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三十一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将军,王家兄弟答应做内应了咱们的人马随时都能下山”连夜赶回了山寨,阿言满面堆笑,冲坐在首位的头目说道。

    他可是青羊寨安插在附近乡间的探子,有货郎这个身份掩盖,能方便穿行于各村,若是哪里有了商队的消息,也能第一时间通禀寨里。这还是张浑想出来的法子,也是青羊寨这些年逐渐壮大的根本之一。若不是如此狡猾凶残,怎能在这乱世中占下个山头

    张浑冲坐在身边的老者嘿嘿一笑:“看来军师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这两天青羊寨也算改了模样,不但各位头目都有了将军、校尉之类的头衔,还封了军师,插了旗帜。这些都是田裳想出来的花招,既然想要留在这山寨里,就要看起来有些用处。他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论打打杀杀定然不行的,还是要靠这些“计谋”,才能有安身之地。

    这两天,田裳也想明白了。他这样的人,投靠高门势族反而让人看不起,不如落草,在这些山匪身上花些功夫。正因如此,打下梁府才尤为重要。

    清了清嗓子,田裳道:“我说的两个计策,还是要以绑人为上。梁府最重要的就是田庄,若是有了庄子,就有良田匠坊,婢子仆役。若是没了庄子,恐怕养不起山上这么多人马。”

    最近这伙人又掳掠了不少流民,光靠劫道,怕是养活不起。还是要有人种地,有人贩货才行。

    张浑笑笑:“只要你那两个内应可靠,就都好说。如若不然,还是要放把火才行”

    这种浑人,指望他听话是不可能的。不过田裳自觉有几分把握,梁丰自从重病之后,性情有些变化,还真不一定会让部曲龟缩在主宅之内。只要那群新丁出了院墙,在这伙强人面前还不是任人鱼肉

    田裳冷哼一声:“将军放心,只是引人进梁府,王家兄弟还是有胆量的。不过将军派去的人手也要可靠,届时可不能错手杀了梁丰那小儿”

    死的不明不白,且不是便宜了这小子他也要让那姓梁的看看,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场面

    张浑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拍田裳的肩膀:“军师多虑了我手下的人,又岂会拿不住一个病秧子来人,安排酒席,今晚咱们大吃一顿,明日一早就上路”

    众山匪齐声呼喝起来,声震山岗。田裳摸了摸颔下短须,做不成良臣,也要做个毒士。前朝那个贾诩贾文和不也是数投其主,老来才转了运道吗乱世为人,就当如此

    想到这里,他又赶忙补了一句:“将军别忘了封住前往梁府的要道,要是大军突进被人发现,可就失了先机”

    “这个本将军自然晓得来来,军师也吃盏酒,今晚不醉不归”

    田裳看着那群已经开始兴奋起来的山匪,张了张嘴巴,又闭了起来。这伙贼人确实强悍,不知祸害了附近多少村落,哪里容得他多嘴指教。笑着接过了递来的酒杯,田裳轻轻抿了一口,酒酸且浊,比不上梁府常用的酒水。不过想到明日梁丰那病秧子跪地求饶的丑态,这劣酒也就不那么难咽了。

    “怪了,送信之人这两日应该到了,怎么迟了”姜达看看窗外,喃喃自语道。

    之前他派人送出了书信,从梁府到铜鞮快马只需两日,再转往晋阳,也不过多花上三天时间。一个来回,十天总该够了。可是这都半个月,也没见信使归来。难不成有什么耽搁了行程

    姜达心底暗自焦急。这些天,他在梁府可没闲着。除了给梁丰复诊、针灸外,还弄到了一些石灰,开始试制石灰水。这石灰入水即可发热,用手碰触还会发红破片,如同烫伤,药性比想象的还要厉害。不过石灰水无法长久保存,至多两日之后,就跟普通的清水别无二致,必须现调现配才有效用。:。:

