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25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6
    青山脚下,绿水湖畔,两位峨冠博带的雅士对坐在亭榭之中。{看最新章节请到:}一人面容清峻,风致翩翩,正端坐在玉案之前,抚弄台上凤尾长琴。另一人身材相当高大,容貌却温顺可亲,单手持麈尾,随着音律轻叩掌心,一副陶然若醉的模样。

    熏风习习,暖阳融融,婉转的弦音引来巧舌的雀鸟,在亭外啾啾不止,更衬得琴音悠扬,绕梁不散。如此一曲三叠,曲声由急至缓,渐不可闻,当最后一声琴音也消弭之时,那闭目聆听的男子轻轻拍了一下手掌:“好一曲《阳春》。烂漫清婉,可引百鸟争鸣。”

    抚琴男子摇头叹道:“不如嵇叔夜远也。可叹《广陵散》,终成绝响。”

    嵇康引颈赴死之时,曾弹一曲《广陵散》,引得三千太学生同声请愿,无数慷慨之士甘愿替死。《广陵》琴谱虽存,却再无一人,能与那绝世天才比肩。

    若是其他人在晋阳王府中如此堂而皇之谈起嵇叔夜、《广陵散》,怕是会引来非议。且不说嵇康之死乃是文帝手笔,世人还多有传言,此事与当时的司隶校尉钟会不无干系。而王浑的妻子,正是钟会的侄孙女钟琰。如此尴尬往事,当然不会有人冒然提及。

    然而说话这人,正是王浑之子王汶。因此这番感慨,听来就非但不失礼,反而有些痛失知音的拓落,更显得说话之人性情纯直,洒脱大度。

    那高大男子微微一笑:“茂深此言差矣。嵇叔夜遇仙而授《广陵散》,此等仙乐,也自该由他还与仙家。这才是一饮一啄,因缘果报。又何须为此惆怅?”

    这番话借用了志怪之说,又暗合佛理,让王汶面上露出了些笑意:“安期所言甚是。”

    面前这位高大男子,正是杜承杜安期,出身京兆杜陵。虽然门第不如王汶,但因同样喜好音律,深得王汶青睐。

    看王汶面上不再有忧思,杜承轻轻一摇麈尾:“能脱去俗务,畅游山水,才是人生乐事。可惜,我还要往洛阳走上一遭。茂深可要同去?”

    杜承刚刚收到长沙王司马乂的征辟令,洛阳如今暂时安定了下来,由司马乂主持朝政。按理说这是个相当不错的邀请,但是诸王混战已久,谁能猜到权柄又会有落于谁家?此刻站定队伍,实在不是个聪明法子。可惜杜家势寡,贵人有命,不去一趟怕也是不妥。因此他才会跑来晋阳,邀王汶跟他同去,以壮声威。

    王汶可没想那么多,脸上的笑意变得淡了些,叹道:“官人选拔业已结束,过些时日,我恐怕也要上京一趟。可惜并州人才凋零,净是些庸人俗物。唯一可用的,却又不肯参加品评。”

    杜承奇道:“不肯参加品评?何时又出现了这等人物?”

    看好友兴趣盎然,王汶自然也不卖关子了,把之前渭山雅集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到有人能遇上神佛入梦这等奇事,就连杜承也不由惊叹:“还有这等异事?那梁子熙有给你回信吗?”

    “尚未收到。就怕姜翁无法医治,让我痛失英才……”

    正说着,一个美貌婢女走了上来,柔声禀道:“郎君,铜鞮姜府有人求见。”

    王汶轻拍案几:“哈!来的正巧。快请快请!”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男子跟随在仆从身后,走进了进来。那人面容平平,身量中等,连衣衫都朴素无比,打眼看去,根本无甚特色。见到坐在上座的王汶,他立刻躬身行礼道:“小人姜达,见过中正。”

    “免礼。你可是姜翁的子侄?”王汶问道。

    姜达答道:“正是家翁。家翁前日已去过梁府,给梁郎君诊病。梁郎君病情颇为严重,估计还要调养一年半载才能恢复。这是梁郎君写给中正的书信。”

    说着,他恭恭敬敬把一封书信递了上去。

    没想到姜达还带来了梁丰写的信,王汶立刻提起了兴致,从婢女手中接过那信,定睛看去。这一下,就让他惊咦出声:“好俊俏的字!”

