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固执的老人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老大!”

    一声怒吼,张燃与周大胖连忙冲到云慕身边,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狗日的王八蛋!你们还要不要脸,明明单打独斗,你们竟然以多欺少,还不要脸的偷袭……看什么看,歪嘴斜眼说的就是你,穿得人模狗样的,一肚子坏水。”

    张燃指着曹运达一阵喝骂,气得后者吹胡子瞪眼,偏偏无法反驳。

    云明轩目光闪动,冷冷开口道:“曹掌柜,云慕此人是你们万通商行的客卿,居然想要伤害梅家的三少,你自己看着办吧!”

    曹运达闻言眉头皱起,心里多是不屑。一个小小的云家玄徒,也敢跟他这样说话,还不是仗着有梅家三少爷撑腰,要是没有梅家三少爷这层关系,对方连跟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只不过,打狗还得看主人,梅家三少爷的面子不能不顾及。

    别看万通商行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可四大世家毕竟是大铭府境内的第一势力,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曹运达在许多方面都还得仰仗四大世家多一些。

    念及于此,曹运达冷冷冲着云慕道:“哼!你这小子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凌少!凌少来是我们万通商行的重要客人,你身为客卿居然对客人出手,你是想把万通商行拉下浑水吧?果然居心不良!曹某现在就免去你客卿的身份,将你赶出万通商行,永远不得录用!”

    “……”

    云慕神情冷漠的扫过曹运达等人,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凝固,这点程度的伤势,不过是皮肉之苦而已,对他来说自然算不了什么,但是曹运达的态度,却让他杀心更为浓烈。

    且不说云慕是万通商行的客卿,他与曹运达本来无冤无仇,而对方却为了讨好梅家对他暗施毒手,甚至想要拿身份来压制他。

    如此因果,云慕怎能不动杀念。

    “等等!”

    不待云慕开口,内堂外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正是姗姗来迟的范仲文。

    “范主事,你来得正好,你们这万通商行的分号是怎么搞的,唯一的一个客卿名额,你们却招了个毛头小子,而且这小子居然还对客人动手动脚,若不好好严惩,事情传了出去,我们万通商行的声誉可就毁了。”

    曹运达恶人先告状,开口便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云慕头上,丝毫不提梅凌和云明轩口出恶言,辱及云慕母亲之事。

    范仲文人老眼花,可心却不糊涂。他看了看受伤的云慕,又望了望梅凌身后的云明轩,不用想都知道谁是谁非。

    “哼!曹掌柜,云慕不过是个少年,修为也不高,他真的吃饱了撑着,没事来招惹这些世家公子?你当老朽是瞎子还是傻子?”

    见范仲文冷言冷语,曹掌柜也是略显尴尬,换做其他分号的主事,他或许还能够耀武扬威一番,但是在范仲文面前,哪怕他是玄士,也不敢无缘无故去得罪对方。

    碍于面子,曹掌柜只得硬着头皮道:“范主事,不管事情如何,这小子身为客卿,在万通商行内堂对客人动手总是事实吧?他坏了商行的规矩,即便不处罚他,也要将他赶出商行。”

    范仲文淡淡瞥了对方一眼,冷嘲热讽道:“看来曹掌柜真是古道热肠,为我这个小小分号操碎了心,连一个客卿的任免都要过问……”

    话音顿转,范仲文态度坚决道:“不过,有劳曹掌柜费心了,云慕是老朽亲自任命的客卿,他的行为自有老朽负责,还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范老头,你不要仗着自己过去的身份,就在这儿倚老卖老,曹某现在跟你说的是大局,这小子已经严重影响到商行的声誉,必须赶走!”

    任凭曹运达吹胡子瞪眼,范仲文依然无动于衷,固执己见:“要走你们走,别在我这里耍威风,我们分号庙小,容不下你们这几尊大神。”

    这老头真是好样的!

    张燃与周大胖咧嘴一笑,暗暗竖起大拇指,觉得这个固执的老头还是蛮可爱的嘛。

    “范老头,你……”

    曹运达正要发作,梅凌却摆手打断对方:“行了曹掌柜,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留下也没什么意思……我们走!”

    在梅凌看来,这样争来争去没意思,范仲文这老头子明显是铁了心要袒护云慕,即使曹运达争赢了,他也没脸继续留下来。

    说完之后,梅凌冷冷看了云慕一眼,随即离开内堂。

    见梅凌离开,云明轩与曹运达连忙跟随而去。

    屠卓走到门口,忽然回头对着云慕说笑道:“有一说一,你这小子真是代种,连梅家的三少爷都敢动手,要是以后有机会来大铭府,本少请你去逛红楼教坊……呃!你现在还小了点,没事,反正先把话搁在这儿,你记得就行了,嘿嘿嘿!”

    话音落下,屠卓大笑而去。

    周大胖不由好奇道:“张燃,那大个子的家伙说的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

    “自己琢磨去,别什么事情都老问我。”

    张燃不耐烦的踹了周大胖一脚,然后自觉的带着对方退出了内堂。

    ……

    待护卫都撤下之后,云慕这才给范仲文找了张椅子坐下:“老爷子,他们来做什么?”

    范仲文随意摆了摆手道:“那曹掌柜听说我这儿有卓越品质的百灵王雀幼兽,便带了他们过来找我,想要从我这儿收一只去,本来看在大铭府四大世家的面子,卖他们一只也无妨,不过他们既然是来找麻烦的,那就让他们白跑一趟好了。”

    “不会影响到你?”

    云慕闻言眉头紧锁,他很不习惯抢别人的人情,因为很难还清。

    范仲文浑然不在乎道:“没事,反正老朽一把年纪了,现在半只脚踏在棺材里,也没什么放不下的,死了便死了,怕他们做什么。倒是你这小子,今天得罪了梅家,恐怕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可惜老朽能力有限,能够震慑杜云两家,但是对大铭府的四大世家却使不上力。”

    “没事,我能应付……谢谢!”

    听到云慕如此说,范仲文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行了,你这小子突然变得如此客气,老朽还真有点不太习惯。怎么样,伤得重不重?要不要找人帮你看看。”

    “我还不,不用麻烦。”

    云慕笑了笑,表现的非常轻松:“对了,怎么没见到花首席?”

    范仲文捋了捋胡须,颇为怀念道:“那疯丫头早在一个月前就随钱小二北上去了帝都,你那些东西太过贵重,恐怕只有在帝都才能真正买得起好价钱……那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定的那些东西,起码要两三个月才能到货,现在边境吃紧,许多地方闹荒,还有不少山匪劫道,行程可能会慢一些。”

    “没事。”云慕直言不讳道:“晚辈这次不是为了货单,而是来找你学习玄纹的。”

    范仲文曾经答应过云慕,教导他学习玄纹之道。现在云慕苦修了一个月,正好趁此机会好好做点别的事情,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听到云慕的回答,范仲文神情多了几分郑重:“你真要学?真想学?学习玄纹之道可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而且非常浪费时间,老朽若不是因为无法修炼,也不会专注与玄纹的研究。”

    云慕毫不犹豫道:“当然是真的,不然我怎么会拿这个当做交易的条件。”

    范仲文心中唏嘘不已,眼中透着几分复杂之色。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