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二十九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第一列,端槍。杀”

    一排长槍刺了出去,几步外顿时一阵草屑齐飞。

    “第二列,端槍。杀”

    第二排长槍毫不停滞的接续刺出,紧跟着又是第三声呼喝。一排五人,四排二十条长槍就这么绞碎了面前那几只扎得结实的草人,全部刺完之后,面前五个稻草桩子早已破烂不堪。

    还没等人发话,两个小兵快步跑了过去,撤掉旧桩子,换上新的草人,四位伍长立刻踏前一步,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端起长槍,深吸口气。

    “端槍。杀”

    这是部曲每日必要练习的刺杀动作。由伍长引领新兵们双手持槍,向着面前的目标发起攻击。如今他们所持的长槍可不是最初那么个光秃秃的木杆,每杆槍的槍头都多了枚三寸多长的铁质槍尖,虽然重不过几两,杀伤力却提高了数倍。使起来虎虎生风,颇具震慑力。

    “喝”用力刺出最后一槍,朱二不得不停下,用力喘了两口气。这已经是第三轮了,谁能想到只是刺出这么一槍,就要耗费如此大的力气。然而他丝毫不敢怠慢,部曲不是进来就能随便吃粮的地方,万一跟不上操练,可是会被开革出去啊。

    之前同来的伙伴中,就有几个人死活跟不上操练,已经被剔出了部曲。表现好的还能当个没有佃田的“辅兵”,那些不够勤力的,只能回家种地。筛来选去,最终才留下了四个伍的人数,万一有谁达不到要求,还会被贬做“辅兵”。这么好的差事,他可不能平白丢了

    想想已经登记在他名下,可以由家人耕种的十亩上好田地,朱二立刻就打起精神,跟着自己所在的伍,快步走到规定位置。在出槍前后还要列队,若是跟不上队伍节奏,或是乱了方向拍子,可是要挨抽的

    兴许是这次队列排的整齐,站在前方的队正打量了片刻,终于开口:“原地休息一刻钟。”

    听到这话,人群中立刻传来一阵长吁短叹,不少拄着槍就坐了下来。实在是一晌午操练,早就耗干了大家的气力。朱二也长长出了口气,拖着槍走到了一旁的树荫下,解开水囊咕嘟嘟喝了两大口。这水囊也是加入部曲之后才发下的,他们现在喝的可不是井水,而是一大早就烧好的热水,灌在囊中,渴了就喝些,每天都能喝掉两大壶。

    谁也不知干吗要费时费力把水烧开了再喝,不过有人说这是佛祖指点,能杀一些看不见的疫物。这话还是从郎主嘴里传出来的,连那个来给郎主看病的姜医生都点头称是呢。甭管是不是真的,现在庄上的人只要不是太懒,都会想法子烧热了水再喝。

    只喝了几口,朱二就放下了水囊,仔细检查起自己的宝贝长槍。这槍可是需要保养的,槍尖是否磨损,槍身是否开裂,每日都要仔细看过。他家伍长说,长槍就是兵士的命根子,跑步的时候要带,列队的时候要带,连睡觉的时候都要仔细放在枕边。连命根子都看不住,岂不成了没卵子的废人吗

    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朱二才松了口气。他今天刺的位置不错,没让槍尖磨损半点。这下伍长可说不出什么了。放松下来,他又捡起水囊,准备再喝几口。谁料一抬头,就见校场中间有些骚动,好几人围到了草靶旁边。朱二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出是其中一个是自家伍长孙焦。糟糕他真想跟队正比试吗

    :。:

    水也顾不上喝了,朱二拎起长槍向着场中跑去。只见弈延和孙焦两人都拿着弓箭,站在了草靶之前。孙焦瞥了眼围在身旁的人,煞有介事的对弈延道:“队正,若是我胜了,就替你操练部曲一天,如何”

    孙焦原先是庄上的猎户,不但身手出众,箭法也很是不俗。加入部曲之后,很快就被弈延选中,当上了伍长。不过他心气相当高,在熟悉了操练规程后,觉得这些也不算太难,就开始打起了“队正”的主意。带五人算什么,能够指挥二十人同进同退才算厉害呢。

    因此在观察了好几日之后,他最终决定,跟弈延比一比箭法。之前他不是没想过比槍,但是练了几次,孙焦就发现这法子恐怕不行。明明同样是长槍,弈延的槍总是能快如雷霆,凶狠的躲无可躲。万一人家公报私仇,不小心被戳一槍,绝对是活不下来的。于是,孙焦就把注意打倒了弓箭上。

    射箭本就是孙焦的拿手绝活,兼之弈延会在休息的时候喜欢独自练箭,看起来力道还算不错,准头却差的老远,比他的箭术差多了。有了这么个念头,到了今日,他终于站出来约战,还是专门调了这种休息时间。想来只要弈延要点面子,就不会拒绝。

