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四十二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主宅外的空地上,嘶声咴咴。几匹健马正载着马上骑士,在不大的空场上来回奔驰,不时还有呼喝声传来。

    “双腿夹紧,身体前倾别坐的太死了,动起来,随着马的步伐起伏腰肢手上的缰绳都给我牵好了,别太松,也别抓的太紧”

    随着这些话,尘土飞扬,蹄声交织,简直比旁边的校场还要纷乱几分。

    站在院门外,梁峰看到的就是这么副景象。十名刚刚选出的骑兵,正在弈延的指挥下学习马术。这些人都是上过阵的老兵,大半是羯人,还有几个庄户。可是除了弈延的动作称得上自若外,其他都一副死死趴在马背上的模样,多少有些可笑。

    像是发现了他的身影,弈延一拉缰绳,催马就向这边驰来。马速比想象的还要快,只是转瞬就奔到了身边,然而那快马并未撞上人,弈延一牵手中马缰,马儿哒哒两步,就从疾驰变作了缓行,连灰尘都没怎么荡起,稳稳停了道边。

    弈延翻身下马,牵着那匹神采奕奕的花白大马走到了梁峰面前:“主公”

    “这是什么马这么听话”梁峰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马儿。

    他前世跟死党们出去玩时,骑过几次马,但是都是俱乐部里那种乖顺到没脾气的骟马。别说尥蹶子了,连叫都很少叫上一声。这么精神的马儿,还真是头次见到。

    “都是匈奴马。耐寒,吃得少,冲阵速度虽然不快,但是脚力很足。”弈延伸手抚了抚爱驹的鬃毛,看起来相当满意。

    匈奴马是蒙古马的一种吗

    “我说这马看起来怎么有些矮。”梁峰忍了老半天,终于忍不住伸出手,也在马颈上摸了一摸。

    那马儿被弈延刷的白亮,鬃毛跟缎子似得,脖颈的肌肉紧致结实,还微微渗着油汗,就像裹在丝绸里的精钢。被陌生人这么碰触,它倒没有受惊,随意闻了闻梁峰宽大的袖口,像是被呛到了一样,扭头打了个响亮的鼻响。

    “哈哈,这马看起来挺乖,我能骑吗”梁峰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问道。

    “不能。”弈延答得极为干脆,“骑马需用腰力腿力,主公体弱,不宜骑马。”

    啧被倒头浇了盆冷水,梁峰也是没脾气。自己的状况自己清楚,虽然经过长时间调养,终于没有戒断反应了,但是体虚依旧,平地上走一会儿就满头虚汗,别说骑马了。

    悻悻收回了手,他看向搭在马背上的鞍辔,皱了皱眉:“用这些好控马吗”

    因为骑兵是临时组建的,根本没来得及配合适的马鞍。现有的几具还是从山匪那儿缴获来的,破旧不堪,看起来跟后世的马鞍也有不小差距。马镫也不是铁的,而是一根硬木。难怪弈延会说骑马需要腰力腿力,用这玩意,骑术恐怕得相当高超,才能驾驭战马吧

    “可以了。以前在家,无鞍的时候也骑得。”弈延却答的轻松,“其他人训上个十天半月,也就习惯了。”

    正说着,场中就传来一声惊呼,有人从马上摔了下来。梁峰上前一步:“有人落马了”

    “马速不快,摔:。:摔就长记性了。”弈延头都没回,淡淡道。

    看着那人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梁峰这才放下了心,不由对这些预备役骑兵们深表同情。有这么个教官,可有他们受的。不过自己现在也是穷,全套装备搞起来,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这次部曲增加的新兵种可不止眼前这十个骑兵,还有十个刀盾兵,五个弓手,兵器也要现打。铁甲是肯定没有了,但是皮甲能做还得做些。加上还在训练的三十个长槍兵,只是想想梁峰就觉得肝儿痛。卖粗瓷那点盈余,真是杯水车薪。

    轻轻叹了口气,梁峰道:“先让他们练着,马蹄铁估计还要些时日才能打好,先用府上的马试试效果,好用了就考虑给战马装备。不过这些骑兵的地面操练也不能疏忽,要让他们上马能冲阵,下面能迎敌才行。”

    “嗯,他们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主公放心。”像是想到了什么,弈延又道:“主公,这次回来的路上,我们碰到了两股哨探。”

    “哦”梁峰立刻打起了精神,“是附近的山匪吗”

    “应该是。”弈延目中迸出了些杀气,“等新兵训好了,要带出练练。让那群狗贼知道勇锐营的名号”

    看着弈延那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梁峰笑了:“没错,是应该好好清缴一下山匪了。”

    让新兵见血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打探附近的势力情况,清理出一条足够安全的商道。现在梁府的存粮依旧捉襟见肘,不一定能撑到秋收。恐怕还要赶在麦价没涨起来之前,再采购一批粮秣。如果新兵堪用的话,能到晋阳购粮,可是能省不少钱的。

