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四十七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山道之上,一支车队缓缓而行。四辆大车拖成一列,前面由三名骑士引马开道,后面则是保护着车辆的精壮仆役,还有两匹马随行在侧,时刻警惕着周遭环境。整支队伍人数算不得多,却透着股让人不敢小觑的威势,加之车架样式平平,并不奢靡,还真没什么人会打这种硬骨头的主意。

    弈延灰蓝的眸子在山道两边绕了一遭,轻轻一夹马腹,催马来到中间那辆牛车旁,低声道:“主公,你好些了吗要不要停下来休息”

    “我没事。继续赶路,晚上在县里落足。”车内传来了一个声音,不算有精神,但是大体无恙。

    弈延这才放心了些,扭头对前面赶车的车夫道:“牛车再赶稳些,不要忽快忽慢。阿方,让前面两个哨探走远些,警戒扩大到五里范围。”

    听着外面有条不紊的安排,梁峰闭了闭眼睛,打心眼里羡慕的要命。他原本以为上次晕车不过是因为体弱多病的缘故,谁曾想养了这么久再来坐车,依旧晕的够呛。估计是原主的前庭器官没有长好,只要遇上颠簸,就会头晕恶心。可笑他上辈子乘坐过无数交通工具,从没有尝试过晕车的滋味,回到古代,却结结实实体验了一把。

    平躺在车厢内的软榻上,梁峰假装自己正在乘船,勉力压抑着那种让人胸腹翻腾的恶心感。暗自发誓,回家一定要改良马鞍,学会骑马。这年月,坐车出远门真不是人干的事情

    “郎君,要不咱们行慢些,反正还有几日才到七月十五嘛。”绿竹小心的用帕子擦了擦梁峰额上的冷汗,柔声劝道。本来就不乐见郎君远行,如今看到他这副模样,更是让小丫鬟心痛无比。

    “还是要提前几日到才行,不能失了礼数。”梁峰有气无力的答道。

    失不失礼还是其次,去得太晚,许多安排都无法实行,哪敢在路上耽搁。有了主人的坚持,车队一行紧赶慢赶走了三天,才在铜鞮稍事休息。一是梁峰身体虚弱,需要歇一口气,另外则是铜鞮乃是姜府所在,姜太医毕竟救过自己的命,过门不入反而失礼。

    然而当两人时隔许久再次相见时,都吃了一惊。姜太医是没有想到,梁峰居然敢离开梁府出这种远门。梁峰则是被姜太医如今的样貌震到,只是几月未见,这位老者已经完全没了往那种精神矍铄的劲头,苍老疲惫,有了真正的垂暮之气。

    像是能看出梁峰一瞬间的震惊,老者开口笑道:“未曾想子熙竟然会起了前往晋阳的念头。”

    梁峰这才回过神:“王中正相邀,我本就该去。只是可惜,季恩去了洛阳,否则法会之上,也应有二位的身影。”

    “虚名罢了。”姜太医随意挥了挥手,“这次达儿上京,已是出乎预料。如今我也年老体弱,还是在家中静养为好。倒是你说的病例之法,很是有用,最迟两月,便能编纂出新的伤寒医书。”

    没想到姜太医都病成这样了,还惦记着医术,梁峰忍不住劝道:“只要病例在手,书何时写都是一样。晋阳之事太过劳心,姜翁还是要好好休养才是。”

    姜太医笑笑不答,反而问道:“你的身体如何了让我再给你诊诊脉吧。”

    看着对方苍老却依旧明亮的眸子,梁峰沉默了片刻,伸出手来。姜太医就如数月之前一样,抚须号脉,良久后才点了点头:“你体质虚弱,远行伤神。我给你配一剂嗅香,装在香囊之中,以后乘车时闻:。:上一闻,就能减轻晕眩之症。之前配的药还要继续吃,等到入秋就可以换其他方子了。”

    “多谢姜翁。”

    “不用谢我。待医书完成之日,能让人看到此书,便是我最大的心愿了。”姜太医这话像是请求,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梁峰有那么一瞬的失语,紧接着郑重颔首:“有生之年,我必让这良法传遍天下。”

    这一诺实在是太大了些,不过姜太医却笑了:“拜托子熙了。”

    这是知道姜达的洛阳之旅必然不顺还是清楚此次晋阳之行后,他的声名会远远超过往日然而不论姜太医如何所想,那番话都是梁峰的肺腑之言。如果其他道路不通,他会想方设法换个法子,让这些真正有益的东西流传于世,不枉费姜太医这一片苦心。

    都不是适合久谈之人,梁峰只是略略聊了几句,就下去休息了。可是那柔软床榻,却没能让他安寝。脑袋里纷纷扰扰,都是些让人心焦的东西。

    出门在外,弈延照例守在他榻边,在梁峰又一次翻身事,他终于忍不住问道:“郎君可是睡不着,要燃些安息香吗”

    “不必”躺在床幔的阴影之中,梁峰轻声道,“弈延,你想过以后的日子吗”

    “随侍主公身侧,保卫主公和梁府。”弈延的声音里毫无疑虑,答得干脆。

    梁峰的声音中却未见轻松:“有大船落水,即将沉没。万人皆哭,救是不救”

