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四十一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穿过喧闹的马市,又绕过两家粮铺,江倪走进了巷尾那家狭小的铺面。这里跟其他商铺摆设不同,没把货品摆的满屋都是,而是搭起两排货架,陈列了各色陶器,看起来干净整洁,又极为美观,颇有些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意思。

    看到来客,坐在席上擦拭陶碗的匈奴汉子并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只是撩了撩眼皮:“阿倪,我上次不是说了吗不再收陶器了。”

    对于这冷遇,江倪面色不改,笑着走到了那人跟前:“谁说我是卖陶器的这东西,可入得了你的眼”

    一个木匣轻轻摆在了对方面前。被这手弄得一愣,那个汉子放下了手中的陶碗,打开了木匣。当看清楚里面放的是什么后,他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瓷器从哪儿弄来的瓷器”

    江倪心中其实也是有些忐忑的。之前家主把窑上烧出的新瓷贬的一文不值,他还担心是不是自己身份卑微,不晓得如今瓷器的市价。如今看来不是他见识太窄,而是郎主眼光太高。只要这东西有人想要,就好办了。

    笑着在那汉子面前坐下,江倪道:“哪里来的,你不用操心,就说这东西收不收吧”

    “收”塔烟立刻答道。这可是瓷器,只要有货,永远是不愁卖的现在大帐中的贵人越来越爱用汉人的东西,瓷器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远比其他奢侈物件更受欢迎

    心定了下来,江倪就沉住了气,含笑道:“我手头有九件货。碟碗瓶皆有,还有个瓷壶。不能拆卖。”

    这个塔烟当然不会在乎,实际上,他还希望能把所有瓷器都一口吃下呢塔烟立刻堆起笑容:“这是当然,咱们多年的交情了九样一共给你二万钱如何”

    江倪大摇其头:“我不要钱,只要粮食。三十石麦就行”

    “那怎么成如今麦价都一千三百钱了,太贵太贵我可出不起这价钱”

    江倪二话不说,抬手盖上了盒盖,想把东西拿回来。塔烟这下急了,啪的按住了对方的手,苦笑道:“阿倪,咱们真是老交情了,你这瓷器虽好,但是形制简单,放在郡城估计都没人看,实在是卖不上大价钱。三十石麦,我就要亏本啦至多只能给到十五石不,十六石”

    “这价钱,和给钱又有何区别”江倪依旧不松口,“我也是看在和你交好的份上,才先来这边的。这个价钱,放在哪家商铺买不得这可是新瓷啊”

    塔烟听得心头一颤,他又如何不知道,瓷器难寻。谁知道姓江的小子以后还能不能拿到其他好货,若是放过了这一单,才叫人肉痛。思量了半晌,他咬了咬牙:“二十石真不能再多了”

    看着面前吹胡子瞪眼的匈奴汉子,江倪思索片刻,缓缓道:“二十石也不是不行,不过要加六匹马。”

    “你”塔烟一副要从地上蹦起来的样子,“六匹马可也要一万多钱了这怎么能行”

    然而江倪并不在乎他激动的表现,淡淡道:“我知道你在贵人帐下行走,六匹马在你们那边哪能值这么多钱更别说今年大旱,这些马养着也艰难,不如给我做个添头。”

    听到这话,塔烟立刻不跳了,过了半晌,才道:“我要先看看其他几样瓷器”

    江倪提高了音量:“弈延”

    一撩垂帘,从外面走进了个青年。看到进门之人,塔烟不由屏住了呼吸。这人,是个勇士塔烟本来就是匈奴人,眼光最为毒辣,然而除了贵人帐下那些强壮的勇士,没什么人能有如此笔挺的身姿,如此锋锐的目光。更何况,他还如此的年轻

    那青年没有搭理塔烟的目光,走到席边,把身上背的几个盒子放在了地上。看到盒子,塔烟立刻把别的抛在了脑后,急不可耐的打开木盒,一一检查了起来。果真如江倪所言,这些瓷器是成套的,颜色相当协调,器形也简洁大方,若是一齐献给贵人,能得到的可比几万钱要多多了

