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穿到年代当姑奶奶〕〔百年危途〕〔从神探李元芳开始〕〔第一玩家〕〔乡村桃运小神医〕〔超维武仙〕〔暗夜追凶〕〔玄幻:娘胎修炼,〕〔万古帝婿〕〔鸿天神尊〕〔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没钱上大学的我只〕〔夫人她绑定投资系〕〔神道丹帝〕〔真实世界〕〔诡异调查局〕〔穿越者纵横动漫世〕〔抗日狙击手〕〔重生年代:炮灰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597章 新活动上线!灭火计划!
    ..,最快更新!

    黄昏缓缓从泥污黢黑的旷野边缘落下,漆黑的夜色逐渐笼罩在这片被血浸透的土地上。

    枪炮声已经停歇了一段时间。

    然而那弥漫四周的灰雾仍旧没有散去,反而覆盖的范围似乎越来越远,从孔老爷的庄子蔓延到了希望镇北边的林子里。

    刚撤走路障不久的南门边上。

    站在泥巴路旁边的马贺昌一直望着松果木农庄的方向,嘴里又忍不住喃喃念了句圣子大人在上。

    从前他偶尔还能听见圣子大人的声音。然而起雾之后,不知为何他便听不见了。心中惶恐的他不禁想起了魏牧师说的话。

    或许..

    圣子大人真的生气了。

    就在他望眼欲穿地朝远处望着的时候,路的尽头走来三个人,为首的那个正是隔壁农庄的主人孔令开。

    见到不是姓刘的那个猎户,马贺昌的脸上

    浮起失望。

    不等他寒暄两句,那个平日里恨不得把鼻孔插头顶上的孔老爷,这次却火急火燎地主动开口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起了这么大的雾?」

    本来他在家里待着好好地不想搭理,但眼瞅着这雾到了晚上还没有散去的意思,他总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本想着去附近镇上请教下那个魏牧师,却没想到在这儿撞见了马镇长,他本能地觉得这帮家伙又瞒着自己做了些什么。

    若是平时马贺昌会和这家伙客气两句,但碰巧今天没那个心情,便不耐烦地说道。

    「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老天爷要起雾,又不归我管。

    孔令开的脸色一僵,不喜欢这家伙的态度,可偏偏实在反驳不了,只能看向一边,咬着牙愤愤转移了话题。

    「这雾八成有什么古怪老子早说过,不该和北边那帮家伙扯上关系,自从那些人到了这地方,怪事儿一桩接着一桩!「

    马贺昌不屑地警了警嘴角,心说要是没和那帮家伙扯上关系,那帮绿皮的怪物早把你家那几口子漂亮婆娘捉回去下崽了。

    当然,他自己也是一样。

    「够了,现在说这些什么意义都没有,我已经派人去松果木农庄那边打探情况,等他回来再说吧。「

    正说话间,远处奔来一匹马,镇上的猎户刘有熊正骑在上面。

    那猎人本想直接奔入镇上,却见镇长正等在门口,顿时吓了一跳,慌忙拉住缰绳翻身下了马。

    「大人!」

    马贺昌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开门见山问道。

    「松果木农庄什么情况现在!「

    「小的没进去,只在外面看了一眼,感觉「刘有熊连忙开口,然而话还没说完,便被镇长不耐烦地打断了。

    「感觉什么?挑重点说!」

    「是,是!「

    刘有熊战战兢兢地说道。

    「那儿死气沉沉的,围墙外面都没看见干活儿的人,我走去门口,发现站岗的卫兵都不在,门边的旅馆也空了就像闹了鬼。我不敢在那儿多待,天又要黑了,就连忙往回赶了「

    马贺昌心中一咯瞪,正想细问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有人比他更急,一旁的孔令开连忙抓住他问道。

    「人不见了?!人去哪儿?」

    「我,我不知道,「刘有熊苦笑着,忽然想起一件事儿,连忙说道,「对了,我在去那儿的路上看见一伙变种人,大概得有千把个的样子,和联盟的人打了起来」

    孔令开连忙问道。

    「你怎么知道那是联盟的人?!」刘有熊咽了口唾沫小声说。

    「他们的外骨胳一眼我就看出来了

    。马贺昌皱起眉头看着他问道。

    「谁赢了?」

    刘有熊连忙说道。

    「当然是联盟,那帮人赢得一点儿悬念都没有我看见那个飞艇对着变种人的头顶开了好几炮,整片平原就像是被整个翻了遍土一样,侥幸活下来的也很快被杀光了!」

    马贺昌闻言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总算知道下午那滚滚的雷声和脚下传来的地震到底是什么了。

