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异族由来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对了老大,你见过异族吗?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什么大家那样憎恨他们?”

    听到周大胖傻乎乎的询问,张燃敲了对方脑袋一下:“笨蛋,异族专门吃人,听说特别喜欢小孩儿的脑髓,是我们人族的死敌,自然恨死他们了!”

    周大胖捂着脑袋,委屈道:“那你见过吗?他们长的什么样子?”

    “呃!这个嘛……”

    张燃眼珠一转,理直气壮道:“当然没见过,否则以我这聪明的脑袋,早就被吸干了,哪里还有命在。不过我听说,异族的人一个个长得奇形怪状,三头六臂,獠牙暴突,眼如灯笼,非常恐怖!”

    “胡扯!”

    云慕轻声呵斥了一句,眉头深锁道:“异族与人族之间的事情说来复杂,关系着人族的兴衰和玄灵起源,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传言毕竟是传言,怎么能够信以为真?”

    “呃……”

    张燃面色尴尬,周大胖毫不客气的给了对方一个暴栗,心里万分得意。

    随即,云慕话音顿转道:“不过,你们可以把异族,理解成为一群拥有荒兽血脉的人,因为拥有荒兽血脉,所以他们不被人族正统接受,称之为异族,非我族类的异族生灵。”

    “什么!?荒兽血脉?!人怎么可能有妖族血脉?!”

    张燃惊骇莫名,周大胖依然傻乎乎的望着云慕。

    云慕看向远处天际,微微叹了口气道:“人族既然能够炼化荒兽之魂,拥有荒兽血脉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周大胖无比好奇道:“老大,既然异族也是人,那为什么异族和人族水火不容?”

    “是啊是啊,都是同宗同源,搞得像是不同戴天的仇人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大。”

    张燃也是面露激动之色,眼中燃起熊熊八卦之火。

    云慕看了看二人道:“知道的太多,对你们未必是件好事。”

    张燃厚着脸皮道:“说说嘛老大,现在异族大闹边境,说不定哪天就打起来了,总要让我们知道,该不该打啊!”

    “……”

    沉吟片刻,云慕缓缓开口道:“万古之前,神道昌盛,强者林立,可惜异常浩大的灾劫过后,神道寂灭,人族进入了最为黑暗的时期……亿万生灵,苟延残喘,沦为低贱,时刻遭受着天灾兽乱的侵扰。”

    听着云慕的讲述,一副波澜壮阔的画卷徐徐在张燃和周大胖脑海中展开。

    为了人族的延续,人族的先祖不得不另辟蹊径,想要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能够对抗兽乱,避祸天灾。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然而,一个时代的变革,需要无数的牺牲和努力,为了从荒兽身上获得力量,人族的先祖尝试过无数的办法,最后只有两条修行之路可行。

    一条路就是现在人族正统的修炼之法,将荒兽之魂魄炼入灵窍,凝结成为,借助玄灵之力,炼化天地元气,从而不断提升自己的力量。

    而另一条路则要激烈的多,便是直接将荒兽的血脉融入到普通人的身体里,从而让普通人拥有与荒兽一样强大的体魄和力量。只不过,这样的方法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弊端,荒兽血脉越强,身上异化的部分就越多,比如头生犄角,面生鳞甲,或四肢变形,或五官变异……

    总之,异族之人看上去,和人族的外观相差甚远。

    起初人族为了生存,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反而会认为这是目前最好的修行之法。但是当人族重新立足于这片天地之后,人族内部开始衍生出重重矛盾。

    由于过度的追求力量,导致许多异族之人心里渐渐扭曲,而玄者以人族正统自居,非常排斥异族。

    二者之间矛盾越来越激烈,最终彻底爆发出来。

    那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变革,更是一场血腥残酷的清洗,最终以玄者获得了胜利,成为真正的人族正统,而异族则差点被赶尽杀绝。

    不过异族之人亦是十分顽强,他们退出了人族活动的范围,躲避在偏远凶险的蛮荒之地。经过数百年的休养生息,日渐恢复了元气,后来更是在蛮荒之地自立国度,自称为“蛮”。

    然而,他们不甘心永远生活在蛮荒那种苦寒之地,总想着重回故土,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于是三大王朝与异族之间的战争再次爆发,波及整个南离洲。

    认真的说,一个小小的大梁古国,还不值得异族如此大动干戈。

    ……

    听完云慕的讲述,张燃与周大胖长长吐了口气,心里的情绪久久无法平复。

    他们总算是真正明白异族的由来,不过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心绪也越来越沉重。万古之前,到底是个怎样的时代,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老大,听你这么说,那异族其实也是人族的一部分?只是修炼的方法不同而已?”

    周大胖听了这么久,也听出许多东西出来。

    云慕点了点头,轻声道:“是的,异族与我们同宗同源,只是人族的领袖从来都不承认罢了,认为他们玷污了人族的血统,应该死绝,这才有了诸多的矛盾。”

    “那些大人物之间的事情,真是复杂啊!”

    张燃与周大胖面面相觑,果然知道的多了,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小子,你知道的事情挺多的嘛?不过你这样说出来,未免有点给异族洗白之嫌疑哦,你怎么不提异族叛乱之事?怎么不提异族暴动之事?怎么不提异族屠城之事?你知道这么多,不可能这么重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吧?要不是看你年幼,老夫还真以为你是异族派来的奸细呢!这话要是传了出去,恐怕你今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的。”

    说话间,一个糟老头无声无息出现在云慕的桌子对面,毫不客气的用手抓取桌上的菜肴往嘴里送。

    云慕蓦然皱眉,眉心之间透着几分凝重与深沉。他倒不是在意对方无礼的举动,而是对方提出的问题,让他觉得沉重。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