响起,梵音大作。端坐在正堂之上,只觉天地都在随乐声震颤,殿外光明大放,殿内香烛熏熏,佛祖拈花垂目,唇角带笑,说不出的慈悲朦胧。鼓乐环绕周身,无处不是佛唱,无处不是仙音。

    这震撼人心的效果,可不是寻常人能够抵抗的。坐在上首的两位老妪立刻颤抖起来,手持布巾轻轻伸入帷帽之中,似在擦拭眼泪。王汶则双手合十,闭目诵起了经文。梁峰不由暗自赞叹,佛教仪式果真非同凡响,难怪会有如此多信众。

    梵乐足足响了一刻钟,才渐渐隐去。住持手持柳枝在面前的金钵中轻轻一蘸,把无根之水洒向天空。随后他展开了面前经卷,开始唱祷开斋忏文。

    那忏文古拙雅致,辞藻华美。主要是请谢佛祖赐予的恩德,赞美众位施主的慷慨,并发下宏远,超度在疫难中过世的亡魂。难得忏文写得既无谄媚之意,又无轻慢之心。字字珍重,妥帖入微。在座几位金主听得连连颔首,面露笑意,显然对这番恭维十分受用。

    长长忏文结束之后,住持敲响面前法磬,诵经声再次响起。:。:

    这一次,又持续了足足一刻钟。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才算完成开幕仪式,住持转身回到了正殿主座之上。怎么说也是六七十岁的老者了,站立整整半个时辰,又读了那么一篇冗长拗口的忏文,难得这老和尚还能脸不红气不喘,吩咐知客为诸位施主奉上香茗。

    待众人用过茶水之后,他才开口道:“晋阳城中大疫,幸得佛祖入梦指点,王中正居中转圜,各位施主慷慨布施,方得全功。如今疫病已除,功德无量。本寺愿重塑佛祖金身,广开法会诵经三日,超度逝者亡魂。”

    这事情众人早就知晓,如今再这么郑重说上一遍,意图自然只有一个:要钱。

    闻弦知雅意,坐在上首的那位文士捻须道:“佛祖慈悲我愿布施二十万钱,度化亡魂。”

    住持谦恭回礼:“多谢右都尉。”

    二十万钱可不是小数目,这个右都尉是什么来历梁峰心中疑惑更胜。不过布施已经开始,容不得他分神。

    紧接着那文士,钟氏和裴氏各布施了十万钱,王汶代表王氏,亦如两族。这几人就代表了晋阳的顶级门阀。随后是郭氏、孙氏、温氏和虞氏,皆是布施了五万钱,显然身家逊于之前几位。

    因为是殿内雅席,有资格列席的本就稀少,不一会,前面就都布施完毕。众人目光落在了王汶身侧的梁峰身上。按身份,他应该也布施五万钱才对。但是一个衣着朴素,只能乘坐轻车的白身亭侯,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在众人或担心或好奇的目光之中,梁峰从容起身,躬身施礼道:“今次缘起,皆因佛祖入梦。在下特地备了几件物事,愿奉佛祖坛前。”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只道梁峰选了取巧之法,捐供物品而非钱粮,即全了体面,又不至于失礼。然而当梁峰接过仆从递上的木匣,从中取出一件东西时,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尊莲花盏,分为上下两层。上层为碗,如初绽花蕾;下层为盘,似莲叶舒展。两者浑然一体,精雕细琢,莹润有光,显然是上好瓷器。可奇的是,这盏,竟然是白色的

    在座诸位无一不是豪门阀阅,哪家没有瓷器天下诸瓷,越窑为贵。能够拿得上台面的,无不是越窑青瓷。一尊越窑青瓷炉,往往是达官贵人的身份象征。然而谁曾见过这样的白瓷莲花盏

    虽不是通透莹白,但是那盏的确是青白颜色,盘底处还有些色泽不匀的晦暗釉色。然而白璧微瑕并不能让莲花盏失色,反而有了些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典雅,愈发动人。

    这样的莲花盏,卖个十万钱毫不稀罕,拿来礼佛,更是足见虔诚之心

    梁峰就像没听到那些抽冷气的声音,轻轻把盏放下之后,又打开另一个盒子,取出了五卷经文。

    “此乃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全卷。我在入梦听闻此经,现自奉还佛祖驾前。”

    这下,连殿中僧人也无不动容。他们或多或少都听到过入梦传经的奇闻,但是见过真经的,只有极少数人。如今梁峰慷慨奉上,怎能不让人心驰激荡就连住持本人都合掌向那经卷拜了三拜,才双手接过。

