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四十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窑主,可以开窑了”一夜过去了,窑温终于降下,老练的陶工用手试了试外壁,对江匠头说道。

    “开小心些,莫让热气冲了。”江匠头咬了咬牙,用力一挥手,几个陶工立刻围上去,小心翼翼的用木铲挖开封好的窑门。

    站在外面,江匠头有些焦躁的搓着手掌。这次可一定要烧成啊纸坊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试制出了新纸,木坊和铁坊也不消停,奖钱奖人。唯独他的陶坊,折腾了一个多月,还没烧出新瓷

    为了这事,江匠头的头发都快愁白了。风箱虽好,但是火力不好掌握,他先后两次改建了窑口,又费尽心力研究怎么添柴封窑,废瓷烧了一窑又一窑,也亏得如今木坊的活儿多,他们能趁着弄些木材,否则光是伐木,都要累掉半条命去

    如今终于自觉把一切做到了极处,这次开窑,老天爷该赏脸了吧

    陶工们手脚相当利落,不一会儿,窑门就被铲开,呼的一下冒出股热浪。江匠头大声道:“散开,都散开让窑温降降”

    众人巴巴围在窑边,眼瞅着那股热浪渐渐消散,才一哄而上,继续开挖。等半人高的窑门终于挖开后,江匠头再也忍不住了,推开众人,跐溜一下就弓身钻进了窑门。

    过了好半晌,窑内突然传出了一阵笑声:“哈哈哈~成了成了”

    外面立刻炸了锅,只见江匠头一头一脸的灰土,从窑里钻了出来,手中跟抱孙子似得小心翼翼抱着一个物件。这时哪还敢有人上前啊一个陶工紧张兮兮的问道:“窑主,真烧成了”

    “成了这绝对是瓷器快去叫倪儿过来,跟我一起去见郎主”江匠头的腰杆挺得笔直,意气风发的叫道。这次,他的陶坊终于能在郎主面前露脸了

    翻看着桌上书信,梁峰长长出了口气。晋阳的情况,要比他设想的还要好上许多。

    自从姜达赶赴晋阳之后,就派出信使,每隔五日寄送一次书信,专门为梁峰讲述城中情形。如今医寮已经筹建起来,还有十数位医者加入了防治疫病的行列。这自然得益于王汶借来的僧房和怀恩寺的大力配合。

    防疫之事本来就是假托佛祖入梦,有了僧侣加入简直坐实了这一说法,肯离家到医寮寻求救治的百姓也多了起来。其他自持身份,不愿进医寮的士族,也会前往寺里打听一下,僧人们是如何防治疫病的。这么一来二去,防疫理念自然在城里流传开来。

    虽然是州郡治所,但是这时候的晋阳毕竟不是洛阳、邺城那样的繁华都市,人口密度相对稀疏,也正因此,当大部分人都有了防范意识之后,疫病就有了控制的可能。

    而这,也多亏了身在晋阳的姜家祖孙。

    仔细又看了两遍姜达寄来的书信,梁峰抽出一张纸,提笔写了起来。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学医出身,在具体的事务上从不擅自插嘴。但是建议,确实可以提一提。譬如那十几位前来帮手的医者,不正是收集病例,总结经验的好机会吗

    怎么说也写过无数次案件报告,参加过无数次座谈研讨,梁峰自然清楚总结经验的重要性。有姜太医这个王熙的嫡传弟子坐镇,也许真能让他们研究出个成果呢斟酌着写完了信,梁峰又草草整理了一下书案上的经文,把金刚经剩下的最后几品:。:,也放在了书信之中。

    现在可不是买关子的时候了,既然僧人们都参与到了疫病防治,那么金刚经十有八九也会被他们知晓。与其再吊人胃口,不如全部拿出来,加深佐证。也算对王汶的鼎力支持有个交代。

    又检查了一遍书信,梁峰才道:“把这交给信使,让他速速发去晋阳。”

    绿竹不敢怠慢,把信送了出去,过了片刻,又转了回来:“郎主,江匠头求见。”

    “哦快招他进来”梁峰兴奋的坐直了身体。

    就在前几日,纸坊刚刚试制出了第一批新纸,质量相当不错,虽然跟后世的宣纸还有不小差距,但是纹理细腻,纸色洁白,完全不亚于梁府现在使用的左伯纸。不过梁峰并没有立刻扩大生产,也没有直接用它书写经句,而是让柳木头再根据时令材料,加一些芙蓉花汁或是薄荷青汁,研制花笺。

    这时代去别人家拜访,都需要递上名刺,性质跟后世的名片相仿。不过此时的名刺大多还是木质的,就像之前姜太医送给他的那枚。如果能做出五色花笺作为名刺,拿出去想来也能吸引目光。纸张可跟别的奢侈品不同,没有足够的花巧,恐怕很难拼出销路。还是要先打出名号才行。

    不过瓷器就不一样了。只要品质出众,任何人都能看出瓷器之美,这是简直是跨越了国境和种族的审美意趣,强大到了能让外国人以“瓷”ian为中国命名。若是烧出了精美的瓷器,还真是不愁卖的

    很快,江家父子就走了进来,江匠头显然情绪激动,快步走到案前,噗通一声跪下,高高举起了一样物事,大声禀道:“郎主陶坊烧出了第一件瓷器,还请郎主过目”

