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杀戮之夜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夜静深寒,风瑟肃然。

    尽管是在夏夜,可林子里面却是冰冷潮湿,处处透着阴森恐怖的气氛。

    “啊——”

    “救命!”

    “不!不要——”

    草丛深处,黑暗无光,恐惧惊叫之声响彻天地,片刻之后一切归于平静,像是被无尽的黑暗吞没。

    不远处的大树下,张青等护卫得见如此一幕,全都面色铁青,心生惧意。

    这已经是第五批先行探路的下人,当初张青带来此地之人,几乎死掉了一半左右,而他们才探了不过几里路。

    其余的下人更是一个个露出慌乱惊恐之色,恨不得立刻逃离此地,不过他们了解张青的手段,留下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敢逃,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青……青头儿,要不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歪嘴护卫环顾周围,总觉得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紧盯着他们。

    一旁的斗鸡眼连声附和道:“是啊青头儿,这里的陷阱太多了,而且全都是致命的,不如我们等明日天亮了再来,到时候什么机关陷阱的,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嗯……”

    张青这次没有一口反驳,反而低头沉思,权衡着得失。

    他们这次无功而返,回去以后多半要被责罚。只不过,这一趟毕竟没有白来,至少他们弄清楚一个大概的方向,只需要换个时间再来,必然会大有收获。

    “好!咱们暂时退回去,等休息一夜,明早继续。”

    张青身为头领,自然知道轻重,绝非意气用事之人。

    歪嘴等人护卫听到头领点头,一个个欣喜不已,就连剩余的下人亦都暗暗松了口气,这下他们不用再去送死了。

    “诸位既然来了,何必急着离开?不如就留下来吧,这里青山荒坟正好与你们作个伴。”

    一个冷幽幽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犹如来自地狱深处的召唤,让人背脊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什么人!?”

    张青一声大喝,半人多高的青獠出现在他的身旁,脚上三道灵窍微微闪烁。

    听到张青大喊,其余护卫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运转玄力警惕着周围。

    无奈的是,此处丛林深幽,雾气缭绕,十丈之外,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更别说人影。

    “噗!”

    “嗖嗖嗖!”

    又是一阵破空声向,竹箭宛如雨下,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封锁住了每一个角落。

    张青等护卫皆是玄者,反应极快,能够及时闪避,而一众下人却是躲避不及,顷刻之间死伤惨重。

    “什么人?给老子滚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

    张青怒不可遏,偏偏无从发作,因为他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

    “英雄好汉?云某愧不敢当,你们不是在找我吗?居然还问我是什么人?”

    刚才的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冷淡漠然,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之人。

    张青闻言不由一怔:“你是……云家的小野种云慕!?”

    “……”

    云慕沉默,周围黑夜寂静如灭。

    “咦!?什么气味?好香……”

    “是啊,什么香味?”

    一众护卫四处张望,淡淡的幽香随着林中的雾气弥漫周围,将他们笼罩其中。

    张青心里瞬间生起一丝不妙的感觉:“不好,烟有毒,大家屏住呼吸。”

    “我成为玄者了!我竟然成为玄者了!”

    “哈哈!好多玄石!到处是玄石!老子要发财了!”

    “我的……我的极品功法!我终于成为一代玄宗了,什么狗屁云家,老子天下第一!”

    “杀杀杀!敢抢我财务,老子要你们不得好死!杀——”

    无论是普通人还玄者,闻到香味之后一个个产生了强烈的幻觉,心中的**被无限放大……抢夺、占有、杀戮!场面一片混乱,所有人都被牵连其中。

    见此场景,张青亦是无力,他虽然修为深厚,可精神魂力也不过一重中期,只能勉强抵抗幻觉的侵蚀,更别说救助他人。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离开再说。”

    心中转念,张青便决定丢下众人独自离开。然而还为等他脱离周围之人的纠缠,一道声音从天而降,悄无声息的朝着张青落下。

    “小野种,你若不现身也就罢了,小小玄徒也敢出来送死,给老子去死吧!”

    张青感应到云慕在靠近,心中冷然一笑,正准备御使着玄灵出手反击。只可惜念头刚起,一道强大的精神魂力如同梦靥,缠住他的意念,让他的动作蓦然一顿。

    就是这一顿之间,云慕已经出现在张青身边,不待对方做出任何反应,两柄短剑分别刺向对方的咽喉和心脏。

    这两柄短剑来是云慕缴获杜小莹所得,虽然不是十练以上的玄兵,却也有六七炼之多,异常锋利。

    “噗!”

    寒刃透体而过,又被抽出,鲜血随之狂涌而出。

    比修为,云慕或许不是张青的对手,但是比杀人的手段,即便是玄师高手都未必有他那么精通,那么干净利落。

    “你……噗!”

    张青神情痛苦,话到一半,一口逆血喷出,整个人缓缓倒在地上,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脸上恐惧不甘的神情渐渐凝固。

    “啊!统领大人死了!?”

    “不要杀我,求求你……”

    “云少爷饶命,我么也是被逼的。”

    或许因为见了血,不少人恢复了一丝甚至,拼命的向云慕求饶。

    如果只是为了自己,他或许可以绕其一命,可惜他还有母亲和小素问要保护,不得不心狠,不得不冷酷。

    “人故有一死,或早死,或晚死……希望你们下辈子,投胎个好人家吧!”

    话音落,手起剑没,丛林之中宛如一片死寂。

    ……

    看着一地的尸体,云慕静静站在原地,沉默良久,手中双剑染满了鲜血,滴滴掉落。

    无论前世今生,云慕都并非杀人如麻的凶徒,特别是重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杀人,而且一次杀了这么多人。

    所以,杀人对云慕来说,感觉并不舒服。只是宽容对他而言,太过奢侈了,他现在还没有资格去宽容别人,更没有资格宽待自己。

    这是一个普通的夏夜,亦是一个杀戮的夜晚。

    没有人会知道,这片寂静的荒林中,又埋藏了多少生命。

    暮色下,云慕转身离去,渐渐没于黑暗之中。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