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二十八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阿父,这边也有一只死鼠”姜引在柴堆边停下了脚步,大声叫道。这已经是他们发现的第五只死鼠了。

    郡郊榆村连续有几户农家感染伤寒,按照常理,众人都会避之不及,就连巫医神汉都请不到。姜家父子却早早赶了过来,仔细搜索附近的屋舍。果不其然,在病患的屋舍附近,连续发现了几只死鼠,还有两只家犬,也死得不明不白。

    “难道真的有疫物”姜太医闻声赶了过来,虽然年近七旬,但是他的身形并不显笨拙,依旧精神矍铄。

    经年行医,姜太医的眼光何其毒辣,一眼就看出那死鼠身上并无外伤。明明没有受伤,却大量死亡,除了那个梁丰所说的“疫物”,姜太医确实想不出更好的答案了。

    姜引上前一步,想要去仔细看看那死鼠,却被姜太医伸手拦了下来:“莫大意。梁子熙说过,这东西可以通过吸血小虫传到人身上。若是有个跳蚤,可就危险了。”

    如今只是四月,还没有生出蚊子。难怪伤寒在夏秋高发,若是“疫物”真由蚊虫携带,可不要赶在夏日爆发么。

    “世上蚊虫鼠蚁有多少,若是疫物真附在此类东西上,要如何去防”姜引皱紧了眉头,低声问道。

    姜太医摇了摇头,他也想不出法子。若是防不胜防,就算知道了疫病源头,又有什么用处

    叹了口气,他道:“先等等达儿的消息吧。既然疫物之事是佛祖入梦传授的,那个梁子熙,应该懂得解决之法。”

    一路紧赶慢赶,从晋阳来到梁府不过用了六七日,然而当姜达见到的梁峰时,还是大吃一惊。父亲之前分明给他诊治过,怎么非但没见起色,反而病到了如此地步只见榻上之人眼窝深陷,骨瘦如柴,再怎么惊艳的容色,却也无法掩盖身上的沉重病气。难不成是药不对症,发生了什么意外

    “梁郎君怎么病成了这个样子”姜达都顾不得礼仪了,快步上前,抓住了梁峰的腕子,切起脉来。

    “这几日丹石发动,有些虚耗。”梁峰的回答温文有礼,听不出多少情绪。

    闭目号了半天脉,姜达也长叹一声:“确实是丹石发动,服散大多会染上如此症状,药石难医,只能苦挨。不过你未曾擅自服散,之前开下的方子也对症,撑过这个月,身体就能渐渐康复。”

    说着,姜达再次打量了一眼躺在榻上的男子。要知道,服用五石散多得是瘾发成狂的病人。一旦丹石发作,任凭你有多高的地位,多好的风度,都难免浑身抽搐,狂吠失态。就算轻微一些的,也会脾气暴烈,神智紊乱,让人难以接近。

    正因为丹石发作的症状可怕,因此服用五石散者,罕少能断绝药瘾。哪怕医者千叮咛万嘱咐,他们也会再次用药,害了自己性命。然而面前这人,哪怕病的只剩下半口气,也未曾重新服散。更难得的是,他的手指一直在微微发颤,但是眼中清明并未减少半分,面对问题也能对答如流,毫无失态之处。

    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了,难怪他能让王中正激赏不已。

    看着姜达那略带赞许的神情,梁峰在心底叹了口气。他要的可不是别人的钦佩,而是实打实的停下这该死的戒断反应。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手抖就没有一刻停下,还要装出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安慰身边亲近之人。也亏得梁府的隐患已经一一剔除,古代的生活节奏又慢的吓人,否则都要把他熬的油尽灯枯了。

    不过,他倒不怀疑这个年轻医生所说的话。如果五石散有什么安慰剂或是特效药的话,还能流毒百年,祸害几代人吗看来除了硬抗,也没别的法子了。

    微微一哂,梁峰答道:“有姜兄这一句话,我就安心了。”

    看着梁峰那副模样,姜达忍不住补了句:“不过梁郎君也不能大意,最近还要好好休息,吃些药膳。对了,这次王中正也托我带了些药材来,里面正有几味可以安神,一会儿我写个方子,调成香米分,晚上薰焚也可帮助入眠。”

    “如此甚好,多谢姜兄。”梁峰眼睛一亮,能有点安眠药让他少做噩梦也行啊。

    看着面前之人神情一松,姜达也觉得心中畅快了些,轻咳一声,开口道:“今次家翁有事,留在铜鞮,派我来给梁郎君诊病。除了之前内服的药外,还要用上针灸、药浴,帮助行药排毒。不过梁郎君身体太弱,怕是要再调养几日才能用针,还请梁郎君稍安勿躁,精心调养。”

