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三十八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天刚蒙蒙亮,梁峰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艾草味儿。不过跟以往经过研磨,加了辅料的艾香不同,这更像是直接点燃艾草散发出的烟熏味道。

    他轻咳两声,翻身坐了起来。

    “主公,熏到你了吗”和往常一样,弈延端着一盏温热适中的茶汤走了过来,递在梁峰手上。

    喝了口温水润了润喉,梁峰才问道:“怎么回事有人在烧艾草”

    “嗯,今日是浴兰节。绿竹说要把房角都熏熏,祛除五毒。”

    “浴兰节”梁峰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对了,今天可是五月五。在这个时代,五月被视为恶月,五日则是恶日,所以这日子惯常的称呼并非“端午”,而是“浴兰节”或是“重五”。需要用兰草汤沐浴,薰艾草,祛除五毒。

    像是听到了屋里动静,绿竹快步走了进来,道:“郎君,可是要起身了刚刚朝雨姊姊来过,说小郎君已经醒了,在正堂候着呢。”

    过节自然要吃全家一起吃节令食物,因此小家伙也一大早守在了正堂。梁峰可没有理由拒绝,这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有闲情逸致过节呢。

    看看外面时间,梁峰笑着对弈延道:“今日只用操练半日,下午给兵士们放个假吧,让他们也跟亲人团聚,薰艾沐浴。”

    过节的粽子是不能发了,现在黍子和糯米可都是稀罕物,就算是他也供不起整庄人吃上一顿粽子。也许该跟厨房说一声,给几个管事匠头们发些节礼

    弈延嘴唇微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什么都没说,行礼之后就出门操练去了。梁峰则好好梳洗一番,起身前往正堂。梁荣已经乖乖等在了那里,穿着一身米分嫩嫩的衣衫,显得尤为可爱。

    “阿父。”看到父亲,梁荣立刻凑了上来。

    梁峰好心情的牵起他的小手,向堂内走去:“荣儿知道今日都要做些什么吗”

    “知道要浴兰汤,吃角黍,还要带辟兵缯。”梁荣乌溜溜的眼睛一闪一闪,满是期盼。

    “那荣儿陪为父一起吃角黍可好”梁峰笑着问道。

    “好”

    角黍自然就是粽子。不过这年代的粽子不全是糯米包的,还是黄橙橙的黍米粽,里面的馅料也不是白糖蜜枣,而是鹿肉和板栗,还有一种叫做益智仁的中药果子,跟南方的肉粽有些相似,风味独特。

    不过梁荣年幼,梁峰体虚,黍米糯米又不好消化,两人都不敢多吃,只是略略用了几口,就一并放下了筷子。角黍剩下的还不少,梁峰直接让人赐给阿良、周勘和几个匠头了。吃完了饭,朝雨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俯身行礼道:“郎主,这是今年的辟兵缯,还请郎主与小郎君戴上辟邪。”

    只见盘中有两根五色编制的丝线,上面还有染着日月星辰形状的绢布,是端午节时人人都会佩戴的东西,专门用来防避兵乱和瘟病,讨个吉利。

    见状,梁峰招手让绿竹把丝线拿了上了,侧身对梁荣道:“荣儿,为父给你带辟兵缯可好”

    梁荣的脸蛋都变得红扑扑的,赶忙伸出手。梁峰用丝线在他的小短胳膊上缠了两道,悉心绑好。

    梁荣珍惜至极的摸了摸手上的五线,突然抬头道:“荣儿也要给阿父系上”

    “荣儿真乖。”梁峰哪有不答应的,笑着伸出了手臂。

    梁荣人小手短,但是绑的极为用心,仔仔细细系好了丝带,他还用手在上面摸了摸,小声道:“荣儿愿阿父今年不再生病,也不要再碰到歹人。”

    小家伙简直快赶上贴心小棉袄了。梁峰抚了抚他的发顶:“荣儿也要健健康康,快些长大才是。”

