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21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5
    卯时未到,太阳刚刚升起,羯人们就已经聚在了院中,一个个神情紧张,还透着点兴奋。{看最新章节请到:}.しwxs.那日听到的东西,着实让他们升起了期盼之心,只盼能在那位贵人帐下博一个前程。

    院子的另一边,则站了不少庄户杂役,都是听阿良所言,前来碰运气的。其中王虎、王豹兄弟俩尤其张扬,时不时冲着羯人们指指点点,对身边那些老实巴交的庄汉也颐指气使,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不过吃这套的人不少,毕竟他俩出身内院,比庄汉们要懂太多事情了。

    “让我说,郎主还是会选个庄上老人出来主事!”王虎用眼尾扫过那票羯胡,十分不屑的说道,“羯奴只能干干苦役,哪能真选为部曲。这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就是千金买马骨!纯粹摆给人看的!说到底,还不是庄上的荫户们可靠?”

    这话听的庄户们连连点头,一旁的羯人也起了骚动,开始交头接耳,满心的忧虑。谁都没当过私兵,哪个心里不打鼓?看到众人反应,王家兄弟愈发来劲,昨日他们可是做好了万全准备,话编排了一套又一套,不愁唬不住这些农汉。梁府上下本就没什么能人,他俩要人缘有人缘,要本事有本事,还比不过羯奴?只要在那病秧子面前露个两手,一切就妥妥贴贴了。

    正自得意,一阵脚步声从堂内传来,王虎习惯性的一抬头,下面的话立刻卡到了嗓子眼里。

    只见两个仆役走在前面,抬着短榻凭几,后面则两个婢女,捧着香炉和文房。四人轻巧利落的把这些精美的物事摆在了高堂正中。这等奢遮做派绝不是寻常农户们能想见的,纷乱的声响立刻一滞。这时,梁峰踏上了阶梯。

    一身群青锦袍,头戴漆纱小冠,几只玉佩悬在腰间,随着步伐轻轻摆动。这一身打扮,就算面见王爵也会不失礼,衬得那张青白的病容也有了十足威严。点漆也似的眸子轻轻扫过院内,瞬时就让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这群泥腿子怎么可能见过如此贵气逼人的人物,不少人慌乱的挪开了视线,偶尔有几个胆大的,想要仔细看一看那位贵人的模样,却被一双灰蓝色的眸子瞪了回去。弈延正站在梁峰身后,一身利落的胡服打扮。刀削似的英俊面孔没有半丝表情,反而隐隐透出一股逼人杀气,像一只露出了獠牙的孤狼。

    之前遭遇山匪的事情,庄子里已经传遍了。也正因为那几个免赋的人大肆鼓吹,才让不少人动了加入部曲的心思。然而再怎么说了,这些人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交的庄汉,没有真正见过血,连杀几人,更是大对数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立刻,那些放肆的目光狼狈的躲开了,院内鸦雀无声。

    梁峰的目光扫过这群衣衫褴褛、面带紧张的汉子,开口道:“梁府之前的部曲,有些跟着姑母外嫁,有些则老弱疲怠,不堪一战。如今我要重组部曲,自然要挑选一些经用的。只要能加入部曲,就能衣食无缺,每人还能领到十亩上好的佃田,赋税减半,可让其他人代耕。如果能完成操练,上阵立功,还可酌情免赋。”

    这是梁峰想了许久才做出的决定。这个年代,连朝廷都在肆意抓壮丁,除了那些世家豪强外,根本没人能养得起职业军人。也正因此,由豪强一手掌控的部曲私兵,战斗力要远远强于普通军队。

    屯田养兵也是个办法,但是梁峰一开始想走的就是职业化的精兵路线。然而发兵饷他可没那么多钱,所以最简单的,就是把部曲和他名下的田地挂在一起。这就有点像先秦时代的军功授田制度了,赋税减半的佃田,能让士兵和他的家人过上极好的日子,就算没有成家,把名下的田地赁给其他人耕种,减免的赋税就能成为兵卒的个人收入。

    更重要的是授田制在人少时还不算什么,如果大量流民涌入,拖家带口,就可以从中选出精锐,作为战兵。而他的家人则会留在后方种田。这样就能打造一个良好的循环,田地既不会荒芜,兵卒也无需为劳作分心。而丰厚的个人收入,又会让前线的战士们更加拼命。毕竟任何人在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时,才是最顽强勇敢的。

    果然,一听到这话,所有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这比他们设想的最好待遇,还要好上几分!