    没想到这位姜医生不只是复诊,还兼任了理疗师,这待遇可大大超过了上次啊是送去的那封信起了作用,还是他们发现了鼠疫传播源的关键问题呢

    脑中一转,梁峰就微笑开口:“没想到姜太医无法前来,不知上次所说的疫物,查出端倪了吗”

    姜达轻咳一声:“实不相瞒,这次我来梁府,不但是为梁郎君诊病,也是为了疫物之事。我父兄最近在郡城附近四处寻访,确实在伤寒病患家中发现了死鼠。其实在很久之前,我就怀疑疫病不只是秽气。那些高门显贵无不避伤寒如蛇蝎,可是即便身边没有病患,也会不知不觉染上伤寒,实在让人生疑。如今看到了死鼠,我方才恍然大悟。”

    这也是姜达对疫物之说最感兴趣的地方。按道理,只要不接触伤寒病患,紧闭门扉,就能杜绝感染。可是一地爆发疫症之后,不论贫富贵贱,总是先后出现病患,:。:防不胜防。哪怕搬走,也会有人陆续感染。不少人说这是疫鬼作祟,如今想想,恐怕是队伍里裹挟了病鼠,又有蚊虫吸食了患者的血液,传到了其他人身上。只是防着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谁又曾想到,还有这些小小野鼠作祟呢

    “可是如若疫物真的来自虫鼠,要如何才能消除疫病呢”这也是姜达十分困惑的事情。难不成佛祖还能传下什么秘法,杀灭一切虫鼠

    “只需控制源头就行。”这几天病痛难耐,为了转移注意力,梁峰也认真回忆过关于防疫的关键事项。如今终于来了懂医术的人,他自然打起了精神,开口道,“首先,可在疫区洒下石灰调成的石灰水,洒在病人待过的地方。石灰水必须现调现用,不能放置太久。”

    “石灰可是砌墓的那种白灰”姜达愣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所谓石灰,就是白灰。民间也多有练灰场,出产白灰供刷墙、砌墓所用。这东西能够防虫,想来也是要的这个效果。

    梁峰微微颔首:“石灰非但能杀灭虫虱,还能投入水中,除掉蚊子幼虫,很是管用。只是泼洒之时,莫伤了人。”

    生石灰兑水是能发热的,放多了似乎对人体也有些害处。不过鼠疫面前,这些小事也算不得什么了。他继续说道:“还有病死之人,尸体最好焚烧。若是不行,用白灰垫身,尽早掩埋。所有沾染过病患粪便、呕吐物、血污的衣物,也要一并烧毁。”

    这姜达自然能听明白,遇上天花之类的恶症,也需要烧掉病患沾染过的衣物。至于烧尸,有点难度,但是能用白灰掩埋,也算全了一些人土葬的心思。

    “对了,不论是出诊还是防疫,最好在面上蒙条布巾,掩住口鼻。万一出现秽气,也能抵挡一二。还有不要触摸那些带着疫物的物品,手上包一层布巾,或是用木夹之类物件夹取,会好上不少。”口罩是医学史上的一大发明,对于医护人员的帮助很大。人才难得,这些医生万一也感染了鼠疫,可就不妙了。

    这条完全是为医者着想。姜达在点头的同时,不由暗自揣测,这一条条都是佛祖指点的吗怕也有这位梁郎君的妥帖心思吧

    “最后,便是琐事了。用饭之前清洗双手,以免疫物入口。经常洗澡,打扫房屋,减少虫虱。掩埋污水沟渠,阻止蚊蝇繁殖,或是用艾草之类的药材,让蚊虫无法近身。少杀些夜枭、菜蛇,让它们捕杀野鼠。久而久之,伤寒恐怕就能得以控制了。”梁峰一口气说完,轻轻喘了口气。

    在这个时代,恐怕防疫只能做到这些了。虽然不晓得能起到多少用处,但是尽可能控制病源,减少鼠疫扩散,能救一条命,就是一条命吧。

    只是这样,就能消除伤寒姜达有些不可置信。然而仔细想想,却又觉得有几分道理。就算不能彻底消除伤寒,各州各府如果能施行一二,怕也能控制感染伤寒的人数。这就是天大的善举了

    看着梁峰苍白消瘦的面孔,姜达叹了口气:“若是梁郎君此法真的可行,便是救了无数苍生。”

    梁峰笑笑:“不如令师祖整理的伤寒论一书,能让张长沙的医书流传下去,才是善莫大焉的义举。还望贵府多找医者研习伤寒一症,集思广益,制出真正有效的药方来。”

