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三十五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院里的尸首是王虎和王豹的”听到下面仆役的禀报,梁峰眉头不由一皱。

    不论是田裳还是王家兄弟,梁峰都没起过任何杀心,那些罪责在他眼里根本构不成死罪。然而他忘了这不是一千多年之后的法治社会,而是臣子可以篡夺帝位,亲王可以把控朝政的西晋。在这个礼乐崩坏的时代,小小的“不臣”之心,也能引来这么可怕的麻烦。

    更要命的是,自己身边太疏于防范了。本来就没什么让人伺候的习惯,加之梁府人手奇缺,他已经裁撤了几次内院仆僮的数量。结果漏洞百出的安保措施,就让心存不轨的人有了可乘之机。

    看来自己之前的想法还是有些天真。梁峰轻叹一声,吩咐道:“把尸体拖出去埋了吧。”

    按道理说,对于这种背主的恶仆,鞭尸、悬挂首级都不过分,但是现在天气渐渐热了,比起那点虚无缥缈的震慑力,还是防疫更重要些。

    绿竹这时也缓过来了,不但擦干净了脸,还换了新衣,一脸恨不得直接拖人走的表情劝道:“郎主,你该沐浴了姜医生吩咐,要快些休息才是”

    这一身血腥味确实薰的人难受,梁峰从善如流:“去热水吧”

    回到营中,迎接这些兵卒的,非但有诊病的医生,还有刚刚烧好的热水。这原本是准备用来城防的,现在则满满倒进了木桶里,让那些浑身血污的士兵清洁身体。此外还有干净的绷带和浓盐水,都是疗伤用的。

    刚刚被队正煽动了一番,看到这些周道安排,兵士们自然惊喜交加,愈发觉得自己跟对了人。弈延却没有留下来沐浴,而是起身前往梁峰暂居的偏院。院门口此刻安排了仆役站岗,但是没人会拦弈延,他大步走到了门边,推开了房门。

    一股湿腾腾的水汽便迎面扑来,空气中散发着花瓣和草药混合的馥郁芬芳,屏风之后,隐隐传来水声。弈延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他还未曾梳洗,身上满是尘土血腥,似乎只是走进房间,就让空气中多了一股腥臭。

    然而梁峰已经听到了门外的声音,问道:“是弈延吗部曲归营了”

    “已经归营了。”弈延不由自主上前一步,大声答道。

    被热水泡的有些乏力,梁峰强打精神问道:“伤亡情况如何”

    “有两人伤了腿,几人腰背被砍伤,其他都是小伤。”弈延答道。当然,他没把自己算在内。

    梁峰松了口气,这可比预料的要好多了。有姜达在,这些小伤应该不成问题,总算能够保住这些珍贵的兵种。

    “敌人呢死了多少”他接着问道。

    “杀死匪兵七十余人,敌酋授首。”

    七十人这可超过半数了啊伤亡率怎么如此高梁峰追问道:“其他人呢逃了还是降了”

    顿了一下,弈延才冷冷道:“只抓了两个活口,其余都四散逃了。”

    跟想象的有些不同,不过第一战,总是会有些疏漏。以后看来各项事宜都要整理成文,才方便执行。梁峰轻轻颔首:“有这战果已经不错了。这次你们立下了大功,吩咐下去,所有兵卒分得的田地,都免赋三年。”

    没料到这次弈延干脆拒绝:“这该由主公亲口宣布。”

    哦他还记得让自己施恩了梁峰不由笑了,这小子还真不是当初那个愣头青了,看来最近的史书没有白听。

    “嗯,那就等过两日吧,我亲自校阅部曲,发下赏赐。对了,抓来的匪兵呢问过这股山匪的来历了吗”

    “是青羊寨的人之前袭击主公的,也是他们的人马。五天前这伙山匪抓了田裳,被他鼓动,才来攻打梁府,由王虎王豹兄弟作为内应。”

    弈延确实好好“审过”了那两个活口,也很清楚王家兄弟早已身死之事。不过在他看来,单单把人拖去埋了,根本无法解恨,该把这些贼人统统枭首悬尸,挫骨扬灰才行

    没想自己到跟这伙山匪还有此等“渊源”,梁峰顿时警惕起来,追问道:“山上还有多少匪兵”

    “据说这次是全数出动,山上只剩下了些掳来的流民。”

    “什么他们还掳掠了流民”哗啦一声水响,梁峰坐起了身,“部曲还有余力吗能不能攻下山寨”

    “主公:。:”弈延不由皱起了眉头,“只是些流民,何必为他们耗费兵力要是部曲出动,再有人袭打梁府怎么办”

    刚刚在田裳身上吃了大亏,难不成还要在为那些低贱的流民拼死搏杀弈延知道自家主公心善,但是他从未想到,这人心善到了如此地步若是部曲出动,梁府怎么办他的安危又要谁来守护。

