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三十四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主公”

    灰蓝的眸子瞬时亮了起来,弈延蹭蹭两步冲了过去,一把扯开上方的尸体,一袭红衣映入眼帘。只见那个平素衣衫整洁,矜贵无比的男人正虚弱的躺在地上,烟色发丝倾落满地,被污血浸透。脸色煞白,唇边发青,手上还沾满斑驳血痕。不过那双烟眸依旧温润明亮,甚至带着点安抚式的笑意。

    “让你们受惊了”

    梁峰多少有些尴尬。刚刚他是拼尽了全力,才干掉了那两个劫匪。不过战斗意识再怎么强,经验再怎么丰富,他现在拥有的也只是一个病弱到了极点的躯壳。被死尸一压,他险些没直接撅了过去。肾上腺素消退的一干二净,连气都喘不匀了,哪还有力气推开尸体爬起来

    正暗自发窘,梁峰突然觉得身体一轻,被人横抱了起来。弈延死死抿紧嘴唇,抱着梁峰,向姜达所在的偏院冲去。

    “等等,我没事。弈延,放我下来”

    第一次被人这么公主抱,还是这种情况,梁峰简直觉得不能好了更何况他是真没受伤,只是用力过猛,有些力竭罢了。让个刚刚从战场上的人抱他去看病,实在太说不过去。

    可是弈延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就这么一路闯入了偏院,粗暴无比的踹开了房门。

    姜达刚刚也听到了警钟和战鼓的声音,正翻箱倒柜,准备弄些伤药以备不时之需。谁料屋门突然被这么踹开,吓的他手上一抖,一包药米分全撒在了地上。

    “给主公治伤”弈延二话不说,把梁峰放在了案边,灰蓝眸子凶狠的瞪着,几乎迸出血似来。

    姜达被唬了一跳,连忙走了过来。梁峰苦笑摆手:“我真没受伤,这些都是敌人身上的血迹”

    见到梁峰这副惨象,姜达哪还能听进去然而抓住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他这才发现梁峰说的是实话。他身上没有没伤,只是胸腹之间有些淤青,还有手掌被锐物划破,不算什么大碍。不过气息虚弱了点,急需静养。

    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回了肚里,姜达吁了口气:“确实没受伤,包一下手上创口,休息几天就好。”

    梁峰歉意的冲姜达笑了笑,扭头看向弈延,不由皱了皱眉道:“你受伤了季恩,快帮弈延看看。”

    这时他才看清楚弈延的模样。一身衣衫又是血又是泥,袖子碎了半幅,手臂上一片血糊糊的擦伤,脸上还有道血痕,险险划过眼角,更别说那些战场上留下的刀槍割伤。比起自己,弈延才是那个急需治疗的人。

    姜达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走上前去想要帮他看看。弈延却一言不发,推开了姜达。

    “弈延”梁峰皱了皱眉,“快让季恩看看,治伤要紧。”

    弈延没有答话,直挺挺的跪了下来,双手伏地,头垂的极低,几乎挨到了梁峰的脚边:“属下未能保护主公,求主公责罚”

    梁峰:“”

    该说这小子是死心眼,还是太倔呢梁峰轻叹一声,道:“那不是你的错。这一战,你胜得漂亮。”

    “求主公责罚”

    弈延连头都没抬,依旧死死的跪在那里。宽阔的肩背不再笔挺,伤痕遍布,微微颤抖,就像被折断了一样。

    这小家伙恐怕被吓坏了。梁峰突然明白了过来,心头不由一软,就像安抚梁荣似得,伸手轻轻抚了抚弈延的发顶:“谁也猜不到会发生这些。你击溃了匪兵,守住了田庄,也为我挣到了一线生机。弈延,不必自责,你做的很好多亏有你”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语气却坚定无比。抚在发顶的手就像一缕温柔晨光,想要抚平弈延心中的恐惧。有什么东西堆积在了眼眶中,只要再多那么一点,就会脱眶而出。他咬紧了牙关,把那滚烫的东西憋了回去。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哭嚎:“郎君郎君”

    绿竹一路小跑,毫无仪态的冲了进来,扑在了梁峰脚下:“都怪奴婢没有让郎君遇险郎君”

