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伶牙俐齿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时隔半年多,云慕与云家之人又一次站在了对立。

    只是相比半年以前,如今的云慕已经不需要去隐忍,也不需要沉默。他相信凭自己的本事,过不了多久就回重新回到云家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拿回属于母亲的一切。

    “花丫头,你怎么把这小子也带下来了?难道还不嫌事多?”

    听到范仲文悄声问起,随云慕一起出来的花犹怜亦不禁有些恼火:“老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子多有主见,他自己要来的,难道我还能绑着拦着啊?”

    “这小子……唉!”

    范仲文泄气的摆了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贼,你还真敢出来!?今天叫你……”

    “稍安勿躁。”

    杜亦鹏第一个跳出来,冲着云慕就是破口喝骂,不料却被杜远拦了下来。

    这件事情本就因云家而起,有云家在此,还轮不到他们杜家出头。

    “云慕,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云明轩神情阴冷,咬牙切齿,眼中透着一种深深地怨恨。

    云慕淡淡看了对方一眼,满不在乎道:“见面了又如何?还想被我揍一顿?”

    “你……”

    云明轩克制着自己的怒意道:“哼!小野种休要得意,上次是本少爷大意轻敌,这次本少爷要亲手将你废掉,然后丢到乱葬岗去!”

    经过半年多的苦修,云明轩早已今非昔比,不但修为突破至凝窍初期,更是领悟出第二门玄灵术,其实力可谓突飞猛进,因此他很有信心与云慕一战。

    “可惜啊!”

    云慕突然一声叹息,不由让云明轩怔了怔:“可惜什么?”

    “可惜我对手下败将没多大兴趣。”

    “什么!?你敢看不起我!你一个野种也敢看不起我?!”

    云慕的话仿佛戳中了云明轩的痛处,令得他恼羞成怒,险些失去理智。

    云正奇轻轻抬手按住云明轩,示意他退下,而后转向云慕道:“你就是云慕吧?老夫乃是云家二长老云正奇,既然你已被云家赶出家门,为何还要假借云家之名到处惹是生非?挑起乱林集之乱。”

    云正奇经验老道,一口不忠忤逆的帽子扣在云慕头上,一下就站在了道德的至高点。

    果然,听到云正奇之言,周围不禁指指点点,对云慕的行为颇为鄙夷。

    范仲文正准备说上两句,却听到云慕蓦然笑出声来。

    “小子,你笑什么!?”

    云正奇颇为恼火,甚至有种被羞辱的感觉。

    云慕笑意收敛,神情淡漠道:“二长老,我想你搞错了……第一,我和我母亲是自己要离开云家的,并不是被你们赶出来的。第二,我叫云慕,我随母姓,但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我是云家的人,我也从来没有承认过云家的身份,若是你们不信,大可以问问那位杜家二少爷。至于二少爷为什么要去找云家的麻烦,这就得问问他自己了。”

    杜云两家之人表情僵硬,不自觉的看向杜亦鹏,后者却是愣在当场,脑子里一片空白。

    似乎、好像、或许……那小贼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是云家的人?完完全全是自己想当然的认为,姓云的就是云家的人。

    糟糕!上当了!

    杜亦鹏面色霎白,眼中带着一丝惶恐。

    如果云慕是云家之人,那么他先前带人去西街砸场子,完全站得住脚,如果云慕不是云家之人,那他的行为就纯粹是私怨,杜家不但颜面尽失,而且还要赔偿云家的全部损失。

    这样严重的后果,可不是一个小小纨绔所能承受的。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众人得见杜亦鹏的样子,哪里还猜不出事情的真相。

    这一下子,杜云两家人的神情可就精彩了,至少明面上,云家完全没理由问罪云慕。

    ……

    “云慕是吧?看上去倒是一表人才。”

    杜远上下打量着云慕,一脸的和气。

    周围之人闻言,不由露出几分古怪的表情。

    云慕确实长相灵俊,可穿着破破烂烂,一身风尘仆仆,哪里看得出一表人才了?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杜亦鹏神情多了几分复杂之色,他虽然纨绔,却也不蠢,岂会看不出杜远的拉拢之意。

    想想也对,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云慕被赶出云家,必定对云家怀恨在心,这次事件多变因此而起。而杜家与云家乃是宿敌,双方相斗多年,谁也奈何不了谁,谁也不可能跟谁妥协。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以云慕的表现来看,比杜家的大多后辈都要强,杜远难免生出招揽之心。

    至于损失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反正杜云两家又没死人,顶多就是些物质上的损失而已,这点损失杜家还承受得起。

    当然,拉拢归拉拢,该说的话还是得说。杜远可不希望招揽一个任性妄为、不听使唤的属下,因此他语气深沉道:“少年郎,虽然你与云家有些恩怨,但是你不该算计到我们杜家头上,你可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坏了乱林集规矩?”

    按照杜远的想法,必须先给云慕一点教训敲打敲打,然后自己在假意出手解围,让云慕对杜家感激涕零,最终死心塌地的为杜家卖命,如此两全其美再好不过。

    只可惜,以云慕的才智,哪里看不出对方的心思,岂会任其摆布?

    就连一旁的云家之人,亦纷纷皱起了眉头。

    “这位前辈,我想你搞错了……”

    云慕客气的拱了拱手道:“由始至终,我并没有针对你们杜家的意思,顶多也就是揍了杜二少爷一顿,抢了他的藏芥轮而已,谈不上什么算计……相信以杜家的财大气粗,也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吧?”

    杜远气得直笑:“这么说,你打人还有理了?”

    “嗯。”

    云慕点了点头,理直气壮道:“杜亦鹏欺男霸女,欺善怕恶,作恶多端,揍了也就揍了。其实你们杜家应该感谢我,要是让这纨绔少爷再继续闹下去,迟早有一天会闯下大祸,说不定会祸及家门。”

    “强词夺理,一派胡言!”

    杜远面色转冷,目光渐渐阴沉。尽管他认为云慕是个人才,想要拉拢对方,但是这绝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对方如此放肆。

    “小子!我们杜家的事,自有我们杜家来处理?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指指点点!”

    任凭杜远杀意凛凛,云慕丝毫不惧:“那是你的规矩,不是我的……怎么?道理讲不过就想动手?看来杜家也不过如此嘛?”

    “你放肆!”

    杜远勃然大怒,欲给云慕一个小小的教训,可他刚一抬手,身子不由定在当场,双眼瞳孔猛缩。

    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尸骸如山,血欲无边……

    一幕幕恐怖的场景在杜远眼前闪过,仿佛身临其境,难以抽离。

    ……

    ————————————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