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不速之客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晌午时分,烈日当空。

    在修炼结束之后,云慕返回了神庙。

    这个时间,云裳正在做饭,小素问则乖巧的跟在云裳的身边,偶尔帮忙打打下手。

    其实,小素问非常聪明,许多东西一学就会。

    经过云裳这一个月来的学习教导,小丫头现在认识许多的文字,也能够想普通小孩儿一样与人交流。

    云裳对小丫头确实很上心,简直当做自己的亲身女儿来对待。

    没办法,现在云慕心智成熟了,根本不会装巧卖乖,这让云裳欣慰之余,多少也些失落。毕竟是每个人生必经的阶段……当孩子不再需要母亲的庇护,哪个母亲会不骄傲不失落?

    因此,云裳将自己的母爱和关心,几乎全部倾注在小素问身上,连云慕都得靠边站。

    而小素问在云裳身上感受到母亲的温暖,自然渐渐对云裳比云慕更加亲密,有时候看得云慕还有点吃味儿了。

    反正不管怎么看,云裳和小素问反而更像母女多一些。

    ……

    云裳和小素问忙着做饭,云慕亦没有闲着,他来到神庙内堂,静静观察着这座三丈多高神像,希望能够参悟神像的奥妙。

    这尊神像虽然陈旧模糊、岁月斑驳,但是从外表看上去,依稀能够看得出是一尊女性神明,而且头戴七色彩冠,身份应该不低。

    只可惜,这些日子以来,无论云慕用尽什么办法,都摸索不出神像的任何作用,只能暗暗叹息。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从神道寂灭之后,许多关于神明的记载都消失在岁月的河流之中,这尊神明的来历也无从查起,否则云慕倒是可以通过一些有用的信息,试着与神像建立起某种联系。

    ……

    “当当当!”

    就在云慕出神之际,神庙内突然响起一阵空竹声声。那是云慕先前布置的警戒,一旦响动,代表着有人闯入了神庙附近。

    神庙远在深山,途经乱葬岗一代,通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来此路过,除非迷路或是有人刻意找来。

    念动之间,云慕出了神庙朝着警戒的方向而去。

    ……

    ————————————

    乱葬岗附近,荒坟林立,白骨森森,给人一种阴沉压抑之感。

    “张燃,你真的没有记错路吗?我怎么感觉不是这条路啊,越走阴森恐怖了?”

    周大胖此刻面色发白,紧紧的跟在张燃身后。

    张燃同样头冒冷汗,不过在周大胖面前,他必须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于是他一边试探着前进,以便故做轻松道:“死胖子,我们现在好歹也是玄徒了,你不要这副胆小如鼠的样子行不?实在是太丢人了,要是让别人看见,今后还怎么在道上混?放心好了,肯定是这条路错不了,小爷我的鼻子是属狗的,只要你屁股一翘,我就知道你拉屎拉尿……”

    “鼻子和认路有关系吗?”

    “怎么没有!上次小爷在这附近撒撒尿了泡尿,只要闻着那个味道,小爷就知道往哪个方向走!”

    “这都好几个月了,哪还有味道,你就可劲吹吧!”

    “算了,小爷的独门秘技,又岂是你这个吃货能够度测的。”

    “哦,你吹牛的功夫倒是深不可测。”

    “放屁,那是一种境界。”

    二人一番吵闹,心里渐渐松缓了许多。

    幸好现在是晌午,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倒不害怕鬼怪什么的。饶是如此,看着一路上不时初现的森森白骨,二人心里不禁有些瘆的慌。

    “咔嚓!”

    走着走着,张燃与周大胖突然感到脚下一阻,似乎绊到了什么东西。

    什么玩意儿?

    就在二人愣神之际,一道道破空声响远远而来。

    “嗖!”

    “嗖!嗖!嗖!”

    竹箭锋芒,擦过张燃与周大胖的脸颊而过,令得二人傻傻愣在当场,完全没有回过神来,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要是再偏些,他们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吧。

    “有……有陷阱!”

    周大胖声音有些颤抖,一下缩到张燃身后。

    “废话!”

    张燃没好气的给了胖子一个暴栗,警惕的看着周围:“刚才那竹箭显然是警告,否则我们恐怕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周大胖大大喘了口气,犹豫不定道:“那我们还继续前进不?”

    “废话!有陷阱就说明有人,有人就说明我们找对地方了。”

    “那万一要是其它人呢?”

    “没有万一,这荒山野岭的死人堆,普通人怎么可能会来这里住。”

    “好像很有道理!”

    “废话!快走!”

    ……

    二人正要继续向前,一个慢悠悠的声音突然从他们身侧响起:“走?你们两个是想往哪儿走?不如我给你们带路好了。”

    “啊?!鬼!有鬼啊!”

    周大胖一声惊叫,顿时吓了张燃一跳:“你个死胖子,鬼叫个屁啊!这光天化日的,哪里有什么鬼,肯定是有人……谁在那儿快点出来,否则小爷不客气了!”

    说话间,张燃右手亮起一道灵光,一个狼头的虚影渐渐呈现。

    “哦,成为玄徒,还是这个样子……”

    说话间,高高的草丛被拨开,一个少年神情淡漠的走到二人面前。

    “啊!?”

    “是恩公!?”

    得见来人,张燃与周大胖不由怔了怔,随即面露惊喜之色。

    听到二人叫自己恩公,云慕满头黑线乱绕,转即冷冷道:“第一,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帮你们一把只是顺手而已。第二,这个地方我布置了很多机关陷阱,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离开,否则你们就准备和路上那些白骨一样,暴尸荒野吧。”

    说完之后,云慕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愕然的张燃和周大胖。

    “张燃,恩公怎么走了?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周大胖见云慕说走就走,有些不知所措。

    张燃回过神来,没好气的道:“肯定是你长得太丑,把恩公吓到了。”

    “……”

    周大胖委屈的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张燃突然叫了一句,咬了咬嘴角,双拳紧紧握起:“必须追上去,这可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说罢,张燃一个箭步朝着云慕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周大胖尽管不明所以,却也慌慌张张地跟在其后。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