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四十五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主公,你要前往晋阳”带着满身蒸腾汗气,弈延大步走进了房间。显然是听到了消息就赶来了,连身上的汗都未擦洗。

    梁峰好整以暇的坐在案边,拨了拨案上的瑶琴。琴声“铮铮”,并不成曲,反倒像是在答弈延的问题。

    “主公”弈延忍不住踏前一步,“你重病未愈,不宜出行”

    “只是几天牛车,不碍事的。”梁峰笑笑。

    “可是晋阳刚刚发过疫病。要是主公”弈延猛地闭起了嘴巴,害怕自己口无遮拦,不小心惹来霉运。

    “正是因为晋阳大疫退了,我才必须过去一趟啊。”能听出弈延的焦虑,梁峰终于认真道,“此次疫病防治,离不开佛祖入梦之事,想来不论是王中正还是怀恩寺,都有推波助澜之意。若是错过了法会,才是可惜。”

    这些日子,也不知是不是击溃青羊寨引发了连锁反应,又有些流民陆陆续续向梁府投来。对于这些快饿脱了形的可怜百姓,梁峰自然见一个收一个,隔离棚又新增了不少,只要缓过劲儿来的就投入生产。现在府上缺人缺的厉害,部曲的正兵编制还未过半,四坊更是都是在扩张,如果不添加种田的农户,怕是要撑不过来了。

    然而吸收流民,也带来了更大的粮食压力。周勘这些日子焦头烂额,天天抱着预算本子来找人,怎么算现在的储粮也不撑到秋收。江倪虽然努力卖粗瓷换钱,但是粮价逐日飙高,还是让梁峰感到捉襟见肘。前往晋阳购粮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不过最大的问题依旧没法解决,梁府实在是太穷了

    就手头剩下的十来万钱,如果按照现在的市价购粮,简直是把钱往水里砸。就算梁峰再没有经济头脑,也不会干这样的蠢事。而纸坊的新纸,陶坊的新瓷如今又毫无名气,如果随便卖了,能够换来的粮食也相当有限。为了这事上,梁峰已经琢磨了相当一段时间了,之前还在考虑怎么走王汶路线,现在突然听说法会的消息,怎能不让他蠢蠢欲动

    这法会利用的好了,简直是个天然大型广告会如果不趁这机会推广一下府上的产品,才白瞎了这么好的机会。梁峰是没学过经济,但是他确确实实看过不少传销案例,深知从众心理要比正正经经的生意要来钱。反正参加法会的都是晋阳那些高门大户的财主,不敲他们敲谁啊

    回头到法会上露个脸,把逼格刷上去,才好漫天要价。不过这些暗搓搓的心思,梁峰是不会跟任何人说的,闷声发大财就好。

    没料到主公心思如此坚决,弈延也不由一时语塞。梁峰笑道:“说起来,这次晋阳之行也少不了你呢。这几天你要好好操练一下部曲,到时跟我一同去上路。回程的时候,估计要运送不少粮草,万一被劫就亏大了”

    “谁敢来劫,我定把他们杀的片甲不留”弈延立刻答道。

    “嗯,不过还是要小心。毕竟远行,不比家中。”梁峰伸手又拨弄了一下琴弦,突然道,“你转一圈让我看看。”

    弈延:“”

    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弈延还是乖乖转了一圈。夏天操练,兵士们都是穿的经过梁峰改良的两件套打扮,上身短:。:衫下身长裤,清凉又显身材。看着那双笔直强健的大长腿,梁峰不由暗啧了一声,问道:“你是几岁开始学骑马的”

    “七岁”弈延依旧不明所以,不过主公打量他的目光,仍是让他喉头发紧。

    “看来也还好。”梁峰低声嘟囔了一句,转过话题,“行了,天还亮着,你先去练字,我再弹会儿琴。”

    如今这副病秧子身体是什么都干不了了,日子又闲的要命。因此精神头好些之后,梁峰就给自己找了些符合身份的爱好。比如弹琴和下棋。琴他上辈子是没学过,只为了泡妞弹过一段时间的吉他。好在他音感很好,又凭着这壳子留下的记忆,勉强能弹上一弹。下棋就比较苦恼了,一是这时的围棋规矩和后世不同,二是他身边没有合适的对弈者。棋路相当能反应人的本性,身为一个病弱世家子,也不好在棋盘上杀气毕露吃人家大龙。

    所以梁峰就更倾向于对着七弦琴练手,围棋嘛,只是偶尔摆摆棋谱罢了。

    被这样一番摆弄,弈延已经完全忘了之前进来的本意,乖乖跪坐了下来,从案下拖出一个木盒。盒子里满满一层细沙,旁边还有个小树枝,是用来画沙习字的。他可舍不得用那些洁白昂贵的纸张,主公就想了个法子,给他弄了个沙盘。

    小心翼翼从盒盖里取出一张字纸,弈延对着上面娟秀的字迹临摹了起来,笔法有些歪斜,但是比白天操练还要认真。不一会儿,耳畔又传来了悠扬的琴声,弈延持着树枝的手顿了顿,却没停下。他不懂得音律,但是不论主公弹什么,都能让他由衷心喜。若是有一日,他也能听得懂琴音,识得了书简,主公看他的眼神,会不会也更加欣喜呢

