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26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5-27
    ,。

    内室之中,三人围坐,案上已经没了酒菜,唯有一簇豆大灯焰摇曳不定,尚比不过窗外月亮。乐文

    “这都第几天了郎主仍未唤我们过去啊”吴匠头还是忍不住,率先开口。

    这几天,他们不知准备了多少说辞,等待家主传唤。谁料家主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反而让木坊老柳家那个蠢儿子得了便宜据说非但领到一笔钱,还添了人手,准备闭门造纸。

    四坊因为门户之别,多少有些隔阂。木坊的柳木头更是人如其名,守着个清水衙门,还傻愣愣跟个木头似得不会偷奸耍滑。因此织、陶两坊跟木坊的关系也就相对冷淡,还不如铁坊的丁大能说得上话。

    谁能想到,家主回来之后,竟然先从木坊下手

    这一下,不由让吴、江二人心神大乱。如今的世道可不比从前,万一家主真的迷了心窍,要提携木坊,他们这两坊可就惨了

    田裳端坐主座,面色也有些阴晴不定。这几天,他简直就跟坐在碳盆上一样难熬。王家兄弟不但被杖责,还被驱赶出内院,也不知梁丰那病秧子知不知道这两人的底细。那些账薄也没落得个响声来,不知是对方没看,还是看了有什么心思藏着不说。这种万全准备打在了棉花上的滋味,简直让人憋屈。

    然而他可不能先看着自家后院乱起来,清了清喉咙,田裳说道:“两位匠头莫要惊慌。我从内院打听来了消息,之前家主曾犯过一次重病,这两天都不能见人了。”

    “什么”江匠头不由一惊,“郎主重病了可是那伙新收的部曲不是还在操练吗”

    这也是梁府近日的新鲜事。那群傻老爷们天天一大早就围着主宅绕圈,跑的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操练不说什么阵型,就是站成一溜,一站就是大半个时辰,时不时还要转来转去的弄得头晕脑胀,很是惹人发噱。

    如果梁丰真的重病,部曲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操练

    田裳阴恻恻一笑:“不过是些障眼法,其实郎主已经病的下不来床了,谁也不见。我看不是看账薄看伤了身体,就是医生开的药不怎么对症。总之,他怕是自顾不暇了。”

    听到这话,两位匠头对视了一眼,似乎又有些意动。吴匠头道:“可是就算他真的有病,我们也不能干等着他病死在榻上啊。难道就没什么法子,让他识趣让步吗”

    田裳笑道:“自然不能干等着,所以我今日才请二位过来。这不又快到收桑的时节了吗今年大旱,院里的桑叶几乎绝收,吴兄不如去请示一下郎主,看要如何处置”

    梁府自己并不养蚕,但是有一个桑园,每年春天都发卖不少桑叶,换取成丝。换来的丝虽然不多,但是足够一府上下用度了。如今确实到了该收桑的时节,可是吴匠头也不傻,这分明是让他打头阵啊冷哼了一声,他道:“收桑虽然是大事,但是只让我一个人跑去回禀,怕是不妥吧”

    “如何不妥”田裳哪能不懂吴匠头的意思,“节令放在那里,任谁都挑不出错来。而且去年园内的麻也歉收,账面上还有二万钱的麻布外债,契书就在这里,吴兄大可拿去。”

    一张契书递在了吴匠头面前,这明晃晃是拿钱怂恿。法子粗劣了些,但是钱帛总能动人心。吴匠头忍不住伸手接过,追问道:“田兄太客气了,可是这契书,郎主真的会认吗”

    “早就在账薄里埋下了伏笔,保证首尾干干净净。”田裳笑笑,浑不在意对方的猜忌。

    “哈哈,如此甚好”

    两人一唱一和,坐在一旁的江匠头也附和似得露出赞许笑容。少顷,两人告退,走出了田裳的所在的偏院。吴匠头志得意满的向家中走去,江匠头却绕了个弯儿,来到了陶坊。此刻天色已晚,陶窑却仍未停火,几个陶工正忙碌着赶制一批新货。看到江匠头进门,一个年轻汉子迎了上来:“爹,你回来了。”

    江匠头点了点头:“货赶制的如何了”