    站在旁边的孔令开则是和身旁两家丁相视一眼,交换着脸上惊疑不定和茫然的表情。

    光听这刘有熊的描述,那个联盟所展现出的力量完全和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见两位大人物都没说话,刘有熊也不敢开口,就那么老实巴交地站在一旁。

    似乎是讨论出结果。

    孔令开看向马贺昌,咳嗽了声说道。

    「现在教会有危险我们要是帮了他们,那可是雪中送炭的功劳,我建议大家开个会商量下,怎么应对来自北边的威胁一

    「别做梦了,「马贺昌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这家伙异想天开的发言,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

    「教会已经完蛋了,就算要开个会讨论,该讨论的也是怎么和这儿的新主人相处。「

    孔令开顿时急了,瞪着他怒道。

    「你,你要背叛圣子!」

    马贺昌不屑地警了警嘴。

    「得了吧,你自己信那玩意儿吗?我老实告诉你这就是买卖,我们购买了他的安保服务,作为交换把他供奉在这儿,既然他没那个本事庇护我们,就别吹那个牛。

    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盯着这农场主看了一眼。

    「我听说联盟禁止奴隶买卖,我劝你还是趁早做好准备吧。」

    看了面如土色的孔令开一眼,马贺昌转身回到镇上,却没有立刻去镇公所召集镇上的大人物,而是先去了一趟教堂那儿。

    有些事情得说清楚了。

    推开门,他喊了声魏牧师,却见无人回应,于是又绕到了后院,抬眼却看见种在庭院里的那棵柳树上挂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整齐的衣服,歪着脖子,闭着眼睛,面色安详,脸上看不到一丁点儿痛苦的神色。

    马贺昌先是一愣,随即吓得面如土色,倒退一步踩着了石头,没站稳地扑腾坐倒在地上

    「老老魏?!魏牧师?!

    他下意识地唤了两声,然而那魏明显然已经走了好一会儿,自然无法回应他的呼唤。

    马贺昌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好一会儿都没从地上爬起,就这么呆愣地坐着。

    死了.

    主教大人钦定的牧师,整个镇上唯一能联系上那位主教的男人.

    竟然就这么死了?!

    ......

    《废土ol》官网。

    尾巴:「???」

    戒烟:「卧槽?!」

    少扯犊子:「兄弟萌!来活儿了!!(破音)「

    玛卡巴子:「你一个钓鱼的喊个鸡儿。」

    捡垃圾99级:「上钟上钟—一哑,上号上号!「

    白银之爹:「收人了收人了,白银兵团在线收人!有没有萌新挂个师徒任务的,老司机带你上前线!嘎嘎收人头!」

    精灵王富贵:「有组队的萌新没?会打枪的优先!(滑稽)」

    虾仁猪心:「我我我,我会!」

    开玩具车的舒克:「手枪可以吗?」

    开直升机的贝塔:「会开装甲车的行吗?」

    峡谷在逃嚴鼠:「私我!!!」

    开玩具车的舒克:「私了兄弟!」

    峡谷在逃鼹鼠:「滚蛋!我说你下面那位会开车的!」

    开玩具车的舒克:「靠!我真会啊!qaq」

    夜十:「卧槽!我们的任务昨成活动了!」

    活动帖子发出不到一分钟。

    原本还在吹牛放屁斗图玩梗的论坛瞬间沸腾了!

    对于变种人这种生物而言,并不存在家庭这种概念。

    哪怕是奇部落这种传承了一些人类习性的大型变种人部落,也很少有人记得自己是哪个雌性生下来。

    毕竟出生的时候,大多只有接生的祭司在旁边。别说是父亲,它们甚至见不到生自己母亲的脸—一祭司通常会把她们的脸蒙上,在完成生产之后很快便会决定是送去畜棚还是厨房。

    由于没有家庭的概念,也没有需要继承的财产,大多数变种人在获得领袖的赐名之前,自然也不会拥有名字这种东西。

    不过,虽然大多数变种人都没有名字,但它们互相之前还是有办法区分彼此的。

    比如最常见的是「绰号」。

    那通常是它们出生时叫的最响亮的一声,为它们接生的祭司会告诉它们当时喊了什么,不管是现编的还是真的印象深刻。

    比如有的人叫「啊」,也有的人叫「嗷」,或者「哇鸣」、「咿咿」之类的。

    这些都是最最最常见的绰号,别说整个部落,一个账下都有十几个重名的。

    因为喊了一声绰号却叫错了人的情况不是没有,不过往常就算喊错了也没什么关系。

    比如某位首领扯开嗓子大喊一声「哼味、嗷鸣,跟我去打猎」,那么很快便会有几十上百个喽啰站出来捧场。

    如果人多了,他会踢掉几个看起来最瘦小的软蛋。而如果人少了他便会喊一声「啊也跟着一起!「,然后不够的人头很快就能凑齐。

    对于人类而言,这种情况通常叫管理混乱,但对于变种人来说却反而更方便了。

    它们都是杀人放火的好手。

    只要凑够了需要的人手,去的人是谁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管去的是谁,都不妨碍它们坐在敌人尸体堆成的山上大快朵颐,大口的吃肉!

