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萧萧风起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西山荒林,骸骨乱葬。

    风瑟萧萧,肃杀森然。

    此刻时值正午,云明轩父子率领数十护卫站在高岗之上,俯视着下方茫茫林野,一个个面露凝重之色。

    虽然有些大题小做,但是这次为了能够对付云慕,云家三房可谓是全力以赴,几乎将所有的护卫都带了出来,包括云少华兄弟和田婉儿这些低阶玄徒在内。

    另外,云飞豹不想自己人以身犯险,还在乱林集中临时招收了上百亡命之徒为其卖命,探索乱葬岗一代。

    这些亡命之徒大多为普通人,也有少数玄徒,但是修为都不算高。当他们踏进荒林深处之后,便再也没有活着出来。

    见此场景,云飞豹等人自然万分谨慎。

    ……

    “轩儿,你确定就是那个方向?”

    “嗯!”

    闻得父亲询问,云明轩面色慎重道:“我先前就找人探过,那方陷阱很多,显然是有人刻意布置的,刚才那些亡命之徒呼救,想必是中了陷阱。”

    这时,一旁的云少杰接过话道:“明轩堂兄,不就是陷阱吗?我们可都是玄者,难道还怕区区陷阱不成?”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云明轩冷冷瞪了对方一眼,哼声道:“那些要是普通陷阱,张青统领他们就不会悄无声息的死在这个地方,任何时候都不要掉以轻心,哪怕对方是只看似无害的兔子。”

    云少华一巴掌拍在自己弟弟头上,喝骂道:“你小子没大没小的,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还不快给堂兄道歉!”

    “算了……”

    云明轩摆了摆手,并没有追究的意思,反而一副教训的口吻道:“不要以为自己是玄者就能够为所欲为。在成为玄师之前,玄徒和玄士也就比普通人强大而已,并不代表真就无敌了,要是被人偷袭,一样能够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是是是……小弟失言了,堂兄莫怪!”

    云少杰吓得面色惨白,连忙赔罪。

    云飞豹对着自己儿子微微颔首,显得非常满意……自己的儿子,果然有成大事的潜质,没有妄自尊大,知道谨小慎微,驾驭手下也懂得恩威并施。

    云明轩面色沉静道:“父亲,也不知道那小子在哪里学来的陷阱,居然如此厉害,要是我们强行闯入,难免有所损伤。”

    云飞豹嘴角微翘,目光异常冷厉:“没想到他们母子离开云家之后,会躲在这乱葬岗深处,这个地方荒山野岭、了无人烟,而且阴森恐怖,要不是刻意追踪,我们根本不会想到他们居然一直住在这个地方,果然很有心计嘛……”

    顿了顿,云飞豹面色深沉道:“云裳的性格我了解,她没有那么多曲曲绕绕的心思,难道是云慕那小子的意思?如果真是如此,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算计,今后要是等他成长起来,必定会成为我云家的心腹大患……于公于私,这次都不能放过他。”

    云少华小心翼翼的问道:“明轩堂兄,我们现在该如何?是不是再派人去探探路?”

    “不用了。”

    云明轩嘴角微微上翘道:“我已经邀了杜家二少爷杜亦鹏,他与云慕那小贼之间也是仇深似海,不出点力怎么行,哼哼!”

    “哦,就是杜家那个纨绔?他靠谱吗?”

    云少华一脸疑惑,云明轩则是神情笃定道:“放心好了,那家伙好歹也是杜家二少爷,即便自己是个废物,但是召集一些人手还是很容易的。”

    “嗯,堂兄英明!”

    云少华恭维了一句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多时,杜亦鹏果然带着一大群人来了,密密麻麻两三百人,那阵势比之云家还要大,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对付一个小小玄徒,居然弄出如此大的阵仗。

    当然,杜亦鹏带来的人,大多都是普通的亡命之徒和杜家的家丁下人,至少少数玄者,其中修为最高的便是玄士柳全。

    让人意外的是,不知道杜亦鹏用了什么条件说服贫民窟的田老大,同样是玄士,属下少说也有十来号人,皆是玄徒。

    “咕噜!”

    云少华咽了咽口水,瞠目结舌道:“堂兄,这是什么情况,不就是对付云慕那小野种吗?他们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吗?该不会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吧?!”

    “没事,凭他们这点人手根本不够看,我爹可是聚灵期的玄士,真要动起手来,他们绝对讨不了半点好处……”

    云明轩不怒反笑,带着淡淡的讥讽:“你们或许还不知道,云慕那小贼现在的实力非常恐怖,竟然以玄徒修为,力敌梅家三少而不败,那梅家三少可是梅家的天之骄子,引灵期的玄士。对付这样的人,你觉得杜二少爷能不小心谨慎吗?”

    关于梅家三少与云慕之战,本来不是一件怎么光彩的事情,除了极少数的人之外,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消息。田婉儿倒是知道,可她绝对不敢乱说。

    云少华心神震撼,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之色,随即透出深深的怨恨之意。他甘愿为云明轩做牛做马,却绝不允许一个身份低贱的人踩在自己头上,尤其是云慕这个卑贱的小野种。

    一想到云慕即将死无葬身之地,云少华心里便升起一丝无比的快意。

    话音顿转,云明轩复又道:“当然,其实对付云慕那小子,我们云家已经足够,最主要是怕让他给逃了。”

    ……

    “杜老二,你迟到了吧?”

    听到云明轩的质问,杜亦鹏看了看云飞豹,不屑道:“是你们早到了,现在正好午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心思,我的确和云慕那小杂种有仇,不过并非什么深仇大恨,想让我当炮灰,门都没有。”

    “是吗?”

    云明轩淡淡而笑道:“可我听说,你上次回去差点被打断了腿,要不是杜小莹帮你求情,你恐怕已经被直接打死了,这都不叫深仇大恨!”

    “哼!”

    杜亦鹏面色阴沉,却未开口反驳。

    云明轩亦知道分寸,没有继续挖苦,反而宽慰道:“放心吧,这次对付那小子,还用不着你们出手,只要你们能够围住他,不让他跑掉就行。”

    “好!你放心,本少爷绝对不会让那小子有逃跑的机会。”

    杜亦鹏暗暗松了口气,但是脸上没有表露出半点胆怯之色。

    一番交涉之后,杜亦鹏和田老大各自摔着众人绕道而行,朝着西山深处而去,形成左右包夹之势。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