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文明起源之火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一种玄妙的感觉油然而生,云慕完全愣在当场,深深地陷入其中。

    一个普普通通的符文,为何会点亮?为何会自行燃烧?

    心头那一丝灼热的暖意到底是什么?

    本以为自己悟了,然而云慕心中更添了许多疑惑。

    “咦!云慕小子,这里怎么了?怎么乌烟瘴气的!?咳咳咳……”

    范仲文刚上二楼,便看见整个楼阁烟雾缭绕,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气味,像是什么东西燃烧留下的痕迹。

    “老爷子,你来得正巧,晚辈刚好有事请教。”

    得见范老爷子出现,云慕异常欣喜,连忙上前将刚才发生之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并且把自己的疑惑也提了出来。

    “什么?!你已经可以完整的绘制玄纹了?”

    范仲文先是怔了怔,随即一脸惊愕之色。

    “怎……怎么了老爷子?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云慕看着范老爷子瞪大着眼睛,不禁有些心虚的感觉,毕竟这些天被对方骂得麻木了,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真的很笨,尤其是在学习玄纹方面。

    “咳咳咳!”

    范仲文干咳了两声,收敛表情道:“本来以为,像你这样的笨蛋,怎么也得练个三年五载才能学会,没想到这才三五天的功夫,已经能够绘制符文了,看来你也没有老朽想象中的那样愚笨嘛。”

    “呃……呵呵,老爷子过奖了。”

    尽管云慕早已习惯了对方鄙视的语气,可还是忍不住一阵汗颜,这跟智慧没有半点关系,真的没有关系。

    实际上,云慕不会知道,范仲文那番话完全是昧着良心说的,当初他的第一个符文可是用了三个多月才成功绘制出来的。当然,这样的实话,范老爷子是绝对不会告诉云慕的。

    在范老爷子看来,骂云慕蠢笨是为了激励对方,不让对方有骄傲之心,至于效果如何,就不再老爷子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

    该鄙视的也鄙视过了,范仲文这才正色问道:“云小子,你刚才绘制玄纹的时候,是不是有种非比寻常的感觉或体悟,触动你的内心?”

    “嗯。”

    云慕点了点头,回忆道:“在绘制玄纹的时候,我感觉到一种灼热,从手指渐渐蔓延到体内,仿佛心里着了火一样,可是却没有半点痛感,反而觉得非常温暖,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对了!”

    范仲文拽了拽手,神情有些激动道:“这种情况,说明你对这道玄纹已经有所感悟了。”

    云慕倒是不怎么激动,神情疑惑道:“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笨蛋啊!”

    范仲文敲了敲云慕的脑袋,没好气的道:“你不是说想学玄纹吗?你真以为玄纹的真意很容易领悟吗?只要给你一本注解,或者告诉你他的涵意就行了?没门!”

    顿了顿,范仲文继续道:“玄纹这种东西,如果没有自己感悟出玄妙,就不可能了解其真正的涵意,而你这些天一直练习绘制的这道玄纹,其真意就是,代表着一切文明起源之火。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老夫让你学习的第一道玄纹就是这个,希望你能记住,人族薪火相传的意义。”

    “火!?”

    云慕不由怔住,随意恍然大悟:“原来这道玄纹代表着文明起源之火,难怪完成之后会自行烧起来。”

    “这倒不是因为玄纹本身的原因,而是是载体……”

    范仲文话音一转,解释道:“玄纹之妙,妙不可言,所以普通的载体,难以长久的保存玄纹,别看这些典籍都很古旧,但是他们每一本都是特殊材料炼制的,为了得到这些典籍,可是费了我不少的心血……还有,你看看我这墙壁,也是用特殊的金刚石打磨而成,再用最锋刃的刻刀一笔一笔刻上去的,所以能够长久保存下来。”

    “这么说,我用的石头也能刻印玄纹?”

    “理论上是没错,但是也要看什么石头,有灵性的石头最佳,普通石头,恐怕会和宣纸一样,化为灰烬。”

    “那在玄石呢?玄石上也能刻印玄纹吗?”

    “这个倒是可以,不过难度很大,即便是老朽也很少成功。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必须一步一步的来,脚踏实地的走,不要好高骛远,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是是是,晚辈晓得。”

    云慕忙不迭的点头,心情异常复杂。说实话,无论前世今生,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窘迫。

    范仲文浑然没有在乎云慕的感受,自顾安排道:“既然宣纸不适合你练习,那就用灵木吧?不过,你耗费的灵木,我会从你的账上扣除,包括你这些天消耗的所有花费。”

    “呃!”

    云慕面色肃然道:“范老爷子,咱们都这么熟了,你这么斤斤计较有意思嘛?而且,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学生……”

    “诶诶诶,打住!”

    范仲文连忙抬手制止:“老朽可受不起你这样的学生,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交易懂不?你愿意学,我就愿意教,你若是不想学,现在就可以走,反正老朽忙得很,没时间陪你玩。”

    “得,就依老爷子说的算。”

    云慕苦笑了一下,到是不怎么在意,实际上他心里明白,范老爷子并非想象中那么刻板,其实老爷子为人很好,也很和气,只是不愿把自己感情牵扯进交易之中。

    ……

    带范仲文离开之后,云慕又开始了玄纹的绘制,不过这一次,他却是用的灵木。

    所谓的灵木,就是上了年限的树木,以特殊手法制作而成的木块,非常坚硬,堪比岩石。

    只不过,想要在灵木之上绘制玄纹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绝对比在宣纸上绘制符文难上数十倍,而且灵木表面上的木纹各不相同,对手腕力量的控制更是要求甚高。

    一趟下来,云慕白色苍白,汗如雨下,尤其是手腕摔疼,简直快要不是自己的手了。

    随即,云慕咬了咬牙又坚持了半天,浪费了五块灵木,可惜依然没有半点进展。渐渐地,他整个人实在累得不行,不知不觉沉睡过去,而后出现在如意空间之中。

    与此同时,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刻刀和灵木,竟然也被他带进了如意空间。

    得见如此情形,云慕整个人愣在当场,转即,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