    小姑娘声音哽咽,哭的都快断气了。可能逃跑的时候摔了个跟头,满头满脸都是灰尘,被泪水一冲,简直就跟个小花猫一样。梁峰赶忙哄到:“姜医生说了没事,你去快准备些热水和干净衣裳,我好换下这身血衣”

    “郎君,奴婢的命是郎君的,奴婢愿为郎君挡住歹人”绿竹小拳头攥的死紧,都快渗出血来了。

    “傻孩子,去叫人才是救我啊。乖,快去弄些水来,我好擦擦伤口,包扎上药。”梁峰故意伸出了手,让绿竹看到他手心那道不算严重的伤口。

    这可比刚才任何一句话都管用,绿竹猛地起身,跑出去弄热水了。

    眼看两个情绪失控的小家伙终于消停了,梁峰不由也长长舒了口气。这次还真是侥幸,亏得自己今天戴的是错金簪,要是玉簪,恐怕就危险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梁峰突然反应过来:“弈延,你是怎么知道我遇险了”

    他来的太快了,还是骑马赶回来的。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根本不可能做到。

    弈延面上露出刻骨杀意:“田裳那个老匹夫,是他领贼人来的”

    这可有些出乎了梁峰的意料,田裳那老东西是个小人不错,但是怎么摇身一变,投了山匪思索了片刻,梁峰道:“你稍稍打理一下伤口,去收拢部曲。若是有活口,抓几个回来审审。”

    弈延没有动作,直勾勾盯着梁峰:“我要待在主公身边”

    “那部曲谁来收拢,余下的匪兵要如何处置”

    这话让弈延的脊背微微一颤。梁峰叹道:“我这边还有季恩,阿良等会儿也会带人。你去吧,大局为重。”

    最后四字,如同一鞭抽在了弈延身上,他深深望了梁峰一眼,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向外走去。脚步虽然仍有些蹒跚,但是那宽阔的脊背,再次变的笔挺。

    看着那道背影,梁峰总觉得弈延身上发生了什么,就像见了血的宝剑,熠熠生辉的同时,也变得杀气凛然。

    这时,一旁的姜达也叹道:“真是忠仆啊子熙你好运道。”

    刚才那一幕幕,他也看在了眼里,不论是弈延那一跪还是绿竹那一哭,都让人由衷感叹。不过他并不觉得奇怪,梁子熙就是这么一个,会让人倾心以待的人物。

    梁峰笑了笑:“他们待我如家人,自然关心情切。”

    姜达愣了一下,然而看到梁峰面色淡淡笑容,又把话吞回了肚里。他见过的达官贵人要比寻常人多出许多,但是最礼贤下士的,也从没有这样的作态。更何况,这不是作态,是有感而发,情真意切。

    有此心胸者,恐怕也有经世之才吧。

    不知为何,姜达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个想法。旋即,他又紧张了起来,伸手抓住了梁峰的腕子:“我还是再给你诊诊脉吧”

    看着突然开始发神经的姜医生,梁峰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笑。经历这么一场乱子,看来所有人都要发生变化了。

    “季恩,等会诊完了,还要拜托你救治一下伤患。石灰能用也用些,以免出现疫病”

    “行了,你身体虚的很,不要操劳这些。对了,你是怎么从歹人手中逃出了的”

    “侥幸罢了。”

    随口聊着,梁峰的思绪已经跑出了老远,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如何了

    “这,这也太多了”

    虽然早就见过了郎主,也知道了部曲获胜的消息,然而带着青壮赶来之时,阿良还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院墙外方圆一里内,遍地都是血污,大半匪兵都变作了肠穿肚烂的尸体,还有少数苟延残喘,惨嚎声不绝于耳。十来个家兵正拿着长槍,在战场上穿行,看到活口就补上一槍。很快,惨嚎声就低了下去。

    兴许是这惨象太过可怕,身后那些青壮有些已经忍不住吐了起来,阿良皱了皱眉,走到一个家兵面前,问道:“不留些活口吗”

    那人喘了口气,提起槍道:“是队正吩咐的。哼:。:,这些狗娘养的,竟然敢攻打梁府,自然都要杀个干净”

