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6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5
    四月春光明媚,天晴如洗。渭山虽没有什么别致景色,但是满目青翠,碧水潺潺,也不由让人目爽神清,快慰几分。只见十几位年轻郎君围坐在溯水亭畔,这些人最大不过弱冠之年,最小还未满十四,一个个傅粉簪花,穿红着绿。一眼望去,比那亭畔的山花,还要绚烂几分。

    如同众星捧月,一位男子端坐在溯水亭中。他年不过而立,目长肤白,面容清峻,一袭杏黄单袍,头戴漆纱笼冠,手持白玉如意。颔下美髯随风轻摇,更显风度翩翩,悠然自得。这人正是今次九品官人考评的中正官王汶,太原晋阳王氏嫡系,司徒王浑第三子,官拜散骑常侍,实实在在的高门显贵。

    有这么一位考官,诸家子弟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博中正官青眼。王汶端坐主座,谈笑自若,时而考校诗书,时而品评字画,还有些投其所好抚琴经辩的,他也一一作答。虽然一直面带笑容,温文有礼,王汶心中却有些不耐。上党乃是大郡,但是位置险要,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周遭战乱连年,士族又多为地方豪强,文风比晋阳实在逊色不少,更勿论风尚、姿容。

    从小见惯了高门子弟,再来看这些小士族的惺惺作态,实在有些倒人胃口。也亏得他记得自己有要务在身,才没有提前拂袖而去。如今品评过半,剩下那些勉强能称得上士族的,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了。

    轻摇如意,王汶正想考校一下位选人,一名小吏匆匆赶了过来,附耳道:“启禀中正,下面赶来了一位郎君,想要求见。”

    这都是什么时候了,现在才赶来溯水亭,不把考评放在眼里吗?王汶的雅量甚高,却也没遇到这种失礼之人。他皱起眉峰,刚想拒绝,那位小吏又小声补了一句:“那郎君病的厉害,似乎并非有意来迟……”

    这话,可就超出了书吏的职责范围。王汶讶然看了小吏一眼,发现那人面色有些发红,又隐隐带着同情。瞬间,好奇心占了上风,他微微颔首:“带他上来吧。”

    那小吏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跑了下去。看着对方略显焦急的背影,王汶捻了捻须,靠在身后的凭几上。他倒要看看,这个迟来者,是如何打动他手下那些书吏的。

    只等了不到半盏茶功夫,只见一人拾阶而上,徐徐向溯水亭走来。常年醉心诗书,王汶的眼神并不很好,起初只能看到一道瘦长身影,身着墨色外袍,头戴白玉小冠,两道鲜红长缨束在颔下,身姿笔挺,步履悠悠。一袭宽袍被山风吹拂,摇曳不定,衬得那人也如风中劲竹,袅娜生姿。

    仅仅一道身影,就把亭外那些俗物全都比了下去。王汶不自觉坐直了身体,连正在考评的选人都忘在脑后,瞪大眼睛端详来人。愈是看的仔细,他心中就愈是惊奇。

    那是个极美之人。发如鸦羽,面如细雪,一双凤眸狭长微挑,眸光灿灿,目若点漆。配上入鬓剑眉,简直丰神俊朗,夺人心魄。那双眸子若是放在一个体魄健康的人身上,必然能让人觉得心胸高巍,风致翩翩。可是不巧,他病的厉害。眼底青黑,唇色惨白,仔细看去,就连身形都微微摇晃,似乎一阵呼啸山风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极致的清朗和极致的病弱混在一起,加之那副玉如姿容,可谓人如病柳,身若孤松。让人在啧啧称赞之余,又生出极度惋惜。生恐一个不慎,被贼老天夺去了大好性命

    可能是被他的身姿震慑,溯水亭内外,原本滔滔不绝的众人不由自主停了下来,无数道目光齐齐落在了来人身上。有惊艳也有嫉恨,有猜度也有恨意。然而那人没有在乎他人目光,漫步走到亭前,微微向正坐在高台上的王汶施了一礼:“陈郡柘梁丰梁子熙,见过中正。”

    王汶毕竟是晋阳王氏子弟,只是愣了一瞬,便醒过神来。他出身名门,精通谱牒,立刻问道:“可是申门亭侯梁公之后?”

    “正是家祖。”梁峰应道。

    王汶用玉如意一敲掌心,赞道:“久闻梁公大名,驱逐北胡,平定二州,连魏武都赞曰政绩天下第一。如今一见,方知梁公当年风采。”

    当年梁习功成名就,靠得可不是脸吧?梁峰在心中腹诽,面上却没有丝毫破绽,谦逊道:“中正过誉。”

    “你且来,这边安坐。”王汶笑着向他招手,所指的地方正是自己身侧的坐席。

    这已经是超出标准的优待了。要知道梁家两代都没有出过清流高官,身家勉强只能算中等,有个“门地二品”就已经是高看他一眼了,哪里会如此失态的招他至身边。

    然而这等人才,即便是王汶也觉得难得一见。恐怕比何平叔、潘安仁都不遑多让。如今时逢乱世,诸多惊才绝艳的人物都如落花流水,香消玉殒。看到这么一位病弱玉人,怎能不让人心生怜惜。

    这样的优待,并没有打动梁峰,相反,他微微摇头:“晚辈并不想参加雅集,请中正恕罪。”

    这一句,就如惊天霹雳,震得众人皆惊。王汶讶然道:“你来此处,并非要参加雅集?”

    这话简直问出了大家的心声。来得晚也就罢了,迟到了还大刺刺说不是来参加考评的,你是来耍人玩的吗?

