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四十六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如今怀恩寺可称得上是晋阳城中香火最旺的寺庙,从晨钟敲响的一刻,就有信众等在寺外,想要礼佛燃烛,祈求平安。疫病的阴影尚未彻底散去,这种时候,抱抱佛脚总是没错。

    江倪也混在了那群虔诚的信众中,随着队伍缓缓前行。一路上,还有不少行人脸上戴着面巾,不分男女老幼,样式也不尽相同。当路过曾经作为医寮的僧房时,这些戴巾者都会双手合十,向僧房行礼。

    江倪当然知道,这些人脸上带着的布巾被称作“梁巾”,是之前净街行者们整日不离身的东西。他还知道,现在仍旧戴着“梁巾”的,十有八九是家中曾有人进过医寮,得到过救治,也听说过佛祖入梦的奇闻。

    像是漫不经心,江倪踱步走到了一位戴巾的老者身边,故作好奇的问道:“敢问老丈,天气如此炎热,为何还要在脸上蒙上布巾”

    “这可是佛祖指引的法子。”那老者显然是个心善的,耐心解释道,“只要带上这梁巾,就能灾病不侵。”

    “为何要叫它梁巾呢”江倪又问道。

    “这”

    老者一时语塞,身旁倒是有个同样戴巾的女子,帮着答道:“是因为有位梁郎君得了佛祖指引,才传下这个法子。晋阳的大疫,也因此才化解消弭。”

    “那位梁郎君如此神通”江倪似是不信。

    这话立刻引来了周遭不少人的驳斥。

    “当然灵验”“要不怎么能消除疫病”“寺里僧人都说了,梁郎君曾得佛祖入梦指引”

    这七嘴八舌的回答立刻压过了江倪的声音,也让不少人向这边看来。江倪自己也没想到,郎主在晋阳竟然如此声名远播,缩了缩头小声道:“那月中的法会,梁郎君能不能到呢”

    如今法会即将召开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这些一大早赶来奉拜的信徒怎么会不知不过大多数人都未曾想过这个问题,听到江倪这话,立刻就有人道:“是啊,应该把梁郎君也请到法会”

    “梁郎君可是得了佛祖指点的,法师们当然会请。”

    “等会儿一定要问问法师”

    “梁郎君是谁啊”

    人群渐渐乱了起来,开始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还有不少人从未听说过梁丰的大名,只以为防治疫病全是怀恩寺僧人的功劳,如今听身旁人这么一解释,自然也就知道了佛祖入梦的奇闻。世间没什么比托梦更富有传奇色彩的了,更别说还是佛祖托梦拯救万民的故事。不大会儿功夫,寺前守着的信众就都对这故事信了七八分,更是抱了满心骐骥。

    这时,怀恩寺的早课恰好结束,寺门敞开,带着虔诚和憧憬的信徒们立刻把心中所想的问题递在了僧人们面前。

    “法师,梁郎君会参加这次盂兰盆法会吗”

    “大师,梁郎君可是佛祖指引之人,一定要请他前来法会”

    “若有梁郎君保佑,才能超度那些亡魂”

    普通僧人又哪里知道什么梁郎君,险些招架不暇,最后还是念法禅师出面,微笑答道:“这次大疫,多亏梁施主受佛祖指引,才能克制疫鬼。主持已经邀了他前来参加法会,各位施主还请安心。”

    昨日王府已经传来了消息,说梁子熙接受了邀约,会前往晋阳。因此念法的底气也就格外充足,侃侃而言。看到信众如此期盼梁丰到来,他不由:。:在心底暗叹,师父这一招走得绝妙。

    这番话简直比圣旨还要管用,不少人心头仅存的疑虑立刻烟消云散。佛祖入梦一事果真不假,没看人家怀恩寺的大师都承认了吗那些原本只是有些好奇的围观者,也开始期盼起了法会。若是能由那位佛子亲自前来,佛祖是不是也会格外眷顾晋阳百姓呢

    在这吵杂人声中,江倪身形一闪,消失在了人群中。

    城西胡市。

    疫病刚刚过去,如今的胡市也不如以往繁华。开张的店铺足足少了半数,剩下那些商人也心有余悸,小心翼翼招揽着客人,指望能多赚几个银钱。

    一间生意还算得上兴隆的布料店里,走进了个蒙着布巾的年轻人。胡市的伙计见惯了佩戴梁巾的客人,毫不见怪的问道:“不知尊驾想买些什么布料呢”

    那客人摇了摇头:“不要布料,不知你家有没有莲花纹饰的衣衫,秀囊也行。”

    店里是兼做成衣买卖的,但是从未有人不管布料花色,直接指名某种纹样。那伙计愣了一下,连忙答道:“莲花纹的似乎没有,不过芙蓉纹的有几样”

    “只要莲花纹”那男子似乎颇为焦急,“梁郎君就要来晋阳了,佛家不是喜莲吗肯定得要莲花纹的。”

    这话立刻引来了其他客人的好奇,一个同样带着梁巾的女子问道:“哪个梁郎君是佛祖入梦的那位梁郎君吗”

    “还能是哪个梁郎君我刚从怀恩寺回来,寺里都传遍了,说他要来晋阳参加法会”那男子立刻答道。

    “啊呀”站在女郎身旁的老妪也道,“若梁郎君真来晋阳,确实要去拜见。那可是咱们家的恩人啊”

    “阿母,我们也要买些莲花纹的衣衫吗”女娘赶忙问道。

    “嗯,去别家看看”老妪当机立断,两人相携走出了店铺。

    伙计还有些发愣,那个男子已经开口:“若是没有莲花纹的,我再去其他地方转转。”