    只见素白的信纸上,疏密有致,写了几段文字。内容还是其次,这字迹,绝非王汶曾经见过的笔体。他母亲乃是钟繇的曾孙女,自小精研书法,见过的名家书墨更是数不胜数。然而没有一个,像这信上的字一样,骨骼清俊,气象雍容。仔细看去,又觉行笔之间有一股劲媚秀润蕴含其中,简直让人拍案叫绝。

    杜承还是第一次听到王汶这样夸赞旁人的笔墨,不由好奇心大起,直叫道:“与我看看!”

    王汶这时哪还有功夫理他,如痴如醉看了几遍,才注意到信上的内容。这是《金刚经》最后两品,佛祖答《金刚经》的义理所在,一切红尘万象都是“应化非真”,如梦幻泡影、如露水闪电,唯有放下这些,才能开悟,才能为众生讲解,求得善果。

    此刻传入中土佛法的,以小乘经典为主。讲究度己,追求堪悟。罕少有需要给他人演说经义,方能求得福德的说法。然而这经文典雅悠远,字字珠玑,绝非一个弱冠之年的人能够杜撰。只是这短短两品,就让人回味无穷,若是有幸能读到全文呢?

    一时间,就连王汶都不由心驰动荡,情难自禁。

    看着好友脸上变幻不定,杜承终于按捺不住,凑过去看了起来。只是一眼,他就明白了王汶失态的缘由。这字笔力虽然显弱,但是笔体刚健、字字严谨,又瘦劲嶙峋。既有魏碑的银钩铁画之骨,又有钟楷的清秀媚丽之态,假以时日,绝对自成一家!

    “好字!可如其人否?”杜承脱口而出。

    “恰似其人!”王汶应声而答。只是看着这字,就能想到当日的那病柳孤松之姿。字如其人,分毫不差!

    王汶可是晋阳王氏所出,来往皆是高门名士,识人的本领自然出众。能让他如此惊叹的,也不会是凡俗人物。心中惊咦稍稍平复,杜承这才仔细看起信上所书,寥寥数语,却让他忍不住拍案赞道:“好一句‘应作如是观’!”

    看到好友也为此句动容,王汶问道:“安期可曾见过这样的经书?”

    “未曾。”

    “这是否乃是佛学至理?”

    “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不知其余经文,又会是何等样貌!”

    此刻,神佛入梦一事,再无疑虑。若不是天授,又有谁能传下如此经文呢?

    两人把那两页纸看了又看,完全把旁人忘到了脑后。半刻钟后,王汶才猛然想起姜达,立刻抬头问道:“姜翁说,梁子熙的病能够医治?”

    “还需慢慢调养。”犹豫了一下,姜达补了句:“此话不知当不当讲,不过据家翁所言,梁郎君身上并非只有散力发作,亦有中毒症状,乃是□□!”

    “什么?!”王汶惊呼道,“有人下毒?”

    “许是如此。”那个梁丰既然会把□□一事告知祖父,恐怕也是有心点出,姜达自然要转达给王汶。

    “那李朗何其狠毒!”王汶的脑子转的不慢,立刻想起当日溯水亭畔的那幕。看来只把那李家小儿赶出雅集,还是太便宜他们了!

    心中难道生出些懊恼,可是无凭无据,即便是他,也无法拿李府如何。王汶轻叹一声,叮嘱道:“既然如此,便派个人去梁府,好生照顾子熙。一应诊金药材,都可从我府上领取。”

    姜达却没有直接应承,而是道:“即便没有中正之命,阿翁与我也会全力治救梁郎君。”

    没想到一个医官的孙子会近乎顶撞的说这么一句,王汶愣了一下:“这是为何?”

