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4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5
    “什么?燕生被杖责了!”听到蒹葭的禀报,李朗脸色大变,蹭的一声站了起来,“他招了什么吗?”

    “没有!”蒹葭连忙答道,“我在一旁盯着呢,那贱奴只说把寒食散卖了,没有说其他。”

    “那就好,那就好……”无意识的重复了一遍,李朗大大舒了口气,旋即又警醒过来,“不行,一定要让他闭嘴才行!”

    不敢耽搁,李朗带着蒹葭和几个贴身奴仆,急忙向偏院赶去。一进院门,就见一个男人被按倒在地,粗重的木杖啪啪打在肉上,脊背早就一片血肉模糊。燕生连嗓子都喊哑了,早就神智模糊,如今看到李朗一行人,忍不住喊了起来:“小郎君!小郎君!救……”

    “你这贱奴!给我掌嘴!”李朗一声断喝,截断了对方的话语。他身后的长随如虎似狼扑了上来,尺余宽的短杖抽在燕生嘴上,只是几下便牙齿乱飞,污血满地,也把那些见不得人的话打回了肚里。

    这样的重手,肯定是留不下活口了。李朗重新迈步,走进了房间。此刻屋里的药味更重了些,床榻上那个俊美的男子佝偻着身躯,低咳不停,就像被狂风骤雨摧残过的梅枝,再多一点风雨,就要花落遍地。

    心底突兀生出一点难以言说的快意,压过了原本的惊慌。李朗走上前,在床沿边坐下,柔声道:“大兄,莫生气。那等污浊贱奴,打杀即可,犯不着伤了身体。”

    “不行……他一定还谋了别的钱财,让他招出来……”梁峰边咳边说,这到不全是演技了,实在是身体状况太差,咳的停不下来。

    李朗皱了皱眉,梁丰之前可没这么在乎身外物啊,难道是生病病糊涂了?他对蒹葭使了个眼色,说道:“放心,我会差人去搜他的房间,一定把银钱都追回来。”

    蒹葭意会,扭头对下人说了些什么,有人快步走了出去。看来这是要找人收尾了,梁峰心底冷笑,一上来就灭口擦屁|股,幕后指使是谁,昭然若偈。只不过原主那些含混的记忆里,对这个表弟观感似乎还不错啊,为什么这人模狗样的家伙会突然下毒手呢?

    脑子里转了两转,梁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没想到……这些下奴也敢如此欺我……咳咳!三弟,这次品评……咳咳咳~~”

    这具躯壳里,最鲜明的记忆,就是九品官人考评。清晰到近乎执念。梁峰干脆把它扔了出来。

    听到“品评”二字,李朗的面色有些变了,状若关切的拍了拍梁峰的后背:“大兄莫急。品评三年就有一度,错过了今年,往后还有机会。身体不适还强要参加,反而会被中正官看低。这次来的可以王中正,若是被晋阳王氏擢为下品,以后仕途可就艰难了。你且宽宽心,养病为重。”

    这是不让他参加品评了?梁峰用力喘了口气:“不行,我不甘心……”

    李朗眉峰都挑了起来,继续劝道:“大兄,身体都垮了,要官爵又有何用。别忘了,荣儿还在家等你。”

    梁荣是梁丰的幼子,今年还不满四岁。梁丰父母皆已亡故,妻子又难产过世,家中唯有这个独子。李朗为了劝阻他参加品评,把小孩都搬出来了,看来是真不想让他去。

    摸到了对方底线,梁峰像是放弃似得闭上了眼睛。

    看着对方颓然的模样,李朗松了一口:“我会让人清理院子,大兄你好好养病,如果有什么需要,蒹葭她……”

    “让她走。”梁峰眼睛都没睁开,低声喝道。

    李朗一噎,旋即明白过来,这恐怕是被人看了笑话,恼羞成怒了。现在大局已定,没必要在这上面纠结,他立刻笑道:“那就让绿竹好好伺候着。有什么事,可以差她来找我。”

    梁峰没有回话,眉间褶皱又深了几分。看了眼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表兄,李朗只觉的心中大石落定,悠然起身道:“你先歇息吧。绿竹,好好伺候你家郎君。”

    很快,不相干的人走了个干净,只剩下绿竹一人守在榻边。房间里安静了下来,疼痛也不再那么难以忍受。梁峰躺在床上,默默回想着李朗刚才的表情。他已经能够确定凶手,但是犯罪动机依旧摸不着头绪。那人不希望他参加品评?这里面有什么利害关系?难道说他参加了,会对李朗产生什么负面影响?

    沉默了片刻,他开口问道:“绿竹,我能被擢为上品吗?”

