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三十九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什么城西感染伤寒的人家又多了五户那不是胡人集市吗”听到这话,王汶惊得面无人色,今年的疫情来的也太早了,这才刚刚五月,怎么就有疫病的消息了

    “半月之前,城郊就陆陆续续有人发病,这次应是感染了附近的商户,才病患才猛然激增。”姜太医可比王汶要冷静多了。

    “那可怎么办现在离开晋阳,还来得及吗”他们这些豪门阀阅,每年夏日都要搬进山中的庄子避暑,顺便避开可能会爆发的瘟疫。只是今年疫情来得太早,何止是王汶,晋阳高门,十有八九都被困在了城中。

    “若是争先恐后离开晋阳,恐怕会在路上遭遇疫病。而且今年流民甚多,万一碰上,岂不防不胜防”姜太医立刻否决,“如今之计,只能众人齐心协力,防治疫病”

    “这可是伤寒,又有谁能防住”王汶连连摇头。就算身为晋阳王氏这种门第,他也有数位至亲死于伤寒。若是真能防住,服用寒食散又因何蔚然成风

    “若是真不能防,又何来佛祖入梦为何偏偏是中正碰上了梁子熙,又唤我去给他诊病这不正是佛家所说的一饮一啄吗”姜太医也豁出去了,把佛祖入梦的名头搬了出来。

    此话一出,王汶便愣住了。是啊,为什么正好是他遇上了梁丰难道佛祖早就看出晋阳有此一难,才派他来化解如果此刻逃出城去,对姜太医的话不闻不问,岂不是枉费了这千古难求的佛缘

    咬了咬牙,王汶终于点头:“既然如此,就听姜翁所言,看看如何防治这伤寒吧”

    姜太医立刻松了口气:“中正莫慌,我已派人去唤季恩,他跟梁子熙相处最久,熟知那些佛祖入梦的警示,一定能有法子。现今之计当先组织人手,控制伤寒发病的坊区。同时把野鼠、蚊虫传播疫物的事情宣扬出去,让黎庶有所防范,才能尽可能阻止疫病扩散。”

    “都听姜翁的我定当竭力相助”王汶立刻道,“来人呐快燃起艾香,伺候笔墨,我亲自递书,向东瀛公进言”

    “子熙,晋阳城中起了疫病。我祖父、父亲都已前往晋阳,我必须赶去”姜达满面愧色,几乎不敢直视梁峰的眼睛。他明明答应过,要给帮梁子熙调养身体,可是如今学会了防疫,却要抛下友人,实在让他羞愧难当。

    谁料那个本该动怒之人却飞快答道:“医者救人如救火,季恩自当尽快赶往晋阳我身上丹石发动已经痊愈,余下不过是按时服药,无妨的。倒是你们行走疫区,万万要小心,切莫染上恶疾。”

    姜达胸中不由一暖:“多谢子熙关心若是此行顺利,你所传授的那些防疫要诀,必会救无数百姓性命”

    “但愿如此”这些日子,他确实已经跟姜达说过无数时候防疫的理论,只看能不能用在这个时代了。梁峰想了想,又从桌上拿起一封书信,“这里有我陆续抄写的十几品金刚经,你带去晋阳,交给王中正。有了这些经文,他必然也会助你们防疫。阿良,速去备一匹快马,供姜医生驱驰。”

    这下,姜达连眼睛都热了。小心接过信封,贴肉藏好,才深深一揖:“子熙高义我必不负重托”

    说罢,他便起身向外走去。

    绿竹面色有些发白:“郎君,为何要送姜医生离去若是伤寒传了过来,府上没了医生岂不要糟”

    “疫区在晋阳,距离我们还远得很。但是无人救治,才会危及晋阳周遭。姜医生是在行善,也是在救我们自己。”

    梁峰想得明白,这还没到盛夏呢,就冒出了鼠疫。万一不小心扩散了,才真是尸横遍野。姜家人能够深入疫区,阻止疫病扩散,绝对是深明大义之举。这种时候,当然要全力支持,难不成还要为了自身利益,去扯人家后腿吗

    绿竹咬了咬嘴唇:“那我再多烧些艾草,每天都好好上香,求菩萨保佑”

    梁峰笑笑,并未回答。希望这次的疫情能够得到控制吧。若是有了一次成功范例,由朝廷指定防疫措施,对于平民百姓而言,才是天大的福音。

    梁府送的果真是匹好马,昼夜不停,只花了四天时间,姜达就赶到了晋阳城。以往繁华的街道变得冷冷清清,路上行人也都蒙着厚厚布巾,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没有在街:。:上多做停留,姜达直接策马赶到了祖父暂住的城西别馆。