    鼠疫在中药里确实有验方存在的,这一点梁峰非常清楚。但是何时发现,何人发现,他却一无所知。与其这么一代代闭门造车,不如多找些人交流研究成果,说不定能够促进特效药的诞生。只是医术也算是不传之秘,门户之见,不晓得有几人能够真正打破。

    姜达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自当尽力。”

    有这话,也就够了。梁峰重新倚回凭几上,喘了口气:“有劳姜兄了。”

    看着梁峰的憔悴面容,姜达忍不住再次道:“梁郎君还是要多多休息才是,丹石发作非同小可,不容轻忽。”

    这事,梁峰可比他清楚多了。只是不给自己找点事干,怕真要闲出抑郁症,戒断反应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对方也是好意,梁峰微微一笑:“有姜太医和姜兄看顾,又有何惧哉”

    这一笑,简直让人心折。姜达脸上不由也露出笑意:“放心,我最近都不会离开梁府的。先写个安神方子,梁郎君晚上试试吧”

    当晚,姜达的安神方子就派上了用场,带着药香的香料很快就安抚了梁峰的神经,让他陷入深深睡梦。

    这一晚,既没有夜惊也没有发作,当梁峰再次睁开眼时,窗外已然天光大亮。绿竹和弈延两人都面带喜色,看起来简直比梁峰自己还要开心。

    轻快的帮自家郎君净面更衣,绿竹喜滋滋的说道:“这安息香真是管用药膳也已经熬好了,奴婢这就给郎君端来”

    弈延的动作更快,已经端着碗站在了榻前,一副想要扶梁峰起来用药的样子。

    “这是药膳,应该一勺一勺慢用。快把碗给我”绿竹嗔道。

    “我知道。”弈延动也不动,仗着自己比小姑娘高,把碗端地高高的,一副寸步不让的模样。

    “你这浑人”绿竹攥紧了小拳头,一副想要踢他一脚的模样。

    看着面前跟猫狗打架似的两个小家伙,梁峰眨了眨眼睛,笑了出来:“放下吧,我自己喝。”

    这一声,立刻让两人安静了下来,绿竹眼中的喜色又重了点,连忙搬过一个小案放在了梁峰身前。弈延则慢慢放下了碗,双眸却不离梁峰左右。

     :。:;  看着那碗散发着药味的米粥,梁峰吸了口气,缓缓拿起勺羹,喝起粥来。他的手虽然还有些微微颤抖,但是已经不像前几天抖的那么厉害了,不知道是充足的睡眠起了作用,还是戒断反应减轻了些。这显然是个好现象,让梁峰心中的烦闷都消散了少许。一口一口喝下大半碗温热的药膳,他才放下了勺子。

    “郎君果真好多了,该好好酬谢那位姜医工”绿竹简直喜不自胜,这些天眼看郎君越来越瘦,还经常面带郁色,可把她吓坏了。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能让郎君开怀几分。如今郎君终于露出了笑模样,怎能不让她欢喜。

    弈延看着梁峰略略有些红润的面色,心情却有些复杂。这些日子,他每天都会亲手喂那人汤药,给那人擦拭身体,晚上偶尔还会碰到夜惊梦魇,把那人揽在怀中,亲手抚平那些无法自抑的颤抖。

    弈延当然知道,这都是病痛所致,这种可怕的疾病,随时会危及主公的性命。可是只有在这种时刻,他才能好好碰一碰那位天人也似的主公,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暗地里握了握手掌,他压下心底焦灼。没关系,只要好好练出手下的家兵,为主公打造一支无坚不摧的部曲,他自然能成为主公身边无可替代的人物。比绿竹,甚至比小郎君更加无可替代

    吃完了药膳,又眼看弈延去了营房。梁峰才从榻上爬了起来:“绿竹,扶我去书房吧。”

    “郎君,你该多静养些时日的。要不我去取几册书来”绿竹可不太想让梁峰受累,连忙劝道。

    “不了。还是要尽快给王中正回信才行。”这次姜达还带来了王汶的书信,对方说了不少劝慰的话,还送了贵重药材。不仔细回信,实在说不过去。

    听到这话,绿竹也不敢再劝,小心扶着梁峰向书房走去。

    走进书房,梁峰率先看的不是书,而是一个端坐在书案前的小小玉人。

    “父亲大人”乍看到父亲,梁荣兴奋的从胡凳上跳了下来,随后他才想起了守礼这档子事,赶紧正了正面色,乖乖走到梁峰面前行礼。

    自从朝雨升任织造房管事之后,就不能时刻陪在梁荣身侧了。于是她想了个法子,请求梁峰让小郎君使用书房。这点心思,梁峰哪里不懂,分明是想多找些机会多梁荣跟自己亲近。而且待在书房,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她不在的时候也能安心许多。梁峰自然应允,梁荣就开始在书房读书临字了。

