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探 路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如意空间,玄妙无边。

    这个地方对于云慕来说,不仅仅是一处神秘的空间、一件神奇的宝贝,更是有着一种非比寻常意义,代表着亲生父母对他无言的爱护。

    他从未恨过自己的亲身父母,正如他从未在意过云裳养母的身份,依然爱戴、依然尊敬。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或者另一个世界,总有两个人,两个至亲的人,在默默关心着自己,思念着自己,哪怕他们从未见过,哪怕他们相隔重重空间。

    ……

    自从云慕发现,刻刀和灵木巧能够被带进如意空间之后,他整个人仿佛疯魔一般,没日没夜、不眠不休的绘制着玄纹,没有丝毫停歇。

    由于如意空间中的时间流失缓慢,而且没有任何心神精力的消耗,因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云慕绘制符文的速度越来越快,仅仅用了三天的时间,便在坚硬的灵木上成功绘制出了又一个符文。

    当然,因为大量练习的缘故,云慕这些天消耗的灵木,足足是从前三五倍之多,硬是让范仲文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只不过,看着那一堆堆废弃的灵木,和一块刻有完整玄纹的灵木,范老爷子又不得不信。

    于是乎,范老爷子干脆将自己所知的玄纹统统教给云慕,然后丢下一大堆材料供给云慕慢慢练习,而他自己则忙里忙外,不再理会云慕。

    玄纹绘制成功之后,云慕顿时轻松下来,开始拿着刻有玄纹的灵木,细细体会这第二道玄纹的奥妙。

    灵木本身轻巧,看上去普普通通,然而玄纹刻成之后,莫名变得重了许多,并且偶尔闪烁着幽蓝的光芒。尤其是玄纹生成之时,云慕感觉自己仿佛浸泡的温泉之中,温暖且柔和,不时波涛汹涌,洪浪滔天。

    根据范仲文的讲解,这个玄纹代表着水,正好与火相互对应。如果说,火代表着文明之起源,那么水就代表着什么生命的起源。

    人族之初,生存艰难,以火取暖,沿河而居。

    正是水与火,给了人族生存的希望。

    关于玄纹的感悟,尽管对实力并没有丝毫的提升,却让云慕的心境不断提升,就连刚刚达到第一重极限的精神魂力,也出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令他有种意外之喜。

    这如意空间真是神奇,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功效。

    心中转念,云慕开始在如意空间中进行各种尝试,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入其中,然后取出……

    经过一番尝试,云慕发现,如意空间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容纳,除了自己的神魂和玄灵之外,唯一一些有灵性的物品才能被收纳其中,如范仲文留给云慕刻刀和灵木,都是老爷子用特殊手段制作而成,保其灵性不失。至于玄石、典籍之物,却无法被收纳。

    又过了一阵子,云慕看了看一旁的沙漏,早已落完。不知不觉天色已暗,于是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离开了藏玄阁。

    ……

    ————————————

    日落西山,暮色苍茫。

    三五十人聚集与乱葬岗附近,悄悄朝着西山深处探去。

    这些人大都是普通人,还有七八个玄者领头,带着十来只土狗,仔细搜索着周围的环境,似乎在寻觅着什么。

    “青头儿,已经收了一天了,要不先回去吧?”

    “是啊青头儿,这里是乱葬岗,听说有恶鬼出没,现在天都黑了,到处都是骸骨,阴森森的好恐怖!”

    听到手下的劝说,青头儿面色转冷,低声呵斥道:“哼!你们忘了明轩少爷是怎么交代的?要是找不到线索,我们全都别想回去,否则就算明轩少爷饶得过我们,三老爷也不会放过我们!”

    “唉!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事。”

    “行了吧歪嘴,你就别抱怨了,当初拿好处的时候,就你叫得最欢快!”

    “斗鸡眼,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可以第一跳出来的。”

    “我当时还以为很轻松嘛。”

    “够了!别吵了,谁再啰嗦扰乱人心,老子把谁丢到乱葬岗去!”

    一声呵斥,青头儿横眉冷扫,周围之人连忙噤声。

    “青头儿”本名张青,为人心狠手辣,喜怒无常,乃三房的护卫头领,为三窍资质的玄士,倍受云飞豹器重。

    这次任务,云飞豹非常重视,关系着云明轩今后的成就,更关系着云家的未来,因此张青万分上心。

    ……

    “汪汪——”

    突然间,土狗冲着一个方向咆哮,然后快速冲入茂盛的草丛中。

    见此情形,张青等人面露喜色,连忙率着众人追了过去。

    “快!快跟上!”

    “太好了,终于有发现了,走!大家伙追上去!”

    ……

    “咦,明明是这个方向,那畜生去哪儿了?”

    一名护卫率先冲进草丛中,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准备深入探察,不料脚下一绊,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

    “嗖嗖嗖!”

    锋芒乍现,破空声响。

    “小心!”

    张青耳根抖动,寒毛乍起,正要上前救人,可惜最后还是晚了一步。

    十余只竹箭齐齐非来,射中那护卫的头部腹部和喉咙,瞬间倒在地上,抽搐片刻,而后气绝身亡。

    “王二!”

    众护卫大惊失色,脸上透着一抹悲意。谁会仙道,刚才还吵吵闹闹的同伴,一个炼窍期的玄徒,下一刻竟然成为了一句尸体。

    “大家注意脚下,这儿有陷阱!”

    张青对于护卫之死同样愤怒,可作为众人的头目,他强迫自己必须冷静。

    那名叫歪嘴护卫靠近张青身旁,战战兢兢道:“青头儿,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太诡异了,居然还有陷阱,王二真是死得太冤了。”

    “回什么回,给老子闭嘴!”

    张青冷声呵斥道:“这里个地方荒无人烟,既然有陷阱,应该是附近有人刻意布置的,说不定是那双孤儿寡母……兄弟们,明轩少爷说过,只要找到人,咱们就是大功一件,你们不想要荣华富贵了吗?”

    歪嘴护卫第一个附和道:“青头儿说的没错,富贵险中求,我们这么多人,只要小心一些,肯定不会有问题,难道你们还怕一个小小**臭未干的小娃娃?”

    听到歪嘴护卫所言,不少人默默点了点头。他们这才想起,自己要对付的不过是半年前刚刚成为玄徒的小子,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众人正要继续前行,张青摆了摆手制止道:“等等,我们走后面,让那些下人走前面。”

    “哈哈!头儿真是英明,让一群卑贱之人在前面探路,死了便死了!”

    歪嘴大笑出声,众玄者护卫无不长长松了口气。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