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铮铮铁骨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谁!?什么人,竟敢管多管闲事。”

    田大海见小七摔倒,不由勃然大怒,他没想到,在这贫民窟中,除了岳尘这个贱骨头之外,居然还有人敢跟自己对着干。

    周围流民面面相觑,一脸茫然,徐家父女却是无比欣喜。

    人群自行分开两边,一个少年冲着田大海径直而去,神情透着冷厉,而另一个少年则在后面追赶着,面露焦急之色……他们正是来此寻人的云慕与周乐。

    “是你们!?”

    看清来人,田大海面色异常难看,对着二人冷声呵斥:“周乐,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敢……”

    话音戛然而止,一个拳头已经砸在了田大海的脸上,将其打倒在地,模样比之小七还要惨痛。

    看到如此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

    在这贫民窟生活了多年,众人还是第一次看到田大海被人揍,而且还这么惨痛,简直大快人心!

    当然,痛快归痛快,不少人都感到一种恐怖的气氛,在空气中渐渐蔓延。

    有的人害怕殃及池鱼,于是远远躲开或悄悄离开。有的人心思灵活,连忙跑去通风报信,希望可以赢得田老大的赞赏。

    “你……你敢打我?”

    田大海脑袋昏沉,好不容易回醒过来,捂着发青的脸颊,一脸不敢置信的神情看着云慕。

    “你应该庆幸,我没有直接打死你!”

    云慕随意甩了甩手,走到岳尘面前将其扶起,大概检查了一下对方的伤势,虽然伤到了筋骨,却没有什么大碍。

    这时,周乐急忙上前搀扶田大海,解释道:“误会误会,田哥,这一切都是误会!”

    “放你娘得屁!给老子滚开!”

    田大海一把推开对方,右手臂两处灵窍微微闪烁道:“屁的个误会,这小子敢打我,他竟敢打我!老子今天要是让他好手好脚的走出这里,老子的名字就倒……”

    “蓬!”

    话音再次戛止,一道地刺蓦然突起,轰在田大海的面门上,将他的满口黄牙打掉,鼻涕鲜血满嘴直流。

    “啊!我的牙!我的嘴——”

    田大海完全痛得傻住了,他完全没想到云慕出手如此诡异,一点先兆都没有,他更没有想到,对方还敢动手打自己。

    “老子……老子和你拼了!”

    田大海已经痛得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朝着云慕冲了过去,右手臂猛地鼓动,一只熊爪的虚影依附其上。

    “木头小心,他是炼窍后期的玄徒,力量很……”

    周乐正要提醒云慕躲避,不料话未说完,田大海已经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武者普股抽搐着。

    原来,在田大海冲上来的时候,云慕已经做出了预判,一道土刺拔地而起,正中田大海**中央。

    看到这样的景象,周围之人不由夹紧了双腿,屁股隐隐传来一阵肉痛之感。

    “田哥!?田哥……”

    小七一脸惊骇,他从未见过,能够将玄灵术运用的如此出神入化之人。

    “快!快扶我走!快点走!”

    田大海自知不是云慕的对手,慌乱的叫喊着。

    小七连忙从地上爬起,冲上前将田大海扶了起来,然后屁滚尿流的离开了此地。

    不远处,田大海似乎心有不甘,再次开口叫嚣了一句:“等着!你们给老子等着,老子现在就去找人来,老子要让你们死无……哎哟,我的屁股!”

    说话间,又是一声惨叫回荡在贫民窟上空。不少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脸都绿了。

    ……

    周乐愣愣地回过神来,对着云慕一阵苦笑:“木头,没想到你出去历练了半年,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连田大海居然被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我怕是很难追上你了……你,还是用的那只灵性残缺的玄灵?”

    “嗯!”

    “你真了不起!要是我,或许找就放弃了。”

    周乐忍不住赞了一声,随后催促道:“行了,我们快点跑吧!要不然田大海那孙子把田老大叫来,我们就走不掉了。”

    云慕看了看岳尘和徐家父女,轻轻摇了摇头。

    “木头你……”

    周乐明白云慕的意思,张了张口还想劝说,最后却是沉默着站到了云慕身边。

    既然云慕决定留下来,那周乐也决定跟着对方,大不了被狠狠揍一顿……以前他曾经退缩过一次,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在当孬种。

    老徐头见状,上前劝说道:“这位小兄弟,谢谢你的帮助,趁田老大他们没来,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是啊!谢谢小哥儿援手之恩,你们快些离开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徐千儿看上去颇为知书达理,大方款款冲着云慕行了一礼表示感激,不过她仍就担心云慕会有危险,同样劝其离去。

    云慕摆了摆手,丝毫不为所动。

    且不说他本就是冲着岳尘来的,事情都还没有办好,如何肯轻易离开。

    再说了,田大海本来是云慕揍的,他自然不会一走了之,留下个烂摊子给别人收拾,更何况他还真不在意田大海这些人来报复找茬。

    而后,云慕转向岳尘道:“怎么样?能不能站起来?”

    岳尘默默点了点头,借着云慕的托举之力,一点一点从地上站了起来,行为艰难却无比坚韧。

    观其行而知其人。

    不难看出,这是一性格坚毅、外冷内热的少年。从头到尾,无论田大海如何对他,他都没有叫过半声痛,也没有求过半句饶。

    尽管相隔百年,可岳尘依然如云慕记忆中那个岳尘。

    铮铮铁骨傲东岳,三尺青峰御红尘。

    两界山外魂不灭,千古热血好男儿。

    这四句诗号,便是一代奇人玄天机赠给岳尘的箴言,金口直断其一生之悲壮。

    如果说,君莫问是大豪杰,光明磊落,不拘小节……那么岳尘则是一个英雄,真正了不起的英雄。他以血肉之躯,硬是堵住两界山封印的缺口,挡下了异族入侵的步伐,为无数人族换得一丝**的生机。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曾在云慕最最绝望失意的时候,给他帮助与关怀,给他温暖和鼓励。

    云慕永远都不会忘记,在自己倒下的时候,是岳尘挡在自己面前,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坚实的背影。他也永远不会忘记,是对方伸出厚实的手掌,拉起满身伤痕的自己,一如此时此刻,他托起岳尘的情景。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