    屏风之后,传来绿竹的低声惊呼:“郎君,头发还未擦干,不能这么出去。”

    然而她并没拦住那道身影。身披外袍,带着一头湿发,梁峰走出了屏风,面色整肃的对弈延道:“不是这个道理。青羊寨必须剿灭,若是放着不管,过不了多久便会死灰复燃。不如趁他们元气大伤,一举铲除那些流民都是无辜百姓,不能眼睁睁看他们落入贼手。想要阻止良民从贼,就必须给他们一条生路”

    用家兵救流民,看起来是件赔本买卖,但是他无法坐视那些普通百姓被困在贼窝里。更别说逃逸的匪兵很有可能返回山庄,强迫这些流民从贼。若是流民变成了流寇,青羊寨就永远不会消失,他们面前,也就多了个永远也杀不净的死敌。而且流民也并非全无用处,现在庄上人丁单薄,不论是种田还是练兵都捉襟见肘,不如收拢些流民,把这些人力用在最恰当的地方。这意义,可比单纯的击退匪兵重要多了。

    猝不及防,弈延被钉在了原地。面前那人并未擦干身体,外袍半敞,露出白皙肌肤,还有胸腹间若隐若现的淤青伤痕。湿哒哒的头发披在肩上,烟而柔润,有几缕钻入了衣领之中,打湿了那层单薄外衣。那人是美得,美到了极点,却不会让人生出半分亵渎之意。只因他的目光锐利,神情凝重。让他如此动容的,是人命,无辜者的性命。

    就像眼睛被灼伤了一样,弈延飞快垂下了头,低声道:“明日,我会为主公攻下青羊寨。”

    “让阿良再挑出些青壮,跟你们同去。敌寨不比梁府,还是要小心谨慎才行。对了,若是有不愿来的流民,放他们离开便好,切勿用手段强压。”梁峰忍不住又仔细叮嘱了一番。虽然这次遭遇战弈延应对的很好,但是攻打营寨,收拢难民的难度一点也不低,多些嘱咐总是没错。

    这时,绿竹已经捧着布巾追了出来:“郎君,要擦干头发,免得受风”

    梁峰这时才反应过来,弈延还是刚刚那副狼狈模样,不由道:“弈延,你也快去沐浴一番,好好让姜医生处理伤口,切莫大意。”

    不论是破伤风还是细菌感染都是能要人命的,这年代受伤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弈延没说什么,再次垂首行礼之后,退出了房门。看了眼被绿竹拉到榻边,开始擦拭长发的身影,他深深呼出口气,大步向营房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弈延就带兵出发。青羊寨的老巢在附近的大青山上,距离梁府二十余里,寻常兵卒怎么也要走上大半天,但是梁府家兵速来有长跑的习惯,这样的距离,只当是踏青一般。

    昨日鏖战一场,受伤的虽然不多,但是有几个发力过猛,伤了腰筋。加之梁府也需要守卫,因此弈延只带了十名家兵,还有二十个田庄上的青壮随行。比起见过了血,杀过了人的家兵,这群青壮气势就逊色不少,也正因此,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紧紧跟在家兵之后,没有掉队半分。

    只花了一个时辰,队伍就开到了青羊寨下。弈延并未立刻点兵攻打,而是派了哨探上去。不一会儿,探子就兴冲冲的跑了回来:“队正,没发现什么守兵,寨子里也颇为安静,可能那些山匪还未起床”

    弈延冷冷看向身边领路的降兵。吓得一哆嗦,那人赶紧跪地道:“将军饶命啊,小的没有说谎,昨天寨里真是人马尽出,就算有逃回来的,也不会太多。”

    昨天那一战,是真吓破了他的胆子,现在绝对有一说一,不敢妄言。那几个小头目基本都死了这人手里,就算有逃回来的,也不会是什么厉害角色,更不敢硬抗梁府的兵锋

    弈延这才转回视线,冲身后兵士道:“上山”

    三十人的队伍,再怎么隐蔽也要闹出动静。然而他们走的很快,守门的山匪尚未反应过来,小队就已经奔袭到了山寨门口。看了眼角楼上的岗哨,弈延冷冷道:“孙焦”

    孙焦应声上前一步,引弓搭箭。只听嗖嗖几声弦响,惊慌失措的岗哨就被射下了楼去。弈延轻轻一挥手:“匐隆,上”

    一个羯人汉子立刻带着四五人来到了寨门前,一人蹲在墙根作为踏脚,另一人则叼着短刀,踩着同伴肩头飞快攀上围墙。只是一眨眼功夫,两三人跃进了寨中,几声惨嚎之后,木质的寨门吱吱呀呀打开。

    “进攻”