    瞥了他一眼,弈延淡淡道:“你先。”

    这是答应了孙焦立刻来了精神,弓弦连拉,嗖嗖嗖三支箭射了出去,正中百步开外的草人胸口。新换的草人,正是结实的时候,箭矢居然也能射入小半,看来力道很是不错。

    孙焦放下弓,扬了扬下巴:“这箭法可还使得”

    练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别说是普通农户,就算是真正的军士,也罕有箭法出众的。这一手,确实足够卖弄了。

    然而弈延看都没有看他,拉了拉手中弓弦,站定身形引弓搭箭。他的弓也是一石硬弓,但是满弦之下,长长羽箭如同白虹贯日,哚的一声钉入了草人两眼之间。这一下若是射偏分毫,怕是会滑脱箭靶。可是那箭尾颤都未颤,直接没入了稻草之中,紧接着第二支、第三支皆是如此,分毫不离,钉在了不到一枚铜钱大小的方寸之中。

    三箭过后,围观的人群里爆出了一阵喝彩,更有几个羯人笑着道:“姓孙的,别傻了,队正可是惯用左手的啊。”

    孙焦张大了嘴巴。什么惯用左手他怎么从没见过弈延用左手,不论是操练还是私下练箭,他都是用右手啊旋即,孙焦的脸色又变白了些,冒然挑衅又惨遭落败,队正会如何收拾他抹掉他伍长的头衔,还是革出部曲

    谁料弈延并没有责罚的意思,开口道:“你们伍,多扫一轮茅房吧。”

    营地旁专门建了个简易茅房,供他们统一如厕,顺便积肥。每队七日,轮换打扫茅房,保持清洁。这活儿人人都不爱干,不过真算不得什么大事。众人不由一阵哄笑,孙焦涨红了脸,嘟囔道:“扫就扫,谁家没用过农肥啊队正,若是我下次胜了呢”

    “你可以试试看。”弈延撂下这句话,板起了面孔冲围观的兵士们喊道:“合集,开始操练”

    这可比预定的休息时间短多了。然而一声令下,连半个敢于顶撞的人都没有,众人慌忙站到了自己该站的位置上,端槍挺胸,等待下一轮演练。

    一天操练下来,弈延照例先去河边沐浴,洗干净了满身灰尘汗水,确定身上再无半点异味之后,他快速换上干净衣衫,向着内院走去。

    这些日子,部曲操练的愈发勤了。:。:不过由于伙食给的足,每日都有鸡蛋,时不时还有鱼汤或是肉汤解馋,大伙儿吃的精神焕发,体力也渐渐跟了上来,晨跑基本一刻多一点就能跑完,已经没有拖到两刻钟的人了。

    有了精神,这些家伙的脑袋也开始活泛起来。像孙焦那样的,他这些日子遇上了不只一次。不过弈延觉得这不算坏事,营伍之中,有勇力有胆气才是关键,而且现在他们只有长槍兵,总不是个事儿,也许该问问主公,要不要组建一队弓手

    走进房门,一阵浓烈的艾草味铺面而来,弈延猛的睁大了眼睛。只见半遮半掩的帷幕间,梁峰半裸身躯,伏在榻上,姜达坐在他身侧,手持长针,轻轻一捻,便刺入脊背。那针足有一寸,大半都没入了体内,光是看着就觉得疼痛不堪。然而弈延胸中的怒火腾地燃起,又很快被强行压住,因为他看到了绿竹正跪坐在一旁,双手捂着嘴,哆哆嗦嗦一副要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这是在治病。弈延咬紧了牙关。这必然是治病,否则绿竹不会就这么看着,否则主公不会任那个姓姜的施为。但是再怎么告诫自己,他仍旧忍不住怒视着姜达,以及他手中让人头皮发麻的长针。

    床榻里,突然传出个含混声音:“弈延,操练结束了”

    这声音,立刻唤回了弈延的理智,他快步了过去,低声答道:“主公,练完了。”

    “嗯,去一边坐着,等会就好。”梁峰并没有扭头,淡淡吩咐道。

    只是两句话,弈延身上四溢的杀气就淡了。好不容易盼到了伴儿,绿竹眼泪汪汪的扭过头,连话都不敢说,可怜巴巴指了指身边。弈延也没反驳,两步走到了绿竹身边,老老实实跪坐下来。

    那种锋芒在背的感觉终于消失不见,姜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问道:“子熙感觉如何”

    “有些酸胀,不过无甚大碍,季恩尽管放手施针。”两人年龄相仿,虽然身份有差别,但是梁峰并不在乎,早就换过称呼。

    姜达点点头:“温针初时会有些胀痛,过些时候会变为麻痒,一定要静心忍耐,不要乱动。”