    然而梁峰话锋一转:“不过我招募勇健,是为了保护田庄。如今恰逢乱世,山匪横行、流民满地,正是用人之际。故而我只要那些敢打敢拼的汉子,如果无法经受操练,无法听命行事,就不配成为梁府的部曲。”

    有了胡萝卜,又有了大棒,那些汉子神情立刻紧张了起来。不少人都握紧了拳头,猜想会是怎么个操练法。

    梁峰随手一指站在身边的弈延:“这就是你们的队正,名唤弈延。以后操练一事,由他全权负责。弈延,你去吧。”

    听到命令,弈延立刻踏前一步,高声喊道:“所有人,按高矮列成四队。矮个在前,高个在后!”

    他没区分羯人和庄汉,不少人都愣了一下,然而那位贵人看着,又有这看似凶狠的胡人小子呵斥,没谁会在这时候捣乱。一群人慌乱的排起队来,嗡嗡乱成了一片。弈延盯的死紧,不断叱道:“你,跟右边那个换换位置。后面那个,上前排站好!”

    花了好几分钟,队伍才排成了两列。弈延站在了队列的正前方,大声道:“从第一列左手起,报出你的姓名。”

    排在首位的是个身材不高的庄汉,没想到还会要求报名,他结结巴巴答道:“小的,朱,朱二……”

    “大声!”

    “小的,朱二……”

    “再大声!”

    “朱二!”

    “下一个!”

    有了榜样,下面的人赶忙大声答出了名字,一个接一个,不一会儿,三十二人全部报上了姓名。弈延用灰蓝色的眸子在人群里扫了一眼,冷冷说道:“记住你们前后左右的人,明天还是如此,莫站错了队伍。现在都有,挺起胸膛,双腿并拢,双手平伸紧贴大腿,站直了身体!”

    这个动作不难,很快,一群人就做出昂首挺胸的模样。但是弈延并没有发出下一个指使,就那么笔挺的站在众人面前。站直这个动作,做起来容易,坚持下来却难。不一会儿,人群里就有人站不住了,偷偷挪动脚步,想换个舒服点的姿势。然而一声呵斥赶在了前面。

    “陂郇,站直了!”

    那个乱动的,恰恰是个羯人。被弈延一声喝破,立刻涨红了脸,板直身形。但是紧接着,偷笑的汉人中又有人被点名,“王虎!双腿并拢!”

    就像一只机敏的牧羊犬,弈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的小动作,同时,他也记住了所有人的姓名,分毫不差的点到了人头。有不少人心中不忿,但是他们都有眼睛,也都能看到弈延一动不动的身形。那家伙并不是故意找茬,而是率先做出了最标准的站立动作。

    有人不由偷偷看向坐在正堂中的家主,然而那位贵人始终未曾开口,只是悠闲的抿着茶汤、看着案上书卷,偶尔会抬眼向这边看上一眼。这其中的含义,没有人会傻到不懂。为这个年轻羯人撑腰的,正是家主本人。如果无法做到听命行事,恐怕那些承诺的佃田,就要与自家无缘了。

    任谁都有几分韧性,尤其是为了今后的生计。渐渐的,人群中的小动作少了起来,虽然依旧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但是这些人的精气神被提了上来。就这么站了半个时辰,直到大部分人双腿开始颤抖,额上冒出汗水,梁峰才合上书卷,淡淡道:“弈延,带他们去庄上跑一圈。两刻钟内能赶回来的,给发朝食。”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变了面色。他们常年住在梁府,怎么可能不知庄子的大小。这一圈下来,怕得有十里了,两刻钟,实是太过勉强!然而弈延没有任何迟疑,大声应道:“遵命。所有人,跟我来。”

    说完,他连头都没回,率先向外跑去。那些羯人反应快些,其他庄户则愣了几秒,才陆陆续续跟了上去,一行人拉出大片尘灰,消失在门外。

    看来这群家伙的服从性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来。梁峰看了看天色,对一旁早就有些无聊的绿竹道:“吩咐厨房,准备朝食吧。”