    在梁峰的建议下,他还调制了几种剂量不一的石灰水,针对多生虫蚁的地方进行泼洒,观察杀虫效果,若是能得出最理想的配比,也更方面普通百姓自行调制。

    除了石灰水之外,还有“口罩”一物。

    姜达捡起桌上的一片布块,用手摊平。这布并不大,主体乃是用丝麻制成,有两根细绳可以挂在耳上。戴起来有些憋闷,但是胜在简单易做。据梁丰所言,带之前需把它放在笼上蒸过,方能杀除疫物。对于那些经由口鼻传染的病症,也有很大防范效果。

    这对旁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是行走在疫区,医者仍需要望闻问切,还有那些清理尸首的杂役,掩埋尸首的苦力,此物要是有用,惠及的恐怕不止一人。这东西,他还是要尽快寄给祖父才好。

    至于井水煮沸后再饮,饭前洗手之类的说法,姜达当然也无异议。这都是势家大族的寻常规矩,能够形成这样的规矩,可不单单是因为好面子讲排场之类的原因。就像宫里也用白灰涂墙,或是皇后要住椒房一样,有些东西恐怕贵人们早已在用,只是不知其因罢了。

    而那梁子熙,正是点破了这一点。佛祖入梦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让人知晓这些,控制疫病流传。

    再次看了看窗外,姜达摇了摇头。那信使究竟何时才会到啊

    “阿嚏”靠在木质的围栏上,郇吉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缩了缩脖子。天虽然暖和了许多,但是望楼之上,风比平地大多了,顶着风吹还是有些发冷,身边又没个聊天的伴儿,更是清冷的要命。

    之前筹建部曲,他也鼓着劲儿参加了,但是腿部有疾,跟着跑了几日,就被迫退了下来。不过看在他为人勤恳,眼神又相当不错的份上,分到了把守望楼的活儿,每天跟另一个岗哨轮换守在望楼之上,监视院外的敌情。

    老实说,这活儿挺无聊的。虽然站得高,看的远,但是下面不是操练就是种地,看多了也就那样。不过这样的活儿,总比下地种田要好上许多。

    探头望了望下面的营房,只见那群兵卒又开始练习站队了,一站就是大半个时辰,也不晓得浪费这个时间是干啥用的。按照往日的安排,之后恐怕就该耍长槍了,一排排长槍刺过去,虎虎生风,看起来到是有些气势。

    打了个哈欠,郇吉扭头看向远方。数道人影正在的田地中耕作,最近田边又多出了架翻车,庄上的人干劲可足了,每天都挑水浇地,忙的不亦乐乎。陶坊那边时不时会冒出些烟烟,木坊则在溪流下游搭了个棚子,一群人跑来跑去,不知在干些什么。这么一眼望去,简直能让人生出几分安逸,似乎之前颠沛流离的逃荒日子,也变得模糊起来。

    这辈子,最大的运道就是被郎主买下了吧郇吉忍不住咧开了嘴角,傻笑起来。他这个半残之人也就能守个望楼了,但是衣食无忧,可是大多数人都求之不得的日子。若是今后弈延能够飞黄腾达,他是不是也能沾些便宜呢

    正出着神,远方山道上,远远腾起了一阵烟尘。郇吉茫然的看了片刻,突然翻身蹦了起来,抓住了面前围栏:“山山匪”

    <

    “郎主,从明日开始就要分发种子了。那几石良种足够耕满部曲分得的新田,不过今年免去田赋的人不少,怕是收上来的粮食不够往年的数量。”阿良面色有些忧虑,现在这笔账,怎么算都是出入不敷,看起来情况不妙啊

    “今年的粮食不再发卖了,果园和鱼塘也一样,还要再多养些鸡雏,增加庄上产蛋的数量。”梁峰在面前的纸上勾画两道,淡淡答道。

    “可是如此一来,今年就完全没有银钱进账了”阿良不由急道。

    “现在账上还有十九万钱,足够应付日常。庄上的产出是绝对不能再动了,等到夏收粮价回落,还要多买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梁峰可不傻,乱世粮食比钱重要多了,搞:。:好仓储多多屯粮才是正道。至于其他东西,梁府田庄基本能够自给自足。这也是庄园经济最好的地方,关起门来,就是个小型社会。