    “呈上来。”

    绿竹很快把那件瓷器摆在了梁峰面前,那是个钵形器具,造型相当简单,色泽青烟,但是表面平滑,能显出瓷器独有的釉面。然而只是一眼,梁峰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拿起碗仔细摸了摸,问道:“这是瓷器”

    被问的一愣,江匠头结结巴巴道:“是,是瓷器啊郎主你看那釉面”

    梁峰却摇了摇头:“这品质,太差了”

    再怎么说也是用了半辈子瓷杯瓷碗的人,老爷子手里还有几样定窑珍品,梁峰见过的精美瓷器可不算少。因此只是一打眼、一上手,他就觉出了不对。这瓷器也太粗糙了,且不说官窑民窑,就连平常日用的碗杯都不如。釉质根本称不上平滑,有不少地方还坑坑凹凹的,有肉眼可见的斑点。勉强说来,有些像后世的粗瓷大碗,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档货色。这样的东西拿出去骗骗不懂行的可能还行,要是让势家高门看到,只会贻笑大方。

    没跟江匠头解释,他对绿竹道:“去把那个越窑盏拿来。”

    绿竹领命下去,不一会儿就捧上了个小小的青瓷茶盏,梁峰接过茶盏,用指肚拂过上面柔滑的釉面,示意绿竹把东西递给江匠头:“这样的品质,才能称得上好瓷。”

    江匠头此刻额上的汗都下来了,小心翼翼接过茶盏。只是一沾手,他面上的表情就垮了下来,这凝如羊脂的手感,要怎么才能烧的出来难道自己根本就没摸到瓷器的边儿,还是在陶器上打转

    嘴唇动了动,他终究还是没有挤出半个字。跟在后面的江倪却深深吸了口气,道:“郎主,陶坊也许做不出这样的好瓷,但是窑里出产的瓷器,绝对能卖的出去小人敢用性命担保”

    &:。:nbsp;对于江倪的话,梁峰并不怀疑。既然这个时代还未普及瓷器,再怎么质量低劣的瓷,应该都有人买。不过这可不是他预期的目标,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又看了一眼那个粗瓷水钵,他突然道:“把青瓷盏给我。”

    绿竹赶忙接过了瓷盏,递在了梁峰手上,谁料他接过之后,并未放在桌上,而是一抬手,把瓷盏砸在了地上。

    只听啪的一声,瓷盏碎了一地,房间里三人同时惊呼出声。看到梁峰弯腰去拾碎瓷,绿竹赶忙冲了过来:“郎君快放下莫伤了手”

    “无妨。”梁峰已经举起那片碎瓷,仔细看了看断口后,突然问道:“你们用的陶土是什么颜色的”

    “是褐泥和黄泥”这么好的瓷盏怎么说摔就摔江匠头已经吓傻了,喃喃答道。

    “下次试试用灰白色的泥。或者在附近找找,有没有可用的白色粘土。你看看这个断面,不论瓷盏外层的釉色如何,它的胎体,都是青白色的。恐怕烧制瓷器的胚土,跟陶土有所区别。”

    这是梁峰刚刚才想到的问题。在他的记忆里,不论外面的花纹如何,瓷器的胎体都是白色的,电视里播过的制瓷画面,泥胚也呈灰白。更别说还有景德镇这个瓷都,不也是因为附近特产瓷土,才形成了庞大的产业链吗

    若是按照这个方向推导,不难得出,瓷土和陶土恐怕是两种东西。这附近的山里有没有瓷土,梁峰是真不清楚,但是按照制陶的方法用陶土,恐怕一辈子也烧不出真正的瓷器来。

    江匠头呆了片刻,才犹犹豫豫道:“白泥记得挖陶土地方,偶尔能见到白色石块,不知是不是郎主所说的瓷土”

    “先少量取些,碾碎做成泥板烧制。附近山多,各式各样的土层应该也不少,多尝试几种配方,先掌握配比。实在不行,就用普通陶土为胚,白泥作为釉料试试。”梁峰道。

    “这不知要用去多少柴薪物力。”

    “无妨。府上现在并不需要陶器,你们专心研究制瓷即可。多想多试,若是坊内有人能第一个制出好瓷,我再赏他一万钱”

    江匠头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本以为做出了瓷器,却被郎主斥为劣品,还砸了一件价值不菲的绝好青瓷,现在又冒出什么瓷土和赏钱,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还是江倪反应快些,连忙一推父亲。江匠头才“啊”了一声,俯首便拜:“小人一定不负郎主厚望”

    江匠头只是反应慢了些,却并不蠢笨。郎主肯下这么大的心力,又对他们予以厚望,放在往日,真是想都不敢想啊。遇上这样的家主,不拼尽全力,如何对得起这份知遇之恩更别提还有那个新出现的纸坊在前面压着,他可不想转眼之间,就成为四坊之中最落魄的一个啊

    看着江匠头低沉的头颅,梁峰微微颔首,目光又转到了江匠头身后跪着的年轻人身上:“你刚刚说,这些粗瓷也能卖出去”

    江倪愣了一下,立刻用力点头:“能”

    “那就先造一批粗瓷卖卖看吧。”梁峰笑着说道。

    最近又是收留流民,又是聘人发赏,净是往外散钱。也是时候赚点外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