    ※

    刚刚跑出门的时,队伍还算整齐。但是很快,人群就乱了。莫名其妙站了半个时辰,早就有人在心底憋了火气,此刻弈延还压在队首,慢吞吞的跑着,怎能不让人心头火起。王虎冷哼一声,甩开了两条腿,大步超过了弈延,还不忘忍下一句嘲讽:“家主可是说了,两刻钟内回去。我可不想被别人拖累。”

    这话可有点挑衅了,然而弈延并没回答,依旧自顾自跑着。见状,不少人都开始蠢蠢欲动,毕竟这羯人小子只是得了家主青眼,如果自己能够率先跑回正堂,做个出头鸟,岂不是能让家主高看一眼?

    抱着这个心思,提速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但有庄户,就连几个羯人也按捺不住,渐渐超过了队首。但是弈延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作态加快速度,依旧保持着中等步速,引领大队前进。眼看那几个出头的已经跑的没影了,跟弈延相熟的羯人不由担心的问道:“弈延,你不去追他们吗?”

    “不必。”弈延气都不喘,跑的极为稳健,还时不时看看后面,冲那些跑得慢的喊道,“别掉队,小心被革出部曲。”

    听到这话,后面几个体弱的立刻咬紧了牙关,努力跟上。在弈延刻意压制步速的情况下,勉强能跟队伍。就这么跑了不到一刻钟,前面那些离队的家伙陆陆续续又出现在眼前。本来就没吃早饭,又站了一小时军姿,这群人根本就无法承受长时间全力冲刺。有几个虚弱点的,已经扶着围栏吐了起来,另外几个身体强壮些的,速度也明显慢了不少。

    弈延并没有停下了照看的意思,冷飕飕道:“跑不动的,不如回家种地。跟上,要赶不上朝食了。”

    被他这么一激,王虎等人立刻又奋力冲刺了一段,理所当然,百来米后速度又降了下来,呼哧呼哧就跟拉犁的老牛一样。

    弈延没有搭理他们,气息平稳的喊道:“跟着步子吸气,步伐别乱。只剩下小半路程了,回去就能吃上朝食!”

    “朝食”两字显然对这群人更有诱惑力,几个吊在队尾的立刻攥紧了拳头。弈延看着这群人努力奔跑的样子,不由想起了昨晚主公说的那些话。昨晚守夜的时候,他把主公交给他的东西翻来覆去想了几遍,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身先士卒”这句。为将不勇,手下的兵卒怎么可能强壮?这可是主公保命用私兵,他要把这支队伍磨炼的水泼不进、铁桶一般才行!

    后半程比前半更加艰难,跑到后来,队伍早就稀稀拉拉,拖成了长长一条。当主院的大门再次出现在眼前时,弈延大吼一声:“不想被赶回去的,跟上!”

    说着,他突然加快了速度。这一下,后面人的步速也纷纷快了起来。只是靠近院门,一股饭食的香味就飘了出来,虽然大多数人现在都没什么胃口,但是望梅止渴的激励效应还是有的。不少人眼睛都红了,挣扎向着院门奔去。

    一马当先,弈延还是跑在了第一位,冲进正院。上下看了一眼这个气息都没乱的小子,梁峰微微一笑:“给他递水。”

    一桶带着热气的温水被提了过来,弈延用力喘了两口气,伸手舀了一瓢慢慢喝下。又看了梁峰一眼,他毫不犹豫接过了桶子,大步走到了门前。

    这时,后面的人也到了,大部分是羯人,还有少数身体强壮的庄户,一个个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每到一个人,弈延就递过一瓢水。喉咙干渴的要命,那些家伙哪还顾得上尊卑,立刻就着水瓢喝了起来。当一桶水见底的时候,一个仆役用力敲了敲身边的梆鼓,大声喊道:“两刻钟到!”