    &nb:。:sp;   随着这声命令,家兵已经端起长槍,大踏步的向着寨门攻去。后面跟着的青壮脚步略微散乱,但是完全不影响气势,就如一支尖刀,刺入了寨中。

    此刻寨里仅剩的那些匪兵已经炸了窝,昨日逃回来的可都见识过那些长槍的威力。尖叫的、跪地求饶的、翻墙逃窜的不一而足。然而弈延并未手下留情,所过之处,净是血色。只花了不到一刻钟时间,寨中再无半个能喘气的山匪。

    弈延一抖手中长槍,甩掉了槍尖上的血污,转头问道:“流民关在哪里”

    那个降兵已经抖的站不稳脚了,哆哆嗦嗦道:“新,新抓来的都关在西面的牛棚中。还有十几户养熟的农人和妇人关在后院。”

    弈延也不废话,让孙焦和匐隆分头带人去找。不大会儿功夫,在两位伍长的驱赶下,这些人陆续走出了关押他们的牢笼,汇聚在山寨的广场之上。

    看着那些畏畏缩缩,瘦骨嶙峋的流民,弈延皱了皱眉,大声道:“我奉主公之命,攻打青羊寨如今贼兵已经尽数剿灭,你们可随我下山,投奔我家主公。也可现在就离去”

    这群被俘的流民可分不清来人是谁,只道是山匪起了火并,看见满地的尸体早就吓软了腿。突然发现这伙人似乎不是匪兵,一个个都有些发怔。有个胆大些的农人开口问道:“这,这位将军的主公,是哪里人士”

    “梁府之主,申门亭侯”弈延刀剑一般的目光投了过去,吓得那农人浑身一颤。

    不过他也是被山匪掳上山的,凭着种地种的好,才能免去参与劫掠,也算有几分眼色。只是偷眼打量了片刻,他就发现这伙强人跟山匪的气质有些不相同。不说那些举着长槍的汉子,就连他们身后那些青壮,看起来也没什么奸邪之色,反而一个个面色红润,衣衫齐整。

    如今世道这么乱,外出逃荒真的是凶多吉少,与其再去冒险,不如就投了这伙人吧总比再被匪兵掳去要强啊

    只是犹豫了片刻,他就跪了下来:“小人愿跟着将军下山”

    这一跪,剩下那些犹豫不定的流民,也陆陆续续跪了下来,各种声音乱哄哄响成一片。弈延并未搭理这群流民,扭头对那降兵道:“你们寨里的库房,在哪里”

    目送部曲出了院墙,梁峰就回到了房中,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实在是昨日消耗太大,尤其是用这副身板击杀两名劫匪,让他的半边身子都隐隐作痛。当年轻松一挑五的好时光一去不复返,别说锻炼身体了,先把病养好了再说吧。

    就这么昏昏沉沉睡了半晌,等梁峰睁开眼睛时,发现有个小萝卜头板板直的跪在榻前。梁荣不知何时来了,就这么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一副快要死了爹的可怜模样。

    “荣儿来了”梁峰轻咳一声,想要撑起身。谁料这个动作立刻拉动了肩膀,让他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孩儿听说,阿父昨日被歹人抓住了”梁荣呜咽着扯住了梁峰的袖子,“阿父是受伤了吗”

    昨天又是战乱又是遇袭,怕吓到孩子,梁峰并没有告知梁荣详情,而是让朝雨安抚小家伙,就说他忙于正事,让梁荣不必来请安。谁料这小东西不知从哪儿打听到劫匪的事情,居然一大早就来堵门了。也是现在父子关系融洽,才让梁荣能够顺利跑进他的卧房。

    梁峰伸出手,安抚的摸了摸梁荣头顶的软软烟发:“荣儿不是看到了吗为父好好的,哪有受伤昨天是有坏人攻打梁府,不过都被家兵赶了出去,荣儿不必担心。”

    “那些坏人很厉害吗要怎么才能打退他们荣儿也要学,要保护阿父”眼里的泪水明明还未退去,梁荣已经咬紧了牙关,狠狠说道。

    梁峰不由哑然失笑。不过小家伙有点冲劲儿,也不是坏事。

    “这些荣儿将来自然也要学,要有骑马、射箭、领兵作战。不过现在,荣儿可有时间,陪为父吃个饭”梁峰笑着捏了捏梁荣嫩嘟嘟的小脸蛋,调侃道。

    这种请求,梁荣怎么可能拒绝,立刻用力点了点头。看来这小子起床后就一直守在这里,怕是饿坏了吧

    “绿竹,去厨房取些朝食,羊奶多备些,再蒸个鸡蛋羹。”鸡蛋羹是他吩咐厨房做的,给梁荣当辅食,小家伙异常喜欢。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朝食就摆了上来。跟寻常人家不太一样,梁峰并未让乳母伺候梁荣吃饭,而是让他自己动手。梁荣脾气倔强,不愿用勺羹,跟小大人一样用着短筷,手法还挺稳,吃的斯斯文文。

