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馈 赠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对……对不起!”

    那个叫无名的少年从角落中走了出来,站在岳尘面前,深深低着脑袋,让人看不清他的样子。

    “无名,你就是个孬种!亏得岳尘把你当做好朋友!好兄弟!”

    徐千儿丝毫不顾情面,冲着无名一阵喝骂。

    云慕多看了无名两眼,总觉得此人有些眼熟,却是想不起什么来历,毕竟百年相隔,许多事情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算了千儿,这事不怪无名,就算他出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岳尘似乎并未介意,明显在维护无名,不过周围之人打多都是鄙夷的眼光。他们浑然不觉得,自己刚才袖手旁观的举动,其实与无名又有什么区别?

    无名没有名字,所以大家叫他无名,他很懦弱、很胆小,但是心地不坏。

    岳尘自小父母双亡,流离失所,辗转来到这贫民窟,若不是无名分给他半个馒头,他恐怕早已经成为乱葬岗的一具骸骨。

    所以在岳尘心里,无论别人怎么看待无名,他都待对方如亲人兄弟一般。

    至少无名能忍着解饿给岳尘半个馒头,至少在岳尘重伤的时候他会过来照看,至少在田大海逞凶的时候他没有不顾而去……他应该是想着,即便岳尘死了,他也要把对方的尸体好好埋葬。

    别人不懂无名,但是岳尘懂。

    “……”

    无名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站到岳尘身后,依然深埋着头。

    云慕颇为好奇,看岳尘与无名之间关系匪浅,为何前世自己却从未在贫民窟见过此人,也从没有听说过此人。

    老徐头见气氛僵硬,连忙转移话题道:“这位小兄弟,还未请教你尊姓大名。”

    “大叔客气了,我叫云慕。”

    云慕话音刚落,周围顿时一片哗然之人,眼中充满了敌意,就连岳尘等人也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云慕。

    见此场景,云慕只好解释道:“大家不要误会,姓云不一定就是云家的人,我随母姓,与云家没有关系。”

    “是啊是啊!”周乐跟着附和道:“云慕和他娘是被赶出云家的,早就已经跟云家脱离关系了。”

    “……”

    周围众人面面相觑,不由松了口气。不管人家是不是云家的人,都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

    岳尘忽然问向云慕,冷峻的面容透着一丝复杂。

    这十年来,岳尘在贫民窟里所见所闻皆是自私冷漠,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只顾自己,很少理会别人的事,更别说助人为乐。而外界之人,将贫民窟的流民当做牛马,从来不把他们当人看,又怎么会帮助他们。

    云慕笑了笑,转而神情认真道:“我知道你叫岳尘,我听说过你的事情,这次来,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交朋友?”

    岳尘一脸愕然,周围之人同样面色古怪。

    没错,岳尘此人的确很正直很仗义,为人品性都很好,大家也愿意和他相交,但是你一个玄者,跑到这贫民窟这种地方来叫朋友,真以为大家是傻子不成?

    “这么说吧……”

    云慕知道岳尘心存疑虑,他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因此解释道:“我以后要做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很多人的帮忙,因为你讲义气、重感情,虽然实力弱了一些,但是和你这样的人相处起来,更让我放心……当然,你可以把这当做交易,也可以认为是帮助,但绝对不是怜悯或施舍,因为在我看来,你根本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或施舍。”

    是的,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怎么可能需要别人的怜悯或施舍。

    上一世,云慕与岳尘结于微末,却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云慕独来独往,独自修行,而岳尘则游历天下,仗剑而行,护佑苍生,最终战死于两界山下。

    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云慕坚韧的性格或多或少都有受到岳尘的影响,甚至为了追寻岳尘的步伐,云慕成为玄宗之后,主动前往两界山与异族厮杀,一守就是三年又三年。

    ……

    不知道为什么,岳尘看着云慕的眼神,总觉得对方眼中掩藏着许许多多的东西。

    “你要我怎么帮你?”

    岳尘知道自己孱弱,所以他实在想不明白,云慕到底需要他做什么。

    谁知云慕摇了摇头,直言不讳道:“现在的你还不够强,帮不上我,等到有一天,你足够强大的时候,你才能帮得上我……”

    “足够强大?我想你找错人了。”

    岳尘面色微冷,不甘的握了握拳头,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连玄徒都算不上,即便是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现在不强,并不代表你今后不强,只要你有一颗强者的心,你就一定会越来越强,这个给你……”

    说话间,云慕直接从藏芥轮中取出一个秀着玄纹的袋子,里面装着一些钱财和上千玄石。

    这是存储空间袋,岳尘曾经见过,可减轻物重,对矿工或者搬运非常实用,而且普通人亦能使用。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打开存储袋,岳尘完整震在当场。现在的他毕竟是个普通少年,哪里见过如此大一笔财富,不说钱财,光是那上千玄石,绝对够整个贫民窟的人吃喝一年以上。

    “没什么意思,既然是交易,肯定需要投入,总不能空手套白狼吧!”

    云慕随意开了个玩笑,继续道:“这里面的东西足够你开启灵窍之用,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若是不够,只要讲明原由,可以再找我拿……呃!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以为我是傻子或疯子。”

    “我……我没有……”

    岳尘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木然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这么相信我?”

    没人信任的感觉是好的,可是被人如此信任,岳尘却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与责任。

    “不为什么,信你就是信你,哪有那么多这样那样的原因。”

    云慕拍了拍岳尘的肩膀,遥望着天际,心里却默念着过去。

    在云慕最困难的时候,是岳尘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出了黑暗,让他看到了希望。

    尽管二人最终分道扬镳,没能成为朋友,但是从那一刻起,云慕便把岳尘当做自己可以信赖的人,值得信赖的人。

    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