    漫长的一夜过去。

    翌日清晨,太阳还未升起。

    破败的废弃城区中雾色朦胧,空气中弥漫着腐臭的气息,就像一块发了霉的麻布括住了口鼻。

    任何人都会感到生理上的不适。

    然而奇部落的变种人们从中感觉到的只有血脉债张的亢奋。

    这时候,人皮帐篷外面传来一声粗犷的吼叫,接着还有朝天空鸣枪的声音。

    「人类!来了!哼味,啊啊,都跟着我!「

    那吼声还没落下,很快便有乌央乌央的吼声响应。

    「杀!杀!」

    「哼——!」

    「啊啊啊!「

    被那叽里呱啦的声音吵醒,还在睡梦中的哼哧打了个喷噎,晃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翻身爬起。

    它抓起靠在睡袋边上的钝刀和铁管步枪,不等血压上来便去了帐篷外面的空地上集合,朝着阴暗潮湿的混凝土天花板龇着缭牙吼叫了一声。

    这是它展现勇武的方式。

    只有最勇武的战士,才能得到首领的关注,被带出去狩猎那些弱小的两脚牲口。

    余光警了一眼墙角笼子里的那些骨瘦如柴的人类玩意儿,哼哧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就这种弱小的玩意儿,竟然敢主动送上门来!

    它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残忍!

    似乎很满意自己手下们的精气神,站在空地正前方的大块头赞许地点头,接着猛挥了下蒲扇大的巴掌。

    用那粗鲁响亮的嗓音,他吼叫着说道。「跟着德禄!去砍那些虫子的脑袋!」

    哼味与身旁其他的变种人弟兄一样,挥舞着手中的家伙,用兴奋地吼声回应了头儿的呼喝。

    「嗷嗷嗷!!!」

    众变种人正兴奋地呼喝着,就在这时,雷鸣般的炮响在他们头顶的天花板上炸响。

    大片的尘埃和石子被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抖落,飘洒在它们的头顶和胸膛上。

    然而站在这里的一众变种人们,却没有一个家伙露出害怕的表情。

    反而愈发的兴奋!

    坚固的混凝土掩体在这座城市里到处都

    是!

    有了这些钢筋混凝土的保护,那艘漂浮在天上的钢铁飞艇根本奈何不了它们!

    而一旦到了城区里——

    便是它们的主场!

    「去宰了他们!「

    「吼——!」

    在德禄的号令下,哼味扛着手中的家伙,跟在一众肌肉虬结的绿皮弟兄们身后,顺着阴暗的楼梯间陆续涌入了地表废墟,等待着联盟炮击的结束。

    那雷霆一般的炮声只持续了大概五六分钟,紧接着附近的城区内响起了喊杀声和僻噼啪啪的枪响。

    隔壁巢穴的弟兄已经与联盟的士兵在城区的边缘爆发了交火,虽然重重雾霍看不见战区内的情况,但听那声音便能感受到这帮家伙来势不小。

    哼哧握紧了手中的步枪,咧开干裂的唇角,露出了嗜血的缭牙,鼻子喷出了一声粗重的鼻息。

    「哼哧」

    看来这次的宴会能吃个尽兴了!

    ......

    废弃的写字楼下,此起彼伏的除了砰砰作

    响的枪声之外,还有一众萌新们的大呼小叫。

    「掩护我!」

    「拉枪线啊兄弟!」

    「这么大的雾拉个鬼!冲就完事儿了!」

    「嗷嗷嗷!」

    就在老玩家们还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推进阵地的时候,一帮二手萌新已经带着还热乎的一手萌新们往变种人的阵地

    上冲了。

    各种五花八门地骚操作都有。

    由于联盟的老传统,给每个玩家都发了「反补」用的炸药包有个叫爆破鬼才的萌新一拍脑袋,干脆把一队四人的「白给大礼包」全都集中到了自己一个人身上,串联成了一个当量惊人的大家伙,然后带着全队人的希望便往变种人多的地方冲。