    “这是最后一批,明日就能出窑。不过店铺那边说最近不缺陶器,不再收货了。”那年轻人答道。

    这事江匠头自然心知肚明,他叹了口气,道:“可惜了坊里几个好陶工,下来日子可就难熬喽。”

    “爹,这事怎么了”

    “你来。”江匠头把儿子拉到了僻静处,仔仔细细给他讲了今晚在田裳那边的密谋。

    江倪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这田裳胆子可不小啊,我看事情要遭”

    “谁说不是呢”江匠头叹了口气,“这人读过几本书,就狂妄的不知天高地厚了。我看这次家主,怕是要来真格的了。”

    这也是江匠头最担心的事情。他一家世代给梁家制陶,很是经历过几位家主。但是从未有一个像梁丰这样,会主动招募勇健,重设部曲。如今正值乱世,有兵防身,才是安家立命的本钱。如果田裳说的是真的,家主连病重都未曾放弃操练,那么他的决心,怕也不能小觑。

    这世上不是没有奴仆欺主的事情,然而但凡家主强了么一点,想要收拾几个奴仆还不易如反掌更何况,家主现在手中还有兵

    江倪沉吟了片刻,突然道:“爹,我们其实不必跟田宾客走在一起。郎主如果想要重振梁家,必然也需要一些助力。既然他肯用柳匠头,咱们陶坊,也未必输了木坊”

    江匠头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个,然而他摇了摇头:“从你祖父那代,江家就开始私卖陶器,这事情如果被捅出来了,郎主又怎么会放过我们”

    背主向来是让人厌弃的事情,如果梁丰发怒,整个陶坊唯有一死。江倪握了握拳头:“可是如果不投靠郎主,我们就能逃过这遭吗”

    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跟着田裳一路走到烟,他们就能得到什么好果子吃吗江匠头看似粗率,心思却极为缜密,当然能想到事发的后果。这简直是进退两难,让人无法做出决断。

    江匠头咬了咬牙:“要不,先看看老吴那边吧。如果他失了手,咱们就再做打算。”

    “那就晚了”江倪急道,“还不如把他们的伎俩全部说给郎主听,我们也能将功赎罪。”

    “可是万一”

    “左右都是死,还不如搏上一搏”江倪的声音极为坚定。

    看着儿子面上的神情,江匠头最终咬了咬牙:“走,咱们这就去见郎主”

    “主公,用这个真能杀敌”

    院内,弈延拎起一根长槍,用力抖了一下。经过几天赶制,木坊终于把长槍送了过来。这槍是用剑脊木制成的,长两丈,木质坚硬柔韧,必须用双手才能握稳。用力一抖,就能发出嗡嗡声响。不过槍尖并没有装金属的槍头,看起无甚威胁力。

    “自然能。”梁峰斜倚在凭几上,含笑答道,“战场之上,从不是较量个人武艺的地方,唯有槍林箭羽,才是制胜关键。”

    :。:   现在梁府的部曲还没法适应复杂的阵型训练,只能从最简单的长槍列队开始。两军对垒,靠的就是正面冲锋的那一瞬间。只要自己这边长槍如林、不动如山,自然能够先胜一筹。不论是长跑拉练、列队正步,还是将来的长槍刺杀,都是为此服务的。现代部队里已经不强调拼刺刀之类的打法了,但是特种部队乃至武警,都还延续了此类教学,梁峰对此并不陌生。

    他抬手指了指弈延握槍的地方:“你握的太靠前了,槍长两丈,后手要握在尾端,不要露出槍根,前手乃是重心所在,在槍根前三尺之处。两手同时攥紧,前手使力,后手稳槍。身形保持笔挺,刺出之时跨步前弓,使腰力,全速刺出”

    这指点实在精确到了每一个细节。弈延仔细按指示握好槍,深吸了一口气,嘿的一声刺出了长槍。这一下实在迅如电,猛如雷,空气中都发出了嗡嗡声响。

    然而弈延没有停下,飞快收槍,又再次刺出。连刺五下,他才深吸一口气,停了下来:“这槍,太耗费气力了。”