    这念头在脑中一闪,就被弈延强抹了去。定了神,他继续持起树枝,一笔一划描摹起来。

    “子熙回信了吗拿来我看”没想到信使回来的如此快,王汶立刻招手,让侍婢呈上书信。

    然而当他拿到信纸时,却忍不住轻咦了一声。这可不是世家惯用的左伯纸,而是一种微微发红,页脚带着莲花暗纹的精致笺纸。王汶是真正的阀阅子弟,用过的名纸数不胜数,但是从未有过这样雅致的纸张,配上梁子熙那一笔好字,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细细把玩了半晌,王汶才静下心来看里面的内容。这封信还是梁丰一贯的风格,质朴平直,读来让人心清气爽。对于王汶的称赞和晋阳防疫的推功,梁子熙并未身受,反而大大褒赞了姜达等人的努力,以及王中正的一片善心。在听说怀恩寺即将准备举行法会之时,他也毫无推拒之意,直言会亲自前往晋阳,为在疫病中过世的百姓祈福,同时感谢怀恩寺对防治疫病做出的贡献。

    短短一封信,毫无为自己争功的言辞,反而处处把功劳放在他人身上。想起数月前的那一面之缘,王汶更是深为感动。然而当看到最后一行信时,他又忍不住咦了一声。信中说,为了撰写经文,梁府这几个月专门制出了一种新纸,让仆役带了些,送至王府。

    “梁府这次有仆役同来”王汶抬头问道。

    “是有一人。”

    “快快招他进来”王汶立刻说道。

    自从进了王府,江倪就一直处于忐忑之中。这还是他第一次面见如此级别的高门子弟,更别说还肩负着郎主的命令,生怕一个不妥,坏了郎主大事。

    &nb:。:sp;  谁料不多时,里面就来了通传。跟在一个仆役身后,江倪战战兢兢向内院走去。这府邸可比梁府大多了,不知走了多久,才来到正堂,只见一位衣着华美,长髯飘飘的郎君开口问道:“你就是梁府来的信使子熙说的新纸呢”

    “小的正是郎主让小的送来的藏经纸就在这里。”江倪连忙解下身上背着的大木匣,双手呈了上去。

    那木匣分量很是不轻,两位侍女小心的把匣子摆在了王汶面前。王汶打开盒盖,从中取出一张,只是摸了一摸,不由叹道:“果真是好纸纸色温润,触手绵软,纸质也比寻常的纸张略厚,用来抄写经文再好不过。没想到子熙如此心细,还能专门作出藏经纸咦,这里也有莲花印记”

    在纸张的右下角,果真也有个莲花暗纹。只听说过衣衫上带有绣纹,纸上是如何印出纹路的王汶实在是想不明白。不过这样的印记,却让藏经纸增添了一份佛韵,更加让人爱不释手。这么一大匣,怕也有千余张,难为梁子熙如此心意。

    “对了,这些笺纸呢也是梁府新纸吗”王汶不禁又好奇道。

    “是。此纸名为桃花笺,还有一种碧玉笺,都是用来书信的。不过还在试制,郎主说不好拿出来送人。”来之前郎主就交代过笺纸的事情,没想到这个王中正真的问了,江倪顿时觉得心底有了谱。

    “难为了子熙一片苦心。”王汶叹道,“对了,子熙从未在信中提过,他如今身体如何了”

    “郎主身体还有些欠佳,不过他说了,法会重要,不能辜负王中正一片苦心。”

    “子熙果真至情。”王汶哪还有怀疑的意思,连连叹道,“等到子熙抵达晋阳之日,一定要提前通禀与我。你们也要小心照料你家郎主,莫让他伤了身体。”

    “小的明白。”江倪乖乖应道。

    只是几句话下来,他心中那点忐忑早已烟消云散。见惯了郎主的天人之姿,又被狠狠整治过两遍,江倪心中确实有些怕这些高门子弟,然而面前的王中正并没有那种迫人气势,所说的话更是在郎主的预料之中。

    心底有了依仗,江倪的表现就愈发从容。王汶碰上过太多面见贵人就举止失措的粗鄙之人,这样进退自如的,反而让他高看一眼。不愧是梁府出来的仆役。又淡淡问了两句,他才让江倪退了下来。

    离开了正堂之后,江倪正暗自思索下来的行动,谁料一直在前面引路的仆役突然小声问道:“这位可是梁郎君府上的”

    这可有点失礼了。江倪愣了一下,才答道:“正是。”

    那仆役低声道:“佛祖保佑,多亏梁郎君,才让府中避除大疫。若是梁郎君前来府上,小的们也一定好好侍奉。”

    江倪眨了眨眼睛,轻咳一声:“多谢。”

    这种特殊待遇还真不止一例,之后所见的那些仆役,只要听说江倪来自梁府,都会和颜悦色,对他照顾有加。不少人还私下求问,不知能不能给他们些梁府常用的物件,用来护身祈福。江倪还从不知道那些普通物件具备这种功效呢不过有了王府仆从的表现,他心底也渐渐有了把握。看来这次的任务,不算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