    看着小家伙这副神情,梁峰挑起嘴角,随意牵起梁荣的小手,向着书案走去:“荣儿在临帖吗”

    梁荣脸蛋红扑扑的,乖巧答道:“孩儿在临字,今日临了十张了”

    这么一大早就写了十张大字,小家伙确实用功。梁峰笑笑,走到桌前仔细看对方字帖,只见上面的大字结构已经粗通,只是梁荣人小力弱,手有些抖,做不到完全的横平竖直。还有就是那法帖,并不是什么良品。可惜现在练柳体还有些早,而且他的字也不够做法帖,别把人带歪了。

    想了想,梁峰道:“回头我给你找几册钟太傅的字帖来,先临那个吧。”

    钟繇的隶书、楷书都没话说,是入门的好选择。只是优秀的临本不太好找,也许可以托王汶帮帮忙有来有往,才是交朋友的不二法门,对于这种顶级豪门,太过保持距离也不是好法子。

    摸了摸梁荣的脑袋,梁峰道:“去吧,再写几页,我让绿竹陪你玩耍。”

    小孩子也不能天天窝在书房里,绿竹那丫头也是个活泼的,陪孩子玩耍正合适。

    梁荣乖乖听命,重新爬上了胡凳。这凳子,也是梁峰吩咐人改造的。其实此时已经有了可以坐的凳子,只是都是软面折叠式的,仅供人出游时临时用用。他就让人改了一把,换上木头的椅面,让梁荣换上,以免小孩子久跪长不高个子。理由也挺好找,就说书案太高,让他垫着些坐高凳。

    小孩子没有什么礼节方面的障碍,梁荣又特别开心能用父亲的书案,这胡凳就自然而然摆在了书房之中。

    看着梁荣重新抓起笔,一副认认真真开始习字的模样,梁峰笑了笑,也走到另一侧的书案前,跪坐下来。

    这几天病的浑浑噩噩,回忆金刚经的事情却没停下,一是为了准备给王汶的书信,另一则是同所有经文相似,金刚经确实是诵读安神的好东西,哪怕每天默念些,都能稍稍克制心中狂躁。这对于梁峰的情绪控制而言,极为重要。只不过前些天手抖的实在厉害,下笔的文字都不成形,今天好不容易恢复了些,正是抄录经文的好时候。

    桌上自然已经铺好了左伯纸,绿竹轻快的研起磨来。待墨汁浓稠后,梁峰便提笔默写起经文。这次,他写的是经书中的第十四品,讲述的是须菩提深明经文中的意思后,有感而泣。同样也是阐述不执著表相,领悟佛法真谛,这对于一心向佛,又奢靡无度之人,感染力只会更加强大。

    这段经文很长,一字一句写来,梁峰心中的烦躁渐渐平息。练字本就能够静心,更何况是仔细默写经文。如流淌的清泉,蜿蜒的蹊径,墨字落于白纸之上,只余沙沙轻响。

    梁荣也在临字,不过再怎么能沉得住气的孩子,也只是孩子。不一会儿,他手下就不小心一歪,写坏了一张字帖。这张字本来是他准备拿给父亲看的,竟然在最后一笔写坏了,小家伙心中不由大为懊恼。然而他抬起头,却发现父亲也正在些什么。对面那人跪坐的姿势如此端正,手腕优雅的悬在半空,一提一按犹如流动的音律,只是静静旁观,就让人仰慕无比。

    :。:梁荣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写的那贴字,突然小脸一红,偷偷揭过那页纸,继续埋头练习起来。

    父子俩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写了小半个时辰。梁峰终于停下了笔,长舒一口气。两次默书,终于有了一贴能看的字。想了想,他又在信上附了一页,感谢王汶送来的药物,对姜达大加夸赞,还对梦中佛祖所说的防疫问题表示了关切,最后附带字帖的事情,说想给儿子找几个好贴临字。

    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是梁峰实在没法写出花团锦簇的文字,只能尽量平铺直叙,做不到文字精妙,好歹占个质朴吧。

    好不容易写完,他看了看对面还在埋头苦练的儿子,笑道:“绿竹,带荣儿出去玩玩吧。写的太久,当心坏了眼睛。”

    绿竹巴不得梁峰停笔歇歇呢,自然应允,拉着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梁荣出了门。不一会儿,院中就传来几个小孩子欢乐的笑声。春日阳光融融,书房里只余书香墨香,没了呛人药苦,梁峰不再保持正坐,放松的倚在身后凭几上,只是一会儿工夫,就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传来了绿竹的轻呼:“郎君,你可是累了”