    可能是昨天活动太剧烈,梁峰居然也有些饿了,加之需要补充:。:体力,喝了一碗羊奶,小半碗豆粥才放下筷子。梁荣则把摆在面前的那几份食物吃了个干净,自从梁峰说多吃饭能快些长大,他就不再挑食了。

    这么乖的表现,自然又得了梁峰一顿夸赞。又好好安慰了小家伙,承诺马上就让人教他骑射功夫,梁荣才乖乖跟着朝雨一同离开。没了打搅,梁峰的心思自然放在了攻打山寨这件事上。毕竟是弈延第一次领兵出征,还只是三十来号人,万一出什么事情可就不妙了。

    然而比他想象的更快,日头刚刚过午,第一队人马就打道回府了。

    “这些都是搜缴来的”梁峰看着外面停放的七八辆大车,各色牛马牲口,简直都有些目瞪口呆了。

    由于害怕钳制部曲作战,他只给弈延交代了几种攻打营寨的方法,并没有让他以财物粮秣为重。事实上,为了攻下那个山头,放火都在梁峰的默许范围之内,只要控制火势,别伤了被囚禁的流民就行。

    然而才半天功夫,就这么大大咧咧拉回了一堆战利品,还都是粮草,就算是梁峰也吃了一惊。

    负责运输物资的是伍长孙焦,第一次单独面见郎主,他略带局促的答道:“后面还有些贵重物品,队正说由他亲自押送。”

    看来青羊寨还真是积攒了不少家底,这世上再没什么比发战争财更好赚的事情了。梁峰突然问道:“弈延没让你们分些财物吗”

    孙焦顿时紧张了起来,连连摇头:“队正说这些都是郎主的,该有郎主处置。”

    梁峰的心顿时放下了。若是放纵私兵掳掠,队伍的品性很快就会跌倒谷底,届时再想控制可就难了。发放战利品当然可以,但是必须由他这个统帅一手操控。这样才能让队伍归心。

    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梁峰转而问道:“流民呢都救出了吗”

    “都救出来了共八十六人。跟在队伍后面,马上就到。”

    “嗯,带我去看看。”

    虽然见过不少影视作品里的流民形象,但是真正的流民,还是让梁峰皱起了眉头。这些人可没有经过艺术加工,个个跟非洲难民似得前胸贴着后背,骨瘦嶙峋。女人们则大多神情麻木,低垂着头颅,一声不吭。队伍中根本就没有老人和孩子,不知是被山匪杀了,还是饿死在了逃荒的路上。

    沉默了片刻,梁峰道:“带他们到附近的溪水边,趁中午天热,清洗一下身上的虫虱。”

    这么对待流民,似乎太小题大做了。可是自家队正天天跑河里沐浴,孙焦也晓得郎主可能见不得人太脏,领着那群流民就下去了。

    梁峰扭头对绿竹道:“去唤阿良来。”

    不一会儿,阿良就来到了主院。看到成车的粮秣,他不由面上一喜:“主公,这是缴获来的粮草这下可好了”

    梁峰咳了一声:“这些粮食怕还不够,从山匪的寨子里,还带回来了八十多个流民,我准备安置在田庄之外。”

    阿良顿时变成了一副苦瓜脸:“郎主,库里存粮本就不多了,怎么还收拢流民这些流民短时间都干不得活啊,起码要白白养上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元气。而且他们大多在家乡有田有地,估计是大旱才出来逃荒的,万一白吃了咱们那么多粮食,逃回去可怎么办”

    梁峰沉吟片刻,摇了摇头:“现在都快到夏收了,出来逃荒实在不合情理。估计还是遭了兵祸。若是没有个依靠,就算逃回去也是白搭。梁府如今有部曲,又有田地,只要田赋与庄户相似,留下他们应该不难。”

    这话说得确实有些道理,一百多个匪兵打来,梁府都能轻易击退,不正是个可依靠的豪强吗更何况梁家怎么说有个亭侯身份,田赋收取多少只凭家主一人的心意,根本不受官府掌控。乱世依附豪门的流民数不胜数,这些人,可能真的会成为梁府荫户。阿良迟疑了一下:“那粮食呢要怎么办”

    “储备的军粮先用掉些吧,让这群人尽快恢复体力。梁府外的荒地不少,还有一些林地,也可以砍了树开垦出来。正好这次多了几头耕牛,弄些能深翻土地的铁犁,应该不耽误夏种。”

    “又是一大笔开销啊”阿良终于长叹一声,认了下来。

    梁峰笑笑:“怕什么,等会弈延还会带着其他战利品归来。只要有人,钱和粮总会有的。你安排人在庄外僻出一块地,搭建棚屋,登记流民的姓名。以后梁府就分内外两庄,分别管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