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心的蜕变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夜深人静,云府上下寂静如眠。

    此时,云明轩父子聚与书房,静静而座,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自从梅凌离开之后,云明轩父子便开始积极筹办梅凌交代的事宜,特别是梅凌让他收集的东西乃是禁品,必须小心谨慎,而且不得走漏风声……为此,他们父子花费了大量的人脉和精力,就连收拾云慕的事情都暂时放到一边。

    对付云慕的事情,云明轩父子并没有告知家主。一来他们非常有信心对付这双孤儿寡母,二是他们不愿意把这样的功劳划分出去。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则是,他们惦记着云慕母子身上的秘密。

    他们绝不相信,若是没有强大的秘法或者特殊的手段,云慕仅凭一窍之资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拥有和玄士抗衡的实力。而他们也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彰显一下他们三房的实力。

    ……

    “不好了老爷!不好了!”

    惊呼声中,一名管事冲入书房,气喘吁吁地行了一礼。

    云飞豹还算沉得住气,微微皱了皱眉,并没有急着开口询问。

    云明轩却是面色难看的呵斥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是,是是……”

    管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战战兢兢道:“回禀老爷少爷,刚才探子传来消息,今天派出去西山查探的人全都失去了联系,到现在一个都没有回来。”

    “什么!?”

    云明轩霍然站起,厉声问道:“张青呢?张青去哪儿?不是有他带队吗?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这……小的也不知道,因为天黑,林子里面太危险,所以……”

    “所以你们就不敢去查探情况,是不是?混账!”

    云明轩冷冷打断管事的辩解,要不是因为对方效忠多年,他现在就一巴掌将对方拍死!

    普通人也就罢了,张青带去的几名护卫都是玄者,为了培养这些护卫,三房可是耗费了不少的资源,特别是张青本人,乃是引灵期的玄士,担任三房的护卫头领之职,更是云飞豹的左膀右臂,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三房的损失不可谓不大。

    毕竟一个玄士的培养,所消耗的资源堪比上百玄徒。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打探消息!”

    听到云明轩的呵斥,管事忙不迭的点头,然后连滚带爬的出了书房。

    片刻过后,云飞豹这才开口道:“轩儿,你这养气的功夫还得再练练,你和一个下人急眼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想想后面该如何打算。”

    “我……”

    云明轩本想反驳两句,但是看到父亲冷厉的眼神,最后他只好把头低下:“父亲,张青多半是出事了,肯定是云慕那小子作怪,我们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哼!”

    云飞豹淡淡撇了对方一眼,冷冷道:“就算你知道是那小子作怪又如何?你也不想想,那小子不过是玄徒,如何能够同时对付这么多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玄士,哪怕他是天骄妖孽,也绝对不可能……”

    “父亲的意思是?”

    云明轩恍然大悟:“难道他故意藏拙?或者背后有人帮忙?”

    云飞豹点了点头,面色凝重道:“藏拙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他修行半载,年纪不过十三,即便有什么逆天的手段,也难以施展,所以我怀疑,此人背后应该有人在暗中帮他。”

    似乎想到什么,云明轩连忙说道:“会不会是万通商行的人?听说最近这段时间,云慕每天都要在万通商行待上好长一段时间。”

    “所以我们要查清楚,先不要轻举妄动,一切待查清楚以后再行定夺。”

    别看云飞豹行事简单粗暴,实则内心细腻,颇有城府。想了想,他复又问道:“云明浩那小子呢,最近如何?”

    云明轩随口道:“自从上次回来之后,整天带着院子里,足不出户,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我本来想找他打听一下云慕的住处,但是他现在连我都不见了。”

    “嗯。”

    云飞豹皱了皱眉,随即问道:“听说,杜亦鹏那小子因为上次的时候受了重罚,他心里肯定怨恨不浅吧?”

    “呃!”

    云明轩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

    ————————————

    西山荒林,宁静深邃。

    云裳带着小素问站在神庙门前,默默望着远处,眼中满是焦急之色。

    天黑以后他们就在这里等着,眼下已是深夜,可他们等的人还未回来。

    “云姨,慕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快了,他肯定有事情耽搁了……”

    云裳安抚着小姑娘的情绪道:“素问,你先去睡觉吧,我等着就行,小慕应该快回来了。”

    小姑娘倔强的摇了摇头:“不嘛,我要等慕哥哥回来。”

    云慕正准备再劝两句,一个瘦小的身影远远而来,不是云慕还能是谁。

    “慕哥哥!”

    小素问欢天喜地的扑向云慕,一把将其抱住挂在对方脖子上。

    “小慕,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

    云裳刚一开口便发觉不妥之处,接着微弱的幽光,她看见云慕浑身是血,面色异常苍白。

    “血!?这是血!”

    云裳连忙上前,在云慕身上检查着:“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你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看看。”

    “不是我的。”

    云慕轻轻开口,随即变得沉默。

    短短四个字,代表着云慕沉重的心情,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

    杀人这样的事情,这对一个正常人来讲是沉重的,尽管云慕拥有百年经历,死在他手中之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他从来没有把杀人当做习惯,更不会去习惯杀人。

    “小慕,你……”

    云裳本想问云慕是不是杀人了,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哽咽了,眼泪不觉涌出眼眶。

    “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云裳鼻子酸涩,不顾云慕身上的血污,将对方一把抱住。

    小素问似乎也察觉到异常,在云慕身上嗅了嗅,然后紧紧抱住对方的脖子。

    “母亲,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云慕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有些害怕面对自己的母亲。或者说,他不愿让母亲看到自己背负杀孽的样子。

    云裳点了点头,示意云慕好好休息,并将小素问接过手中。

    看着云慕孤独的背影,云裳眉宇之间始终透着一丝担忧。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