    眼看父子俩带上了辟兵缯,朝雨犹豫了一下,再次躬身道:“郎君,婢子还缝了个五毒香囊,要是郎君不嫌弃的话”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绿竹就“啊”的一声。梁峰不由扭头:“绿竹,怎么了”

    绿竹已经垂下了脑袋,弱弱道:“奴婢也缝了香囊,但是奴婢的针线不如朝雨姊姊”

    她的声音里净是沮丧,就像被抢了什么宝贝似得。梁峰不由笑道:“原来你这些日子缝的就是这个。香囊嘛,自然多多益善,如此淳淳之心,我怎能推拒”

    这话说的绿竹噌的一下红透了小脸,只得硬着头皮,把准备好的香囊也递了上去。两人绣的都是五毒纹样,不过朝雨的精致灵巧,五种毒物都活灵活现。而绿竹显然还没学好针线,蛇像长虫,蜈蚣酷似毛毛虫,蟾蜍根本就绣成了一坨,更别提壁虎和蝎子这种高难度的毒虫了。不过梁峰可不是那种会拆女孩子台的家伙,直接把两个香囊挂在了腰侧。

    这可比那些当面收下香囊,背后又嫌弃扔掉的世家子要贴心多了。别说绿竹这小丫头,就连朝雨这种年纪的妇人,也忍不住红了面颊。

    一上午没有工作,梁峰就这么抖抖儿子,看看兵书打发时间。刚刚过午,弈延就返回了主宅,竟然也带回了好几个角黍。

    “怎么,还有人给你送了角黍”梁峰忍不住打趣道。不会是田庄里哪个妹子看上了这小子吧

    “是兵士们送的。”弈延面色有些不善,直勾勾盯着梁峰腰间挂在的香囊。何止是角黍,他还收了不少香囊呢,更有兵士直言是浑家给郎主做的,祈求平安,拜托他帮忙转送。谁知道哪些仆妇会在香囊中放些什么草药弈延毫不客气,全都给推拒了个干净。

    结果回到家,那人腰上就挂了两个香囊。怎能不让弈延气恼再也压不住心底冲动,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递在了梁峰面前:“主公,这是我刻的,可以辟邪”

    细细的红绳上,挂着一枚五毒木轮。五色毒物绕着圆形的盘面,首尾相依。造型虽然简洁,但是线条流畅,形象生动,能看出花了不小的心思。

    梁峰不由讶道:“是你雕的”

    “阿父是佛雕师,我也会些雕琢手艺。”弈延脸上毫无表情,但是手已经情不自禁的握了起来,生怕这玩意粗鄙,会被主公嫌弃。他早上其实就开始后悔了,主公身边从没有木质的饰物,只有金玉珠宝才能配得上这人的无暇容貌。他这个木头雕的玩意,实在太拿不出手了。

    然而只是犹豫了半晌,对方腰上就挂了两个香囊,真要是给不出去,他恐怕今晚都睡不着觉了

    察觉到了弈延无声的紧张,梁峰笑笑,伸手接过,自然而然戴在了手上:“是沉香木吗你费心思了,我很喜欢。”

    木头的纹理极为细腻,连一根毛刺都没有,不知拿在手上摩挲了多少久,才变得如此光滑温润。对于这样的祝福礼物,梁峰确实没有理由拒绝。

    弈延的耳朵尖微微发红,笨拙的点了点头。这是绿竹从外面走了进来:“郎君,兰汤烧好了,该沐浴除晦了”

    梁峰笑着站起身来:“已经午时吗等会儿,再一起尝尝你带回来的角黍吧。”

    说罢,他就向浴房走去,弈延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浴房此刻早已水汽缭绕,大大的浴盆放在屏风之后。在绿竹的侍候下,梁峰脱掉了外衫,踏进浴盆。淡淡的兰草香味扑面而来,水波温润,让人昏昏欲睡。看到弈延也跟来过来,梁峰慵懒笑笑:“绿竹,还有兰汤吗给弈延也准备一些”

    弈延立刻道:“不用”

    绿竹也小声道:“郎君莫挂心:。:,我们会自己烧些艾汤清洗手脚的。”

