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考 验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张燃,我们会不会真的死在这里?”

    “怎么可能,我们福大命大,当年畜生没把我们迟掉,饥荒没有饿死,偷东西没被打死……咱们一路都扛过来了,这区区陷阱,怎么可能难倒咱们!”

    一处土坑边,周大胖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着。此时他就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浑身**的一片,鼻青脸肿的像个猪头。

    张燃本来还想嘲讽一下对方,不过他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破破烂烂的,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看上去像是被无数野兽撕扯过一般。

    这一路上跟着云慕追来,所过之处全都是机关陷阱,勿论天上地下,几乎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

    二人边躲边逃,好不容易找了处土坑,以为歇口气,没想到里面全是毒蛇虫蚁,看得二人头皮发麻,腿脚发软。

    ……

    缓过气来,张燃忽然奇怪的问道:“死胖子,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性格啊!”

    周大胖随口回道:“好吃懒做,我就是这个性格啊!怎么了?”

    “嘿嘿!”

    张燃干笑了两声,调侃道:“要以前,你早就开口求饶了,要不然就脚底抹油,立马开溜。”

    周大胖立刻反驳道:“每次都是你想开口求饶的好不好,而且就算是跑,我也没你跑得快吧!”

    “那这次呢?这次为什么不跑了?”

    听到张燃的询问,周大胖顿时沉默了。

    有些人的确不聪明,可他同样有自己的思想,同样有自己的愿望。

    片刻过后,周大胖低着头道:“这次我不想求饶,也不想放弃,你说的对,这或许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不求出人头地,我只希望以后可以吃得饱,穿得暖,不用见了被人就点头哈腰的。”

    “……”

    张燃没想到,平时傻傻愣愣的胖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这让他颇为感慨。

    其实,周大胖所说的并不是什么豪言壮语,也没有什么热血沸腾,可就是这么一番实实在在的话,深深地触动了张燃的内心。他多么渴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人上人,不被别人所欺负,不被别人所轻看。

    别看他们现在已经是玄徒,但是他们比任何人都了解现实的残酷。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肉强食,想要不被别人奴役,唯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勇敢,更加强大。

    ……

    张燃与周大胖各自沉默,相互搀扶着继续前行。

    没过多久,二人便走到一处山坡上,蓦然看到前方升起炊烟袅袅,瞬间精神大阵。

    “到了!我们快到了!”

    张燃与周大胖相互拥抱在一起,不由喜极而泣。

    刚刚背井离乡那会儿,他们无依无靠,只想靠着双手去创造自己的未来,所以他们比任何人都努力,然而无情的现实将他们折磨的遍体鳞伤……渐渐地,他们习惯逃避,习惯懒惰,习惯了软弱。

    只是,他们骨子里仍不甘心,仍是不屈,所以在面对杜家二少爷刁难的时候,他们可以退让,他们考验妥协,甚至求饶,但他们却始终坚守着,自己最后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尊严。

    “啪!”

    脚下一声脆响,二人顿时寒毛直竖。

    按照他们遭遇陷阱的经验来看,自己肯定中招了!

    “呃!?没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二人这才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动静,原来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

    “哈哈,我就说嘛,我们福大命大,肯定不会……”

    张燃的话音戛然而止,只见两面藤墙前后夹击,尖锐的竹箭密密麻麻射来,令得二人无所遁形。

    面对如此场景,张燃与周大胖一脸错愕,面色霎白,一种绝望的情绪油然而生,心里带着一丝不甘与挣扎。

    眼看就要成功了,他们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不甘心就这么死掉。

    可不甘心又能如何?自己最终难逃一死!

    “咔!”

    一个刺耳的声音传入耳边,张燃与周大胖不自觉的睁开双眼,发现陷阱已经停在半空,而自己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看来你们不想死……”

    云慕再次出现在二人身后,原本冷漠的神情多了几分平和:“既然你们不想死,为什么还要跟着我过来?”

    听到云慕问话,张燃立即回道:“恩公,我们想跟着你!请你收下我们吧?你要我们做什么都行?”

    周大胖随即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什么都能做,恩公收下我们吧!”

    “嗯,可以。”云慕淡淡点了点头,倒是干脆直接。

    “我们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什么?!可以?你说可以!?”

    张燃不由愣住了,他还准备了一大堆说辞,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这让他有中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我说可以,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云慕见二人一脸呆滞,在此重复自己肯定的回答。

    张燃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不,恩公不是的,我……我们的意思想……”

    “你们的想法我大概明白。”

    云慕打断对方说话,直言不讳道:“你们想跟着我,主要是觉得我有实力,又有靠山,而且还很年轻,希望跟着我可以出人头地。”

    “不是的,我们……”

    张燃一脸心虚,想要辩解,云慕再次打断道:“不要把我想得有多高大,有多么好,我不过和你们一样,是在这个世间苦苦挣扎的人,你们有你们的苦处,我也有我的难处。”

    “恩公怎么会有难处?”

    张燃一脸不相信的说道:“我们都听说了,你在乱林集呼风唤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连杜云两家都在你手上吃了亏,你怎么可能会有难处。”

    云慕目光清冷的看了看对方,摇着头道:“那是借势而已,借来的东西,始终是要换的,而且这个人情不小,只有自己强大才是真正的依托。”

    不待张燃开口,周大胖接过话道:“恩公既然知道我们的心思,为什么刚才还要答应?”

    云慕直言道:“你们能够找到这儿来,足以说明你们的决心,而我正好需要人帮忙,你们二人能够生死相依,相互帮助,说明品性不坏,现在又通过生死的考验,所以我也想把你们留下。”

    “啊!?考验!?”

    张燃与周大胖愣愣地看着云慕,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云慕笑着道:“当然是考验,不然得话,你们以为自己能够活着闯到这儿?我布置了九十六处陷阱,你们遇上的不过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另外,我必须要提醒你们,任何时候都不要大意,不要掉以轻心,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活得更久一些。”

    “……”

    张燃与周大胖完全傻眼了,他们现在万分怀疑,对方真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吗?心思如此老辣,一双眼睛仿佛能够洞穿他们的想法,对方该不会是妖怪变得吧!

    当然,即便是妖怪变得,张燃与周大胖也认了。这年头世道,某些人连妖怪都不如呢!

    “谢谢恩公……”

    话一出口,张燃顿了顿,觉得自己老是“恩公恩公”的叫,有些矫情了,叫大哥显然又不太合适。

    蓦然间,张燃脑子里灵光闪现,想起许多道上的势力都习惯把头头称作“老大”。

    “云慕老大,以后你就是我们老大,你指哪儿,我们打哪儿,绝不皱半下眉头!否则头顶生疮,脚底流脓,不得好死……”

    张燃又是保证又是赌咒,叽叽呱呱说个没完,听得云慕耳边嗡嗡作响。

    “行了,你先安静会,还有客人要来。”

    云慕摆了摆手,张燃立刻住口。

    不多时,一个身影从林子里冲出,朝着云慕这方而来。

    似乎想到什么,张燃面色突然一变,暗暗咒骂起来……真是日了鬼了,自己竟然被人跟踪了!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