    只看晋阳那边,能不能尽快控制住疫情了。

    “不不布巾不能反着带只能单面朝上所有人都穿好你们的麻衣,热也不能脱掉每天至少用热水净手三次这是,这是佛祖的旨意”

    姜达的喉咙都快哑了,忍不住又把佛祖搬了出来。不行,这些注意事项还是得让僧人们去教诲,他们的一句话,比自己说一百遍都管用。

    医寮是筹建了起来,但是问题还是多的要命。来伺候病患的百姓,根本听不懂防疫的重要性。若是让这些人染上疫病,在医寮中乱跑,那才是要命的事情看来要再跟主持说一下,让他多派些僧人来。有了僧人言传身教,这些愚夫愚妇才不至于惹出什么祸端。

    还有那些刺史府指派的医者,用起来也不那么顺手。要不敷衍了事,要不医术堪忧,现在医寮中还是姜家一系作为顶梁柱。可是病患这么多,祖父都已经累病了,再这样下去,如何是好

    正愁的焦头烂额,外面仆役突然禀道:“姜郎君,梁府来信了”

    “快快给我”梁府的信从来都是第一时间送到医寮,姜达都等不及信使进门,直接把信夺了过来,拆开细看。

    过了片刻,他突然一咬牙,大步向后院走去。

    后院堆放着大量药材,不少医者都聚在这里,抓药熬药。姜太医正伏在案边看着手头的方子,时不时提笔勾画些什么。

    “祖父”看到须发皆白的祖父带病在这里验方,姜达的眼睛都热了,快步走了上去。

    “达儿,前院出什么事了吗”姜太医赶忙问道。他也清楚医寮现在的忙碌程度,能让姜达亲自赶过来的:。:,肯定是大事。

    “是子熙的信到了。”姜达二话不说,把信递给了姜太医。

    这下姜太医也来精神了,展信细细看来,只是片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让医者写下经手的病例,汇总成册”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些由刺史府指派的医工,怎么会乖乖把自己的看诊心得写出来各家都有自己的不传之秘,谁会愿意在同行面前露根底

    姜达却道:“我倒觉得,这是个可行之法如今派来医寮的,多是庸手。祁县的张神医,阳邑的钟家父子,还有乐平的顾氏,哪家不是世代名医若是他们肯派人前来晋阳,一起交流医术,不比这些医工们要堪用太多只是想邀他们来,恐怕要下些本钱”

    姜太医立刻听懂了姜达的言下之意。这是要让他们姜家为表率,先披露一些良方秘术,才能以此为由,吸引名医。然而此事关乎姜家命脉,根本就不是姜达能做主的。

    看着祖父面上凝重表情,姜达嘴唇动了动:“也许把防疫种种告知他们,就能”

    姜太医摇了摇头:“这些东西,早晚都会传出去的。想要引钟、顾几家前来晋阳,唯有师父留下来的伤寒心得。”

    姜家师承王熙一派,王熙本就是名医,官拜太医令,又重新编撰了伤寒论一书。他对于伤寒的心得感悟,自然非一般人可比。若是有这个做引,那些名医,说什么都会来晋阳看看

    “可是这些涉及姜家根本”姜达心头也矛盾得紧。他不止一次听过梁子熙提起研讨之事,但是门户之别,是那么轻易就能舍弃的吗若是一个不好,恐怕连姜家都要搭了进去。

    姜太医却缓缓摇头:“伤寒可不是一家之疾,而是关乎所有人的性命。当年张仲景写伤寒杂病论,就是想让它流芳百世。我师重新编撰伤寒论,也是同样的道理。若是因为门户之别,敝帚自珍,才是枉顾先师的意愿达儿,医术可以世代精研,但是救人之心,才是医者的根本所在”

    这些,姜达在祖父口中听过无数次,但是从未有一次,如此的震撼人心。他重重点了点头:“孩儿晓得”

    “嗯。子熙这个法子,是个良策。我这就去信给几位故交,若是他们能来晋阳,这次防治疫病就更有把握了。医寮之事,你要仔细留心,那些僧人才是关键所在。务必要让他们知晓防疫要领,教给百姓。对于帮工杂役,也莫说医理,只提佛祖”

    这正是姜达心中所想,他立刻道:“我会给下面管事交代清楚,除了佛祖之外,也要让人知晓梁子熙的名讳”

    不论是佛祖入梦还是防疫基础,都少不了梁丰的一片心血,怎么能让那些僧人把功劳全部占去

    “如此甚好”

    只是短短一番倾谈,姜达就觉浑身再次充满了力气,匆匆行礼之后,他大步向前院走去。看着那条笔挺身影,姜太医不由微微颔首。能够继承姜家衣钵的,只怕非此子莫属了。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

    收回视线,姜太医从一旁抽出几张纸来,写起书信。很快,几封信从晋阳递往了周边县郡,又有的信送了回来。看到了姜家的赤诚之心,又有几个医者能够无动于衷越来越多的车架,向着晋阳医寮飞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