    这两样,都是不可用银钱计算的珍宝,殿中诸人再看梁峰,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轻视怜悯,加之千人随侧的壮观景象,更是给他身上蒙上了一层烁烁光环。佛祖入梦,谁人还能存有疑虑

    这时,梁峰转过身,又朝雅座上端坐的诸位施了一礼:“最后一样,却是个不情之请。自梁府一路行来,我曾见过无数流民,饥寒交迫、背井离乡。在晋阳城中,又有千百黎庶,夹道叩拜,只求佛祖免灾赐福。法会可度无数地府幽魂,这些世间的饥苦孤老,谁人来度因此:。:,我愿拿出千张藏经之纸,换取米粮,布施于城中苦难百姓。”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愕然。用纸换粮,救济贫苦其实大户也有施粥善举,碰上灾疫,便会广设粥场,可是极少有人会把它当做度化。然而想想,他们肯花十数万钱度鬼,又为何不能花些钱粮,来度现世活人呢

    一旁,头戴帷帽的郭老夫人突然开口:“老身愿以五十石黍米,换取梁郎君的藏经纸。”

    郭氏这位老妪虽然年高,但是门第并非绝顶,此时冒然开口,很是失礼。然而众人在一怔之后,突然醒悟了另一件事。这纸,可是梁府所出的藏经纸啊有佛祖入梦的眷顾,这藏经纸,会不会也饱含愿力,可以庇佑家人郭府在此次大疫中折了两位幼子,莫不是因为这个,郭老夫人才迫不及待开口,想要这纸

    立刻,有人便懊恼了起来,这样好的机会,怎么之前未曾想到呢只是五十石米粮而已,对他们而言又算得了的什么此刻被人抢去了,就算身份再高,也不好另行开价了。

    果真,梁峰欣然向郭老夫人一揖:“多谢老夫人慈悲。法会之后,我必遣人送上藏经纸。”

    说罢,他又转身面向了住持:“在下不日即将离开晋阳,不知能否请怀恩寺代为布施这五十石米粮呢”

    啊呀念法这时才反应过来,糟了这五十石米粮若是运到怀恩寺,由寺中代为布施,贫苦定然会感念梁丰和郭氏的恩情。但是米粮总有耗尽的时候,若是用完了,寺中停止救济,那么不明世事的愚民,会恨梁丰吗恐怕不会,反而会怪僧人悭吝,不肯度人。这样的话,布施岂不是永远无法停止那寺里又要贴进去多少米粮柴薪呢

    念法能想到的,住持当然也能想到,然而老僧并未迟疑,只是微微颔首,背出了一段经文:“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梁施主所为,正是无相布施,乃为大福德大智慧,本寺又怎可推拒”

    老僧所念的,正是金刚经中的一段。意即布施时不得着色相,不得存施恩图报的心思。只有时时把行善、助人的想法放在心间,才能获得最大的果报,成就菩萨身。

    此乃禅音佛理,在座诸位热崇释教的高门子弟,又怎能听不明白众人无一不点头颔首,心有所悟。

    没想到老和尚能把一顶高帽子还回来,给他圆了场子,梁峰也微笑行礼。不论是何解释,他的目的都已完成。有了法会这个定价,以后若是有人来求买经纸,少不得也要按千张五十石的价格支付。这忒么简直就跟明抢钱一样了,偏偏还风雅得紧,毫无铜臭之气,那些高门岂不要趋之若鹜

    而承诺下代为布施米粮,怀恩寺就不能只做一个吞钱吞粮的皮口袋,还要适度吐出一些钱粮,布施粥米。这些从指头缝里留出的钱粮,又不知能活多少百姓。能有这样的结果,也不枉今天费劲脑汁造势作秀了。

    带着谦谦笑意,梁峰坐回了原位。

    主持合掌再拜:“既然此次佛缘所指,超度的第一卷经文,就用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好了。”

    两位僧人闻言,立刻侍立左右,展开了梁峰送上的那卷经文。老僧轻吸口气,开始诵读。他的声音并不清亮,相反还有些沙哑干涩,但是读起经来,却有股迷人魅力,直指人心。鸠摩罗什所译的金刚经本就精妙无比,文辞优美,语言练达,又玄妙深邃,正合晋人口味。如今让老僧徐徐读来,更是引人痴醉。

    禅音渺渺,香雾笼罩,梁峰也缓缓闭上了眼睛,静心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