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8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5
    还是太天真了。牛车走了大半日后,梁峰就发觉,回家这件事也不像想象的那么轻松。这个时代的车辆可没减震系统,又因连年战乱,官道年久失修,坑凹不平。走在上面,简直就跟坐蹦蹦车一样,饶是牛车比马车的稳定性高上许多,也颠的人五脏六腑都要从腔子里窜出来了。

    搞定了雅集和李府的事情,梁峰的精神本就有些松懈,一股子强撑着的韧劲儿一旦消散,病痛就席卷而来。加上疲惫和严重的晕车,当晚后半夜,他就发了烧来,高烧不退。

    在昏昏沉沉中,梁峰梦到了自己开着吉普,载着几位发小在长安街上游荡;梦到了教官厉声呵斥,出操晨练,一槍槍正中十环;梦到了第一次抓捕犯罪嫌疑人,那猛烈跃动的心跳;梦到了后海边上一排排灯红酒绿的清吧,和那些妆容时尚,巧笑嫣然的姑娘。

    各种各样的梦在脑海中回荡,他就像迷失在了记忆长廊中,推开那一扇又一扇门,隔着千年的遥远距离,回顾自己的一生。画面不断闪动,最后,落在了一间灵堂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停灵的棺椁前,他的脊背挺的笔直,头颅却垂的很低,像是有什么不堪忍受的重量,压倒了那永不会认输的老者。

    他就那么硬邦邦站在棺材前,用粗粝的大手抚摸着冰冷的棺面,一个很低很低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

    “小峰,你是个好孩子,没给梁家丢脸……”

    那语气带着颤抖,带着伤痛,也带着让人心碎的自豪。一滴浑浊的泪珠滚落,吧嗒一声滴在了老者脚边。

    “老爷子……”梁峰只觉得心脏都绞痛了起来,他想要冲上去,跪在老人脚边,狠狠抽自己的耳光。他想放声大哭,想阻止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场面。

    他后悔吗?后悔在那个关键时刻冲了上去,挡住了炸|弹。如果他能够提前发现一秒,如果他有机会拔槍射击,如果他早点知道多出了一个人……万千可能在心头滚荡,撕咬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痛不可耐。然而,他知道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会冲上去。奋不顾身,舍生忘死。因为那是他的职责,那些人,是他生死相托的同伴。

    他不后悔。他只是,不甘心!

    喉腔猛然发出一声急喘,梁峰睁开了双眼。

    “郎君!你终于醒了!”

    一声呜咽从耳边传来,梁峰慢慢扭过头,只见一个哭的两眼通红的小姑娘跪在身边。那是绿竹。他还在牛车上,还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

    “郎君!你昨晚突然发热,奴婢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呜呜呜~~咱们回去吧,回去找个医工……”绿竹被吓坏了,前言不搭后语的哭道。

    整整一晚,她都没能阖眼,就这么守着自家郎君,不断的为他拭汗,送药。有多少次,她都以为救不回郎君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能重新睁开眼。

    看着小丫鬟哭肿的眼睛,梁峰疲惫嗡动了一下嘴唇:“用酒,擦一擦,额头、腋下……绿竹,别哭,别哭……”

    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本该被家人娇宠,养在深闺之中。而不是这样,跪在简陋的牛车里,一夜未眠,哭的两眼红肿,拼命伺候快要病死的主子。他不是那个习惯了锦衣玉食的梁家家主。他见不得这个。

    在梁峰轻声的吩咐下,为服散准备的烈酒很快就拿了出来,涂抹在了他身上。那些酒度当然不如后世的高度酒,勉强只能起些效用,更多还是不断投换的冷水毛巾。梁峰并没有让牛车就这么停下,或者另找一个镇子落脚。他必须赶回梁府,只有回到那里,才有王汶派来的太医,才有可能让他这副残躯有活下来的希望。

    牛车吱吱呀呀向前行进,颠簸不休。梁峰裹在轻柔的锦被中,神智并不算清晰。他眼前时而浮现曾经的过往,时而则是绿竹焦虑的容颜。两个世界浑然缠绕在了一起,但是他并没有撕开它们。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没有眷恋,没有期待,也毫无真实感。就像误闯的旅人一样,浑浑噩噩,不存半丝挂念。

    前路漫漫,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突然,牛车轻轻颤一下,停了下来。有个声音出现在耳边。

    “郎主,前面有支运奴队挡在了路上。”

    竹帘被挑了起来,梁峰抬眼看向外面。只见一队人站在大路中央,十来个青壮男人或蹲或跪,正被看守他们的官兵责骂。棍棒和鞭子劈头盖脸砸来,让那些灰扑扑的身影更加狼狈。在这群人中,唯有一个年轻人正对官兵,站得笔直。巨大的木枷拷在肩上,能压弯任何人的脊梁,那人却没有半步退缩,直挺挺站在举着皮鞭的官兵面前,似乎在保护自己身后的同伴。

    只是一眼,梁峰心底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他开口问道:“这是什么人?”

    “应该是羯奴。”阿良的经验很丰富,立刻答道,“宁北将军最近正在贩卖羯奴,估计是刚刚抓到的。”

    “只要抓到,就能随意买卖?”梁峰眉头皱了起来。任何朝廷都不可能允许这样买卖人口,这不是逼着人家造反吗?

    阿良却答的理所当然:“近两年来并州大荒,好些地方都遭灾了。那些羯奴身体强壮,又穷的没饭吃,当然要卖给大户才好,否则闹起来岂不要糟?”

