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3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4-25
    “梁郎君,喝了这碗药,就能饮豆粥了。”蒹葭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汤,笑容盈盈的递了上来。

    梁峰面无表情的接过药碗。前天那个姓孙的医工就来过了,围着他啧啧称奇老半天,又重新诊了脉,开下一大堆中药。有李家的侍女守着,不论这药是好是坏,都必须要喝。梁峰倒也不挑剔,想来他们也不会蠢到直接在药里做什么手脚。后面的绿豆水,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端起碗,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冲天灵盖。煎煮的中药简直能要了人老命。梁峰一咬牙,闭气干了那碗又酸又苦的“良药”。

    “郎君,快含含蜜饯!”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小婢女赶紧把一小块杏脯塞进了梁峰嘴里。

    这东西甜度不够,但是好歹能压压那股子恶心劲儿。好不容易缓过了气,他端起豆粥,慢慢喝了起来。

    见状,绿竹吁了口气:“幸亏有孙医工在。郎君以前服散也没出现过此种症状啊,吓死奴婢了!要不郎君以后就别服散了……”

    蒹葭轻笑道:“只是没能好好行散,寒食散还是要服的。前段时间,郡城里刚刚传来伤寒症发的消息,死了好几户呢。”

    绿竹的脸色立刻就白了。世人都知道伤寒酷烈,国朝早亡之人,十之七八都是殒命于伤寒恶症。而寒食散,正是抵御伤寒的良药。一剂起价就是三千钱,除非阀阅豪族,寻常人就算想服,也是服不起的。更别提这散剂还有“神仙方”之称,服用之后能让人精神焕发,神思敏锐,深受贵人们喜爱。只是服散之后,必须要按照规矩“行散”,化解药力。所谓“寒衣、寒饮、寒食、寒卧、极寒益善”,方能安然无恙。此次郎君的昏厥,恐怕就是散力未能发散,才惹出的祸患。

    小姑娘娇娇弱弱,心肠倒是不坏,更是慕煞了自家郎君。犹豫了一下,她柔声说道:“以后奴婢一定好好照应,帮郎君行散。”

    蒹葭勾起唇角:“没错,以后绿竹妹妹还是要小心伺候才是。”

    绿豆粥不一会儿就喝了个干净,梁峰把空碗递给了绿竹,向后斜倚在了床上的乌木凭几上。目光扫过那位尽职尽责的侍女,在心底冷笑一声。行散出了问题?恐怕不是吧。

    虽然脱离了危险期,但是这两天梁峰体内的症状依旧相当严重。腹痛,呕吐,神经性头痛,还有肠胃里肆虐的绞痛,无一不在折磨他的神经。不过这些还是次要,指甲上的那些两毫米左右的白色横纹,才是让人警惕的东西。

    这玩意在医学术语中被称作“米氏线”,通常出现在重金属中毒的患者身上。梁峰从警多年,见过不少因农药或是老鼠药中毒的受害者,对这样的表症再熟悉不过。而引发中毒症状的,恐怕就是蒹葭所说的“寒食散”。

    说“寒食散”可能大多数人都反应不过来,但是换个说法,就不一样了。“寒食散”又名“五石散”,后世只要提到魏晋名士,十有**都绕不开这种药物。经过数代名士推广,五石散在魏晋盛极一时,可以说是大多数贵族的必备药剂。然而甭管那些文人雅士怎么吹捧,在梁峰看来,这就是一种软性毒|品,能够短时间内让人亢奋,同时出现成|瘾症状和多种并发症。

    既然是上流社会通用的软性毒|品,就不可能突然出现严重问题。他现在的状况明显是砷中毒。作为一个经常服散的世家子弟,梁丰和他的婢女应该很熟悉行散方法。突然出现这种急症,并且在体内形成严重病理反应,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调换了散剂里的药物成分。如果突然把含有砷化物的药剂调大剂量,后果自然相当严重。

    这样的下毒手法,称得上巧妙了。就算梁丰真的一命呜呼,大部分人也会觉得是服散出现了什么问题,不会把它联想到谋杀上。而寒食散价格高昂,又是梁丰自己准备的,想要替换,恐怕不那么容易。

    没有错过那位李府侍女唇角的冷笑,梁峰嘲弄的笑了笑,还真是杀鸡用牛刀。他收回目光,冲绿竹说道:“叫阿良和燕生进来。”

    梁家虽然已经有衰败迹象,但是出门在外,总不会只有一个婢女在身边照看。阿良和燕生正是贴身伺候的两位管事。一个负责车马,一个掌管内务,都是梁家的荫户,很得梁丰信任。

    听到吩咐,绿竹利落的转身出去叫人。蒹葭愣了一下,却没有开口。虽然主母有命,让她盯着这位梁郎君。但是身份有别,人家使唤自己的下仆,还真容不得她插嘴。

    不一会儿,两个男人跟在绿竹身后,走进了房间。梁峰并未马上开口,而是仔细端详起了两人。只见其中一个矮壮敦实,皮肤黝黑,神色有些激动。旁边个子较高,年纪稍长的那个,则堆出一脸喜意,眼帘稍稍低垂,显得十分谦恭。

    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一遭,梁峰淡淡问道:“阿良,这次到上党郡城,一共带了多少人?”