    说罢,姜达又拿起一根长针,在燃着的艾条上温养片刻,刺入了下一个穴位。按道理说,初次施针,还是刺的背位,再怎么有心理准备,患者肩背也会有些僵硬,不好下针。然而身侧这人却完全没有紧张,就像伏在榻上假寐一样,放松自然,让他下针也顺利了几分。

    有了这么位配合无比的患者,姜达的动作也流畅了许多,不大会儿功夫就把针全部扎下。又拿出艾条在没有落针的地方轻轻点过。姜家本就擅长养生,姜达又是祖父一手教出来准备继承衣钵的,艾灸功夫自然精熟无比,连半点烫痕都没有留下。

    然而他的动作再怎么灵巧,弈延依旧忍不住攥起了拳头。那只手就如此肆无忌惮的在主公背上游走,手掌都贴在了肌肤之上,就像一寸寸抚过单薄的颈背。不知是疼痛还是灼热,那苍白的肌肤在针刺下隐隐泛红,渗出汗珠。发髻不知何时散了,几缕乌发落在肩上,带出几分隐晦滋味。

    如果可以,弈延恨不得一把将那医者推开,用里衣牢牢裹住那具身躯。但是他不能,这是治病,是为了救主公性命。他甚至都不能牢牢盯着,生怕干扰那人的动作。弈延默默垂下了头,攥紧了双拳。

    姜达手上不停,用艾条反复艾灸几次,待梁峰背上快被汗浸透时,才终于停手,道:“忍着点,我拔针了。”

    说完,他:。:不敢稍停,轻巧迅捷的拔出了之前刺入的银针。几点血珠渗了出来,混入汗水之中。姜达拿过一旁的干净软布,仔细擦拭过梁峰背上的汗滴和微微渗出的血珠,方才舒了口气:“如此便好。以后每过五日针灸一次,一月之后,就可以用药浴了。”

    “辛苦季恩了。”缓缓撑身从床上爬了起来,梁峰笑道,“绿竹,带姜医生下去休息。”

    姜达此刻也是满头大汗,针灸可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这种针艾齐用的手法,很是耗费精力。又费神叮嘱了梁峰几句,他才缓缓离开了卧房。

    见外人走了,弈延第一反应就是快步走上去,捡起床上的里衣,披在了梁峰身上。

    梁峰笑笑:“无妨,现在天气渐暖,没那么冷了。”

    弈延这才醒过神来,后退一步,沉默了半晌之后说道:“主公,今天孙焦跟我比试了弓箭。”

    这是转换话题,但是梁峰压根没想那么多,诧异的挑了挑眉:“他胆子到不小。你罚他什么了”

    连结果都没问,主公便知道自己会胜。弈延紧锁的眉峰缓缓展开,轻声道:“我让他们伍多扫了一轮茅房。”

    “哈哈,不错。”梁峰笑了,这还真是部队中常用的惩罚手段,弈延做的很好,没有损害自己的权威,也未曾真正打击部下的积极性,做到了举重若轻。

    对方的笑容中满是赞许,弈延只觉得胸腔都变得滚烫烫的,刚刚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像风一样跑了个干净。他想了想,又道:“我觉得可以建个新伍,挑些射术好的,专门负责射箭。长槍阵只能短兵相接,要是碰到敌军有箭手,不好防备。”

    梁峰颔首:“这是自然,不过现在部曲人数太少,最好不要分兵。等到农忙结束之后再考虑增加兵源吧。你最近可以领着队伍在田庄附近操练,并放出招募新兵的消息。久而久之,那些想要入伍的,也会忍不住偷偷训练,这就成了良好的预备兵源。万一遇到紧急情况,能很快动员起来。至于防御嘛,这些天我正让织造房赶制一批皮甲,关键部位会缝上牛皮,不能算结实,但是总是比穿布衣要强些。”

    主公总是想的比他还细致,弈延用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打造强军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慢慢来,不着急。不过你要牢牢记得,现在手下的四个伍,都是最为珍贵的种子,等到时机成熟之后,把他们撒进新兵的队伍里,每个人都可以是伍长,是队正。因此,你才要严格把关,让他们不至于长成歪苗。”

    虽然手上还没那么多兵,但是一支部队的灵魂在成立时就会扎根。梁峰想要的可不是一窝熊兵。进可攻,退可守,完全服从命令,才是最基本的要求。而这一点,要贯彻在建队初始。幸好他的眼光不错,选了个称职的领队人。

    肩上还有些火辣辣的灼痛感,梁峰伸了个懒腰,侧躺在了床榻上:“趁天还亮着,拿卷春秋来。”

    最近精神好了些,梁峰把基础教育提上了日程,白天让绿竹跟梁荣一起学学写字,晚上则给弈延讲些史书里的故事。他可不想被一群文盲围着,能教自然要好好教下。

    弈延立刻来了精神,快步向外间的书案走去。看着那急切的背影,梁峰不由微微一笑,这样养病的日子,也不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