    只是几下,弈延就觉得手臂酸涨,腰部抽痛,部曲里恐怕没几个人能够连续挥动这么沉重的长槍。

    这小子观察力确实敏锐,梁峰笑道:“长槍兵放在战场上,只能使出一击。一击过后,没死的敌人就要接近,长槍也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你说这时候,应该怎么办”

    跑扔下槍用刀跟敌人拼杀弈延皱眉想了片刻,突然道:“再来一列长槍”

    梁峰笑了:“不错,槍阵可以用上二至三列,层层剥去敌人兵力。待到两军正式交锋之时,我军便会有极大优势。”

    当年在欧亚大陆所向披靡的亚历山大大帝,依靠的就是由长矛兵组成的马其顿方阵,多达六层的长槍兵简直就像无坚不摧的存在,顷刻就能摧毁使用短兵器的罗马军团。槍兵的威慑可见一斑放在同时期的大秦军队里,长矛阵还要搭配弩箭部队,扫平六国也就不足为奇。

    然而听到这个,弈延依旧没有松开眉头:“那敌人从侧面攻来呢匈奴、鲜卑都是骑兵,他们能随时转过方向,攻击阵列腹肋。长槍不就没了用处”

    有个能举一反三,还会联系实际的徒弟,教导起来确实让人快乐许多。梁峰颔首道:“这就是布阵、的用处了。阵法万千,万变不离其宗。如何有效的规避敌人攻击,并且最大程度攻击敌人,才是克敌制胜的关键所在。”

    就算有移动堡垒之称的铁浮屠、拐子马,也有岳飞、宗泽的盾牌兵和钩镰枪。战场从不是一成不变的,不论是武器还是战法,都会随着敌军瞬息万变。这才是名将和战争艺术的可怕之处。

    不过对于现在的梁府部曲而言,这些都太早了。不能没学会走,就先去学跑。梁峰道:“现在专心练习长槍,让那些新兵尽快掌握槍阵的用法,人数有限,最好要让他们学会变阵,能够连续击出最少两槍,你们就有了基础的应敌能力。”

    长槍阵可不是简单的列队了,不论是心理素质还是纪律性要求都更严苛,他不指望那些新兵蛋子能多快掌握这个,但是比起拼刀法拼勇武拼阵形,这已经是最简单的战术了。

    明白梁峰的深意,弈延用力点了点头。不过他并没有继续练下去,而是道:“主公,你该安寝了。”

    这词还是他跟绿竹学来的。这几天他整日都在营房操练,只有晚上才能回府。每到这时候,主公都会抽出些时间指点他兵法,教他操练或是列阵的基本功。弈延当然喜欢这样一对一的教导,但是没人比他更清楚主公的身体情况。

    这些天,弈延衣不解带守在梁峰榻边,丹石发动的症状并没有彻底消失,几乎每晚都让面前这人冷汗淋漓的从睡梦中惊醒。之前那样的可怕发作是减少了,但是长时间的睡不安寝,正在消耗他原本就不多的气力,让那消瘦身形变得更加虚弱。这些弈延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因此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催主公去休息。

    “你都快变成绿竹的应声虫了。”梁峰笑着嘲弄道,“怎么,急着等我睡着了,好去偷懒”

    “主公”弈延眉头微皱,低声叫道。

    梁峰面上带着笑,但是身形一动不动。他并不想去休息。

    这些天,成瘾症状并没有好转的迹象,相反,出现了一些更加隐蔽的后遗症。比如心情持续低落、噩梦缠身、精神紧张,手抖得连笔都有些拿不稳。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睡眠反而不是最好的休息方法。可是身边净是些爱操心的小家伙,他不可能让这些人为他提心吊胆。因此梁峰嘴上的花花也就变多了些,故意做出副轻松模样。

    眼看对方毫无动身打算,弈延忍不住又踏前了一步:“主公,时辰真的不早了”

    他正想再说些什么,绿竹突然走了过来。这几天,内院之中进行了人员清理,除了几个嘴严的,只有绿竹能够随身伺候。但是梁峰早有命令,在教弈延练兵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搅。绿竹是个听话的孩子,不可能这么贸然闯入。

    果不其然,绿竹面色带了点疑惑,快步走到梁峰身边,禀道:“郎君,陶坊的江匠头和他儿子在外面求见,说是有要紧事情”