    阿良不好再问,只得转头去找弈延。人倒是不难找,只见弈延正站在靠近远处山林的地方,脚边跪着两个瑟瑟发抖的汉子,似乎是投降的山匪。不过这两人身边躺着的尸首,连泥土都被污血染红。

    阿良上前一步,想要开口,却被那对方身上的煞气逼的一噎。这人身上似乎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只是站在身边,就让人觉得胆寒。

    阿良没能开口,弈延却缓缓拔出了插在尸体上的长剑,问道:“主公有何吩咐”

    阿良吞了口唾液:“主公说,让田庄里的青壮打扫战场,所有尸首都要挖坑埋了,地上撒上白灰,不能留半点血迹。”

    “不能把首级悬在门前吗”弈延冷冷问道。

    “怕是不能。”阿良顿了顿,接着道,“还有降兵,主公说,可以留些”

    “没有降兵,只抓到两个活口。”

    这话简直冰冷刺骨,跪在弈延脚步的两个汉子立刻抖了起来。阿良无语的看着面前一地尸首,有些根本就是跪着被杀的,不是降兵又是什么

    不过这场战斗完全是部曲的功劳,他也没有资格多说什么,只能道:“有活口就好。对了,主公吩咐,若是匪兵清剿完毕,就让兵卒回营歇息。若有伤患,都交由姜医生诊治。”

    这次,弈延终于点了点头,也不管那两个降兵了,走到战场中央,大声道:“集合”

    只是两个字,那群四处游走的兵卒立刻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向这边跑来。虽然战斗耗费了不少体力,但是一眨眼,他们就整整齐齐列成队伍。

    目视这群和自己一样浑身血污的袍泽,弈延开口道:“主公说,此战胜得漂亮”

    所有人的呼吸立刻急促了起来,眼中尽是兴奋的光彩。这一战,确实比他们想象的要轻松,几倍于己的匪兵,还不是被杀的七零八落。

    看着众人面上的得意之色,弈延的表情却沉了下来:“然而方才有几个匪兵潜入府邸,险些害了主公性命若是主公意外身亡,你们所有人的身家田产,顷刻便要灰飞烟灭。”

    就像一盆冷水泼在了头上,骚动立刻平静了下来。没人想到竟然会有人偷袭,若是郎主真的亡故,会有其他人待他们如此吗

    “主公并未责罚,但是这是我的疏忽,也是部曲之耻你们要牢牢记住,主公才是梁府的天,才是你们必须誓死守护之人。若是主公有所闪失,所有人都当万死”

    弈延的面孔冷的就像一块寒冰,然而部曲之中,没有半个人反驳。郎主待他们仁厚,让他们吃饱穿暖,有家有田。若是没了梁府,没了主公,他们是不是也会像这些被杀的匪兵一样,死在别人刀下;会不会也像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民一样,朝不保夕,只为一口饭食做牛做马

    郎主让他们脱胎换骨,这条命,自然也是郎主的

    “胜了这些贼兵并不值得自满。外面还有虎视眈眈的恶贼,想要谋夺主公的家业你们必须严加操练,才能保住梁府和主公的安危。”

    眼前这位年轻队正,浑身血污,衣衫残破,连脸上都有斑驳血痕。但是他说出话,没有人敢于轻忽。这些人亲眼见证了他的勇武,跟随他取得大胜。他的命令,就是他们应该遵守的天理

    “誓为主公效死”

    不知谁喊了一句,整队人也一起大喊了起来:“誓为主公效死”

    吼声在尸堆和血海中回荡,杀气腾腾,威风凛凛。周遭那些庄汉们也激动的浑身发颤,这才是他们梁府的精锐,才是郎主麾下强兵

    “主公有令,即刻回营”弈延不再废话,身体一转,大步走在了前面。后面那些家兵排列的整整齐齐,跟在他身后。不像是一支刚刚获胜的队伍,反倒蓄势待发,准备迎战新的敌人。

    在整齐如一的脚步声中,部曲消失在了梁府大门内。阿良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郎主真是慧眼如炬,这个弈延,确实是个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