    没料到主人会问这个,黑壮的车队管事愣了一下,立刻答道:“郎主,这次出行,包含绿竹在内,一共有十二个下人,还有三辆车,都在后院待着呢。你要用吗?”

    梁峰道:“现在不用。你好好约束下人,让他们规矩一些,不要给姑母添麻烦。”

    此话一出,屋里众人都松了口气。原来这位主子晓得自己生了重病,害怕不能约束下人,在姑母家失了颜面。

    蒹葭笑道:“梁郎君如果需要用人,也可跟奴婢说。主母吩咐奴婢好好照看郎君,这些俗事,无需挂心。”

    梁峰没有搭腔,转向燕生,继续问道:“钱呢?还剩下多少?”

    这问的就有些露怯了。燕生为难的看了一眼杵在那里的蒹葭,含混答道:“还有大约两万钱……”

    身为亭侯,只带两万钱出远门,简直称得上寒碜了。梁峰却没有羞愧的意思,颔首道:“去取一万钱来。这次突然生病,劳烦姑母和三弟挂心,求医用药的花销,还是我来才好。”

    真是穷讲面子,白瞎了这副出众容貌。蒹葭压下心底的不屑,劝道:“梁郎君太见外了,这些钱奴婢要是收了,才该被主母责罚呢。而且郎君出门在外,还是要有些钱傍身才好。”

    这是大实话,就算让那十二口人吃风,也不能让主子受半点委屈啊。更何况还是这种重病的关紧时刻,更不该大手大脚的花销。

    谁料梁峰却摇了摇头:“没关系,这次出门,我多带了几剂寒食散。既然郡城有人发病,就把散剂都卖了吧,应该也能换些钱。”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拿寒食散换钱?这也太丢人了!谁家买了寒食散不吃,还拿去卖啊?然而梁峰并没有改口的意思,漆黑的眸子锁在了燕生面上:“还愣着干什么?”

    这声催促,让燕生的身体猛然抖动了一下,他结结巴巴说道:“换,换钱?这……这未免太不成样……”

    “既然我重病无法服散,自然可以转卖给他人,有什么难办?快去把寒食散取来,我记得那些散剂也是名家所出,由孙医工检过,就拿去卖了吧。”

    燕生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这……这……”

    看着那家奴汗流浃背的样子,蒹葭猛然醒悟过来。糟了!当初那些礜石粉末可是她亲手交给燕生的。寒食散贵重无比,只要拆过封,就能看出端倪,更别提送给医工检验,如果查出散剂有异,可是惊天大案!

    想到这里,她赶忙挤出笑容:“郎君,卖寒食散实在有失体统。真的无需如此,只要我禀报主母,一定……”

    梁峰没让她说完,突然用力拍了一下床榻,提高了音量:“怎么?我的话都不算数了吗?寒食散在哪里?!阿良,派人去搜他的卧房!”

    这声怒喝瞬间击破了燕生的心理防线,他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哆哆嗦嗦求饶道:“郎君!小,小人一时鬼迷心窍,求郎君饶命……那寒食散,那寒食散……”慌乱之中,他偷眼瞥了下蒹葭,被对方目中凶光一吓,狼狈的低下头,“那寒食散被,被,我偷偷卖了……”

    “你这刁奴!是以为我必死无疑吗?”梁峰怒喝一声,俊美的面孔都有些扭曲,“把他拖出去,杖责!给我狠狠的打!咳咳咳……”

    咆哮声被剧烈的咳嗽打断,梁峰半蜷身体,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绿竹这时才醒过神,惊呼一声扑了过去。阿良则气得黑脸通红,一把抓住燕生的衣领,往外拖去。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板子声和哭叫声。

    怎么一会功夫就发展到了如此情形呢?眼看屋里乱成了一团,蒹葭不由面色大变,慌乱说道:“梁……梁郎君……你别生气,我去,我去找小郎君来……”

    这已经不是她一个侍女能处理的事情了,蒹葭草草行了个礼,逃出房去。绿竹的眼泪都下来了,哭着扑在梁峰身前:“郎君!郎君你莫动怒!身体要紧……”

    戏已经演到位了,咳嗽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停下来的。梁峰用力调整呼吸,想要止住肺部的骚动,挣扎着抬手,点了点一旁的水壶。绿竹倒也懂事,立刻跑去倒水。虽然咳的头昏脑涨,梁峰心中却一片清明。