    这里是王汶专门为姜家提供的医寮,一进门,浓重艾草气息就冲入鼻腔。姜达皱了皱鼻子,也不在意,快步向正院走去,一路上,只见数名身披麻布长袍,面带褐色布巾的男子手提着木桶,向外走去,石灰水独特的味道从桶里传来。看来这些是去泼洒石灰水的杂役,姜达心中不由松了口气,祖父果真看了自己的信,把消毒放在了首位。

    绕过几道回廊,一个宽广庭院出现在面前。大堆药材摆放在角落,还有数名医工忙忙碌碌,分拣着药材。刺鼻的药汤味道压过了艾草和石灰水的气味,姜达却没有在乎这些,他已经看到了站在庭院正中,忙碌吩咐着杂役的老者。

    只是一眼,姜达双目就闪出了泪花。半月未见,祖父挺直的脊背已经佝偻了起来,面上红润色泽不再,反而蜡黄发皱,一副操劳过度的模样。他不由快步上前,扶住了老人的手臂,哽咽道:“祖父大人,孩儿来得晚了。”

    “不晚不晚”姜太医面上不由一喜,“这边正在组织人手泼洒石灰水,人人都穿着麻衣,戴着口罩,至今都未有一人感染伤寒梁子熙那法子,有用啊”

    姜达立刻用袖子拭了拭眼角泪水,正色道:“我看光是泼洒石灰水还不够,还要隔离病患,才能尽快止住疫情扩散。”

    “何为隔离”姜太医不由追问道。

    “派人看守发病街坊,各家关门闭户,减少外出。另设医寮,把患病之人安置其中,由医者诊治。若是能治愈,就可放归原居,若是不能,则要尽快处理尸体。”

    “这岂不是有违孝道”姜太医皱起了眉峰。

    “孝也分生孝死孝,若真毫无防范,一人之疫便会成为一家之疫、一坊之疫、一城之疫,届时就难以收拾了”

    怎么说姜太医也精善伤寒,自然知道起疫病传染的可怕,仔细想了片刻,他终于下定决心:“我这就去见王中正,看看能不能让他僻出地方,收留病患。达儿你也随我一起前往”

    姜达立刻点头,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这是梁子熙交予我的经文,说只要把它呈给王中正,王中正就会助我们防疫。”

    “又是经文吗”姜太医不由有些动容,之前他就是用佛祖入梦来激王汶的,谁料梁丰居然也配合了这个说法。若是没有济世之心,又何必非这些周折

    “如此甚好阿成,快去牵马来”

    “什么把患病之人安置在一起,跟家人隔开”王汶听到姜太医的建议,立刻大摇其头,“不妥不妥,这岂不是要让骨肉分离。重病之下,怎能没人伺候”

    此时朝中也有类似规矩,一名朝官若有三位亲属感染恶疾,即便本人没有染病,也不得入宫,为其百日。然而此法向来被人诟病。更何况让身染重病之人离开家人,简直不合伦常

    姜太医答道:“并非无人伺候,而是指派专人,一并照料。这些人熟知防疫要务,患病的几率就大大减少,也能控制疫情进一步扩散。”

    “可是终归没有亲人在身侧,有违孝道。东瀛公定然不会答应此事”王汶之前专门去信司马腾,告知了防疫之事。

    东瀛公司马腾跟王家交往甚密,并州又是他治下所辖,倒也没有否决防疫之事。加之晋阳高门甚多,听闻有阻止伤寒扩散的法子,不少人家都上门来寻王汶,讨教一二。为了报偿人情,这些高门多多少少也会支援一些药材人丁,用于防疫。因此姜太医的别馆才能快速筹建起来。

    但是防疫是防疫,隔离却不是小事。孝道乃是国朝最重视的人伦,若是因为分离骨肉,阻止亲人侍疾,怕是要被人横加指责,积毁销骨,落个污名。这就不是王汶能够接受得了。

    和祖父对视一眼,姜达从怀中掏出了梁峰的书信,恭敬递了上去:“王中正,这是梁子熙新书的经文,我离开梁府之事,他也谆谆嘱咐,让我一定要把经文送与中正。这隔离之法,也是子熙先点明的。他曾说过,救人如救火,若是不拆屋隔火,岂不要把一片房舍烧成了白地还望中正深思啊”

    这话不由让王汶一怔。他当然也知道,想要救火就必须拆除火场附近的房舍,才能阻止大火蔓延,烧毁房舍。但是从未想到,防疫也要如此才行看着纸上优雅舒展的字迹,他心头不由有些迟疑。若是真如梁子熙所言,他是进言还是闭口不提呢

