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初战玄士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蓬!”

    “轰轰轰——”

    商行内堂,激烈碰撞,一阵打斗声响。

    外面伙计一片惊然,连忙通知商行的守值护卫。

    然而进场之后,一众护卫苦笑不已,那打斗之人一个是商行客卿,一个是曹掌柜带来的世家公子,都不是他们敢得罪的主儿。

    “兄弟们,这该怎么办?”

    “他娘的,两个小祖宗这是闹哪样?竟然在这里动手!”

    “咦!?不对劲啊,我们客卿竟然和世家公子斗得旗鼓相当!”

    “那又怎么样?”

    “你们没发觉吗?那位世家公子可是引灵期的玄士,而我们客卿才炼窍初期……”

    “什么!?”

    众护卫一脸惊愕,全都愣在当场。

    刚才他们着急想办法,根本没有去注意二人的实力如何,现在有人一口道破玄机,他们岂能不大吃一惊。

    同境界的玄者之间,实力悬殊差异较小,不少天才可以越级挑战……比如开窍初期的玄徒,可以战胜开窍后期或者炼窍的玄徒,甚至更有佼佼者,能够战胜凝窍期的玄徒。

    如此情况虽然称得上惊艳,却在众人能够接受的范围,毕竟世间总有那么些天之骄子,让普通人望尘莫及,为之仰视。

    但是,一个炼窍初期的玄徒,竟然可以和一个引灵期的玄徒相斗,远远打破了众人的认知,超出了众人的想象。这已经不仅仅是惊艳绝伦了,简直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称之“妖孽”都不为过。

    因为修为之间的差距,还可以用这样那样的手段来弥补,但是境界之间的差异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玄士之所以是玄士,乃是这个境界的玄灵不在是虚影,而是渐渐朝着实体显化,拥有和荒兽一样的战斗能力。

    这个境界亦是玄者正是跨入修行大门的关键,标志着玄者驾驭玄灵的资格。玄者战力直线提升,玄灵开始蜕变。

    与其他人的惊讶相比,张燃和周大胖修行时日尚浅,倒是看不出其中的玄妙,只是单纯的觉得,云慕确实很强大,连世家公子都能一战,自己果然没有跟错人。

    所有围观的人之中,情绪波动最大的要属于云明轩。

    半年多以前,云慕还只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少年,在云明轩手中吃过不少苦头。可后来,云明轩看着云慕启灵,看着云慕炼化荒兽残魂,看着他被赶出云家……

    如此一点一点,一步一步。

    而今,云慕竟然能够与世家出身的玄士一战。这让云明轩感觉自己的实力非但没有追上云慕,反而越来越远,远得让他望尘莫及,远得让他无比绝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云明轩看着激战中的云慕,畏惧的心里突然生出一丝莫名的轻松,他庆幸自己听了父亲的话,去试探云慕的虚实。更庆幸刚才自己没有与云慕动手,否则现在挡在地上的只会是自己。

    ……

    内堂之中,气浪翻腾,一片狼藉。

    梅凌御使着横冲直闯,威风凛凛,十分凶恶。

    其形如马,四肢粗壮,爪牙锋利……

    而云慕还无法显化玄灵虚影,根本无法与之硬撼,只能靠着丰富无比的战斗经验和灵窍的身手,与梅凌周旋不落下风。

    梅凌的怒角兽确实强大,奈何他自身反而弱上一些,力量无法与玄灵契合,每每施展玄灵术时,总有一丝阻滞,导致束手束脚的感觉。

    一个修为较高,玄灵强大;一个身手灵活,战力惊人。

    二人对峙不下,打斗越来越激烈!尽管没有玄师玄宗那样大开大合大气磅礴,却是有来有往,凶险万分。

    事实证明,力量的差异,并非经验或技巧就能完全弥补的。

    云慕现在已经是全力爆发,心脏的波动频率越来越快,左心窍的运转更是到了极致,可惜仍就奈何不了梅凌……如此情况,让他渐渐感觉有些力有不殆。

    相比之下,梅凌虽然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可他的修为深厚、玄力悠长,非但没有受累之感,感到越来越得心应手。

    “小子,就凭你也想跟我斗?”

    从惊讶到骇然,从慌乱到淡定、甚至有些激动,梅凌心情的转变不可谓不复杂:“小子,你很不错,可惜注定要成为我的磨刀石,助我锋芒越来越利!”

    “喝!”

    梅凌一声暴喝,气势猛涨,再次冲向云慕,完全肆无忌惮的样子。

    云慕似乎被梅凌的力量冲乱了阵脚,旋转躲避之间,双脚离开地面,跃于半空之中,周围难以着力。

    “天助我也!”

    这是一处非常明显的破绽,梅凌见状面露喜色,想也未想便御使着怒角兽扑向云慕,想要给对方致命一击。

    对于杀人之事,梅凌丝毫没有顾忌。

    他和云明轩不同,他生来就是世家子弟,高高在上,养尊处优,掌控者许多人的生生死死,杀人只会让他觉得兴奋和激动,根本没有任何负担和犹豫。

    “小心!”

    曹运达一声警示,随即面色大变。他当然不是为云慕的安危担心,而是为了提醒亢奋往我、得意忘形中的梅凌。

    “蓬!”

    云慕硬生生受到怒角兽的撞击,肩膀穿刺,整个人反弹高空,这要是摔落下来,必然重伤!

    未料,云慕受伤之后,非但没有失去平衡,反而借力蹬踏屋顶,回冲向梅凌。

    “什么!?”

    梅凌全力以赴,根本没想过手下留情,因此他此时也腾空而起,根本无法着力,现在想要躲避云慕的冲撞,已经措手不及。

    “快住手!”

    呼喝声中,曹运达甩手射出一串金色铜钱,直向云慕面门而去。

    受到威胁,云慕不得不被迫改变攻势,指尖险险与梅凌脸颊划过。

    二人几乎同时落地,云慕肩膀和手臂受伤,梅凌则安然无恙。显然云慕想要以伤换伤的算计,最后因为外力的干扰而功亏一篑。

    只不过,梅凌虽然没事,但刚才短短的接触,令他倍受打击,后怕不已……自己堂堂世家公子,引灵期的玄士,居然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被一个小小玄徒逼迫如此,最后还是靠着别人解围才得以脱身,他又有什么好骄傲的?

    不止梅凌,即便是一旁看热闹的屠卓,此刻脸上也没了笑意,换上一副凝重的表情。他清楚自己和梅凌实力相若,岂不是说,如果换做自己,结果一样好不到哪里去。

    一时之间,二人陷入沉默。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