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大反转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什么是希望?

    希望是黑暗中的一丝光亮,希望是寒夜中的一盏烛火。

    云慕现在带给岳尘的,就是这样的希望。

    岳尘默默收起了存储袋,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不足以表达岳尘内心的情感。

    有感激,有感动,有忐忑,有茫然……他的心情从未像现在这样复杂却温暖。

    ……

    云慕赠送存储袋的举动,不少人都看在眼里,有的甚至露出贪婪的目光,能用存储袋装的东西,肯定是值钱的好东西。

    如果换做是别人,他们或许没有什么想法,也不敢有什么念头,可是对于岳尘,他们却忍不住贪欲涌动。

    正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岳尘是个面冷心热,嘴硬心软的人,如今有云慕做靠山,他们自然不敢去抢夺岳尘之物,但是他们如果装可怜去哀求对方,肯定不会空手而归。

    感受到周围的目光,岳尘面露由于之色,如果是无名或徐家父女,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给予帮助,但是其余之人,他真的很犹豫。

    “怎么了?”

    云慕看了看岳尘的样子,又环视了一眼周围,心里多少都猜到几分。

    对于行善这个问题,云慕从来都不避讳。

    世间有万恶,杀人并不一定就是罪过,除恶亦是扬善。

    世间有百善,行善并不一定就是无休止的给予别人帮助,恰恰相反,行善应当量力而行,视事而定,方能称心如意,念念通达。

    看出某些人的不良心思,云慕转向岳尘道:“东西我已经给你了,要怎么用随你,但是我希望你能记住,即便你把袋子里的东西分出去,你也不过是帮他们一时,帮不了他们一世,你如果真想帮助他们,就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如此你才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

    岳尘一脸惊愕的看着云慕,他真的想不明白,对方似乎能够看透一个人的心思,明明年纪比自己还小,竟然懂得这么多曲曲绕绕的东西。

    “让开让开!你他娘的给老子滚一边去!”

    人群外围传来一个冷冽的吆喝声,飞扬跋扈,威风凛凛。

    听到这个声音,无名身子明显微微颤抖起来,岳尘与徐家父女神情凝重,周围之人无不露出恐惧之色。

    人群不自觉的让开两边,一名独眼的中年汉子在数十名随从的簇拥下走来,而田大海和小七正好身在其中。

    田大海下半身全是血,走路一跛一跛的,两名随从搀扶在左右。

    得见云慕还在,田大海眼睛蓦然发亮,爆射出仇恨的目光。今天他不但脸面丢尽,还被哪个啥,今后如何见人?如何在这乱林集混下去?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少年。

    越想越是愤怒,不过念及云慕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玄灵术,田大海根本不上前,只得站在原地一阵喝骂!

    “臭小子,你死定了,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任凭田大海破口大骂,云慕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淡淡看向那个独眼中年。

    对方一身青黑兽皮,头带金色熊箍,眉宇之间透着几分凶戾之色……此人正是这贫民窟的土皇帝,人称田老大。

    “大伯,就是这个小子,他……”

    “啪!”

    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却是田老大一个巴掌甩在田大海脸上,将其打翻在地,满嘴是血。

    周围随从见状,皆不敢上前搀扶,硬是让田大海半躺在地上,痛苦翻滚着。

    “没大没小的小畜生,就知道在外面惹是生非,还不跟老子死回去!要不是看在你死鬼老爹的份上,老子今天活活打死你!”

    闻得田老大喝骂,田大海也是傻眼了,捂着脸颊一脸委屈:“大……大伯?!是我……我是大海啊!你……”

    “你什么你!你个龟儿子,要是再啰嗦半句,老子就真把你丢去填大海!”

    田老大不耐烦的瞪了自己侄子一眼,示意左右随从将其看住,而后转向云慕走去。

    “田友亮见过云少,云少万福金安……呵呵。”

    田老大如此恭谦的作态,与他那彪悍的架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见此一幕,无论是田老大的随从,还是周围的流民,一个个目瞪口呆,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要说这田老大绝对是个狠人,从他对自己侄子动手就看得出,这样的人物最是心狠手辣,不讲情面,他往往为了到达目的不择手段,可谓穷凶极恶。除了在杜云两家的主事面前,众人还从未见过田老大如此模样。

    “你认得我?”

    云慕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目光中透着一丝清冷。

    田老大连忙点头,笑脸相迎道:“认得认得,怎么会不认得,云少可是万通商行唯一的客卿,就连杜云两家都要礼让三分,你能来贫民窟,简直让这里蓬荜生辉,老田我也是感到万分荣幸啊!”

    拿得起放得下,难怪田老大能够在这乱林集混的风生水起,果然是能屈能伸。

    开玩笑,能不屈吗?眼前这个少年可不是普通角色,别看对方年纪不大,但是那手段确实了得,不仅打了杜家的二少爷和小姐,还抢夺其财务,将杜云两家都给算计了。

    而且,此人还有万通商行为其撑腰,连杜云两家的玄师都敢顶撞,饶是田友亮自持甚高,亦不敢轻易得罪对方,否则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云慕半开玩笑道:“我还真担心,田老大一只眼睛看不清楚,然后胡乱将我给宰了。”

    “呵……呵呵……”

    田老大嘴角抽了抽,不由干笑了两声道:“云少真说笑了,就算给我老田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云少一根汗毛啊!”

    “是吗?小子可担当不起……”

    云慕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接着目光投向田老大身后:“怎么,田老大突然带这么多人过来,难不成是来欢迎我的?”

    “呵……呵呵,就是随便逛逛,看看出了什么情况,惊扰云少了,抱歉抱歉!”

    田老大又是一阵干笑,心里不禁对田大海和那通风报信之人恨得要死。早知道是这个祸星再次,打死他都不会过来躺这趟浑水。

    最后,田老大带着一种属下灰溜溜地离开了。

    事情的反转,让周围之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而云慕在与岳尘、周乐交代了一番之后,便带着小素问出了贫民窟,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