    这简直是个逻辑死结。梁峰嘲讽的挑了挑嘴角:“那去把他们买回来吧。”

    这跟他其实没什么关系,但是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梁峰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人口买卖这件事。尤其是当自己被锁在这具残躯中时,他更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其他人被锁在木枷中,心不甘情不愿的被人禁锢奴役。

    听到这话,阿良很是有些发愣,然而梁峰已经放下了竹帘。无奈的搔了搔头发,阿良向着那队官兵走去。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羯奴!将军是发了善心,才给你们一条生路,别给脸不要脸!”孙什长此刻正肝火大发,暴跳如雷的抡着手里的鞭子。他已经跑了数趟武乡,不知带回多少羯奴。从没有一个像这小子一样欠揍。要不是为了几串赏钱,他一定要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八蛋。

    皮鞭啪的一声抽在了那个带枷的年轻人的脸上,在他左颊打出一条暗红印记。对方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像是要烧起来一样,生出狂怒和杀意。孙什长一个激灵,反手拔出了腰刀,他就不信了,打不服这个贱奴!

    “弈延!别逞强,我没事……”身后一人小声叫唤着,拉扯着那年轻人的衣摆,可是那年轻人并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绷紧了腰背,想要合身扑上。眼看两人就要真刀实枪的干起来,一个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这位军爷,你们这是要锁羯奴回去卖的吗?不知能不能卖于我家郎主。”

    孙什长愣了一下,也不管面前那小崽子了,扭过头,只见一个身材矮壮的汉子堆着笑脸走了过来。他身后,是三辆牛车,还有不少仆从,看起来是个大户人家。没想到半路就碰到了买主,孙什长眼珠一转,立刻大模大样的说道:“这些羯奴可是要贩到晋阳的,怎么能随便卖给你们?”

    能说出这话,就说明还有商谈的余地。阿良立刻道:“既然都是买卖,何必浪费来回的口粮?我家郎主是真心想要买几个羯奴回家使唤,军爷您能否行个方便……”

    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看着这个笑容满面的管事,孙什长心底暗自琢磨。上峰只是命令他们拿人,拿多拿少全凭运气,并没有固定限额。如果带回郡城,一个羯奴也不过赏两吊小钱,但是如果自己私自买卖,得了钱哪怕是一队兄弟均分,也不会太少。

    想到这里,他脸上终于也露出了笑容:“这可是最精壮的汉子,贩到郡城,要价起码也要五千钱!”

    阿良嘬了一下牙花子:“都这时候了,羯奴哪还有这个价的。我看上党那边,一个也才二千钱的样子。”

    “那价钱是卖给高门大族的,你们是什么身份?”孙什长斜睨了后方的车队一眼,这些牛车都简陋的可以,看起来不像是贵人的车队。

    “我家郎主可是亭侯!”阿良的脸色沉了下来,让他低三下四可以,但是侮辱他家郎主,绝不能容忍!

    没想到居然是有个爵位的,孙什长心里立刻虚了不少。他可分不清楚这些达官贵人的爵位差别,只清楚这样的人家,最好不要得罪。

    想了想,孙什长终于松口道:“一共十一个人,就算一万钱好了。不过现在没有身契,我只能给你们压个信物,回头到郡城补办就行。”

    阿良皱了皱眉,这价格还行,但是没有身契多少有些麻烦,犹豫了一下,他回到牛车旁,低声问道:“郎主,那什长说一共要一万钱,只是身契要到郡城补办。”

    十一个大活人,约等于三剂寒食散的价格。梁峰冷哼一声,这世道,人命可比奢侈品廉价多了。他带出来的钱虽然不多,但是之前李府为了抹平“盗药”案,专门塞了一万钱到燕生房里,用来买人正好。点了点头,他说道:“收下吧。”

    得了家主命令,阿良也不废话,拣出了一万钱交给了孙什长。这可完全是笔意外之财,孙队长笑得脸都开花了,忙不迭接过钱,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牌,递给阿良:“拿这个到县衙就能补办身契,找孙县丞就好。”

    孙县丞是他家表叔,只要打通关节,开出几张身契还是轻而易举的。正因此,他才敢大着胆子私卖人口。

    阿良仔仔细细确认了一下木牌,才点了点头:“这些羯奴我就领走了。”

    “好说好说,木枷也送你们了。最好等到回去后再摘,这些羯奴还没调|教过,放肆的很,免得伤了贵人。”说着孙什长冲身后的小兵们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人带过去!”

    就像交送什么货物一样,那群大头兵拉拉扯扯,把几个羯人推搡到了车队旁。孙什长似模似样向牛车行了个礼,才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还没到郡城就被人转卖了,那几个羯人面上都有些忐忑。阿良没搭理他们,回到车旁禀报道:“郎主,人都买回来了。”

    竹帘掀起一角,一个疲惫不堪的声音传来:“木枷去了吧,给他们弄点吃的。”

    阿良愣了一下,现在就去掉木枷么?还要给饭?不过郎主下的命令,他可不敢反驳,躬身应是后,转过身,中气十足的说道:“郎主心肠善良,买下你们,还吩咐去枷。你们别不识好歹,安分一点,到梁府之后,自有你们一口饭吃!”

    这群人已经忍饥挨饿走了一天,如今听到有饭吃,还不用再带枷,立刻骚动起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如今饥荒这么严重,能到贵人家为奴,总比饿死荒郊要好上太多。有几个机灵的,已经凑到阿良身边,想巴结一下这个未来的上司。

    一个瘸着一条腿的汉子扯了扯还傻站在身边的青年,兴奋道:“弈延,这次咱们可有救了!”

    那人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双目直勾勾盯着已经放下竹帘的牛车,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半晌后,发现竹帘没有再打开的意思,他才默默收回了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大家发现什么了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