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杀意如刀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死了!一名玄士就这么死了!

    杜亦鹏等人全都愣在当场,无尽的恐惧涌便全身,令得他们连逃跑的本能都忘记了。

    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尸体边,浑身泥沙枯叶,看上去如同一个未开化的野人。

    “竟……竟然是你!?”

    得见来人的样貌,杜亦鹏手脚不自觉的哆嗦起来,眼中的惧意越加浓烈。那张面孔时常出现在他的噩梦之中,成为他的梦靥,他怎么可能不认得……对方不是云慕还能是谁。

    “你不是在找我么?我来了……”

    云慕一步一步朝着杜亦鹏走去,冰冷的目光如同锋利的刀子,割在对方心上,

    杜亦鹏双脚一软,跌坐在地,苍白的面容看不到一丝血色。

    “不!不要杀我,饶……饶了我吧!求求你……我什么都可以给你,都给你!”

    杜亦鹏从来就不是什么硬骨头,在死亡的威胁下,眼泪鼻涕直留,眼中除了恐惧之外,满是哀求之色。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杜亦鹏飞扬跋扈之时,可曾想过自己会有今天?又可曾想过那些被他害死之人也曾如此卑微的哀求。

    “……”

    云慕脚步未停,眼中未见丝毫怜悯。

    见此情形,杜亦鹏边退边喊,哭声震天:“不……不要过来!我是杜家二少爷!杀了我,杜家不会放过你的!绝不会放过你的!”

    “……”

    云慕面无表情,手中短剑没入杜亦鹏的心口。

    绝望!挣扎!

    杜亦鹏看着自己流血的心口,眼神渐渐涣散,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愤怒、恐惧、疯狂、怨毒……所有的情绪最后化作无尽的悔恨。

    心似寒铁,杀意如刀,冷血无情,漠然决绝。

    看到如此一幕,周围之人噤若寒蝉。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少年?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复杂的双眼,深邃而平静。在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一丝光明,看不到任何一丝感情,那深邃的黑色,仿佛吞噬一切的恐惧。

    “大……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二少爷逼我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被逼的,不要杀我们!”

    “我家里还有一老一小,我们也是为了钱财而已,求大人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来了!”

    周围之人一个个跪地磕头,生不出丝毫反抗的念头,也不敢率先逃离?

    云慕静静看着众人,无喜无悲,默然沉寂。

    上天有好生之德……上天真有好生之德吗?那么弱肉强食又算什么?

    今天已经死了很多人,这让云慕感到一种莫名的疲惫。随即他将杜亦鹏和柳全手腕上的藏芥轮收走,然后转身离开。

    见云慕就这么走了,众人反而愣在当场,面面相觑。他们简直不敢相信,刚才杀心似铁的凶神恶煞,居然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看着杜亦鹏和柳全的尸体,他们有种极度不真实的错觉,生不出半欣喜的情绪,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酸涩与感动。

    他们第一次觉得,生命竟是如此的珍贵。

    ……

    ————————————

    在丛林的另一边,田老大正带着属下慢悠悠的搜寻着云慕的踪迹。

    相比杜家和云家,他们一点都不怎么着急。一来,他们与云慕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没必要为杜云两家卖命。二来,他们不相信,区区一个玄徒,能够翻起什么浪来。

    “大伯,这里可真是闷热的要死,而且走了这么久,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

    听到田大海的抱怨,周围之人亦开始纷纷诉苦,

    田老大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这些小崽子有什么好抱怨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更何况,想要坐稳平民窟老大的位置,离不开杜云两家的支持!都给老子上点心,别成天到晚就只想着睡女人,有了地位和权力,还怕找不到女人。”

    顿了顿,田老大转问道:“大海,听说最近平民窟那些贱民越来越不安分了,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岳尘那小子搞得鬼!”

    提及此事,田大海一肚子的气:“那小子运气好,成为玄徒以后,仗着有云慕那小子撑腰,硬是跟我们对着干,打又打不过,吓又吓不住……”

    “什么?你打不过他?”

    田老大眉头一锁,两只眼睛瞪得忒大,有些难以置信。

    岳尘那小子他也知道,走了狗屎运,攀上了云慕这个万通商行的客卿,还开启了灵窍,成了一名真正的玄徒。

    可即便如此,岳尘那小子不过才修炼了两个多月而已,自己侄儿乃是炼窍后期的玄徒,居然不是对手。

    “呃!”

    田大海自知说漏了嘴,连忙低着头辩解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一只手就能打得他屁滚尿流,可是到了后来,他的实力提升越来越快,我们三五个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我怀疑他肯定是吃了什么强大的丹药,要不然就有什么厉害的手段。”

    “他是什么资质?”

    “不清楚,只知道他炼化了一只玄灵。”

    田大海说完之后,田老大顿时陷入沉默。

    “怎么了大伯?”

    “我在想,云家如此大动干戈,肯定是云慕那小子身上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

    “什么秘密?”

    “老子要是知道,还用得着坐在这里?!”

    田老大没好气的给了对方一脚,横眉冷眼道:“正所谓见者有份,无论那小子有什么秘密,到时候我们都得找云家分一杯羹。”

    “嗯嗯,没错,要分一杯羹!”

    田大海眼睛一亮,连声附和:“这次云慕那小子难逃一死,到时候我们再回去收拾那小子,嘿嘿嘿!”

    对于被打之事,田大海可是一直耿耿于怀。

    “挲挲!”

    不远处的大树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动静,却如何瞒得住田老大的耳朵。

    “什么人!?”

    田老大一声暴喝,随手甩出一串石子,没入草丛之中。

    “快追!那人肯定是云慕小贼!哈哈——”

    田大海惊喜异常,便要追上前去,不料田老大却一把将他拉住,警惕得观察着四周。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