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14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5
    这声吩咐立刻让不少人看向弈延,又羡慕亦有嫉妒。大家都清楚,这小子很得家主青睐,但是谁能想到家主竟然会唤他侍奉,这可是亲随才能有的待遇了啊!

    弈延却没注意到这些含义复杂的目光,他眼里只剩下了那张微微含笑的俊美面孔。脸上腾地一下变得通红,他急忙快走两步,来到了矮榻边。几步之隔,淡淡香气随着熏风拂来,让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梁峰没有注意到这些,自然而然的伸出了手,扶住了弈延的手臂。

    毕竟有病在身,跟田裳闲侃了老半天,还为了营造气势在这四面透风的正堂待了小半个时辰,他的腿都快坐麻了。这时候,就能显出亲卫兵的好处来,换绿竹那个小丫头,能不能扶动他还是一说呢。

    “你们先下去吧,后日开始操练。”撂下这句话,梁峰以一种相当优雅的姿势,把大半体重都压在了弈延身上,缓步向后面卧室走去。这小子倒也机灵,一声不吭,配合着他的步速当根人形拐杖,半点都没露出破绽。

    好不容易挨到了卧室,梁峰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坐回了床榻上。

    这见鬼的年代,连椅子都还没出现。亏得他有个家主身份,才能斜倚在凭几上。如果换个正式场合,还要乖乖跪坐。梁峰是曾想过找木匠弄两把适合的高脚椅,但是当他发现这年月所谓的“裤子”,基本就是两个裤筒套在腿上,再用绳子系在腰间,不但开档还跟女式吊带袜差不多之后,就什么想法都没了。穿这种“胫衣”,别说坐在高凳上,分腿箕坐都不雅的要命。

    难怪唐代之前,世人都是跪坐。只要连裆裤不广泛推行,任何家具改革都是白日做梦。

    不过今天收获倒也不小。搞定了田裳还是其次,重点还是有了一支可以亲自训练的私兵。梁峰当然没有盲目扩张部队的打算,现用手头的人试试吧,如果能带出好兵,再考虑其他。有燕生和田裳的先例,这梁府有多少管事心怀不轨,还不太好说。因此掌握属于自己的战斗力量,才是关键。

    这时绿竹也跟了过来,一脸被侵犯领地的小模样,瞪着站在榻边的弈延。梁峰不由哑然失笑,他当然清楚绿竹这小丫头对主子有多上心,但是怎么说也是新世纪大好男青年,白天也就罢了,夜里他可无福消受这种未成年少女的贴身服侍。

    轻咳了一声,梁峰对绿竹说道:“以后弈延就留在主院吧,晚上还能帮忙守夜。”

    绿竹不甘心的叫了声:“郎君,这个粗俗的羯人又懂的什么?你正病着,怎么能让这种人近身……”

    听到小丫鬟的话,弈延立刻抿了抿嘴唇,沉声道:“我会学!”

    没想到这傻小子居然会还嘴,梁峰和绿竹同时愣了一下,梁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冲小丫鬟挑了挑眉毛:“绿竹,这个弟子你就收下吧,要好好教。”

    没想到会被打趣,绿竹小脸都气红了,却不知该怎么反驳才好。梁峰已经扭过头,对杵在一旁的弈延说道:“你惯用左手还是右手?”

    弈延似乎还没从“伺候起居”这事情上缓过来,愣愣的举起了左手。

    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左撇子,梁峰颔首道:“很好。从今天开始,你要习惯分辨左右。我喊左转的时候,你就转向左侧;喊右转,则向右。能听懂吗?”

    这很简单,弈延立刻答道:“能。”

    悠闲的倚在床上,梁峰突然道:“向右转,前进三步!”

    第一次接触列队的人,多少都会对方向有些跟不上命令,尤其是左撇子。但是弈延没有丝毫迟疑,立刻转过身,大步向右走了三步。

    “向左转,向前一步走。向后转。”梁峰嘴上不停,还故意说出了一个向后转的新名词。

    这点小花招,依旧没能难倒弈延,而且他竟然无师自通,学会了用脚跟作为中轴,快速转身。这应变能力,着实让人惊艳。

    “很好。”梁峰轻轻拍了下手,“你脚力如何?一天能走多少里路。”

    话题变的太快,弈延想了想才答道:“一百二十里。”

    这是个相当精确的数字,而且速度不慢。梁峰挑了挑眉:“以前走过?”

    “去年逃荒的时候,我一天就从涅县走到了平县,官道就有一百二十里。”弈延答的认真,似乎自己回答没什么稀奇之处。

    梁峰却知道,一天走上一百多里是个什么概念。据说红军那时急行军也才一天二百里,他一个逃荒的十来岁少年,能撑下来实属不易。微微颔首,梁峰冲绿竹问道:“绕庄子走上一圈,大约几里路?”