    “还好。”梁峰睁开了眼睛,对面带关切的绿竹笑笑,“有人来了”

    若是没人,绿竹恐怕不会这么问,而是让他安心小憩。被识破了这点小小心思,绿竹脸上浮出抹红云,轻声道:“是柳匠头和江匠头。”

    “唤他们进来。”梁峰揉了把脸,转头看去,发现梁荣的位置上已经没人了,可能是怕打搅自己休息,被侍女们带走了。

    绿竹不敢耽搁,快步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柳匠头和江匠头相携走进了书房,对梁峰见礼。

    “风箱研制出来了”梁峰的目光倒是没放在两人身上,而是一眼看到了柳匠头抱着的大大木箱上。

    风力加热向来是提高炉温的好办法,梁峰自然先想到了双活塞风箱,这东西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他跟伙计们出门住农家乐的时候,也玩过几次,虽然不太清楚内部结构,但是大体模样还是知道些的,就把这些告诉了柳匠头,让他想办法研发。

    最近柳匠头也十分意气风发,非但儿子接下了纸坊的重要差事,自己这木坊也颇有死鱼翻身的气象。长槍造的很好,得了夸奖,郎主又给了造风箱的差事。柳匠头不敢怠慢,专门去铁坊找丁大借用了皮槖,差点没让丁大这个倔老头跟他翻脸。还是承当了对方人情,又说一定给他换新的皮槖后,才好歹弄清楚了这玩意的内部原理。加之梁峰的提示,双活塞风箱本就没有什么复杂的结构,只是一层窗户纸而已,直接让柳匠头做出了成品。

    柳匠头满脸通红,兴奋答道:“多亏郎主指点,小的才做出这风箱,只要抽拉杆子,就能鼓风,比皮槖好用太多了,风力也更强劲”

    江匠头的兴奋不亚于他,接口道:“这风箱的确好用我在窑上试过一次,烧出的火光白炽,确实是传说中的瓷火不过原先的陶窑实在太大,不好控制窑温,恐怕要再起一个小窑。陶坊账上的银钱足够用的”

    火焰温度越高,焰光越偏向冷色调。江匠头是祖传的烧窑手艺,看来观察火焰温度确实有些门道。至于其他的要求,梁峰也不会拒绝:“陶坊手头的活计可以都停下,专心试制新瓷。还有我曾听说,山里有一种烟色石块,遇火可燃。不知你们能否买些回来,这个试试烧窑。”

    这说的自然就是煤了。并州地处山西,可是煤矿大省,恐怕露天矿都不少。如果采煤烧瓷,恐怕比木材要省力些,也能提高炉温。

    果不其然,江匠头思索了片刻后,问道:“郎主说的是不是烟石,山里人也管它叫石炭,有些人家图用着省事,也会拿来烧饭。还会异味略重,大户人家很少用到。”

    这就对了。梁峰颔首道:“我也是听人说过一句。既然用的人少,价钱自然低廉,去收些回来,试试看吧。”

    经过几次摔打,江匠头对梁峰也算唯命是从了,立刻点头应是。

    梁峰又对柳匠头说道:“这次的风箱,你做的很好。去账上支取二千钱,当做研发奖赏吧。还有今年大旱的迹象依旧未消,怕是要做些汲水的工具,你会制水车吗”

    柳匠头差点被二千钱砸懵,什么时候打这样的小东西也有赏钱了还是整整二千钱后半句他根本就没听清楚,还是江匠头机灵,推他了一下,才让他反应过来,赶忙道:“小,小的会造翻车就是颇为费时费力”

    他家原本是扶风的,当年马大匠就是扶风人,改造了龙骨翻车之后,在家乡广为流传。因此柳匠头祖上就传下了翻车的手艺,做这个自然不难。只是翻车造起来非但花时间,还要花不小一笔银钱,所以梁府只是在初时造了几架翻车,就不再花冤枉钱了。

    “尽管去造,银钱好说。”梁峰直接拍板。

    前一段处置了吴匠头,非但一顿毒打,还抄了他的小家。平白多出了十来万钱。这些现钱放在库里也是发霉,还不如投入生产。基础设施该上就上,奖金该发就发,只有这样才能提高生产者的积极性,换来更大的经济效益。这一套,还是当年发小教他的,可惜现在,他身边没有这么一个人了。

    情绪突然有些低落。梁峰吩咐两人多加小心,对风箱和烧瓷一事保密后,就挥退了二人。又让绿竹请来姜达,再详细谈谈防疫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