    天都烟了,还来打搅郎君,简直失礼到了极处。但是对方的神情极为郑重,让绿竹不得不进来禀报。

    这么晚了,还是“要紧事”梁峰挑了挑眉:“让他们进来吧。”

    江家父子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内院。按照道理说,这边应该是点着烛火的,毕竟是梁家主子,就算再节省三五支灯还是有。可是奇怪的是,堂下确实没有燃起香烛,只在院角插了两支火把。又有火把又有月光,把院内照的分外明亮,厅堂反而遮蔽在了淡淡的阴影中。

    那位恶疾缠身的郎主,此刻正斜倚在凭几上,淡淡月光映在那张玉如的面孔上,看不清什么病容,反倒显得高深莫测,贵气逼人。在他身侧,还站着一个面容古怪的羯人,高鼻深目,一双招子还是蓝汪汪的,就像夜里偶尔会遇上的野狼。

    江匠头只就觉得双膝有些发软,心砰砰跳的厉害,赶忙带着儿子走上前来,跪倒在梁峰面前,叩首道:“郎主恕罪,小人有要事禀报”

    “哦,是什么事情”梁峰答的不咸不淡,听不出情绪。

    江匠头打了个哆嗦,连头都不敢抬:“小人该死小人鬼迷心窍,受了田裳那小老儿的诱骗,实在是事关重大,不得不来告知郎主啊”

    只是一句话,梁峰就听出了江匠头的来意。这是来告密的,就像污点证人,想用坦白从宽来换取从轻发落。看来田裳是要出手了,但是手下的阵营不太牢靠,直接就崩了盘。

    轻笑一声,梁峰懒懒道:“怎么,田裳不想用你了,要换吴匠头打头阵”

    此话一出,江匠头背上立刻冒出层冷汗,没想到郎主早就盯上了田裳,恐怕连他们的密谋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幸亏自己来的早,要是等姓吴的发难了再来,真就晚了啊

    心底暗自庆幸,江匠头不敢怠慢,竹筒倒豆子似得招了出来:“郎主饶命啊都是姓田的心怀不轨,贪图府上的管事大权,我不过是个匠头,又怎有丝毫歹念。只是他鼓动了吴匠头,说是想用桑叶歉收来为难郎主,还篡改账薄,弄出了欠债的契书。这种背主之:。:事,我真是听都不敢听,才连夜来给郎主回禀”

    边说,他边呜呜的哭了起来,简直委屈到了极处。然而堂上之人并没有出声的意思,这么不尴不尬的哭了几声后,江匠头实在是忍不住了,偷偷抬眼去看。厅堂之上,还是烟乎乎一片,看不清对方神色,但是那双比天上的星子还亮的烟眸,直勾勾望过来,冰冷刺骨,仿佛能看透人心。江匠头心头一紧,赶忙又把头扎了回去。这是个什么意思郎主他不信,还是看出了什么

    江匠头正胡思乱想着,上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窑里烧的私货,是怎么发卖的”

    这话简直就像晴天霹雳,吓的江匠头浑身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郎主小人,小人受人鼓动,一时鬼迷心窍。陶坊都是给府上烧陶,只有坊里轻易拿不到赏赐,几户匠人都要吃饭啊郎主”

    他的哭喊没有换来任何同情,那声音依旧冰凉:“是自己开的铺子,还是找人寄卖的”

    江匠头还想说什么,身后,江倪突然拉了他一把,直起身答道:“启禀郎主,是托人寄卖的,主要是烧些大件的东西,卖给胡人。不过今年并州有些乱象,店家已经不收这些粗糙货物了。”

    听儿子这么说,江匠头额上冷汗都要被吓出来了,赶紧补救道:“郎主明鉴我们陶坊真的入不敷出,每年府上发下的粮食还不够几户吃嚼的,又没地可耕,实在是为了活命啊”

    梁峰没理睬这种卖惨的说辞,冲那个神情紧张,却有些眼色的年轻人道:“坊里只能烧陶吗没法出瓷器”

    “烧瓷的技艺可是不传之秘,坊上怎么能烧传说中的瓷火更是难得一见,我们也试过些法子,但是根本无法提高窑温。”江倪已经反应过来了,这位郎主并不在乎他们贪墨的那点东西,反而对窑里的事务极为关心。这些话都恰恰问在了点上,看来他是真的需要能帮上手的人,一味的求饶哭闹,只会让人看轻。