    结果人还没跑到变种人脸上,就被战场上的流弹打折了腿。

    不能眼看着炸药包浪费,三个队友只能硬着头皮上去捡,于是便上演了极其壮烈的葫芦娃救爷爷的一幕。

    这是不太成功的骚操作。

    当然,成功的骚操作也有不少。

    比如几个动手能力强的萌新,用十几支自制燃烧瓶成功端掉了一屋子的变种人,瞬间攒

    下了兑换一把爆弹枪的积分。

    再比如某个萌新大概是练过的,端着一把rpg直接干废了,一辆朝着联盟阵地横冲直撞过来的焊钢越野车。

    战场上的状况与其说是惨烈,倒不如说整个一片闹哄哄的,热闹的就像在过节。

    双方各种胡来的战术层出不穷,怎么不当人怎么来一时间不知道谁更像是变种人。

    看着前方一片热闹的城区,愣住许久的狂风轻轻按了按太阳穴,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们谁还记得这是咱的任务吗?」

    看着那些萌新们胡来的打法,他总有种退回到了好几个版本之前的感觉。

    老白轻轻咳嗽了一声。

    「谁也没想到会这么棘手」

    想单靠着燃烧兵团的战斗力,把这几万人的变种人部落打下来还真不太容易。

    那些绿皮肤的牲口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战士,几个凑一伙儿就能屠一个村的那种。

    如果真有那么好对付,他们来到这儿的第一天晚上就把这些牲口们突突干净了。

    戒烟笑呵呵地说道。

    「不过老实说,多点儿萌新参加也怪有意

    思的。「

    墙角老六也嬉皮笑脸地说道。

    「哈哈!我也觉得!之前在落霞行省和军团打的那几场都太严肃了,正好机会难得,给萌新们练练也不错。」

    方长心中也是如此想的。

    他们的战斗经验也都是在战场上练出来的,有些东西教是教不会的,死一次什么都清楚了。

    方长不禁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刚刚遭遇76号街的变种人那会儿,蚊子做的那个差点儿把自己送走的火箭炮仗。

    谁能想到那家伙现在都快成废土军火商了!

    晃了晃脑袋,方长将手中那把用银币买来的爆弹枪上膛,看着远处正在收缩防线的变种人阵地笑着说道。

    「我们也该上了,再等下去连口汤都没得喝了。」

    「嗯,」关掉了动力装甲头盈的面罩,老白咧嘴一笑说道,「再这么磨蹭下去,得让那群菜鸟们看扁了。「

    ......

    距离交火区域大约一公里的城区,站在高

    楼顶层的奇伽恩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远处灰雾中闪烁的火光。

    大概是早晨八点左右,联盟的全面总攻忽然开始了。

    先是炮火齐鸣的狂轰滥炸,接着是步兵成群结队地往城区里冲锋。

    不得不承认,北边的联盟确实有两下子,和锦河市周边的那群两脚的绵羊完全不同,也难怪他魔下几位骁勇善战的勇士都在那伙人的手上吃了大亏。

    那些家伙气势高昂,战斗风格悍不畏死,攻势相当猛烈,而且一上来便拿出了不死不休的架势。

    不过伽恩并没有被他们的

    气势吓到,尤其在了解过前线的战况之后反而松了口气。

    联盟的攻势虽然猛烈,但取得的进展却不多,丢下了将近一支千人队的尸体才拿下了条街道。

    而这仅仅是奇部落最外围的防线,即便丢给联盟也根本无所谓,损失的不过是两三百个弟兄、二十几挺轻重机枪、两座储备不多的弹药库以及一些储备粮罢了。

    显然并不是每一个联盟的士兵都有着以一当十的战斗力,大多数人的战斗方式还是很外行的。

    而钢铁之心号的火炮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在城区里的作战效率相当有限。

    那炮弹看着气势足、声音大、火力猛,但哪怕只隔着一道混凝土墙,也能有效削弱爆炸的冲击波和弹片杀伤。

    然而和伽恩的乐观不同的是,戈摩的脸上却写着一丝淡淡的愁容。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联盟的工业能力在我们之上,我听说最近巨石城也加入了他们,照这个节奏消耗下去,我们迟早会被他们拖垮。「

    伽恩冷冷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

    「工业能力再强,也得有人用那些生产出来的家伙。我听说整个联盟总共只有不到一百万人,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在这八百公里外的地盘上和我们死磕多久。「

    戈摩没有说话。

    他心里其实是认同这句话的。

    但那毕竟是战胜了军团的联盟,身为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老人,他是清楚军团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能够正面战场上战胜军团.

    那些家伙真会打这种没头脑的仗吗?见戈摩还是一脸愁容,伽恩淡淡地说道。

    「战场上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只管去完成那个最后的仪式就好实在联系不上那个罗乾,就由我们来接管这个教区。「

    戈摩微微领首。

    「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宇宙职业选手〕〔欢迎进入梦魇直播〕〔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明克街13号〕〔机武风暴〕〔赤心巡天〕〔请公子斩妖〕〔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