    听到这话,梁峰也不再追问,轻轻把头靠在了浴桶边,任绿竹给他梳洗长发。弈延站在门外,注视着里面的情景。衣衫早已除尽,香囊自然也被扔在了一边,但是轻轻搭在桶边的细瘦手腕上,还带着他刚刚送出的木饰。但是奇异的,弈延心底并未因此安宁下来,反而愈发焦灼,就像有什么在抓挠着胸腔一般。忍了又忍,最终他还是挪开了视线,让自己不再看那半依在浴桶中的身影。

    梁峰毕竟还是体弱,只是略略泡了一会儿,就起身出了浴桶,裹上外袍。躺在外间的软榻上,由绿竹给他擦拭头发。弈延悄悄走到了浴桶旁,伸手在划过水面,一阵暗香荡漾开来,萦绕在鼻端。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把染湿的手指攥在了掌心,退出了门去。

    “姜医生,我这腿已经全好了”一个兵士伸手摩挲着小腿,脸上的表情简直喜不自胜。他之前有些倒霉,在大战之中不小心被未死的敌兵偷袭,伤了一条腿。刀口实在太深,他还以为这腿没救了呢。谁料经过医生诊治,竟然安安稳稳结痂收口,好了起来。这可让他喜不自胜

    “嗯,里面的新肉已经长好了。这两天千万不要碰外面的结痂,以免发脓。”姜达笑着答道。

    “多亏了姜医生啊”那兵士忍不住再次拜谢道。

    这两天,姜达也渐渐习惯了“医生”这个称呼。少府其实并无“医生”职位,有的只是“医工”。这还是梁峰无意间先叫出口的,似乎取了“医者生生”的含义,后来就被下人们学了去。对于这个叫法,姜达倒是不怎么讨厌。虽然给这些人治病花了他不少功夫,但是所获,也绝对不菲。

    首先就是所谓的“消毒”。也不知是不是疫物之说的影响,梁峰对于泥土铁锈之类的污垢极为介怀。当时受伤的兵士,都仔细清洗了伤处,又用浓盐水在患处涂过。盐水涂抹皮开肉绽的伤口是个什么滋味,自然不言而明。但是奇怪的是,这个小小措施,竟然真让溃烂的几率降低。盐虽然贵,但是用盐换人命,还是笔划算买卖。

    其次,则是对流民实行的“隔离”。流民向来是传遍各类疫病的灾星,所过之处,更是为祸不少。然而梁峰只用了这么个手段,就有效的控制了疫病传播。把那些有发病征兆的人单独隔出来,独饮独食,由医生看顾。若是症状消失,就放人回去。若是真的发病,能救则救,救不了就赶紧处理了尸体。

    这样看似冷酷的手段,却让八十几个流民全数活了下来,实在是难得直至若是城里发生大疫的时候也如此处置,岂不是能很快控制疫情

    这些东西,姜达都牢牢记在了心里。梁子熙也许只是无意施为,但是对于那些郡守县官们,却是实打实的良策。只是不知如今关心这种琐碎民政的,还有几人

    除却这两条之外,姜达也涨了不少经验见识。庄上那么多人,又有如此多流民,给人诊病的却只有他一个。怎么说也是姜府出来的世代医,以往能找他看病的都是些不吝钱财的达官贵人,病因却也不怎么出奇。但是这些乡下泥腿子就不一样了,短短半个月,姜达简直把所有病症都认了一遍。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了当年张长沙为何会坐堂义诊。只有尽可能多的接触庶民,才能看到病例,尝试的诊病之法。这段时间,他的医术简直突飞猛进,似乎窥到了门径。若是再多点义诊,他是不是也能写出一部杂病论那样的医书了呢

    从流民的棚屋里出来,姜达边走边思索着今日所得,然而刚刚走到居住的偏院前,一个人就快步迎了出来,高声叫道:“达小郎君”

    姜达吃了一惊,这不是之前派出去送信的仆役吗怎么现在才回来

    那仆役并未没有停下脚步,就那么直直扑在了姜达脚下:“达小郎君,大事不好了晋阳城中,出现了疫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