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息事宁人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给我破——”

    杜远一声暴喝,身边狼犼愤怒咆哮,朝着云慕扑了过去。

    只不过,还未等狼犼靠近,花犹怜的身影已经挡在了云慕面前,挥手之间,意念并发,一道强烈的波动狠狠冲杜远与狼犼,令他们不得不退避三舍。

    尽管花犹怜有些不待见云慕,但是她也绝不会放任云慕在万通商行门前被人伤害。

    “竟然是你!?”

    杜远从幻象中挣脱出来,一脸忌惮的看着花犹怜。

    不止是杜远,云正奇同样面色凝重,周围之人亦是无比愕然。

    花犹怜在这乱林集的万通商行已经多年,为人比较低调,几乎很少离开商行,因其美貌娇艳,常有无数狂蜂浪蝶环绕。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见花犹怜出手,没想到连杜远这等老牌高手都在对方手上吃一个暗亏,可见此女实力之强悍,绝对比她的外貌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一个个的在万通商行耀武扬威,真当老娘死了不成!”

    花犹怜双手叉腰,一副娇娆蛮横的样子,倒是令得周围不少男人为之倾倒。

    没错,花犹怜同样是玄师级别的高手,一直坐镇乱林集的万通商行。要不是因为范仲文的关系,以她的本事早就可以离开这里,去更好的地方了。

    对于花犹怜的实力,云慕大概也能猜到,因此他一点都不担心杜云两家会乱来。

    有时候,顾忌是一回事,敢不敢又是另一回事,云慕显然已经考虑到了这些。

    “吾吾!”

    小素问似乎感应到云慕正遭受威胁,从竹篓中冒出个头,恶狠狠地瞪着杜远等人。

    云慕自然不会让小家伙参与这么危险的争斗,连忙安抚着小家伙的情绪,让其缩回竹篓之中。

    ……

    “云兄,无论是何原因,此人是从你云家出来的,此时便由云兄来处理好了。”

    杜远退了回去,不愿与花犹怜硬碰硬。一是没有把握,二是没有必要,毕竟他不愿与万通商行结下仇怨,否则只会让杜家损失更多。

    更何况,玄师之间的争斗,往往一念便是生死,普通人或许难以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杜远与花犹怜无形之间的交手,才是真正的凶险。

    “这个老狐狸,真他娘的狡猾!”

    云正奇暗骂了一声,不得不开口道:“花姑娘……”

    “我呸!”

    花犹怜闻言乍起,狠狠啐了一口喝骂道:“什么花姑娘?云老头你会不会说话啊?你才是花姑娘,你全家都是花姑娘!”

    “……”

    周围之人顿时无语,云家之人更是汗颜。

    “咳咳!”

    云正奇气得直喘,这么大的年纪,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喝骂,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理亏,于是强忍着怒气道:“花首席,云慕此人刻意挑起乱林集之间的争斗,总要给个交代吧?他在乱林集大打出手也该有个说法吧?否则乱林集今后如何管理?”

    “交代?说法?”

    花犹怜一脸不屑道:“云老头,你是不是以为老娘不清楚你们的那些个勾当?威逼利诱、强买强卖、偷鸡摸狗的事情干过不少吧?暗中勾结盗匪黑吃黑之事也不假吧?非要老娘把你们一个个扒干净了是不?真以为我万通商行是吃素的不成?”

    越说越来劲,花犹怜大发雌威道:“老娘现在就说说我们万通商行的规矩,入了商行的门,就是我的客人,谁要敢动我客人,我万通商行绝不罢休!别怪老娘没有提醒你们,云慕这小子现在是我们万通商行的客卿,你们如果想要以大欺小,以势压人,我们万通商行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在这乱林集,我们万通商行势单力薄,但是我们有的是钱,有的是关系,有的是人脉!到时候大家不妨一起下场玩玩,看看谁先退场?”

    一口气说完,周围瞬间鸦雀无声。

    这个女人简直霸道的没边,硬是压得杜云两家抬不起头来。

    “云慕!你要是个男人,就不要躲在女人身后,给我滚出来!”

    云明轩此刻已经失去了耐心,他才不管什么万通商行如何,他现在只要云慕死,云慕不死,他寝食难安,心恨难平。

    “住口!”

    没等云慕回答,一旁的云正奇反倒将云明轩拦了下来:“老三房的人越来越没规矩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给老夫回去?!”

    “二长老……”

    “退下!”

    云正奇面色深沉,根本不给云明轩说话的机会。

    这时候,云慕突然开口询问道:“诸位还有事没有?要是没什么事,就请回吧!这么多人堵在万通商行,还叫商行如何做生意?”

    由始至终,云慕都没有正眼看过云明轩一眼。

    杜云两家之人,面色异常难堪,却又不得不息事宁人。

    周围不少人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在他们看来,杜云两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够见他们吃亏,也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

    一处楼宇之上,君莫问与骆灵儿看着下方怔怔出神。

    他们本以为会一番争斗,也随时做好了出手救援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云慕三言两语就把杜云两家给摆平了。这其中固然是有万通商行的一些关系,但更主要的还是云慕做事滴水不漏的原因。

    “灵儿,看来云慕小兄弟自己能解决好。”

    “这小子焉坏焉坏的,故意挖个坑让姓杜那小子跳……不过那姓杜的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被坑!”

    骆灵儿先是一笑,而后嘟着嘴道:“那臭小子也没什么了不起,这次要不是因为有万通商行为他撑腰,恐怕早就被杜云两家大切八块了。”

    “我看未必……”君莫问摇头而笑道:“即便没有万通商行撑腰,云慕小兄弟也能够自己处理。”

    骆灵儿不信道:“大师兄就替他吹吧!没有靠山,那小子哪里是玄师的对手?”

    君莫问笑了笑,提醒道:“灵儿莫非忘了,云慕小兄弟身上还有一块我们山外山的身份令牌,这个可比万通商行的客卿身份好使多了吧?退一万步说,他既然敢去招惹杜云两家的人,想必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以为兄对他的了解,他绝不是那种没头没脑的愣小子。”

    骆灵儿忿忿不平道:“原来这小子早就算计了?亏得我们还替他担心!”

    君莫问劝慰道:“算计是算计,不过却没有算计我们。他没有直接拿出我给他的身份令牌,就说明他很珍惜这份友情,不愿当做买卖或交易。”

    骆灵儿有些吃味道:“真不明白,大师兄干嘛对那臭小子这么好!”

    “是么?呵呵……”

    君莫问思绪飘忽道:“我记得有位前辈曾经说过,有的人即便认识很久,未必能够成为朋友,有的人仅仅一面之交,却能够相互信赖……云慕小兄弟便给我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

    骆灵儿张了张嘴,默然无语。

    “或许我们真的会有再见的一天……小兄弟,你多保重吧!”

    君莫问没有下去与云慕相见,最后默默带着骆灵儿离开此地。

    万通商行外面,云慕正准备返回商行,心中若有所觉,不由朝着君莫问二人离开的方向多望了两眼。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