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杀 机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酒楼之上,鸦雀无声,就连云慕都不由愣住。

    堂堂大铭府的世家子弟,居然就这么虎头蛇尾退走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回过神来,云慕再次看向桌前的糟老头,暗暗寻思着对方到底是何来历,居然把世家子弟吓成这样。

    “小子,虽然老头子没有帮你的意思,但是刚才毕竟是老头子给你解了围,你这两个属下借我用用,过些日子自会还给你!”

    糟老头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两只手直接拽住张燃和周大胖,随即腾空而去,看得周围之人目瞪口呆。

    会飞!?那个老头子竟然会飞!?

    这代表了对方的修为境界,已经到了一种深不可测的境界。

    “有缘相聚,还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云慕高声大喊,眉宇之间透着几分沉思。如此人物,不可能是无名之辈,张燃与周大胖是在他面前被劫走的,他自然有责任将二人找回来。

    远处天际传来糟老头的声音道:“嘿嘿,你这小子还想留老头子的名字?是想找老头子算账吗?告诉你也无妨,老夫任逍遥,天地任逍遥的任逍遥,只要你不那么短命,今后我们总有相见的时候。”

    “邪王任逍遥!?居然是这个老怪物!难怪……”

    云慕面色突然转冷,心里不禁为张燃二人多了几分担忧。

    玄宗之上便是玄王,那是一种常人无法度测的境界,整个南离洲目前所知的玄王不过两手之数,饶是云慕前世贵为一代玄宗,见过的玄王亦是屈指可数,因为他根本没有与玄王结交的资格。

    而玄王任逍遥,此人性情古怪,喜怒无常,亦正亦邪,杀伐决断,偏偏此人独来独往,修为奇高,无人敢去招惹,因此被一代奇人玄天机封号。

    更有玄尊不出,邪王无敌的说法。

    云慕不知道这南离洲是不是还有玄尊在世,可他却从未听说,更从未见过。所以在得知糟老头的身份之后,不禁为张燃他们的安危感到担忧……落在邪王手里,恐怕不死都要脱层皮吧!

    邪王刚才的传音似乎只有云慕能够听到,周围之人没有丝毫反应,看了片刻热闹便自顾散去。

    收回思绪,云慕无奈叹了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本来还想问问张燃,关于贫民窟现在的情况,如今看来只能作罢。

    随即,云慕离开酒楼,回到万通商行,继续学习玄纹的绘制。

    ……

    ————————————

    流云镇,凤祥酒楼。

    这时,云明轩单独进了一间雅室,梅凌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情况如何?那人胜了还是败了?”

    听到梅凌询问,云明轩恭声道:“回凌少,秦武他们和云慕没有打起来,据说当时出现了一个怪老头,西楼无雨好像认识那人,拦住秦武然后退走了。”

    “怪老头?”

    梅凌不由怔了怔,追问道:“有没有查到那人是什么身份?”

    云明轩摇头道:“不清楚,从来没有见过。”

    “他和云慕是什么关系?”

    “好像没有关系,根据当时在场的人描述,那老头是突然出现的,后来竟然还劫走了云慕身边那两个同伴。”

    当下,云明轩详细的讲述了酒楼中发生的事情,至于他们对话的内容,却无法打听到。

    “……”

    梅凌沉吟不语,在房间中来回度步。

    云明轩静静候在一旁,不敢有半点不耐的表情。

    一阵过后,梅凌才开口道:“云明轩,边境出了变故,家里现在急着召我们回去,即刻便要离开,所以云慕此人的事情便交给你来处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后我不想在听到此人或者的消息……另外,我让你们暗中收集的东西,一定要谨慎,不得走漏任何风声,这两件事情你若办得好了,云裳留在云家那块便是你的。云承德哪里,我会亲自去交涉。”

    听到梅凌的承诺,云明轩浑身上下激动的不能自已。他做了那么多事情,低声下气的伺候在梅凌身边,就是为了的归属。

    “明轩明白!请凌少放心!”

    云明轩拍着胸口做出了保证,梅凌的两个要求都不算高,相比帮对方秘密收集的那些东西,对付云慕反而更加轻松一些。毕竟云慕孤家寡人一个,不成气候,即便他实力堪比玄士,但是以云家的势力,要是铁了心的对付此人,就如同捏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一想到云慕,云明轩心里就涌动着浓浓的怨恨与畏惧。不过又想到对方即将毁在自己手里,他的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

    “对了凌少,云慕好歹是万通商行的客卿,动了他,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有就是云裳那弃妇始终是从梅家出来的,多少有些香火情分,万一……”

    云明轩顾及云慕的身份,梅凌却摆了摆手打断道:“不用担心,一个小小分号的客卿,能有什么麻烦?至于我大伯哪里,自然有我帮你们兜着,你大胆去做就是,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本少定会为你们撑腰。不过,要是办不好我交代的事情,就别怪本少心狠手辣了。”

    “是!”

    云明轩心神一凛,再次拿人头作保。

    简单的叮嘱了几句,梅凌自顾起身离开,留下一脸阴晴不定的云明轩。

    ……

    ————————————

    乱林集中,大大小小的商铺作坊乱作一团,关门的关门,歇业的歇业,唯有万通商行依然正常,似乎外界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此时,云慕独处于藏玄阁二楼,手提木笔聚精会神在宣纸绘制着玄纹。

    这已经是他第九十九次尝试,从最初的生涩,到现在的熟练,弄得他心神疲惫,精力焦脆,好多次几乎快要晕厥过去。

    玄纹之玄,难以言述。

    其中之复杂与玄妙,只能自己体会,即便是云慕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每一笔一划的绘制仍旧非常艰难,甚至偶尔脑中一片空白,接下来改如何下笔,全然忘得一干二净。

    或许是孰能生巧的原因,这次云慕的绘制非常顺利,落笔如有神助,每一个笔画,每一个结点,如同经脉骨骼一样,清晰的刻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永远都不会忘记。

    “嗤!”

    落笔干净,一气呵成。

    而在云慕收笔的一瞬间,宣纸上的玄纹竟然闪闪发光,并且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噗!”

    一声轻响,光芒绽放!

    宣纸仿佛难以承载玄纹的光亮,竟然自行燃烧起来,化作一团白色的火焰。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