    阿良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话可讲。是啊,梁府花销最大的,其实只有郎主父子。如果郎主决定省吃俭用,那么结余下来的钱还真不是个小数目。

    如今木坊正着力营造的翻车,对抗旱还是有些助益的,夏收的影响应该比预期要小。有不少庄户更是得了免赋的优待,其他则人多多少少也有佃些部曲发放的减赋田,不出意外的话,整个田庄都要过上许久不曾遇到的好日子。在这样的大旱时节,能得到如此厚待,实在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可是郎主本人却为了养兵,要勤俭度日。作为一个奴仆,阿良只觉得又是酸涩,又是感动,都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

    梁峰在纸上又勾画了一道:“现在部曲每年要吃去二百石粮食吧”

    一石是一百二十斤,加上谷壳重量,怕实际只有一半粮食。一人一天至少两斤粮才能保本。一年可不就是二百多石如今粮价涨的厉害,一石都要二三千钱,也亏得分给那些兵卒的佃田有多余收益,否则还真出入不敷了。

    阿良回过神,赶忙答道:“其实添些杂粮还能省些,不过腌菜、鸡蛋、鱼肉等等花销可不少,田地收上来的赋税却远远少于庄户,是一笔大开销。”

    还有统一的着装,精良的武器,耐用的铠甲,养兵果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梁峰在心底叹了口气,不过这些投入绝对不能少,只能期盼纸坊和陶坊的新产品问世了,也不知能不能顺利赶上夏收时节

    又在纸上记了一笔,梁峰道:“还要买些牛羊,牛能耕地,羊能吃肉制皮,这边草木繁茂,孩童都能放牧,多少也是贴补。”

    “并州匈奴人多,牛羊倒不算贵。”阿良连连点头。

    “行了,只要加强抗旱,确保夏收,府上勉强还能支撑”梁峰正说着,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清脆钟声。这是望楼的警钟

    梁峰豁然起身:“警讯”

    “怎么会梁府已经二十多年没碰上匪盗了”阿良惊的声音都发颤了,“会不会是望楼上的岗哨看错了”

    正说着,一个仆从跌跌撞撞跑了进来:“郎主郎主望楼传来讯息,有山匪来袭,一一百多人啊”

    “啊”听到这数字,绿竹吓的腿抖了。一百多山匪这可怎么守得住

    梁峰厉声道:“阿良,你速去田庄,让庄户们切勿惊慌,组织青壮们拿起武器,聚在一起防备来敌。绿竹,去拿件红色外袍,越艳越好”

    说罢,他毫不迟疑,向着望楼所在的偏院奔去。

    刺耳的钟鸣响彻田庄,弈延猛地抬头看向望楼。望楼的岗哨是主公亲自安排的,这动静,分明是敌人来袭的警讯

    部曲中陆陆续续也有人分辨出了钟声来源,顿时乱作一片。谁能料到青黄不接的时节,会有人来攻打田庄,他们岂不是要上战场了

    弈延扭头喝道:“怕什么操练不就是为了这个全体都有,端槍列阵”

    这是基础的战斗阵型,怎么说都经历了月余操练,那些兵卒下意识的就开始列队,不大会儿就排成了四列。虽然阵型单薄,但是这样人挤人的方块阵一旦成型,心中的恐惧反而少了些,大部分人都站稳了脚跟。

    弈延见状二话不说,蹭蹭几下就爬上了营房旁临时搭建的小望台,居高临下向下望去。只见山道上尘土弥漫,一队山匪正大摇大摆向梁府逼近,人数不少,约莫有百来号。如果让他们翻过院墙,立刻就会四散袭扰田庄,不论是四坊还是庄子,都要被大肆洗掠。然而选择迎敌,一旦部曲战败,主公所在的宅邸就没了防御力量,虽然宅邸墙高,无人把守也挡不下如虎似狼的贼兵

