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22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5
    转回后室,梁峰喝完绿竹奉上的茶汤,轻轻舒了口气。{看最新章节请到:}乐文 小说 今天的操练效果相当不错,弈延的表现可圈可点,不但考虑到了路线设定,而且眼毒手狠,毫不留情面。这才是他最需要的教官品质。

    还有那两个居心不良的蠢货,简直是递到手上的好材料,不用来杀鸡儆猴实在是浪费。梁峰才不怕部曲里有人捣乱呢,这种接近现代化部队的特殊操练方式,只要坚持上几天,那些顽劣的、懒惰的、胆小的,直接会被淘汰出去,根本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剩下的,自然是他想要的兵种了。也不知这次能不能留下四个伍的种子?

    “郎君,阿良求见。”绿竹上前禀报道。

    有什么消息了吗?梁峰道:“招他进来。”

    进门后,阿良立刻禀报道:“郎主,昨日田宾客约了织坊的吴匠头和陶坊的江匠头,在他房内说了一个时辰的话,似乎还喝了酒。”

    “吴江二人为人如何呢?”

    阿良犹豫了一下,答道:“吴匠头有些好色,织坊不少织娘都跟他牵扯不清。江匠头人还可以,就是有些奸猾。”

    毕竟是同一个田庄出来的,阿良的回答应该选择了略微保守的说法。对这答案,梁峰不置可否,点了点头:“我晓得了。”

    这下可让阿良分不出轻重了,郎主这是想如何处理呢?思索了下,他斗胆问道:“郎主要招他们过来问话吗?”

    “不必,先看看吧。”梁峰确实没有立刻清算的想法,现在他手上根本没人,如果因为田裳先把四坊搅得天翻地覆,反而得不偿失。不如先练着兵,看看这群人的打算。

    这话说的有些深藏不露,阿良头上也有些见汗。他总觉得从上党回来之后,郎主就变得厉害的许多。也是,人家祖上可是九卿之一的大官,若真耍起心思,他们这些小人物又怎么可能应付的了?

    发现阿良神情有些紧张,梁峰笑笑:“这次差事你做的不错。把库房里的东西清点好之后,你要留意一下田庄的动向,尤其是关注旱情对庄户的影响,回来仔细报给我听。”

    这是信任他,要继续委以重任啊。阿良的心神立刻定了下来,大声道:“小的一定好好去做。”

    “善。你且去吧。”

    挥退了阿良,梁峰觉得心中那股烦闷又出来了,让他有些坐立不安,似乎有一股火憋在心口。明明一切进展的都挺顺利的啊?迟疑了片刻,他开口道:“绿竹,扶我去书房。”

    找些事干总归会好点,这个壳子的原主似乎只学过四书五经,脑袋里除了乱七八糟的诗句,根本没有任何有用的资料,还是要恶补些东西才行。

    书房也在主院之内,位于向阳一侧,分里外两间。外间可以待客办公,内间则是满满三墙的藏书。在这个竹简尚未彻底消失的年代,书也是代表身家的一种象征,莫说收藏,就算想要抄录几本,也麻烦的要命。因此但凡士族,都要有自己的书库,书籍越多,就越证明其底蕴深厚。梁家既然能出一个大司农,在这上面还是保持了诗书传家的根本。

    走进书房后,梁峰四下打量一番,这里似乎天天有人打扫,桌面整洁,书架上灰尘也不算多,可见主人对书籍的呵护还是相当上心的。梁峰吩咐绿竹去磨墨铺纸,自己则在书架前晃了一圈。

    梁家的书多,但是最多的还是各类经史。四书五经就不说了,“注”、“疏”的版本也数不胜数,早年的简牍都已经磨的明晃晃,还有纸抄的新书放在旁边,旁边《老子》、《庄子》和几卷明显是讲述道家金丹的竹简也经常翻阅,清楚明白的展现了梁家前几任家主的阅读倾向。

    这些东西,梁峰自然毫无兴趣。绕过当中的书架,更靠边的则是一些历史类的书籍,几卷《太史公书》,大略翻翻看起来像是《史记》,还有几卷游记或是生物学类的异物志,《九章算术》也有,早就落满了灰尘。一直走到角落,梁峰才发现了一卷《太公兵法》。

    这可是兵书了啊!没想到梁家竟然还有兵书?梁峰有些喜出望外,赶紧又在同一层翻找了一遍,《六韬》、《三略》、《司马法》都有,《孙子兵法》还是疏注版的。看看竹简的编线,这恐怕是很多年前的旧物了,应该是梁氏的家祖梁习传下来的。那毕竟是个当过二十年刺史的牛人,藏些兵书一点也不奇怪。

    虽然不如《纪效新书》来的实用,但是兵书这种东西,还是多多益善。对了,梁习还当过大司农,必定也会收藏不少农书。梁峰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那几架不怎么翻阅的书简,从中找出了两卷似乎是关于农学的书籍,等回头精神好了,还是要一一看过才行。

    也是手头实在没人可用,否则他一个从事刑侦的,何必看这些东西?