    绿竹眨了眨眼睛,迟疑的答道:“总得有几里吧?”

    小丫头可能对距离不大敏感,梁峰转而问道:“有查看时辰的东西吗?”

    “郎君可是说漏壶?”这下绿竹倒是听懂了,连忙走到窗边的书案旁,费力拎了个铜质的圆筒过来,“用漏壶就能查看时辰了。”

    梁峰打眼一看,就明白了这种“漏壶”的计时方式。跟沙漏差不多,依靠水滴流淌的速度来记录时间,上面还有不少刻度,估计是算时间的。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弈延说道:“去绕着庄子跑一圈,全力以赴。”

    这个命令,也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弈延毫无追问的意思,立刻拔腿跑出了主屋。梁峰对目瞪口呆的绿竹吩咐道:“记下时间,看他多久能回来。”

    说完,他也不等绿竹弄明白是什么意思,就闭目心算起时间来。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粗重的喘息和脚步声出现在门口,梁峰睁开了眼,只见弈延带着满头大汗跑了回来。他问道:“多久了?”

    “一刻多些,不足两刻钟。”绿竹探头又确认了一遍时间,才答道。

    梁峰转头看向弈延,问道:“能觉出你跑了多远吗?”

    良好的距离感是一个合格军官的先决条件。梁峰之前没有提这个,就像是想看看这小子是单纯闷头跑,还是在跑的时候留意了环境。果真,弈延只是思索了片刻,就答道:“差不多十二里。”

    六公里耗时二十分钟,难怪这小子会满头大汗。不过也侧面证明他的脚力确实不错,不知是因为年轻,还是这个时代的人脚力都比较强悍。有了这么个场子,倒是很方便训练。梁峰挑起了嘴角,对弈延吩咐道:“再去跑一圈,这次注意留存体力。刚刚跑时不必太快,等到接近终点了再加速就行。最好挑拣一下道路,控制在十里以内。”

    跑完六公里,又是个五公里,体能再怎么好,也不可能保持之前的速度了。不过这也是梁峰需要的,五公里是新兵拉练的固定项目,如果这个教官都跑不下来,就白搭了。眼看弈延就要再跑出去,梁峰突然补充了一句:“用口鼻同时吸气,用口呼气。跟着步伐,两步一吸,一步一呼。快跑时改成一步一吸。试试看。”

    这是长跑时的科学呼吸方法。不过良好的呼吸习惯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的,先看看这小子接受能力如何吧。

    这话竟然让弈延的脚步打了个绊,像是被什么东西追一样,他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这会儿绿竹才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郎君,为何要让他跑来跑去呢?”

    “打仗先要学会跑才行。”梁峰笑笑,没有多解释,吩咐道,“去准备笔墨,我该抄写经书了。”

    这下绿竹立刻警醒起来:“郎君,你已经操劳大半天了。姜太医也说了,你现在不能受累。”

    “无妨。”梁峰还是比较清楚自己的状态的,明天姜太医估计就要告辞了,如果不及时抄写出来经文,怕是赶不上送信。

    见梁峰没有改口的打算,绿竹咬了咬嘴唇,走到书案前张罗了起来。不一会儿,笔墨纸砚就准备齐当,她还捧出了一个错金博山炉,洒了一勺香料进去。袅袅青烟徐徐从炉峰飘出,清新宜人又提神醒脑,瞬时压住了墨臭。

    梁峰勉强站起身,缓步走到了书案前。这书案也只有三尺高,这次没偷懒,他端端正正的跪坐下来。可能是身体原先养成的习惯,端正跪坐之后,比想象的要轻松一些。接过绿竹递上的毛笔,他轻轻捻了捻笔锋,应该是兔毫的,柔韧有致,品阶相当不错。纸当然不是宣纸,色白质密,看起来倒还不错。

    用这样的纸笔,自己好多年没写过字了,可别出丑。梁峰深深吸了口气,提笔蘸墨,开始书写。重病后腕子虚浮无力,又长久不曾练过,下笔自然生疏的一塌糊涂。加之还没想起《金刚经》的全文,更是写写停停,跟画符差不了多少。

    好不容易写完包含“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那句在内的最后一品。梁峰停下笔,重新打量了一遍,摇了摇头,提笔准备再写。这时,一个明显放缓了声音的脚步靠近了书案。他抬起头,发现弈延已经回来了。

    连续跑了十一公里,弈延现在一脸通红,尘土满面,衣衫差不多湿透了,但是精神依旧不错。甚至比刚刚还要好些,应该是掌握了呼吸节奏。算算时间,估计能有二十分钟吧。梁峰微微一笑,没有问跑步的事情,反而道:“弈延,你会磨墨吗?”