    “尽己所能,救身边之人。”弈延也沉默了片刻,终于答道。

    “尽己所能。”梁峰并未重复后半句,只是叨念一遍前半句,随后轻轻闭上了双目。

    第二天一早,告别姜府,车队继续赶路。又花了三天,才在傍晚时分赶到了晋阳城外。

    晋阳可不像之前见过的任何城池,三丈多高的城墙耸立在天地之间,仿佛一眼望不见尽头。这里历代都是并州治所,如今又是太原国的国都,自然气象非凡不少从未出过梁府的兵丁已经看得呆了,弈延却是来过晋阳的,非但没有被吓到,反而觉得这城墙,不如幼年时看到的那么雄浑。

    一抖缰绳,他来到了牛车旁:“主公,到晋阳城了,要进城吗”

    “嗯,先去王府吧。”晋阳城气势的确非凡,但是比起后世的西安城墙差远了,梁峰又怎么会被这些东西唬住。

    弈延微微颔首:“都打起精神,进城”

    车队吱吱呀呀通过了厚重的瓮城,驶入了晋阳城中。王府位于城东,这里遍地高门,屋阙憧憧,却也压不住晋阳王氏这样的顶级阀门。寻常访客,连那朱门高阶都登不得,然而当梁峰的车架来到王府门前时,却有一队仆从迎了上来,引车队入了侧门。

    这应该是王汶得了消息,派人来迎。留下弈延安顿下人,梁峰跟在两位侍女身后,向外堂走去。王汶早已等在了堂中,看到梁峰的身影,竟然起身离席,快步向这边走来。

    “王中正。”没想到王汶会亲自迎到门口,梁峰深深一揖,全了礼数。

    “子熙又何必客套。”王汶大步上前,搀起了梁峰的手臂,双目在他面上一扫,不禁皱起眉头,“子熙面色还是如此憔悴,车马劳顿,让你受累了。”

    “王中正言重了。只是几日远游,比不上中正等人在晋阳的苦心。”梁峰答道,语气中多了几分诚恳。就王汶的身份而言:。:,能够如此支持防治疫病,才是难能可贵。

    王汶却笑笑:“若无子熙梦遇佛祖,又哪有我等多事今日天色已晚,子熙你先好生休息,待到明日,我再设宴与你接风洗尘。”

    说着,他对身边侍女道:“白露,带梁郎君到暮雨庭歇息。”

    没想到王汶如此体贴,梁峰含笑拱手:“多谢王中正。”

    虽然进府之前已经打理过了仪容,但是几天长途旅行,梁峰身上依旧有些狼狈。这样的吩咐可谓体贴入微,超出了对待寻常客人的待遇。但是说的人大方,受的人洒脱,反而多出一份亲昵之意。王汶自然满意梁峰的表现,又细细叮嘱了两句,让他务必好好休息,才让侍女送他离开。

    暮雨庭在正院西侧,显然也是经过精细打理的,有一池荷花,满园绿竹。暮色之中,竹叶沙沙,声若细雨,阵阵荷香随风飘来,清新怡人。

    白露手脚利落的打开了一间房门:“梁郎君,香汤已经备好,还请郎君沐浴更衣。”

    只见屋中屏风已经立起,两位侍婢垂头站在描金浴盆两侧,一副准备伺候沐浴的模样。

    梁峰微微颔首:“有我这小婢即可,不用劳烦诸位。”

    白露是个乖觉的,立刻含笑答道:“既然郎君使不惯外人,我等会候在门外。若有吩咐,唤之即可。”

    说罢,那两位侍婢也微微敛身,退出了门去。绿竹从刚刚开始就紧张的要命,这里可比梁府大多了,又一副规矩森严的样子,她连大气都不敢出。如今没了外人,她终于轻轻抚胸,小声道:“郎君,还是先沐浴吧。”

    在车上窝了好几天,是该好好洗洗才是。梁峰也不介意,脱去外袍,踏进了浴桶之中。王氏不愧是历代公卿,细节处无微不至,澡豆皂液之类的都不用说了,仅是添调热水的侍婢就来了两次,从踏入浴盆到沐浴完毕,水温始终保持在让人身心舒适的恒定温度。舒舒服服洗完澡,就连这些天来晕车产生的不适也退去大半。

    斜倚在榻上,梁峰让绿竹给他擦拭长发,江倪则早早候在了外面。

    来时那副忐忑不安已经完全消失,江倪眼睛闪亮,小声禀道:“郎主妙算,晋阳城中已无人不知郎主,法会之事更是万众瞩目。”

    “哦这么顺利”梁峰挑了挑眉,他是知道王汶和姜达会为他广博声名,但是没想到,连脸都未露,就能获得如此人心。

    “佛祖入梦岂是虚言。”江倪此刻早已心悦诚服,再想想郎主这些时日的变化,更是觉得必是因为神佛指引,方能如此。不过有一件事,他始终想不明白,“郎主为何不明日再入晋阳若是有人知道郎主入城之事,必然会夹道相迎”

    梁峰摇了摇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法会才是关键。这两日你就把我入住王府之事传扬出去吧,等到法会当日,自见分晓。”

    “小的明白”江倪连忙答道。

    “嗯,你先下去吧。记得清点一下这次带来的纸张瓷器,莫要出了差错。”梁峰挥挥手,让江倪退了下去。

    已经擦干水汽的头发被绿竹轻轻挽起,梁峰却并未起身,倚在榻上闭目养神。这里是晋阳王府,而非家中。跟这些世代簪缨的名门子弟相交,也要事事谨慎才行。先打点精神,参加明日的接风雅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