    心底暗自苦笑,梁峰走回了书案前,除了《金刚经》以外,其他能记住的东西也要写出来,省得以后忘个干净。正思索着有什么东西值得记录,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绿竹走了进来:“郎君,小郎君来请安了。”

    自从昨天那档子事后,梁峰就让梁荣改成□□点问安了,小孩子就该多睡会儿,醒了吃个饭,消消食,再来应付这种虚礼。

    “父亲大人!”今天梁荣精神多了,步态依旧那么故作沉稳,只是步速略快,都快赶上小跑了。

    看着那张红扑扑的小脸,梁峰笑道:“荣儿吃过饭了吗?”

    “孩儿吃过了,还练了三张大字!”梁荣赶忙答道。

    “真乖。这边坐,给为父说说,你的学业如何了?”跟孩子谈学习,是个永不过时的话题,梁峰随口问道。

    梁荣果真来了精神:“启禀父亲大人,孩儿刚刚背熟了《孝经》!”

    看着梁荣闪烁着“考我考我”的期待眼睛,梁峰吞了口唾液。就前任残留的那些记忆,他勉强还能记得些四书五经的内容,但是《孝经》实在读的太早,根本就没个囫囵印象,如何考校别人?而且四岁背完《孝经》,这学业进度是快还是慢?完全没有概念啊!

    堆出些温文笑意,梁峰颔首道:“不错,开始学《九章》了吗?”

    梁荣小脸立刻有点垮:“还没学到诗……”

    等等,《九章》跟诗有什么关系?

    似乎看出了父子之间一瞬的尴尬,跪在梁荣身后的朝雨轻声道:“郎主说的恐怕并非《楚辞章句》,而是《九章算术》。”

    《九章》一般是指《楚辞章句》中屈原所著的九篇作品,根本就不是蒙学教材。相反,《九章算术》则是幼童启蒙的经典著作之一。《礼记·内则》里说,六岁,教以数目与四方之名。因此《九章算术》的第一章“方田”,往往五六岁就开始学习。梁荣如今才四岁,学“方田”尚有些早,但是有此一问,算不得太奇怪。

    没想到梁荣的乳母会帮忙解围,梁峰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这个双十年华,容貌平平的女子,问道:“梁荣的蒙学是你教导的?”

    梁丰的妻子早就过世,如今后院也没其他女眷,梁荣启蒙教育的选择范围自然有限。

    “正是奴婢。”朝雨欠了欠身,柔声答道。

    “你学过《九章算术》?”

    “略知一二。”朝雨答的谨慎,但是面上并无慌乱或是自满的情绪,教养相当不错。

    梁峰也没多问,随手拿起一卷竹简,递了过去:“算算这卷,看数目可对?”

    弄不清楚郎主的意思,朝雨双手接过了竹简,打开一看便觉有些诧异,这居然是庄上的账薄。不敢怠慢,她飞快扫过一行行数字,嘴唇轻动,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最后一行。闭目想了片刻,朝雨睁开双眼,道:“启禀郎主,此卷数目并无差错,但是有两处似乎做过更动。”

    说着,她伸出手在两处数字下轻轻一划。梁峰打眼看去,果真如朝雨所言,上面似乎是从“一”改成了“三”的样子。都是小写数码,想要在账上作梗,实在简单至极。然而一个乳母都能看出不妥,还精通心算,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了。梁峰不由有些好奇,问道:“你的数算是跟谁学的?”

    “启禀郎主,奴婢祖父嗜好数算,因此奴婢才学了些。不过所学不精,《九章算术》只读到‘方程’一篇,‘勾股’并未读透,‘盈不足’亦有些懵懂。”朝雨面上似乎有些羞赧,低声答道。

    梁峰:“……”

    他可不记不清楚《九章算术》都有哪九章,但是“方程”、“勾股”、“盈不足”还是能听懂的。这差不多是初高中内容了吧,还叫所学不精?

    “令翁是否还建在?家中还有精善数算之人吗?”梁峰顿时来了兴趣。这时代,知识被少数人垄断,因此依靠的也是家传,没有亲人的身传言教,很难自学成才。一个“嗜好”数学的人,他的子孙懂这方面知识的概率也非常大。

    “先翁五年前便以故去。”朝雨也发现了梁峰的意图,顿了顿,补充道,“不过数算一技,两位从伯父也得了真传,只是天资稍欠。除此之外,还有几位亲传弟子,可惜奴婢离家已久,并不清楚这几人的近况。”

    这分明是一个数学世家了啊,朝雨还要来梁府做乳母,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梁峰立刻燃起了希望,追问道:“不知你那两位从伯父是否任官?能否请他们前来梁府,担任宾客?”

