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贫民窟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乱林集北面,乃是流民聚集之地。

    所谓流民,便是指流离失所的平民百姓。有的是躲避战火而来,有的是躲避兽乱而来。

    总之,他们离乡背井无家可归,为了在这里生存,只能靠着卖力为生,低贱的活着,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

    由于此地靠近山壁,以**为居,各处又脏又乱,生活环境极其恶劣,因此这里又叫,代表着贫瘠、黑暗,永无出头之日。

    ……

    离开了万通商行之后,云慕便带着小素问来了贫民窟,丝毫没有身负巨款的自觉。不过正因如此,反倒没人去怀疑云慕会身藏数十万玄石之巨富。

    对于贫民窟这个地方,云慕再熟悉不过,他曾在这里待了两年时间,模糊的回忆里几乎全都是灰色,除了孤独便是痛苦,很少感觉到温暖。人性的自私与丑陋,在这样一个地方,真实的显露无疑。

    云慕刚刚踏入贫民窟的范围,一大群穿着破烂之人蜂拥而至,将他围得个水泄不通。

    “少爷,需要使力吗?我身壮力气大,干活可是一把好手,能挑能抬又能吃……呃,吃得也不算太多!”

    “选我选我,少爷选我,我口齿伶俐能说会道,腿脚利索跑得又快,保证完成任务……”

    “这位小爷,看看我如何?我没什么优点,就是听话,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不怕脏不怕累,任打任骂,任劳任怨。”

    “我……我便宜好使,想怎么使就怎么使。”

    “大爷选我吧!我们一家三口已经两天没开锅了……”

    “你才两天,我们家已经三天没开锅了,小儿连奶水都没得喝!”

    “求求大爷赏点吃的吧!”

    ……

    各种叫喊乞求之声不绝于耳,周围闹哄哄的乱成一团,演绎着人世间的种种姿态。

    面对这样的情况,要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吓得狼狈逃离,偏偏云慕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清冷的目光一一扫过周围那一张张希冀面孔。

    看着这些人的面容,云慕心里莫名的沉重,不因怜悯,也非同情,而是因为生命之沉重。

    没有几个人会知道,一个小小的贫民窟,承载着多少卑微的生命?

    也没有几个人会在意,这些卑微的生命,到底承载着怎样的希望?

    如果可以活着,没人愿意死去。

    如果还有尊严,没人愿意堕落。

    所以说,这世间最易莫过一死,一了百了,万事皆休。而最难亦是一死,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当初,云慕便是这样的活着,唯一支撑他的信念只是心里的一丝不甘。

    恍惚间,一只小小的手从背后伸到云慕肩上,那是小素问感应到云慕情绪的波动,想要安抚对方。

    “嗯,我没事,不要担心。”

    云慕反手拍了拍肩上的小手,心中涌动着一丝暖意。

    转眼就是一生,转身就是一世。曾经他一无所有,却有素问不离不弃,现在两世相隔,素问依然陪在自己身边。

    人们总说,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可惜那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

    而云慕与素问他们却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走过了一生一世。

    这份感动,永远值得珍惜。

    ……

    “让开让开!统统让开!全部挤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找死不成!”

    飞扬跋扈的吆喝声中,一名尖嘴猴腮的年轻男子朝着云慕走来。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抬头挺胸,昂首阔步,虽然年纪不大,颇有一番威风凛凛的样子。

    得到年轻男子出现,周围上百人群轰然散开,脸上带着浓浓的畏惧之色。

    见此场景,年轻男子更是一脸得意:“怎么,你们这些傻棒子连规矩都忘了?任何人想要上工,必须在田老大那里登记,否则就是坏了规矩!谁要是敢坏这里的规矩,全家都得遭殃!”

    “……”

    周围之人很是害怕,黯然沉默。

    此人名叫田大海,他口中的田老大便是他的大伯,亦是贫民窟的管理者,一名强大的引灵期的玄士,为人狡猾善变,心狠手辣,可谓人见人怕,神憎鬼厌,是这贫民窟的一大恶霸。

    作为田老大的侄子,田大海也继承了田老大的恶霸作风,在这贫民窟中作威作福。

    对于这两个人,云慕有着无比深刻的印象。他曾经亲眼见过,田大海把一家流民弄得家破人亡,更亲眼见过,田老大将一个五六岁的幼童活活摔死,只因那幼童眼里藏着仇恨。

    如此手段,极其凶残暴戾。而那些敢于反抗之人,统统被他以血腥的手段镇压下去。

    当然,尽管田老大等人对贫民窟的手段冷血残暴,可他对杜云两家的上贡却是一点不少,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一直管理贫民窟的主要原因。

    就在云慕转念之间,田大海走到了他的面前。

    “喂,小子,你是干什么的?来这里做什么?想要苦力,必须到我们那里登记,这是贫民窟的规矩。”

    先敬罗衣后敬人,田大海上下大量着云慕,瞧见对方衣着朴素,风尘仆仆,自然低看了几分。要不是云慕手腕上带着藏芥轮,田大海根本都不会来搭理对方。

    云慕淡淡瞥了田大海一眼,而后把目光转向田大海身后的其中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身着劲装,留着一个小平头,看上去十分精神。

    “周乐,你怎么在这儿?”

    云慕眉头微微皱起,分开短短半年,没想到周乐竟然来了贫民窟,还和田大海这样的人混在一起。

    没错,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云家的外院弟子……周乐。

    “云……云慕!?你真是云慕!”

    周乐见是云慕,不禁愣了愣,随即冲上前将对方一把抱住,开怀不已:“哈哈,真的是你这小子,我还以为你死翘翘了,看来获得很好嘛!半年不见,人也长高壮实了不少。”

    听着周乐犹如唠家常一样的跟自己说话,云慕不由笑了笑,微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有些东西或许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但是有些东西反而会随着时间而沉淀。

    比如真挚,比如友情。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