    说罢,他也转身走出了门去。那伙计反应实在不慢,赶紧向后院跑去。这事情要尽快告知主家才好,主家可是好不容易才熬过大疫,如果梁郎君来了,怎么也要去见见啊

    连续走了数家店铺,买了一堆雕刻有莲花纹样的木匣、香囊、袍服,那男子才离开了胡市。他买的东西虽然不多,却有不少店家知晓了梁郎君即将到来的消息,更有甚者派出家仆,赶往怀恩寺仔细打探。若是那个梁郎君真的能来晋阳,多备些莲花纹样的衣衫、饰物又如何那可是救了晋阳的佛子,这点谦恭,绝不为过

    宛若一池被拨乱的春水,晋阳坊市之中,消息不胫而走。

    来到了一处僻静街角,江倪才摘下了遮在面上的布巾,轻轻喘了口气。一天之内在城里转了两遭,累是累了些,但是并未辜负郎主的嘱托。他可不是那些愚夫愚妇,而是做惯了生意的商人。没人比他更清楚,若是郎主名声大噪,会对府上的新瓷、新纸产生何等影响。

    只是连他也没有想到,郎主在晋阳的声名竟然已经如此响亮。非但寺院前如此,连胡市上都人尽皆知本以为艰难的任务,轻飘飘就完成了,多少让他心中没底。真的只在市井放出传言就行吗不论是瓷还是纸,可都不是这些人能买起的啊

    郎主的心思,果真不是寻常人能猜度的。江倪摇了摇头,管他呢,只要把事情办妥就行也不知郎主何时才会启程

    “启禀郎主,纸坊捡出的所有藏经纸都在这里了。”柳林紧张无比的站在长长的纸架旁,他可没料到,郎主竟然会亲自光临纸坊,纸张。不过在紧张之余,柳林也忍不:。:住有些激动,这批藏经纸,确实是纸坊的心血之作。

    这几个月,柳林就没睡好过觉,整日泡在纸坊里钻研新纸。从比左伯纸略逊的粗纸,到现在这种微黄发韧的藏经纸,不知毁了多少桶纸浆,又费了多大的心力,就连小小的暗纹印记也让他绞尽了脑汁。如今终于得见成效,怎能不让人开心

    现在坊上产量最大的,就是眼前这种藏经纸。用的窄长纸抄,一张纸恰恰能书一卷经文,厚薄相宜,色泽莹润,还有藏在角落的莲花暗纹,无一不精致妥帖。论纸质,柳林能打包票,藏经纸比久负盛名的左伯纸还要好上几分。不过纸坊人力有限,郎主又十分挑剔,最后算下来,也不过得了六千张好纸。

    至于两种花色笺纸,就更为难得了。试了几次配比,他才做出了两种略为稳定的花笺,加了芙蓉、胭脂的红色花笺称为桃花笺,色泽雅淡,柔美动人。加了薄荷和冰片的则叫碧玉笺,微微泛绿,还带着种冷冽清香,让人闻之气爽。这两种纸的造价就更惊人了,裁成小笺,最终也不过各五百张而已,勉强够自家使用。

    这么点纸,研制时就费去了上万钱,胭脂冰片的价格更是想都不敢想。柳林每日都在心惊胆战,生怕郎主恼了他只花钱不出成品,把纸坊裁撤。直到做出了新纸,绞在颈间的绳索才缓缓松开,才让他喘了口气。

    不过这样的产量,放在市面上,根本不够卖吧

    “郎主,实在是新纸试制太耗费时间。纸坊如今已经琢磨出了稳定纸品的法子,等到下一批纸就不会这么费力了。”柳林小心说道。

    “一批成纸至少要两三个月时间吧”梁峰问道。

    “是要两月有余。不过入夏天气晴朗的话,晾纸会快些,而且坊上制浆的活计一直未停,只要差不多一个月,就能出一批新纸。”柳林赶紧答道。

    这个工期,是不能再短了。梁峰微微颔首:“那一次能出纸多少呢”

    “藏经纸做起来太废浆料,一次能有五六千张。笺纸则要看时令选取材料,三百张应该无甚问题。”柳林说的越发忐忑了。这样的量,一年恐怕也只够卖两三次吧

    梁峰在心底算了一下,微微颔首:“藏经纸和笺纸的量都不用再增,但是日用的纸还要多做一些,供府上书用。”

    只是平时写字,就无需那么精细,用活动帘床就能完成。柳林顿时松了口气。

    梁峰又道:“前几日我已经让柳匠头做了几个精致长匣,你们好好分拣一下纸张,每匣放入一千张藏经纸。不能多也不能少,更不能掺入废纸。剩余的笺纸则放在小匣之中,我另有他用。”

    “小的明白”柳林连忙答道。

    “这次的新纸,你做的不错,回头去账上领赏吧。”

    “这”柳林不由紧张起来,“小的已经领过两次赏了,这些新纸数量实在不够,恐怕卖不到什么钱,郎主莫要折煞小的了”

    这也是他爹刘木头教他的话。木坊、纸坊已经拿了不少赏赐,万一郎主发现入不敷出,动起怒来可如何是好

    “谁说卖不出价钱”梁峰挑眉笑道,“你好好去做,自有应得的赏赐。”

    被笑的一头雾水,柳林不敢多话,连忙跪倒谢恩。梁峰又伸手摸了摸那些新纸,长舒了口气。有了这些完全安排,他终于可以放心上路了。

    两日之后,五匹健马,三十名仆役,以及四辆牛车,缓缓驶出了梁府大门,向着晋阳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