    此刻,朝雨又如何看不出,郎主是有心想要招募精通数算之人。她家确实算不得富庶,祖父痴迷数算,不善营生,两位从伯父性格软弱,连带从兄都没什么前途。她进入梁府担任乳母,已经是家中数得上的差事了。要知道乳母地位可不算低,如果梁荣继承了梁府,她也能“母凭子贵”。

    然而再怎么说,这也是奴婢,如果能当上宾客,又不一样。之前梁府还有颓败的迹象,但是郎主大病之后,突然有了重振梁府的意思,手腕看起来也不差。若是能恢复前朝梁公那样的身份地位,怕也是上品门第。来梁府不论是担任宾客,还是教小郎君数算,都比做个平头百姓要强上许多。

    想到这里,朝雨面上带出了点笑容:“两位从伯父都未任官,奴婢可去信问问。”

    “尽快写信,我差人送去。”一锤定音,梁峰干脆答道。

    梁荣在一旁困惑的眨了眨眼睛,闹不清话题是如何转到这上面的。梁峰这才想起儿子,伸手抚了抚他头上的总角:“荣儿也要学些数算、骑射的本领,君子六艺,不要偏废才好。”

    这该死的年代,诗书读的再好恐怕都是白搭,还不如好好锻炼身体,学好兵法、经济之道,才是活命的本钱。

    梁荣不知梁峰心中所想,但是父亲和颜悦色,还是让他激动的小身板直颤。又闲聊了两句,梁峰才让朝雨带小家伙下去了。

    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梁峰还想再看几册简牍。绿竹已经眼疾手快端上了一个木盘,小声劝道:“郎君,该用些粥点了。”

    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吗?然而梁峰发现自己实在吃不下东西,胃里就像堵了个秤砣,沉甸甸、冷冰冰的,让人食欲不振。实在是绿竹殷切的眼神不容拒绝,梁峰勉强喝了小半碗豆粥,就放下了碗箸。

    “只用这些吗?”绿竹脸上的不甘简直溢于言表。

    梁峰用绢布擦了擦唇角,问道:“外面的杖责完了吗?”

    这是转移话题,但是对小丫头相当管用,绿竹恨恨道:“已经拖下去了。这两个刁奴,简直欺人太甚!幸亏弈延眼尖,才没让他们逃过去……”

    “以前是疏于管教,才让他们忘了形,今后还要好好管教才行。”梁峰淡淡道,“绿竹,去拿两卷书简,带回去慢慢看吧。”

    这是要回屋休息了吗?绿竹立刻抱起了梁峰指点的书卷,殷切道:“郎君快些回去吧,躺着看书也轻松些。”

    梁峰笑了笑,压抑着胸腹内持续不断的闷痛,一步一挪,缓缓向卧房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史记原名太史公书,东汉时期外界就开始流传了,不过大热还是在唐代。兵书古代也不是谁都能看的,梁少这是占了家世的便宜。

    谢谢大家的安慰和投喂,太感动了t_t。窝会努力继续码下去的,争取多更!>_<

    还有明天入v,准时三更奉上,别忘了来捡掉落哦=w=

    爆肝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1:35:30

    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1:46:28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1:46:59

    解百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1:51:06

    荒城无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2:19:03

    夜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2:47:

    日暮迟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3 12:50:06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3:01:18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3:03:39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3:07:30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4:04:51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4:03:49

    江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5:36:07

    阿莫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23 16:13:32

    我家勛鹿萌萌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16:40:

    甜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0:16:32

    luanwind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2:04:15

    八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2:11:49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2:35:45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2:35:45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2:41:46

    云霏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3:41:54

    烟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3 23:56:32

    凌云彩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06:09:03

    爆肝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07:16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07:45

    荒城无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19:18

    ……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24 12:24:21

    江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41:36

    楚流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43:25

    二十二浮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43:42

    胤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48:10

    怡宝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50:47

    慕雨倾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55:41

    大大再看窝一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2:56:03

    我家勛鹿萌萌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3:26:46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3:36:37

    楚天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3:39:31

    秦思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3:41:29

    枫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3:52:14

    oimepa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4:02:29

    路过打酱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4:03:20

    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4:19:21

    江枫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4 14:53:07

    m1rro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5:11:00

    纳兰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5:14:21

    米豆花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24 16:02:03

    阿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6:08:06

    luanwind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6:47:50

    cp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4 16:55:59

    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4 18:42:56

    碧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8:54:36

    独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9:29:14

    云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9:41:59

    柒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19:59:33

    梓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20:43:02

    大漠孤烟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4 20:46:06

    无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20:46:26

    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21:16:43

    解百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22:12:32

    cp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24 22:29:43

    蓝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22:53:24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4 23:03:12

    86545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01:16:58

    86545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01:19:01

    86545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01:19:28

    virg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06:41:30

    virg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25 06:43:03

    19469081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25 09: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