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受不得辱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感受到云慕清冷的目光,梅凌面色微沉,眉头不由皱起。

    身后云明轩见状,连忙低声附耳道:“凌少,这小子就是我先前跟你说的云裳之子,名叫云慕。”

    “云裳,那个不守妇道的弃妇?后来被赶出家门回了云家……”

    梅凌微微诧异,声音不自觉的高了几分。

    他确实没想到,一个弃妇的儿子,居然成为了万通商行的客卿,虽然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乱林集分号,不过万通商行好歹也是大梁第一商行,也不是什么人都敢随便得罪的。

    难怪云明轩老是提及云慕此人,想来云家亦是投鼠忌器,不敢乱来,只好将主意打在自己身上,想让自己为他们出头。不过,出头倒是无所谓,对自己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但该给的好处却是不能少。

    心中转念,梅凌再次上上下下打量着云慕……对方十二三的年纪,浑身气势内敛,目光平静,看上去略有些少年老成,这样一个少年,居然能够让云家投鼠忌器,束手无策,的确有两下子。

    “你就是云慕?”

    梅凌微微抬起下巴,淡淡对着云慕道:“听说你是云裳的私生子,还打着梅家的旗号到处惹是生非,可有此事?”

    不待云慕回答,云明轩哼声道:“云慕,你这次死定了,明明不是梅家的种,居然到处招摇撞骗,现在凌少就在这里,看你如何狡辩!”

    云慕面无表情道:“云明轩,我有说过自己和梅家有半文钱关系吗?你们想太多了吧?”

    “你怎么没有?”

    云明轩见云慕不认,怒气腾腾道:“你仗着别人猜想你是梅家的血脉,不敢对你如何,在云家肆意妄为,行凶伤人!要不是顾及梅家的颜面,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云家?”

    “噗嗤!”

    张燃听了之后,一下笑出声来:“那个谁,你自己都说了,是你们瞎猜的事情,这都要怪在我老大的头上?你他娘的脑子有病吧!”

    周大胖立即附和道:“看上去,确实有病。”

    要是换做以前,他们绝对不敢对云家少爷这样的口气说话,不过现在有了靠山,二人光混耍浑、无法无天的本性顿时暴露出来。

    云明轩何曾受过如此喝骂,整个脸都气绿了:“云慕,管好你这两只狗,不管你如何狡辩,你母亲伤风败俗,你是个连父亲都没有的野种,这就是事实!”

    “云明轩,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

    云慕面容沉静,眼中杀意森寒,几乎忍不住就要动手。

    “有意思!真有意思!”

    就在这时,一旁看热闹的屠卓兴高采烈道:“云明轩,你不是吹嘘自己是流云镇附近数一数二的少年天才吗?不如你和这个小子比划比划如何?谁要是赢了,本少赏他三百……不,五百玄石!怎么样?五百玄石哦,快点快点,本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五百玄石对于云明轩来说,的确是笔巨大的财富,足够他修行好几个月之久,然而他却丝毫不敢应声,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可能不是云慕的对手,而且他能够感受到云慕的杀意,对方绝对会趁着比试的机会,狠下杀手。

    “……”

    见云明轩久久没有回答,屠卓撇了撇嘴很是扫兴。

    张燃再次跳了出来,插着腰杆大声嘲笑道:“这个战斗力为零的渣渣,眼睛长在屁股上,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己只知道自吹自擂罢了,怎么敢跟我家老大比试?”

    “张燃说的没错,他就是个渣渣!”

    “还有,先前这家伙害怕自己不是老大的对手,便找了别人来试探,结果我老大只用了一招就把那家伙打得屁滚尿流,这家伙敢来,老大绝对一招打得他娘都不认识他。”

    “张燃说的没错,打得他娘都不认识!”

    周大胖随着张燃一唱一和,气得云明轩满头青筋暴露,却还是不敢动手。

    “真是个孬种!”

    屠卓哼了哼声,把目光转向梅凌:“你的人也不怎么样嘛?瞧你还好意思说他不错!”

    “真是个废物,还不闭嘴!”

    梅凌大感脸上无光,呵斥了云明轩两句,而后对着云慕道:“你与云家之间的恩恩怨怨,本来与本少无关,但是云裳曾是梅家的内室,被赶出梅家之后竟然有了孩子,那这件事情就必须严查,如果她真的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与人苟合生出孽种,你和你母亲统统都要被处死!”

    听到梅凌之言,张燃与周大胖面色大变,云明轩却是无比得意。

    “……”

    云慕漠然的看着对方,异常的沉默。

    前世熟悉云慕的人都知道他性格极其坚韧,很少有动真怒,不过他极度愤怒的时候,通常都是直接同手,根本懒得跟对方废话。

    梅凌见云慕无话可说,以为对方怕了,眼中露出几分轻蔑之色:“行了,你先……”

    话音戛然而止,一道土刺由梅凌脚下拔地而起,直击他的胸口!

    “什么!?”

    “住手!”

    “放肆——”

    几个声音同时响起,显然惊吓不轻。

    梅凌倒是反应极快,在被地刺击中的刹那,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小子,你竟敢对我出手!?你找死!”

    梅凌的身影出现在房间的一处角落,胸前的衣襟被锋利的刺尖切开,露出一道深深的裂缝。

    惊怒交加的梅凌不禁庆幸,还好自己的反应足够快,否则刚才那一击,足以让他重伤倒地。

    一击不中,云慕并未善罢甘休,反而欺身向前,朝着梅凌直冲而去。

    水性杨花、不守妇道、苟合孽种……

    这一个个字仿佛倒刺,插在云慕的心里。

    当年云裳被人陷害,遭受莫大的屈辱,这笔账还没有清算,现在梅家再次把一顶顶失德的帽子扣在云裳头上,这叫云慕如何不怒。

    有的人,自己可以受辱,可以忍耐,甚至可以妥协,但是他绝不允许身边的亲人朋友受到一丝屈辱。

    云裳是云慕心尖的逆刺,触之巨痛,不死不休!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