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再 败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身影落定,站在山坡之上。

    来者看上去并非穷凶极恶之徒,而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穿着一身锦衣,看上去同样有些狼狈。

    见对方是少年,张燃顿时底气十足,上前呵斥道:“哪里来的小屁孩儿?你这鸟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家伙,不好好修炼,居然偷鸡摸狗的跟踪我们。”

    锦衣少年撇了撇嘴,神情不屑道:“是你们两个家伙自己没用!本少爷根本没有偷偷摸摸,而是大摇大摆的跟在你们后面,你们自己没看到而已。”

    “好你个小子,居然还敢狡辩,看小爷不打烂你的屁股!”

    张燃袖子一卷,抬脚就朝着锦衣少年冲了过去。

    云慕本想劝阻,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让这家伙吃些苦头也好,免得今后心性沉静不下来。

    “蓬!”

    一声闷响,张燃果真倒飞了回来,脸上神情吃痛不已,眼中惊愕未散。

    周大胖见张燃被打,想也不想,直接冲上前去帮忙,可惜眨眼不到,同样被打了回来,两个眼眶肿得像铜铃似的。

    “什么个情况!?”

    周大胖还在发愣,张燃满是不忿道:“狗日的,这小子玄灵比我们厉害,玄灵术也比我们厉害,我们打不过他!”

    “行了,你们退下吧!他是云家长房的三少爷,你们灵窍初开,不是他的对手。”

    云慕的声音传入耳边,张燃与周大胖惊了一下。难怪对方才十二三岁就这么厉害,原来是云家少爷。

    与此同时,二人暗忖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先前得罪了杜家少爷,现在有冲撞了云家少爷。看来今年真是走大霉运啊!

    “云慕!本少爷找你好久了,没想到你竟然躲在这个鬼地方,还布置了这么多陷阱,要不是有这两个大笨蛋开路,恐怕本少爷也闯不到这儿来。”

    云明浩又是兴奋又是激动,还带着一丝恨意,总之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

    这半年多的时间,他无时无刻不在努力修炼,甚至比云明轩更加刻苦,也更加专注。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的打败云慕,将他踩在脚下,一雪前耻。

    “来吧,这次本少爷一定要打败你!”

    云明浩战意澎湃,一只老虎的虚影出现在他的手臂,威风凛凛,獠牙森森。

    “半年就凝窍了?不错嘛!”

    “那是!”

    听到云慕的夸赞,云明浩更是得意不已。连他父母都不清楚,为了能够变强,他付出了多少努力,只要是能够锻炼自己的手段,他都有过尝试,好几次差点身受重伤。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云慕突然转移话题,云明浩不自觉的回答道:“当然是听别人说的,然后跟踪这两个……”

    似乎想到什么,云明浩话音戛然而止,一脸警惕:“本少爷凭什么告诉你!”

    “你不说我也知道,又被人当抢使唤了吧?”

    云慕有些好笑,自己好歹也是心境过百岁的人,居然去套一个小孩的话。不过就算云明浩不说,云慕亦能猜到一二。

    这乱林集想要对付自己的,除了杜家和云家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了,能够唆使云明浩来找云慕麻烦的,便只有云家,而云家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的,除了云明轩父子,再无别人。

    “只要能够打败你,被人当枪使又如何。”

    云明浩气急败坏,怒吼着冲向云慕而去。他现在一心只想要打败云慕,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顾。

    玄灵术:虎牙击!

    依然是同样一招玄灵术,不过与半年前相比,如今云明浩出售更快更猛,而且气势强大,如狼似虎。

    难怪他如此信心十足,原来他已经掌握了虎牙击的真谛。

    “吼!”

    虎怒而威,咆哮山林。

    张牙舞爪,凌厉森寒!

    随着云明浩的施展,方圆十丈之内的沙石无风自起,如浪潮般徐徐涌动,仿佛凶兽一点一点的逼向云慕,欲将他一口吃掉!

    云明浩的确不是半年前那个吃喝玩乐的长房三少爷,但云慕又何尝还是半年前那个任人欺辱的普通少年?

    相比其他人的进步,云慕的实力绝对算得上是质的飞跃。

    心跳脉动狂暴,一股浑厚的玄力贯入云慕右拳,只见他不闪不避,不退反进,硬是以炼窍期的修为,轰响凝窍期的云明浩。

    “蓬——”

    拳掌一触即分,云慕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云明浩则犹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五丈之远,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虽无大碍,却异常狼狈不堪。

    “行了小慕,别再打了,跟我回去吃饭!”

    云裳的声音远远响起,早在云慕离开的时候她便跟出来了。她本以为是什么坏人闯入,没想到竟然张燃与周大胖,还有云明浩这个小家伙。

    听到母亲的声音,云慕抬起的手又放下,淡淡看着云明浩问道:“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会败吗?”

    “……”

    云明浩被云慕一招打败,心中倍受打击,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久久无言。

    他的确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打败,而且是被力量打败,明明自己修为比对方高,明明自己玄灵比对方好,明明自己的玄灵术已经炉火纯青,为什么还是会败?

    见云明浩这个样子,云慕也没了动手的心思,只是淡淡道:“我家里有两只茶壶,白壶嘴大肚子小,黑壶嘴小肚子大,我偏爱白壶……因为,白壶喝水够痛快。”

    “……”

    云明浩愣愣地望着云慕,不明白对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现在仍就沉浸在自己失败的事实之中,彻彻底底的失败。

    云裳并没有搭理云明浩,冷淡的瞥了对方一眼,转身离开。

    对于云家之人,云裳没有半点好感。若不是念在云明浩当日为自己出过头,她非得让云慕好好教训对方不可。

    “云明浩,我就住在这里,想要报仇,你随时可以来找我,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歪门邪道绝非正途,依靠外力得到的力量,永远都不是自己的……我言尽于此,你且好自为之吧!”

    说罢,云慕同样转身离开,张燃与周大胖连忙跟随其后。

    空旷的山坡,只留下云明浩独自座在那里,看着前方怔怔出神,心里茫然一片。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