    而且能有这样成套的好东西,就说明江倪很可能还有其他瓷器若是能长久的交易下去,这收益可就不是个小数目了。深深吸了口气,塔烟终于点头道:“二十石麦,六匹马,成交了不过我有个要求,若是今后再有这样的货,也要先来找我才行”

    江倪一直悬着的心落了下来,看来他没选错交易对象。若是换个汉人商户,怕是还要压压价钱,但是匈奴人有马,这样的价格对他们而言不算过分。

    面色摆起和煦笑容,他道:“咱们都是老交情了,有好货自然会先来找你。这粮食和马,什么时候能运到呢”

    “今天下午就行”塔烟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就这么拉回去”

    这可是二十石粮食啊在不少山匪眼里算得上一笔横财了。他们准备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拉回去

    江倪笑道:“放心,有人护送的。”

    看了眼江倪身后站着的年轻人,塔烟恍然。这恐怕就是护送粮草的人吧也不知江倪是从哪儿找来的厉害人物不过他并未多问,招呼仆役给两位上茶汤后,就匆匆赶出了门去。

    弈延并不清楚里面发生的事情,只是看了一眼那些木盒:“这些东西就值二十石粮食”

    “怎么不值”江倪小声道,“等窑上烧出更好的,价值万钱的都有呢。”

    弈延没有作声,目光在室内扫了一眼,挑帘走了出去。让人脊背发冷的家伙终于离开了,江倪松了松肩膀,惬意的靠在了一旁的软垫上。

    塔烟的动作很快,不到一个时辰,二十石麦和六匹马就准备妥当了。弈延亲手验过了马儿,才对江倪点了点头。这些都是不到三岁的健马,体格匀称,齿列整齐,显然是经过精心饲养的。

    看弈延首肯了,江倪才笑着道:“塔烟你果真实诚。马很好,我们收下了。”

    正是知道江倪带着羯人来的,塔烟才没在马上使什么花招,现在看来果真是走对了一步。他呵呵笑道:“阿倪你这次可是发了横财啊,若是下次再有好货,莫忘了我”

    “那是自然”江倪笑笑,也不废话,骑上自己来时骑得驴子。弈延跟身边的四位羯人,则手脚麻利的把麦子搬上了大车,用马拉着,向城外赶去。

    高都不比上党,距离梁府更近一些,只要大半日就能赶回去。不过他们出城时有些晚了,也亏得江倪骑着驴,又是马儿拉车,一行人才走的飞快。坐在驴子上,江倪在心底盘算,花了小半个月时间,就能烧出九件完好的粗瓷,长久经营下去,这是不小的一笔数目啊阿爹那边还在研究好瓷,若是真做出了精美的好瓷,能不能卖出上万钱的价格呢

    正出神的想着,跟在大车之后的弈延突然一伸手,从车上取了支弓来,嗖的一声向林中射去

    被吓了一跳,江倪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灰麻的汉子仰面栽倒在大树旁,已经没了呼吸。

    “这,这是怎么回事”

    “哨探罢了。”弈延把弓斜跨在了背后,大声道,“举枪”

    身边几个汉子立刻从各自的车上抽出长槍来,五把系着红缨的长槍,在暮色中闪闪发光。林中立刻安静了下来,连刚刚的鸟兽叫声似乎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江倪这才反应过来,恐怕是被贼人盯上了。幸亏弈延一箭吓退了山匪若是真被劫了,自己的小命可就危险了不过后怕只是一瞬,江倪就想起了之前梁府外的那场大战。嘿,百来个山匪不都被杀退了,只要有部曲在,还怕那些土鸡瓦狗

    想到这里,江倪不由自主挺起了胸膛,一夹身下的驴子:“走回府去”

    “只是九件粗瓷,就换回二十石麦,六匹马”看到江倪带回来的东西,梁峰也吃了一惊。

    这些他完全看不上眼的劣等瓷器,竟然也这么值钱看来奢侈品不愧是奢侈品,要是换成越窑那种品质,说不定能卖多少呢

    能听出家主话中的赞赏之意:。:,江倪不由咧开了嘴角:“还是因为今年大旱,那群匈奴人手里马儿降了价,否则也不会换到这么多。”