    “郎君!”绿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会把磨墨的任务都交给这个羯人。

    梁峰道:“怎么,害怕我不要你了?先让他学着,总有能用到的时候。”

    绿竹可想不到什么时候会不带自己,带着个胡人伺候笔墨。然而弈延已经快走两步,跪在了案前,像是要接过磨墨的活计。绿竹恨的只想咬牙,小手牢牢抓住了墨锭,没有撒手的意思。

    没有在意这两个小家伙的明争暗斗,梁峰收敛心神,再次提腕写了起来。有了适才的练习,熟悉感渐渐浮现。写毛笔字就跟游泳差不多,只要练上几年,自然而然就会形成肢体记忆,那些被爷爷拘在书房里习字的日子浮上心头,让梁峰下笔更加柔和、缓慢。

    这一下,弈延僵住了身形,嘴巴闭的死紧,连大气都不敢喘。刚刚他不在屋里,没看到梁峰写字时的情形。然而此时此刻,日已西斜,柔和的春光透过窗户,散入屋中。那人端坐在书案之前,单手持笔,悬腕写着什么。那双闪亮的黑眸微垂,锐气不再,只剩下昳丽儒雅,就像他身后的香炉,无一处不精巧、无一处不细腻,华美的让人不敢触碰。

    淡淡的清香萦绕在书案之间,纤细的手腕微微摇动,如同一支曼妙舞曲。弈延不受控制的把目光落在那白玉也似的手指上,那些指节如此长,如此细,轻柔的握着深紫色的笔杆,就像抓在了他的心上一样。

    绿竹也渐渐屏住了呼吸,她常年伺候笔墨,也见过无数张字帖,但是从未见过如此优雅端庄的字形。郎君什么时候换字体了?可是这字,跟郎君又是如此契合,宛若风中劲竹、塘内莲支,让人见之难忘。

    一口气写了四遍,梁峰才停了下笔,仔细打量纸上的墨迹。实在是重病未愈,他的手腕还有些抖,下笔绵软,未能尽柳体精髓。但是柳字素有柳骨之称,《金刚经》又是柳公权壮年之作,法度严谨,笔墨俊秀。如今书圣王羲之尚未出生,法帖应该以钟繇的字帖为主,楷体已然初成气候。这样的环境下,临摹柳体,想来会让人耳目一新。

    这可是要寄给王汶的经文,且不说王汶的中正头衔,就凭太原王氏的身家,花再多心力,都不显多余。

    放下笔,梁峰问道:“这经文,写的如何?”

    “郎君的字变了……”绿竹喃喃说道,“变得好看了许多。”

    “也只有这字体,才能配得上这经文。”梁峰笑了笑,转头看向弈延,“你识得字吗?觉得如何?”

    弈延看着对方含笑的眸子,耳根突然腾的一下变的通红:“我……我……”

    本来跑完步脸就够红了,现在连脖子都红成一片。梁峰没想到这小子脸皮如此薄,不由笑了出来:“不识字,以后慢慢学就好了。扶我起来吧。”

    弈延刚刚其实根本没有听到梁峰说了什么,只是看着人,他就已经看傻了。如今听到对方要他搀扶,立刻把手心在衣服上蹭了蹭,把那些汗水和灰尘全部擦掉,才小心翼翼的扶起了梁峰。

    跪坐的时间不短,这时梁峰才觉出腿脚无力,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站起来。弈延却不敢贴的太近了。他刚刚跑完两圈,浑身就没有一处干爽的地方,万一沾到了主公的衣袍……刚刚已经红的不像话的耳朵,此刻变得更红艳了,弈延一声不吭,小心翼翼把梁峰搀扶到了榻边,立刻退后一步,悄悄底下头颅。

    梁峰却没察觉到这些小小心思,对他说道:“从明日起,你就担任队长,帮我操练部曲吧。”

    作者有话要说:  必须说一句,大家要健康向上,不要污=w=

    嘿嘿回复又多啦,开心滚动~~谢谢大家滴回复和投喂>3<

    西瓜西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5 20:03:50

    潜水养肥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5 21:53:11

    潜水养肥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5 21:54:35

    潜水养肥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5 21:59:30

    潜水养肥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5 22:36:18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5 22:51:40

    我是静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06:11:58

    小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1:40:36

    荒城无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2:14:22

    人生倒计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2:35:00

    日暮迟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16 12:41:37

    白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2:58:10

    咔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3:17:35

    ferrerorocherz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5:10:34

    蓝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6:17:07

    平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8:07:48

    解百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18:55:42

    糖食就是糖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22:31:36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6 23:35:18

    桥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7 00:12:16

    桥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7 00:23:10

    芳菲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7 02:29:01

    芳菲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17 02:2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