    按理说,绿竹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就算再怎么机灵,也不会清楚这些官场上的事情。梁峰只是随口一问,然而她立刻咬住了嘴唇,低声答道:“当然能!郎君俊美无暇,风姿卓卓,当然该是上品!呜呜,都是奴婢没伺候好,若不是生病,郎君怎么会错过雅集?只要有郎君在,任谁都要被比下去的!”

    梁峰愣了一下,心底忍不住发噱。丫头,选官是看身家和能力好不好?跟帅不帅有什么关系?等等,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去拿面镜子来。”

    绿竹犹豫了片刻,才从外间捧了面铜镜回来,表情十分不忍的把镜子递到了梁峰面前,低声道:“郎君,你只是病了,等病好之后,容色就会好起来的……”

    梁峰瞪着那面磨得明晃晃的铜镜,半晌没说出话来。这他妈叫容色不好?那容色好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铜镜清晰度不够,让镜中的影像有些朦胧,即便如此,那张脸也不是“英俊”或者“奶油小生”之类的词能够形容的,而是实实在在的“美”。多一份则艳,少一分则俗。然而这种精致的,偏向女性化的美并没有折损男性特质,反而构成了一种跨越性别的魅力。加之那副不堪罗绮的病弱身姿,更是让人见之难忘。

    原来真他妈有“面若好女”这种长相啊。梁峰简直被雷了个半死,不说自己原本华丽丽的胸肌腹肌,连脸都变成了这种祸国殃民的款儿,还让人活不活了?!然而雷归雷,刚刚猜不透的作案动机,现在总算有了答案。

    绿竹说的不错。换成其他朝代,选官可能是拼文采拼才华乃至于拼爹,但是这不是其他时代,是“貌若潘安”、“看杀卫玠”的魏晋!是史书里会对帅哥长相大写特写,妹子上街扔果子追星的奇葩朝代。他好歹也追过几个学文史的妹子,当然知道姑娘们对魏晋名士的评价。

    就凭这张脸,加上一个“亭侯”的身家,只要不是草包一个,想来梁丰都会被考官青眼相待。而李朗并没有继承母亲的好容貌,面容平平的他在这位好表兄的衬托下,简直就是个悲剧。

    不对?梁峰皱了皱眉,这还不能构成杀人的理由,他想了想,轻声叹了口气:“如果我不幸身亡,荣儿……”

    绿竹一直在偷偷打量自家郎君的脸色,看他从震惊到沮丧,再到愁眉不展,还以为是被镜中的模样伤到了,此刻心痛的都快碎了,连忙安慰道:“郎君莫要忧心,只是行散不当,会好起来的。荣儿小郎君可只有郎君你一位至亲,就算是为了小郎君,也要快快好起来才是。”

    好吧,最后一块拼图也齐全了。梁峰忍不住在心底苦笑一声,这作案动机,还真有够奇葩的。原本梁丰和李朗的利益冲突并不严重,但是今年突然决定要参加九品官人考评,让李朗心底出现了芥蒂。更重要的是,梁丰面临被剥夺爵位的困境,因此他对这次考评必然更加上心,这就让一同参加评选的李朗面对了严峻挑战。

    不想被表兄比下去,又无法正大光明的阻止他参加评选,下毒就成了一种必要手段。往更深处想想,如果梁丰死于毒杀,他的爵位估计会直接传给幼子梁荣,那时候就算朝廷有心削爵,也未必会对一个黄口小儿下手。这么一来,身为梁丰的姑母,梁淑和李朗就有借口以抚养侄孙为名,插手梁家的家务。要钱有钱,要名有名,岂不是笔划算买卖。

    一切犯罪都跟钱和性脱不开关系。然而仅仅因为一张脸丧命,简直冷酷到了滑稽。那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消散不见。梁峰的目光扫向窗外,院里的嘶喊声早就停了下来,燕生应该已经被拖下去了,不论是杖杀还是别的什么手段,灭口是肯定的了。那李朗呢?就这么让他得逞所愿?

    苍白的唇角挑起一抹冷峻笑容,梁峰开口道:“叫阿良过来,我有些事要吩咐。”

    ※

    “你把燕生杖杀了?”看着跪坐在面前的儿子,梁淑柳眉微颦,有些出乎意料。

    “梁子熙突然发作,说要拿寒食散换钱。儿子怕燕生露了口风,才着人把他拖了出去。”李朗低声答道,“娘亲,那人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梁淑也想到了这点,沉吟片刻后,她冷笑一声:“无妨。一时半会儿,他还爬不起来,这次雅集势必是无法参加了。梁家的庄子还是其次,最重要的不能让梁峰在雅集上露面。少了他,其他家也未必有什么出色人物,想来你擢一个‘二品才堪’不算太难。有了六品的起家官,你才可能进入将军府任职。”