    三十分钟五公里,二十多个都能跑下来,已经比梁峰设想的要好上不少了。他抚掌道:“不错,称得上勇健。来人,端上来。”

    下人立刻拎来了几个木桶。这时新兵们才发现,朝食中非但有热腾腾的饼子稀粥,还有腌制的咸菜和煮熟的鸡蛋。这样的待遇,别说是普通庄汉了,就连那些匠头管事们都很少享受。刚刚跑步积累下来的怨气,立刻在烟消云散,不少人口底都生出了涎水,恨不得扑上去抢口饭吃。

    梁峰不紧不慢的说道:“以后你们的一日两餐、衣衫住宿都会由府上统一安排。你们无需耕种、无需徭役,唯一的任务就是操练。一切都要听从队正安排,若是有人跟不上,或是肆意妄为,坏了队里的规矩。轻则逐出部曲,重则赶出梁府。你们可记住了?”

    下面立刻传来一阵乱七八糟的感恩声。弈延眉头一紧:“主公问你们话呢,给我大声些。”

    几个机灵的立刻喊道:“记住了。”

    弈延再次呵斥:“大声点!”

    “记住了!”众人一起喊了出来,整齐划一,气势非凡。

    梁峰面上终于浮现浅淡笑容:“赐饭吧。”

    弈延并没有走在前面,而是让排在队首的朱二前去领饭。那小子战战兢兢接过仆役递来的餐盘。东西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木碗乘着黍米粥,木盘里则是鸡蛋咸菜和两块饼子。他咽了口唾液,连忙闪到一边,给后面的人让位。

    正在领饭时,远远有人并肩往这边走来,正是刚刚抢跑的王虎和王豹。初时跑的太快,王虎直接虚脱吐了个半死,王豹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眼看追不上队伍了,商量一下,仗着自己曾经当过护院,对庄子更为了解,绕了个近道。谁想还是来的晚了。

    见众人都开始领饭了,两人赶紧上前几步,想要凑到队尾,谁料一双有力的大手赶在了他们前面。弈延一人一个,揪住两人的领子,把他们摔在了堂前。

    这个举动,立刻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王虎哎呦一声,嚎了出来:“你这刁奴想干什么!”

    王豹也不甘示弱,哭丧着脸跪在了梁峰面前:“郎主明鉴。我兄长刚刚身体不适,拉了肚子,才晚了这么一会儿。这羯奴分明是不把梁府人看在眼里!”

    这就不是单纯的诉苦,而是挑拨旧人和新人的矛盾了。梁峰没有搭理他们,好整以暇的问道:“弈延,为何要揪他们出来?”

    弈延面无表情的答道:“主公,他们偷偷绕道了。”

    这话让王家兄弟同时一怔。王豹飞快站了起来,怒道:“小子,你血口喷人!”

    弈延二话,走到两人身边,一踢王虎的小腿,几片草屑花瓣落了下来。他用手指了指那些碎屑,大声道:“我选的路平坦宽阔,寸草不生。你们脚底有草茎,身上有花瓣,必然是绕过了后院花丛,抄了近道!”

    这一下顿时让王豹张口结舌。正巧,后面又跑进来了几个面色发青的汉子,估计实在是体力不支,强撑着跑完了全程。梁峰让人把他们带到了跟前,问道:“你们可见着了这两人跑在前面?”

    那几个家伙本来就累的半死,此刻发现众人已经开始领饭,更是懊恼无比。一个个摇头道:“没见着,我们几个跑的太慢了。”

    “行了,下去喝水休息一会儿吧。”梁峰挥退了这几人,扭头看向弈延,“这两人偷奸耍滑,你说该怎么处置呢?”

    “杖责!”弈延答的干脆。

    “你这……”王虎恨得就要破口大骂,王豹赶紧拉住兄弟的袖口,跪地求道:“小的们只是一时糊涂,看在为梁府尽忠数年的份上,还请郎主饶小的们一次!”

    眼看这病秧子又是给饭又是免赋,估计不是什么狠人。王豹心里清楚得很,这时候跟那羯人小子较劲,只会让家主更为厌弃。不如买个乖、求个饶,只要躲过了这次,以后还有他们翻身的机会!

    谁料这可怜巴巴的哀求并没有被人放在眼里。梁峰冷冷开口:“来人,把他们拖下去。杖二十棍,赶出内院!”

    这可比弈延说的还要狠多了。王豹脸上不由变色:“郎主!郎主,我们可是府上的荫户啊!”