     :。:;回去请示主公,必然会延误作战时机。但若是自己选错了,又会另田庄蒙受巨大损失。是带队正面迎击数倍于己的敌人,还是固守高墙,保护身后宅邸弈延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想战斗,他想击溃那些胆大妄为的贼兵,保住主公的田庄。但是万一主公不允呢万一他败了呢

    弈延扭头,再次向望楼看去。这只是无意识的动作,然而当看清楼上情形时,他的瞳孔猛然收缩,握紧了拳头。钟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下,天地之间之余一片静谧,一个挺拔纤瘦的身影矗立在望楼之上,身披红衣,就像一簇燃烧的烈焰。那人举起了手,直直指向了院门方向

    主公让他迎战弈延大吼一声,跳下来了望台:“敌人来袭,随我迎战,保卫田庄”

    队伍再次发出了一阵骚动,然而弈延已经挎弓提槍,高声喝道:“你们背后是自家的佃田,是亲人骨肉不想失掉他们,便随我迎战”

    这一声如此响亮,立刻让骚动一滞,四位伍长见机也跟着大吼起来:“迎战”

    “迎战迎战”

    吼声震彻天际。他们好不容易有了属于自己的佃田,每日吃饱穿暖,安稳生活。他们不想丢掉这些,无论谁来,都夺不走这些

    队列开始移动,大步向前,向着外侧院门奔去

    他看懂了梁峰猛地呼出口气,弈延看懂了

    一路跑来,梁峰几乎耗光了全身气力,汗水如雨点般洒下,只有撑着围栏,才能勉强站直了身体。但是他并没有错过眼前的一切。他能看到那群不紧不慢逼近的山匪,能看到整齐排列的梁家部曲。五倍于己的敌人自然恐怖,但是他不能容忍这些贼兵,一举毁了他好不容易才整顿妥当的家园。

    当兵的,就该守家卫国,不论敌人多寡,不论危险与否

    可惜,这一战他没有充足准备。那些新兵还未配甲,只有手中长槍。用这样的队伍抵御如虎似狼的山匪,能胜吗

    梁峰放下手臂,猛然对身后的哨兵说道:“去取一面鼓来”

    郇吉已经吓的有点傻了,“啊”了一声。

    “快去”梁峰可没工夫废话,厉声道。

    这下,郇吉才反应过来,拖着那条半残的腿连滚带爬向楼下冲去。梁峰转身走到了围栏边,下方的庭院中,已经站了不少神色慌张的仆僮婢女,主院如今的仆役已经裁剪了数次,但是依旧不少。

    梁峰大声喊道:“所有男人拿起武器,守在大门的角楼之上,仆妇准备沸水、柴薪,以备不时之需部曲已经前去迎战,他们会守住田庄,我就站在这里,与梁府共存亡”

    不少人还期盼着部曲返回宅邸,保护主宅。然而听到这番话,他们才想起后方的田庄。都是庄上的奴仆,他们也有亲人朋友待在外面,更别说今年可是大旱,若是田庄毁了,又怎能活的下去呢

    几个仆役咬了咬牙,向着大门旁的防卫角楼奔去,另一些胆大点的仆妇也开始动作。虽然恐惧并未消散,但是看着那位俊美文弱的郎主站在望楼之上,指挥部曲保卫田庄,那让人疯狂的恐惧也算不得什么了。只要有郎主在,他们就不会被人抛弃

    梁峰扭头对还在瑟瑟发抖的绿竹道:“绿竹,你先下去吧。”

    刚刚绿竹也跟着梁峰冲了上来,然而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她双腿抖的一刻不停,几乎站不稳脚步,可是小丫头依旧倔强的摇了摇头:“郎君在这里,奴婢也在这里”

    这次,她没有落泪。

    梁峰看了她片刻,没再说什么,扭头望向远方。那群山匪离得更近了,他手下的新兵真能守住院门吗弈延又会如何迎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