    这里所说的将军,正是指宁北将军、并州刺史司马腾。如今诸王相争,陆陆续续乱战十年,打得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不论是洛阳还是邺城都纷乱不休,梁淑想的十分明白,诸王杀的你死我活,远在并州的司马腾并未参与,还保有不少实力。况且司马腾有着为人谦和,任贤用能的名声,不论今后如何发展,攀上这颗大树总归没错。

    可惜李家并非名门望族,李朗的父兄更是官职平平,轮不上“门地二品”的考评。如果不能擢取“二品才堪”,他们根本就摸不到将军府的门槛。现在司马腾正是用人如渴的时候,万一错过这次品评,等到三年之后,一切就都晚了。

    李朗目中闪出火光,道:“只要没了梁子熙,我一定能擢取上品,不辜负娘亲的一片苦心!”

    看着信誓旦旦的儿子,梁淑眼中闪过一抹欣慰。比起贪花好色的夫君和绣花枕头的长子,这个幼子可是她现今最大的依仗。李家不能再颓败下去了,如果无法出个清流官,几代下去,别说士族,他们就连地方豪强都没得做。她堂堂亭侯的女儿,下嫁李家可不是为了做一个农家妇的!

    等选了官,再收拾梁丰也不迟。梁家的家业,绝不能荒废在那个病秧子手中!梁淑暗暗捏了捏手掌,耐心叮嘱道:“王中正喜爱佛理,又精善音律。朗儿你这几日就别出门饮宴了,好好在家研习那几本佛经,琴谱。两日之后便是雅集,轻忽不得。”

    为了这次考评,李家确实花费了不少心力,李朗哪能不知。他郑重的点了点头:“娘亲放心!”

    没了梁子熙那个祸害,那群不学无术的庸才,他李仲明才不放在眼里。只要没有梁丰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  九品中正制名为九品,其实只有上下两品。因为皇家的缘故,没有一品,上品专指二品。被品评为二品,才能获得清流起家官,成为晋身高官的起点。而下品就只能拿到浊官,罕少能爬上三公九卿这样的高位。因此才有“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的说法。

    在二品这个区间内,又分上上、上中和上下三类,即“灼然二品”、“门第二品”和“二品才堪”。

    “灼然二品”只能是勋戚皇亲和高等士族这些顶级豪门的囊中之物,“门第二品”则是中等士族或依凭祖上官爵位居上品,算是地地道道的二品。至于“二品才堪”则是低等士族和地方豪强,并依靠自己的出众才华列入上品。

    李家已经将近没落,所以求的也是“二品才堪”。而梁家曾出过一位大司农(九卿之一),又有封爵,按道理说勉强算“门第二品”,最差也该有个“二品才堪”。因此李朗才把梁丰视作眼中钉。

    关于司马家诸王乱斗的事情,大家知道个梗概就好。总之就是司马炎脑子不好使,觉得只有亲戚可靠,就把所有兵权分给了兄弟子侄。然后他蹬腿归天后,留下个傻儿子当皇帝(就是“何不食肉糜”的那位晋惠帝司马衷),惠帝的老婆贾南风弄权,为了排除异己搬汝南王司马亮做后盾,用完就杀,最后玩脱了。几位司马家的亲王开始了王位大战,史称“八王之乱”。

    不过这些背景看过就行,咱梁少不熟晋史,跟着他看这个世界吧xd

    感谢大家的投喂和虎摸,今天是不是长长哒啊=w=

    蛋蛋蛋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09:30:18

    碳烤香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0:58:19

    碳烤香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1:02:57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1:47:25

    nikya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1:53:05

    宝石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2:46:23

    爆肝碎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06 12:53:55

    爆肝碎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06 12:54:16

    爆肝碎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06 12:54:30

    晏无师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6 12:58:11

    zoz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3:18:16

    蛋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3:27:00

    四亿亿元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6 13:39:

    秦思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4:39:32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5:20:56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5:22:14

    怀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5:25:15

    kk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5:55:27

    路不近其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6:23:10

    白露未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6:28:28

    平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8:50:18

    lililiduck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19:41:42

    甜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1:58:50

    蛋蛋蛋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2:40:43

    昳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01:00

    我妻小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14:33

    我妻小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15:08

    莫莫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6 23:15:12

    我妻小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16:

    我妻小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19:11

    我妻小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21:09

    我妻小鸟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6 23:22:12

    1195299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23:59:19

    1195299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0:01:19

    1195299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0:02:47

    笑与君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0:35:28

    笑与君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0:38:41

    笑与君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0:39:06

    九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1:41:49

    九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7 01:41:54

    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7 08:5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