    梁峰跟被没有搭理他们,冰凉的面孔透出几分不耐。哪还敢怠慢,立刻有仆役冲了上去,把哭嚎不止的王家兄弟拖出了院门。

    黑眸在鸦雀无声的新兵身上扫了一眼,梁峰淡淡说道:“我可以给你们免赋、发赏,包你们的衣食,让你们吃饱穿暖。但是我容不得此等刁奴,若是敢偷奸耍滑,一律革出部曲!弈延。”

    弈延灰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上前一步:“属下在。”

    “五天后,我要你选出四个伍长,五人为一伍,归你统辖。不堪操练的,都要开革出部曲。但凡留下,都是你手下兵卒。若是有不守规矩的,一律军法处置。惹出乱子,我连你一并责罚!”

    “遵命!”

    弈延的回答响亮,震得人浑身发颤。不少人还没吃上热饭呢,就看到有人被拖了出去,不由心底砰砰直打鼓。这部曲,看来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万一一个不慎犯禁,被打掉半条命如何是好?当然,也有些人双眼发亮,燃起了斗志。既然这弈延小子能当队正,他们为什么不能混个伍长当当?

    “行了。吃完饭后,带他们去营房吧。”说完这些,梁峰缓缓起身,头也不回转身而去。

    目送那道单薄的身影消失不见,弈延才深深吸了口气,冲那些新兵喊道:“继续领饭!吃完朝食,给我列队前往营房!”

    本来停滞的队伍立刻动了起来。弈延对那几个迟了的人说道:“你们跑的太慢,今天就没有朝食了。午休时候自己想法子吧。”

    那几人见王家兄弟被拖了出去,正提心吊胆,听到这话,立刻松了口气。只是没法领饭,还能自己想法子,这已经比原先设想的要宽泛许多了。既然能一板一眼撑到跑完,就不会是没骨气的,几人都用力点了点头,暗自下定决心,下次一定好好跑在前面。

    弈延不再理会众人,跟在了队伍之后,也打了同样的饭食。眼看这位凶巴巴的队正跟自己吃的一样,都是两个饼子一碗粥,众人心中突然就平静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在这里当部曲,要强过被人抓去当兵,或是给那些贵人老爷们耕地。有饭吃,有田收,还有挂在前面的诸多盼头,比土里刨食强太多了!

    院里渐渐没有了杂七杂八的声音,一群人大口嚼起热腾腾的朝食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写点什么。

    这文名叫《簪缨问鼎》,簪缨在前,问鼎在后,大体可以概括文章格局。它是一篇起|点流小说,构架和梁峰出身的《投资人生》相似,都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故事,不过我会尝试把它写的更加趣味性一点。

    这篇文应该会很长,现在只是个开头,不少剧情还在后面。

    它的背景是西晋。也许很多人知道魏晋风度,知道竹林七贤,但是另一些东西可能从未接触。譬如“何郎傅粉”的何晏死于司马懿刀下,“广陵绝唱”的嵇康则被司马昭问斩。“穷途之哭”的阮籍被逼为司马昭写劝进文,一个月后郁郁而终。“掷果盈车”的潘安被赵王司马伦所害,举族被屠,同时赴死的还有斗富的石崇。“鹤立鸡群”的嵇绍为了保护惠帝慷慨赴死,“信口雌黄”的王衍则对击溃晋军的石勒劝进,被他埋在了石墙之下。

    他们每一个都出身钟鼎豪门,每一个都才华横溢,是青史留名的魏晋名士,他们都死了,死于非命。这就是西晋。

    这是一个发生在西晋的故事,梁峰走的自然也不会是一条坦途。不过这篇文,终究还是yy小说,就像它的分类“挂衣钉”,不会像原本历史那么黑暗,也多了更多的娱乐性,我只希望每一个读这篇文的读者,都能在文中找到想要的阅读乐趣。

    我很喜欢看评论,真的喜欢,每一条评论都会仔仔细细的看,认认真真的回复。但是当有些东西需要一遍遍解读,甚至不少涉及章节之后才会出现的情节,多少让我有些疲于应对。作为一个作者,最重要的始终是文,而当文字成型后,解读的权利就落在读者手中。与其越俎代庖,不如专心码字,所以想了很久后,还是决定跟投资一样,不再逐一回复评论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也谢谢大家的建议和鞭策,我会继续努力更文,也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