    梁峰却道:“实不相瞒,晚辈前来上党,的确是为了官人考评。然则突然一场重病,险些送了性命,因此根本不知雅集提前至今日。晚辈其实是准备回家,路上偶然此地,才发现雅集已开,专程来前来辞行。”

    难怪他会迟到,还迟了这么久。王汶心中的惊讶更盛,梁家已经快要没落了,难道只因为生病,他就要抛弃这么好的机会,放弃考评?他忍不住挑眉问道:“朝廷削爵在即,我记得梁氏也在其中。如若因此被削去亭侯爵位,你又当如何?”

    这一问,实在犀利。说在乎,那么之前的辞行就是故作姿态,立刻会打消王汶的好感。如果说不在乎,家祖传下的基业,难道就这么付之东流?何其的不孝!如此刁钻的一问,立刻让不少人幸灾乐祸起来,准备看这梁丰的笑话。

    然而梁峰面色不变,淡淡答道:“我在重病弥留之际,曾梦到一尊金身大佛。那佛身处十二重莲台之中,左手结印,右手拈花。梵音悠荡,洗去我身上苦痛。朦胧之中,我听到了一篇经文,字字珠玑,刻骨入髓。醒来之后,才发现曾经执念,都是虚妄。”

    王汶睁大了双眼。佛祖入梦?当世之人多崇佛道,喜谶纬,没人会在这上面撒谎。他不由半倾身形,急急问道:“你可记得那篇经文?”

    “经文太长,已有些模糊。唯有点醒我的偈句,莫不敢忘。”梁峰微微喘了口气,朗朗颂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他的声音略有黯哑,但是绝不影响音质美妙。山风徐徐,吹拂宽袖长袍,让那身影恍若乘风舞动。偈颂绕梁,有若梵唱。

    王汶掌中的如意磕在了案几上。他自幼熟读经文,对佛理了解极为精深,也学过不少经传。这句偈颂,他从未听过。但是任何粗通佛理的人,都应知道,这必然是句可以流芳百世的经典。百代之苦痛,万世之尘嚣,都被此句掩过。晋人本就身在乱世,朝不保夕,命若蜉蝣。因此他们才会任诞、放达,越名教而崇自然。这句偈颂简直就如当头棒喝、电过长空,撕裂了掩在心中的迷雾。怎能不让王汶目瞪口呆,浑然忘形。

    溯水亭畔,静了有那么几秒。王汶突然长身而起,双目之中已经隐隐有泪,俯身一揖:“仅此一句,便如醍醐灌顶。如若能想起其他经句,还请梁郎赠与鄙人。”

    他的门地、身份与梁峰差的何止万千,这一揖,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梁峰却没有分毫动容,轻轻一叹:“如今晚辈病弱难支,怕是要慢慢想来。如若默出其他经文,定当原封奉上。”

    王汶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考评的事情,赶忙道:“不如到我府上,你我二人大可秉烛夜谈,清谈佛理。”

    这可是晋阳王氏的邀请,放在谁面前都是殊荣。梁峰却摇了摇头:“家中尚有幼子,晚辈归心似箭,还请中正见谅。”

    可能是站得太久,他的身形微微晃了一晃。王汶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人刚刚患过重病,如今更是命在旦夕。他心头一紧,道:“少府姜太医与我有旧,他是王太令的入室弟子,医术很是了得,如今告老致仕,正在铜鞮。我这就去信与他,邀他前往梁府。”

    这可是送上门的好事,梁峰面上也不由露出微笑,躬身道:“多谢中正厚爱,晚辈方可安心返回故里。”

    这是要辞行了。眼见留不住人了,王汶不由喟然长叹:“能够得见子熙,实乃我之幸也。可惜时间太过仓促。路上务必小心,我在晋阳静候佳音。”

    梁峰郑重躬身,道:“中正言重。晚辈告辞。”

    这一番对谈,不涉及任何浮名虚利,宛若朗风入怀,高古雅绝。亭内外一众人早就呆若木鸡,身处角落的李朗更是目眦欲裂,浑身颤抖。他当然知道自家这个表兄美貌多才,但是谁能想到,他竟然会这么闯入雅集,还说什么佛祖入梦的鬼话!之前完全没有看出迹象啊?难道那些都是迷惑自己的伪装?

    正当李朗咬牙切齿的时候,梁峰突然转过身,冲他一揖,幽幽说道:“三弟,多谢你这些时日来的照顾。只是有一话,不得不讲。燕生,他罪不当死。”

    说完这句话,梁峰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等李朗回答,就转过身,向着山下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帅不帅!爽不爽!梁少表示打脸也要讲究逼格讲究手段=w=

    何平叔:何晏,关键词“何郎傅粉”。

    潘安仁:潘安,关键词“貌比潘安”。

    卫玠此时还是个孩子,没传出声名,魏晋以美貌著称的就数这二人了

    谢谢小伙伴们投喂和评论,窝每天可鸡血了么么哒>3<

    何处不相逢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7 21:55:21

    ey_c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7 22:57:58

    3252576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09:55:25

    怀璧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0:31:

    困死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0:51:

    爆肝碎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2:07:21

    pp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2:30:31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2:33:43

    奈何爱做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2:50:01

    延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3:15:45

    平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3:17:31

    ferrerorocherz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3:58:25

    凛凛凛个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4:12:02

    莫莫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4-08 14:17:59

    阿庸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5:43:19

    解百沉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19:34:08

    苗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20:30:12

    春風一度楊柳岸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8 22:46:03

    祈福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9 03:15:19

    昵称什么的最讨厌了!扔了1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6-04-09 06:06:55

    怀璧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09 10: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