    “梁郎君说,他在梦中遇到佛祖点化,指明伤寒一症缘自‘疫物’。家翁从梁府归来之后,把这事说给了我听。我觉得,可能确有其事。”姜达坦然答道。他自幼学医,非但继承了祖父的衣钵,还对《伤寒论》一书颇有研究。听到梁峰说所的疫物之事,立刻起了兴趣,也正因此,姜太医才会派他来王府送信。

    这话顿时让王汶站起身来:“佛祖点化了他伤寒的治法?”

    “不是,只是源头。不过我祖上师承王令公,学得就是伤寒一科。只要找到了病症源头,未尝不能想出解决之策。”姜达一番话,说的颇有些豪气。

    然而王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伤寒一症,即便是高门阀阅也备受其害。时人只有四五旬的寿数,每日睁眼都可能是最后一日。也正因此,饮酒服散才成了士人所好。如果真有人能够治愈这可怕的恶疾,绝对是莫大功德一件。

    杜承也有些发傻,喃喃道:“莫不是这才是神佛入梦的真意?”

    王汶打了个激灵。是啊!神佛入梦,又怎么可能只留下传下一卷经文?恐怕“疫物”之说,才是他解救世人的真意。这个梁丰梁子熙,怕是比他想的还要重要!

    “这件事,你们先莫要外传!”王汶当机立断,吩咐道,“一切花销用度,姜府不用操心,全力查找疫物。若果真查出了伤寒源头,我自当禀报朝廷,给你们加官进爵!”

    这话,才是姜达想听的。出身医官世家,没有人比他更懂得伤寒一症的可怕之处。如果真让他父子二人攻克了这一恶疾,恐怕能跟张长沙一样,名垂青史。就算老成持重,此刻姜达脸上也有些激动,用力点头道:“自当竭力!”

    “好!”王汶兴奋难耐的又在案旁转了一圈,“白露,你带姜达去取十万钱,若需要什么珍稀药物,也尽可从库中取来。”

    王汶身边的婢女立刻躬身应道。姜达似乎还想推拒,王汶已经一挥衣袖:“速去速去!若有进展,速来报我!”

    这已经是全力支持了。姜达深深再行一礼,起身拜别。

    杜承看着好友一副淡然尽失的模样,不由叹道:“难得有这样的机缘,茂深还要去洛阳吗?”

    王汶犹豫了一下,答道:“恐怕不能陪安期同去了。”

    与其前往京城,还真不如待在晋阳,等待疫物一事的消息。反正不论是长沙王还是成都王,他都无甚好感,何必如此勤于王事?至于梁府的爵位,不如修书一封,告知从兄,由从兄居中转圜……唉,可叹琐事缠身,一日都无法解脱。

    王汶长叹一声,重新拿起了那页书信:“安期,还是来品评这妙语吧。”

    作者有话要说:  嵇康之死本质上还是司马昭的锅,但是在晋代妄议先帝恐怕不妥,所以有钟会进谗言的说法一点也不奇怪。也正因为政治高压,文人雅士甚少谈论时政,清谈成风。

    三章一口气奉上!是不是超肥超好吃啊\(≧▽≦)/

    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投喂,还有辣么多评论,开心的一个个蹭过去>3<

    浅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0:43:07

    八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2:55:16

    果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2:57:05

    桥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3:06:37

    wyt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3:11:30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3:12:57

    19469081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5 13:26:02

    昔日年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4:06:07

    浅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4:07:50

    荒城无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4:21:11

    甜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5:02:18

    江枫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5 15:02:24

    花影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6:59:20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8:16:40

    馬卡貝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18:19:06

    爆肝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1:49:23

    解百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2:02:47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2:13:57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2:51:56

    贝德维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23:15:54

    追寻new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01:14:04

    太白居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6 09: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