    “马这么便宜”梁峰好奇问道,“不是说一匹健马就要三四千钱吗”

    “那是兖州、荆州的价格。幽并两州胡人本就多,养马的人家更是不少,健马只要两千钱就能买到。粮价也是,上党附近的粮价一直偏高,若是到了太原,一石麦恐怕不到一千钱呢”

    “差价这么大”梁峰立刻来了兴趣,“那要是把并州的马买到兖州去,岂不是一匹就净赚两千钱”

    “那是太平年月的事情了。据说大商队会把马贩到荆扬,换取青瓷丝锦,再回到并州发卖,一来一回就有几倍的收益呢。不过如今世道不太平,别说是从并州到荆州,就是从上党到太原的商队都少了呢,万一遇上贼兵,可是个血本无归啊。”江倪摇头叹道。

    这是大实话。商业对于稳定的依赖性更高,若是沿海可能还能想些法子利用海运,但是这里地处内陆,恐怕短时期内是没法指望通商了。

    梁峰微微颔首,继续问道:“那上党附近,有何特产呢”

    “是铁。”江倪答的干脆,“不只是上党,三晋之地铁商历来就多,不过现在都被世家垄断了。若是想开矿,圈起个山头就好。”

    “”

    梁峰不由一阵无语,盐铁不是历来都由国家专卖吗局势难道已经坏到了如此地步,连这种违禁品也能随便卖了不过这样倒也是好事,以后发现了哪里有铁,也圈起来一处矿脉,供给自家部曲打造兵器。

    想到这里,梁峰忍不住问道:“那盐呢”

    “盐在河东郡,距离咱们这边也不远。不过贩盐恐怕不行,都在几位亲王手中呢。”江倪有一说一,答得飞快。

    行了,反正这些也不是他现在能够染指的。不过对于江倪的敏锐和阅历,梁峰还是相当满意的。三晋之地不愧是晋商的老家,看来生意经早就植根在了骨子里。他微微颔首,道:“这么说来,最划算的买卖还是到太原购粮了”

    “若是能平安运回来,是要比附近划算许多。”江倪用力点了点头。

    “嗯,等到晋阳的疫情退了之后,你也到那边看看吧。”梁峰淡淡道。

    听到这话,江倪顿时兴奋了起来。这是要让他掌管梁府的生意往来了吗要知道势家豪门,掌控商铺的可都是心腹中的心腹。若是都交给他,岂不比管一个区区陶坊要强上太多

    然而梁峰的话却还没有说完:“还有这次得来的钱粮,陶坊可以拿去一成。不过有一点我要说在前面,若是拿了这一成的红利,以后梁府就不会过问陶坊一应人等的生计了。你们必须自负盈亏,靠这一成的红利过活。”

    江倪愣了一下,脸腾的就红了:“陶坊愿拿红利”

    之前郎主是说过给陶坊一成利,但是江倪并未放在心上。小钱也就罢了,若是赚到了大钱,郎主哪还会撒手谁能料到,这次竟然又提了出来,还给了陶坊自主之权这简直是天上掉金饼的好事啊

    如今刚刚尝试烧瓷,半月就能烧出九件。等到产量稳定之后,一年最起码也能有四五百件粗瓷,这就是一千石的买卖抽出一成,也有百石之多。更别提还有正在研制的瓷器,若是真能做出精良好瓷,收益恐怕还能翻上几倍这简直是他们原先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看到江倪很快就想明白了利益得失,梁峰满意的点了点头:“以后陶坊,就由你父子二人经营了。不过大事的决断权还在府上,账目也要由府上掌管。若是想做什么更动,必须禀报与我。”

    “那陶坊可以扩招吗”江倪忍不住叫道,“我想再招几个手艺好的匠人啊,所用的银钱从陶坊出就好”

    看着这小子满面通红,举止失措的样子,梁峰轻笑了出声:“自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