     :。:;  眼见王汶有动摇的意思,姜达赶紧补上了一句:“其实侍疾也可以征召病患亲眷。若是有孝贤子孙愿意侍疾,大可把他都招进隔离区域,照顾亲人的同时,也帮助其他病患,这样岂不全了孝道,也积德行善”

    “这倒是个好法子。”王汶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只是隔离的病患,要安置在哪里呢”

    “僻出一坊,或是找间大宅”姜太医道,“只要勤加消毒,屋内是不会留下疫物的,但是务必要宽敞才行。”

    王汶迟疑片刻,突然道:“也许我能借到城西怀恩寺的僧房。”

    怀恩寺是晋阳一座大寺,并州胡人众多,佛法兴盛,寺庙的规模也很是不小。王汶本人也经常在寺中布施。若是能以僧房为医寮,那么肯去就医的,应该也会多上不少。

    姜达双眼一亮:“那就更好了疫物一事本就是佛祖指点,若是有能借到僧房,岂不暗合了天理而且僧人亡故,似乎都行火化之礼。若有人病死,也可借佛名,火葬尸体和遗物,这样疫病更容易得到控制”

    “如此甚好。”当发现此事样样都暗含佛缘之后,王汶终于不再推拒,拍案定道,“你二人也要尽快拟出章程,供东瀛公参详。若是真能阻止大疫,也不枉这一遭佛祖点化。”

    姜家祖孙相视一眼,都松了口气。他们并不怎么信佛,但若假托佛名能救治生民,也不介意用上一用。只盼这次,能多救下一些性命

    宽敞的僧房内,檀香缭绕。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僧低垂眼帘,看着面前那卷经文。虽然品目不全,但是经文确实字字珠玑,他早年还曾听过一位西域僧人讲述过类似的经句,不过用的是梵文,而非汉语。

    一个从未离开过中土的弱冠青年,能默出这样的经文,实在不可思议。沉默片刻,他问道:“那位梁施主曾梦到过半是黄金,半是泥土的婆娑雅园”

    王汶微微讶道:“难道真有此园”

    “那应是祗园精舍。原属舍卫国祗陀王子,后给孤独长者为迎奉佛祖,向他求买。祗陀王子提出用黄金铺满地面,给孤独长者便散尽家财,取金铺地,最终点化了祗陀王子。两人共建此园,献与佛祖。故称为祗树给孤独园。”

    老僧用指尖拂过经卷第一品里,那行娟秀字迹。这样的故事,并不存于经书之中,却有人能够分毫不差的描绘出来。就算是他,也不敢矢口否认佛祖入梦一事。

    过了片刻,他又道:“不知梁施主所谓的疫物,是否真能防范”

    “据姜太医所言,前往疫区泼洒石灰水的杂役,无一人感染伤寒。此事我也上报了东瀛公,他大为支持,允诺发下钱粮。若是真能控制住疫病,还有重赏只是隔离所用的医寮,实在难寻”王汶咬了咬牙,“若是主持肯借出僧房,我愿奉上三十万钱,为佛祖重塑金身”

    谁料那老僧却摇了摇头:“此事既是佛祖点化,贫僧自当行方便之门。”

    闻言王汶不由大喜,双手合十道:“多谢主持慈悲等明日,姜太医就会带人来寺中,打扫僧房,清理屋舍。此一善念,必能救万千性命”

    老僧微微颔首:“此乃贫僧功德,亦是本寺法缘,多谢王施主慈悲。”

    以慈悲谢慈悲,短短对答,亦深含佛理。王汶此刻哪还有不信之理满心欢喜的再次拜过,他才依依惜别,离开了怀恩寺。

    等客人走后,一直坐在老僧身后的僧人皱眉道:“师父,把僧房当做医寮,万一寺内僧人染上疫症,可如何是好”

    “若畏身死,又何必修行”老僧淡淡道,“既然此事因佛祖点化为引,不如顺水推舟。若是真能防治疫病,并州信佛之人,必会倍增。这才是真正的缘法啊”

    那弟子恍然大悟。并州虽然佛法兴盛,但是信佛之人依旧以胡人居多。高门之中崇尚老庄,天师道更是信者甚众。若是能以祛疫为由,广播佛法,信佛之人必会激增,说不定就连东瀛公也开始崇佛。这样的大好机会,如何能错过

    面上露出了些兴奋之色,他双手合十,道:“弟子必会尽心配合,宣我佛名。”

    “嗯,你去吧。”老僧的目光再次低垂,落在了面前的经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