    他果真没有猜错。

    想要投毒,必须有条件弄到五石散的配料,并且买通掌管药剂的仆人,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梁丰手下统共就那么几个人,绝不可能跳过管事。也就是说,这两人中,必定有一个心怀鬼胎。

    所以从两人进门那一刻,梁峰就已经开始观察。阿良的紧张很真实,回答也相当干脆,不是那种爱动脑子的类型。燕生的笑容就虚伪了很多,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根本不敢抬头直视自己,拳头也不由自主攥紧,情绪紧张。这表现可不太对头。要知道,这些仆役的身家性命都要依靠梁家,如果主人突然出了问题,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这种探望重病的关键时刻,连头都不敢抬,怎么也不成样子。

    有了这个判断,梁峰才突晃一枪,提到要卖寒食散。这当然会戳到燕生的软肋。一般而言,跟受害者关系亲密的投毒者,都不会一次下药过重。为了自身安全,他们更倾向于分几次投放毒|药,造成慢性病的假象。因此那几剂寒食散很有可能都被动了手脚。等到梁丰病发之后,燕生多半不敢留着物证,就算没来得及销毁,也绝不敢拿来,送给医生验看。慌乱之中,谎称卖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可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偷窃如此贵重的东西,主人恐怕有百分之百的处置权,处死都没什么大问题。然而梁峰只是让人把他拖出去打,这不但是杀鸡儆猴,更是想钓一钓他身后的大鱼。就看那位演技拙劣的李少爷,会如何反应了。

    温热的汤水凑到了嘴边,梁峰费力咽了一口。灼痛感没有丝毫减退的迹象,如同利刃狠狠剐剜着他的咽喉。砷中毒可不是玩笑,每天大量服食煎煮过的绿豆,也只能减轻些症状。然而不离开这里,病就没法好好治疗,一定要先想办法离开才行!身形一晃,梁峰再也支撑不住,跌回了床上。

    作者有话要说:  换了个封面,是不是美美哒=w=

    感谢青临同学滴小封,用力啃一个~

    然后跟所有认出梁少的人搭爪,惊喜吧xd

    看到有人问,解释一下。

    雅集就是古代文人吟咏诗文,议论学问的集会。比如著名的兰亭集序,就是兰亭雅集时诞生的杰作。

    至于亭候,是列侯中的最末一等。列侯有封国,按封区户数所拥有的土地数量和产量征收地税,供其享用,称食邑。在封国无治民权。列侯封国大小不等,大者相当于一个县,称侯国;小者为一乡、一亭。因而以其封国食邑的大小封县侯、乡侯、亭侯三等,并以其封地为名号。比如关羽的汉寿亭侯,就是封在汉寿,爵位亭候(而不是汉 寿亭候这样断句xd)晋时改五等爵,亭侯为第五品。再简单点说,就是皇帝分了一个百户大小的村子给他,这村里的税收算亭候本人的工资这样吧。

    绿豆对砷中毒确实有一定效果,可不是纯粹的“土法”。不过小说之言,大家不要太当真啊=w=

    谢谢大家的回复和投喂,经历了一番人生大变,感觉自己的自信心有了些缺失,这篇文其实写的忐忑。你们能够喜欢窝就放心了>_<

    马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9:38:24

    苏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11:29:46

    直线洄游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11:05:42

    沙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8 18:21:04

    小流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9 02:15:23

    挣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2 19:23:15

    挣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2 19:24:10

    挣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2 19:24:59

    风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3 20:20:40

    阿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1:32:30

    慕雨倾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1:38:46

    文艺青年萨摩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1:51:53

    苔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1:54:42

    苔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1:55:58

    -ljmhkih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2:07:07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2:09:05

    夜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2:10:14

    ferrerorocherz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2:15:06

    碧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2:15:20

    ferrerorocherz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2:17:06

    伞下烟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2:30:59

    七秒失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3:06:00

    一只安静的南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3:07:41

    夜光青柠指尖花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4:00:57

    周泽楷我是你情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4:05:29

    无染染染染染染染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5 14:58:26

    解百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5:26:07

    荒城无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5:26:49

    pp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5:37:22

    凛凛凛个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5:47:09

    凛凛凛个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5:48:32

    蛋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5:57:53

    鱼吻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6:00:03

    月城仪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6:02:59

    严小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7:02:09

    落苏k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7:13:17

    苹果大侠的无奈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4-05 18:13:19

    平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8:29:07

    平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8:29:18

    小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19:57:08

    双生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20:03:47

    碧逗不都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21:08:03

    子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21:21:25

    子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21:24:10

    子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21:25:13

    小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5 22:17:16

    _静置_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4-05 23:48:51

    lalala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00:00:14

    呦呦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00:23:41

    芜菁白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4-06 09:0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