    果真,梁峰微微颔首:“如果能提高窑温,烧出瓷器。现在的并州,还能销出去吗”

    “能”江倪肯定答道,“若是有真正的瓷器,不愁那些胡人不动心。就算没有钱粮,他们手上也有不少马匹牛羊,瓷器可都是贵人用的,绝不会没有销路只是烧瓷一事太难,就算坊上都是世代烧陶的老手,也未必能够制出好瓷”

    有一说一,毫不含糊,这才是梁峰想要听的。他手上最缺的就是人才,特别是懂得经商之道的人才。这小子不但能迅速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还能对答如流,就已经达到了他的基本要求。不论能否烧出瓷器,这都是一个可以收归己用的家伙。

    梁府这种半农奴制的生产方式,下面人不想法偷捞好处才是奇事。这么偷偷摸摸都能干出番事业的,稍微给点自由,恐怕就能别开生面。更何况他确实也知道些提高火焰温度的方法,比如抽拉式的风箱。既然陶坊识趣又不算蠢,他不介意把这些人收为己用。

    “善。”梁峰微微坐直了身体,“弈延,把他们压下去。”

    这话一出,江倪脸上顿时变了颜色。郎主怎么突然变脸,要把他们关起来刚刚不是还说的好好的吗

    江匠头更是脸色惨变,哆嗦了起来。都是自家儿子大嘴巴,直接把陶坊的老本给掀了,这下郎主责罚,可不就羊入虎口了

    “郎主,郎主我们真是来通禀消息的啊”

    江匠头忍不住爬前两步,想要凑到梁峰面前。然而弈延的动作比他快上几倍,手里的长槍一抡,直接砸在了他背上,把他压趴在地。

    这是要杖责吗江倪扑了上去:“郎主,主意都是我出的你责罚我吧,饶了我爹”

    梁峰却道:“明日吴匠头真的如你们所言,这次便饶了你们。如若不然”

    他阴险的停了一下,扭头对弈延道:“找两个人,好好看着他们。”

    这下,父子俩高高悬起的心终于放下。看来郎主只是为了验证他们的密报是否属实,并不是真的要责罚他们。只要姓吴的一来,他们便安全了这下,惊恐又变成了侥幸,两人不敢再说什么,乖乖跟着弈延退了下来。

    看着那两条略显佝偻的背影,梁峰轻笑一声。这一张一弛,立刻击碎了江家父子的预设防线,以后他们也不敢肆意妄为了吧

    不过田裳比自己想的还要奸猾怯懦,既然挑了人送死,他就却之不恭了。梁峰对绿竹吩咐道:“去唤阿良来。”

    嘤嘤~~昨天收到了好多评论还有好多投喂简直被打了鸡血嘤嘤嘤~

    谢谢 咦、强行伪装鳝鱼丝的炸平两位同学的深水鱼雷,还有爆肝碎同学的两枚浅水

    以及其他投喂和摸毛的大家,一个个亲过去>3333<

    今天这一发也够粗长吧><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3:12:57

    19469081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5 13:26:02

    昔日年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4:06:07

    浅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4:07:50

    荒城无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4:21:11

    甜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5:02:18

    江枫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5 15:02:24

    花影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6:59:20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8:16:40

    馬卡貝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8:19:06

    爆肝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1:49:

    解百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2:02:47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2:13:57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2:51:56

    贝德维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5:54

    追寻n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01:14:04

    太白居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09:17:08

    天空的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1:06:03

    阿酸包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6 11:34:22

    超展开爱好者真神逻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1:43:29

    沂水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1::07

    晏无师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26 11:45:31

    咦扔了1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1:48:27

    徒弟被亲不高兴的祁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1:50:22

    超展开爱好者真神逻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1:53:53

    格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6 11:58:07

    卷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03: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07:00

    1896331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07:03

    落苏k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6 12:07:05

    dppp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07:15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10:02

    zz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6 12:11:08

    22805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11:21

    书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12:14

    大佩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15:08

    秦思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18:35

    iv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