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客 卿
作者:紫木万军的小说      更新:2011-09-13
    玄纹之道,浩缈如烟。

    一道纹印可以代表一种力量,一个符号可以代表一种规则。

    这是天地之间最为古老的语言,也是天地初开最为古老的文字,直指大道本源,万物本质,阐明天地变化的道理和意义。

    只可惜,随着战乱与劫难的降临,神道寂灭,无数古老的文明都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之中,神道符文亦演化成为如今的玄纹。

    饶是如此,世间上已知的玄纹越来越少,专研玄纹之人更少之又少。

    绝大多数的人都只知玄纹的作用,却不明其真意。而研习玄纹是一个非常枯燥的过程,少有人能坚持下来。毕竟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与其了解玄纹的真意,还不如直接学习如何运用玄纹来炼制玄兵玄宝玄丹,或是布置玄阵,更为实在一些。

    ……

    上一世,云慕一心苦修,对于玄纹之到可谓一窍不通。

    他之所以提出学习玄纹的条件,并非头脑发热,或是偏爱此道,其主要原因是为了破解的玄妙。

    如意空间中曾出现过三道虚空之门,上面密密麻麻刻印着上百万道玄纹,看得云慕头脑发胀。因为他觉得,想要破解如意空间之秘,就必须从玄纹入手,当自己能够明白那些玄纹的真意之时,说不定就能真正掌握整个如意空间,甚至还有可能找到自己身世的线索。

    关于自己的身世,尽管云慕从来未有提及,但是并不代表他就能轻易的放下,恰恰相反,无论前世今生,自己的身世一直是云慕的心结,如今从回百年之前,他更加渴望寻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或许有人习惯了孤独,却没有人喜欢孤独,正如没有人愿意当孤儿一样。

    见范仲文神色发怔,云慕语气诚恳道:“我也知道,第三个条件有点强人所难,但是我希望前辈能够认真考虑一下。”

    强人所难?或许吧!

    谁都没有想到,谈着谈着生意,云慕会突然要拜师学艺,并且还是玄纹杂艺。相比先前的两个条件,这第三个条件简直太突兀,太儿戏了点。

    “你……你怎么知道我研究过玄纹之道?”

    范仲文无比好奇,云慕故意避其未答:“正如前辈所讲,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总会有人知道,我正好就是其中之一。”

    “你……”

    范仲文情绪起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云慕。自己与对方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可云慕对自己似乎很熟悉,连这样的事情都知道。

    没错,范仲文的确有研究过玄纹,但这是他的私隐,知道得人不多,除了几个相熟的人之外,别人也根本不知道。而且范仲文并非玄者,根本不会玄纹的运用,即便研究出点什么东西,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是的,范仲文不是玄者,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正因如此,万通商行里面许多人都觉得范仲文上了年纪,难免尸位素餐,于是一个个将他排挤出京都,连带着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花犹怜亦跟着受困此地。

    片刻之后,范仲文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云慕小兄弟,如果老朽不答应,你是不是会拒绝这场交易?”

    “当然不会。”

    云慕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即便前辈不答应,我一样会把东西卖给你们商行,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我也懂,既然钱财露了白,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风险分担出去,有你们万通商行挡在前面,我会安全许多。”

    闻得云慕之言,范仲文不禁一脸苦笑:“小兄弟倒是看得很透彻啊!一点都不像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顿了顿,范仲文态度谦逊的道:“既然小兄弟看得起老朽,老朽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不过老朽对眼对玄纹略有研究,但是懂得的玄纹也不多,而且比较粗浅……”

    “没事没事。”

    云慕欣喜异常,连忙拱手道:“晚辈也就是随便学学,能懂就懂,不懂也没关系,只要前辈交我一些基础的东西就行。”

    “你……”

    范仲文话音哽住,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自己刚才就谦虚了那么一下,对方竟然还真就信以为真了,范仲文真想一巴掌拍过去,这倒霉小子说话简直太伤人了!

    “算了算了,老朽一把年纪了,懒得与你计较,你若真的想学玄纹之道,便来这里找我就是……这是你的客卿令牌,可以自由出入乱林集和万通商行,上面有你的身份印记,你且妥善收好!”

    说罢,范仲文从花犹怜哪里取来一枚纯金色的令牌,递到云慕手中。

    客卿令牌一面刻印着“万通”二字,一面暗藏着无数玄纹,触及之下手感细化,金光灿灿,透着一股大富大贵的气息。

    不愧是大商行,随便弄块身份令牌都彰显暴发户的气质。

    随后,云慕收起令牌,恭敬的朝着范仲文行了一礼,算是定下学艺之事。

    见云慕态度恭敬,范仲文脸色缓和了许多,继续道:“行了,只是学习杂艺而已,用不着那么多礼,至于你要的玄石,老朽这就叫人去给你准备,你就在此处稍等片刻吧。”

    话到此处,整个交易基本上定下。

    范仲文带着钱不二与花犹怜各自退下,去准备相关之事。

    偌大的房间,又只剩下云慕和小素问。

    一个时刻不忘修行,再次入定,一个懵懂无知,自顾吃的开心。

    ……

    ————————————

    市集西街,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酒楼之上,三五成群,人声鼎沸。

    “来来来,大家尽情吃,尽情喝,今天老子请客!”

    “咦!许老二今天为何如此高兴,莫非有什么喜事!?”

    “哈哈,算不上什么喜事,就是心里出了口气,非常痛快!”

    “哦!怎么回事,说来大伙儿听听?”

    一群男子相聚而座,其中一人面泛红光,脸上带着几分醉意。

    许老二娃似乎很享受众人的瞩目,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大了几分:“嘿嘿,你们刚从外面回来,肯定不知道吧,上午我路过万通商行,正巧看到杜亦鹏那小子被人给揍了!”

    “杜亦鹏?不就是杜家的那个纨绔二少爷?”

    话音落下,酒楼周围渐渐安静下来。

    ……

    ————————————

    (www.. )